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55章 一生之敌

第955章 一生之敌

    陆逊拉着儿子陆抗的手,缓步踏上了跳板,他走得很快,受过伤的那条腿几乎看不出异样,反而因为他缓慢而生出几分威严。

    魏霸站在船舷旁,拱手相迎,笑道:“将军现在越来越像浮屠像了。”

    陆逊不解:“浮屠像?”

    “有慈悲之心,而藏金刚之怒。”站在魏霸身边的一个少年朗声答道:“夫子言,君子不重则不威,如今将军有泰山之重,自有雷霆之恩。”

    陆逊诧异的转向他,问道:“子玉,这是你从哪儿找来的俊才,其声清若雏凤,又若琳琅,庙堂之器也,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魏霸汗然。陆逊是真的还是客气,仅凭着说话的声音,就断定这小子以后是庙堂之哭?

    不过,不得不承认,他说中了。因为这个少年叫羊祜,魏晋之际最著名的将领之一。

    巧得很,那个与他亦敌亦友的陆抗现在也在场,正瞪着一双黑白分明,有若点漆的眼睛打量着羊祜,眼神中既有欣赏,又有战意。没想到,这一对照耀后三国时空的双星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了。

    “叔子,还不向陆将军报上郡望?”魏霸侧身笑道。

    “泰山羊祜,见过将军。”羊祜微笑着,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常听车骑提起将军,誉为当代名将,思慕已久,今日方得一见,将军威仪,果然是高山仰止。”

    “泰山羊家?”陆逊眼珠一转,“悬鱼羊君。是你什么人?”

    “是家祖父。”

    “原来如此。”陆逊点了点头:“名臣之后,当有此贤才。魏子玉,善待之。”

    “敢不从命。”魏霸笑眯眯的伸手相扶,对陆抗眨了眨眼睛:“我想和你父亲说几句话,可否?”

    陆抗小大人似的施了一礼:“将军自便,我也想向这位泰山羊君请教一下夫子登泰山的问题,请将军允可。”

    魏霸哈哈一笑,冲着羊祜摆了摆手:“叔子,照顾好这位小陆君,你会喜欢他的。”

    “喏。”羊祜应了一声。伸手相邀:“陆君请。我们到飞庐上去吧,站得高,方能看得远,略明夫子登泰山之意。”

    “请!”陆抗气宇轩昂的应了一声。双手拱在胸前。腰杆却挺得笔直。跟着羊祜一起向楼梯走去。

    陆逊诧异的眨了眨眼睛,看着两个少年的背影,又看看魏霸:“这是……”

    “怎么了?”魏霸含笑问道。

    “我儿从来没有如此……如此……”

    “从来没有如此斗志昂扬过?”

    陆逊想了想。点头道:“正是。”

    “这是因为他遇到了对手。”魏霸笑道:“能成为名将的人,都有着超出常人的直觉,当遇到能成为一生之敌的人时,他们会本能的做出反应。”他指了指陆逊,又指指自己的胸口:“我当初得知要与将军对阵时,也是如此紧张。”

    陆逊看了他一眼,哈哈大笑,摇头道:“子玉说笑了,我们只做了几年敌人,现在已经不是敌人了。”

    “一生之敌,不仅仅是战场上。”魏霸也笑着摇摇头:“这个敌,不是敌人,而是对手。”

    陆逊收起笑容,沉吟片刻,道:“那我倒是荣幸了。”两人进了舱,凭窗而坐。陆逊开门见山的说道:“讨平夷州,孙绍立功拜将,内人甚是欢喜,托我向你致谢。”

    “孙奉先有其父遗风,是一员猛将,闲居终老,实在太可惜了。”魏霸道:“他是凭自己本事挣来的官职,毋须谢我。”

    陆逊也没有再提这件事,直接把话题转到了当前的战事上。

    “从关中到东海,相隔三千里,分为四个战区,看似各自为政,实则真正能做主的只有你一个。”陆逊转动着手里的茶杯,不紧不慢的说道:“我不知道你想些什么,就凭我的感觉来说,这个安排有些古怪啊。”

    “有什么古怪的。”魏霸冷笑道:“丞相自知余日无多,想玩把大的,仅此而已。”

    “大的?有多大?”陆逊皱了皱眉,他对魏霸这种军中粗汉的鄙语不太习惯。他虽然领军多年,但是还保持了一个儒将的身份,做不到像魏延、魏霸那样与普通军士打成一片,同吃同住的地步。可是现在谈论是的关系到身家性命的事,他又不愿意为了几个词和魏霸争论分心。

    魏霸将陆逊的不适看在眼里,不由得笑了。“我一直觉得,你和丞相是知音,现在看来,你和他不是同一类人。”

    陆逊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不错,我们实际上不是一类人,所以我猜不到他的想法。”

    “你猜不到,却不是因为你们不是同一类人,而是因为你还正常,他却快要疯了。”魏霸从容的浅笑道:“正常人是猜不到疯子的想法的。我想,五年前的丞相大概也不会猜到他现在的想法。”

    “他究竟是什么想法?”

