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52章 好大一个坑

第952章 好大一个坑

    李严狐疑的打量着诸葛亮,不知道诸葛亮又在打什么主意。

    诸葛亮无奈的笑了笑:“这次大战其实谈不上什么主将,从东到西数千里,分为三路,联络不便,只能各自为战,直到会师洛阳之前,都谈不上统一指挥。”

    李严点了点头,这一点他已经想得很清楚。

    “东线有魏霸,中线有陆逊,西线是陛下所在,当然要有一个能力与威信都不弱于他们的人主持。”诸葛亮叹了一口气,指指李严,又指指自己:“除了你我二人,还有谁能够承担这个重任?”

    李严调侃道:“丞相谦虚了,丞相两次北伐,一次东征,我只有南阳一战,岂敢和丞相相提并论。”

    “如果只是关中的战事,我的确是当仁不让。”诸葛亮仿佛没听出李严语气中的讥讽,平静的说道:“不过,这次大战动用兵力逾十万,钱粮更是无数,若无人运筹帷幄,从中调度,我怕是难以支撑。可惜刘子初早逝,要不然,由他坐镇后方,我倒可以去前线的。正方,在这一点上,我自认比你强一点,你不会否认吧。”

    李严闹了个大红脸。他尴尬的点点头:“算账的本事,平的确不如丞相。”

    诸葛亮轻哼了一声,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事情点到了这一步,他相信以李严的智商能够明白他的心意。他不是要让给李严,实在是脱不开身。从另一方面讲,他也暗示李严,你这个主将没什么好抢的,还有魏霸、陆逊两路大军呢。

    “正方,我军骑兵速度没什么优势,你不是向魏霸购买了马铠吗,什么时候能装备到位?”

    李严眼神一闪,顿时恍然大悟。诸葛亮不担任这个主将。一方面固然是因为他要坐镇中央,不肯放弃朝廷大权,另一方面是想利用他和魏霸的关系,尽快把马铠搞到手啊。这倒也是,诸葛亮和魏霸已经水火不容,如果诸葛亮统兵出征,魏霸肯定不会提供马铠。而李严则不同了,他和魏霸是联盟关系,不存在这个障碍。

    “这个嘛,我还要再和魏霸联系联系。”李严略带得意的说道:“不过,数量有限,只有五千套。”

    “陛下出征。北军自然要随行。”诸葛亮微微一笑:“你这五千套是给陛下的北军准备的,还是给你的亲卫骑准备的?”

    李严语噎,顿时沉下了脸,眼珠转了两转,却什么也没说。

    诸葛亮既是在威胁他,也是在提醒他。天子亲征,作为禁军的北军肯定要随行。说不定还要上阵厮杀。如果李严本人的部曲亲卫骑的装备比北军的装备还要好,那可就是僭越,有心人告一状,李严还真没办法解释。如果把五千套马铠装备了北军,那上阵的时候,李严能随便指挥北军吗?

    李严忽然意识到自己面临着一个大麻烦。要解决这个大麻烦,他至少要分一部分马铠给北军,这样一来。原本就不多的实力就被削弱了。

    李严沉思片刻,向诸葛亮拱了拱手:“请丞相指点。”

    “再买五千吧。”诸葛亮道:“以关中赋税为抵押。”

    李严死死的盯着诸葛亮,咬牙切齿的笑道:“丞相,好心计。”

    诸葛亮抚着胡须,微微一笑,坦然受了。

    李严拂袖而去。这是一种很失礼的行为,可是他现在已经顾不上什么礼节了。如果可以,他非常愿意对诸葛亮饱以老拳,不仅仅是失礼这么简单。

    诸葛亮让他担任主将,其实只是给了他一个空头名义。没什么意义,可是诸葛亮却用这个名义给他挖了一个坑。天子亲征,随行北军会不会上阵还没决定,先要他用关中的赋税给北军装备五千套马铠。

    五千套马铠,那是多大的一笔钱啊!这个闷亏让他郁闷得快要吐血了,他还能对诸葛亮有什么好脸色。不过,他也知道,他没什么选择,除非他主动放弃关中,那样的话,诸葛亮会求之不得。

    李严越想越恼火,骂了半夜,却又没有办法可想,只得扔着鼻子,咽下这口带了几颗牙的血水。他连夜给魏霸写信,希望他能再提供五千套马铠,并且在价钱上优惠一些,要不然的话,他是无论如何也拿不出这笔巨款的。

    ……

    魏霸离开了朱崖,来到了洞庭湖。

    魏风、魏武分别从襄阳、义阳赶往洞庭,时隔一年半,三兄弟又一次见面了。经过那一场惨烈的战事,魏风沉稳了不少,形容削瘦,胡须也变得粗硬了许多,隐隐的有了几分父亲魏延的模样。

    魏武也变得老成了许多,继承了魏延的爵位,他现在也是一方诸侯,自然而然的有了几分威势。

    “释服的诏书很快就要到,战事将起。”魏霸打量着魏风、魏武,沉声道:“不过,我这次请你们来洞庭,不是要你们一起上阵,而是告诉你们,不准你们上阵。”

    “什么?”魏风、魏武异口同声的问道:“为什么?”