    “我说了,他是疯子,我是正常人,正常人是猜不出疯子在想什么的。”

    “那你怎么知道他疯了?”

    “因为你我都猜不出他想干什么。”

    陆逊愕然,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魏霸:“子玉,这不是说笑的时候。”

    魏霸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没有在说笑。”

    陆逊蹙起了眉头,仔细打量了魏霸片刻:“如果你也猜不出他想干什么,那我们怎么应对?”

    “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一切诡计都是浮光泡影。”魏霸嘴角微挑,又露出那种漫不经心的笑容:“浮屠的神佛说过,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他有千般计,我有一定规。他想他的,我打我的就是了。”

    陆逊咀嚼着魏霸的话,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话是不错,终究还是谨慎为上。你的实力虽强,却还没有强到可以无视一切诡计的时候。若丞相重新控制了关中,我又被诸葛恪夺了兵权,只剩下你一个,你能支撑得住么?”

    “那你有什么好建议?”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陆逊笑道:“我推荐一个人给你。”

    魏霸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陆逊和他相交甚深,但是陆逊从不主动推荐人给他,这是一种默契。不可否认,他们是盟友关系,其中利益的成份很大,向对方推荐人才,有安插内应的嫌疑,所以他们都尽量避免让对方生疑。陆逊今天这么做,是第一次。

    “谁?”

    陆逊倾过茶杯,倒了些水在案上,然后用手指蘸着水,写了一个名字。魏霸一看,眉头就挑了起来:“他一直在你的军中?”

    “不是,他这几年一直赋闲在家,最近静极思动了。”陆逊用手掌抹去水痕:“我只是建议,不勉强。”

    魏霸忽然笑了起来:“你应该知道,丞相是个非常精明的人,要想从他那儿获取如此机密的消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我知道,正是因为我知道,所以我才推荐这个人给你。”

    魏霸点了点头:“可以,不过要做些安排才行。”

    “你看着办。”陆逊转过头,侧耳倾听了片刻,忽然笑道:“这个羊祜是不是做了你的近侍了?”

    魏霸连连连点头:“你都看好的人才,我怎么能轻易放过。这等美玉,稍加琢磨就能成大器。我虽然学问一般,可是眼界却还有一点,希望能把他的起点拔高一点。”

    “不怕麻烦的话,再多带一个吧。”陆逊说道:“我看得出来,抗儿很喜欢这个年轻人。”

    魏霸眨了眨眼睛,忽然笑了起来。他看着陆逊,意味深长的摇了摇头:“伯言兄,我接受你的推荐,是因为我相信你。你没有必要把儿子送到我这儿来做人质。再说了,你们这些仁字为本,义字当头的人,真要做一件事,会在乎一个儿子的性命吗?到时候,你做了舍生取义的义士,让我做恶人,何必呢?”

    陆逊扑哧一声笑了:“你想得太多了吧,我只是想让我儿有个伴而已,你怎么把他当成人质了。”

    “虚伪!”魏霸哼了一声,不屑一顾:“口是心非!”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陆逊不假思索的反唇相讥,随即又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他看看魏霸,却从魏霸脸上看到了戏谑的笑容,不禁叹了一口气:“五十年的浩然之气,道貌岸然,毁于一旦。魏子玉,你真是造孽啊。”

    “既是一生之敌,自然要时时刻刻的寻找机会破你防守。丞相南征时,马幼常曾经说过,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如今你我之间已经没有城可攻,只好攻心。破你的浩然之气,毁你的岸然道貌,都是为了攻心。”魏霸哈哈大笑:“行了,你儿子我收下了。拐弯抹角,不就是看中我家伙食好么,让他和羊祜一起,给我儿魏征做伴读吧。”

    陆逊惊讶不已:“你还没到三十,就开始培养儿子了?”

    “不抓紧不行啊。”魏霸咂了咂嘴:“我可不想像丞相一样,黄发幼子,青黄不接。风烛残年,还要亲自上阵,连个帮手都没有。”他顿了顿,又道:“有些事,还是提前做些准备的好,免得有人心不自安,暗室生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