    “我答应过阿母,不能让你出事。”魏霸将手按在魏风肩膀上:“再者,这次出征,我只负责水师,要远赴辽东,暂时用不上骑兵。趁着这段时间,你向陈老将军好好修习骑战之术,等我解决了战马的供应问题,我会让你去担任我的骑将,到时候就不是几千,而是几万,十几万的问题。”

    魏风哦了一声,点了点头。

    “子烈,你继承了父亲的爵位,就要承担起大宗应有的责任。儿子成年之前,你不准上战场。”

    魏武的剑眉扭曲了一阵,懊丧的说道:“早知如此,我就不要这劳什子爵位了!”

    “放肆!”魏霸沉下脸,厉声喝道:“父亲的爵位是一刀一刀砍出来的,是他一辈子的心血所就,岂容得你如此轻慢?回义阳去,闭门读书思过,一年内不准出大门一步。”

    魏武一愣,随即瞪起了眼睛。

    魏霸哼了一声,眼神缩了起来。魏武被他盯得心里发毛,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低眉顺眼的嘟囔道:“那么凶干什么,我听你的就是了。一年啊,啧啧啧,我惨了,我惨了。”

    魏风也不禁吓了一跳。

    魏霸缓和了口气,想了想道:“你放心好了,我会让阿母带着弟弟妹妹们去和你同住,免得你无聊。另外,兄长,你有空也去看看他,顺便看着他,看他是不是老实。”

    “行。”魏风强忍着笑。

    “这个……闭门读书,我就认了啊。有一件事,你也得答应我。”

    “什么事?”

    “我那内兄张绍托人传过话来了,这次陛下御驾亲征,羽林郎也要随军出征。他只有千余骑,扔到几万大军里,连个影子都看不着。你不让我上阵立功,我就认了,他怎么办?你不把这件事解决好,我就是闭门不出,也没心情读书啊。”

    “没出息的。”魏霸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回去告诉你那刁蛮夫人,这件事,我记在心上了。我会让李严关照他的。”

    “李严?”魏风有些意外:“你肯定主将会是李严?”

    “丞相倒是想去,可是他离得开么?”魏霸冷笑一声:“在他的眼里,除了他自己,还有谁能坐镇成都?”

    “这倒也是。”魏风和魏武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魏霸没有再说什么。他对于形势的判断当然不仅仅出于这一个理由,只是魏风、魏武都不是擅长权谋的人,他也没必要跟他们讲得太细。他随即又安排了一些家务,然后兄弟三人就在洞庭湖相聚了几日,才依依不舍的散去。

    ……

    就在魏霸在洞庭湖兄弟团聚的时候,南海太守陈表迎来了一个久别的朋友。

    隐蕃头戴三梁进贤缁冠,身穿越布常服,脚上蹬着一双黑丝履,清秀儒雅,风度翩翩。他快步走了过来,老远的就拱手施礼,笑道:“蕃何德何能,怎敢有劳府君相迎。”

    陈表皮笑肉不笑:“以前有眼无珠,不识隐君真面目,今日既然知道了,岂能轻忽。隐君,你瞒得我好苦。”

    隐蕃微微一笑:“府君可是被蕃连累了?”

    陈表一愣,眼珠转了转,摇了摇头。隐蕃是在南海潜伏过一段时间,却没有给他带来什么麻烦。这次隐蕃来访又是具了真名,主动表露了自己的隐秘身份,这份坦诚足以证明他没有恶意。否则,以隐蕃的能量,在南海掀得天翻地覆,恐怕他也未必能知道是谁在生事。

    “府君,我有南海的时候,的确收集了一些消息,不过这些消息都是用耳朵就能听得到,用眼睛就能看得到的消息,算不是机密。”隐蕃浅笑道:“这一次来,我却想对府君说一些耳朵听不到,眼睛也看不到的消息,不知府君可有兴趣?”

    陈表笑了起来,侧身将隐蕃让上大堂。他人在南海,对中原的情况了解有限,可是隐蕃是什么人,他非常清楚。作为魏霸身边负责机密事务的亲信,突然摆出车驾,赶到南海来见他,自然不是叙旧这么简单。之所以说那些话,不过是提醒隐蕃,他欠他一个人情罢了。

    入座之后,陈表拱手行礼:“敢闻高见。”

    “魏车骑对陈府君青眼有加,希望能与陈府君并肩作战。”隐蕃意味深长的笑道:“当年吴王为防车骑,派府君驻防南海。如今吴王称臣,府君总不会希望就此终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