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59章 我家龙与凤

第959章 我家龙与凤

    魏霸驻扎在洞庭湖操练水师的时候,湘水等几条重要水道已经帆影如织,南来北往的货船装满了货物和应征的士卒,洞庭湖畔的大营规模一天天的扩大,越来越多的士卒加入其中,开始紧张的训练,在陆上、水上展开了一波又一波的练兵热潮。

    除了魏霸治下的荆州、交州士卒由四面八方向洞庭湖汇聚之外,那些船队里还有一些不起眼的货船。他们由西南方向来,和武陵五溪蛮一起到达,不知内情的人会为是五溪蛮的一部分,只是少数几个人知道,那些船来自牂牁。

    他们是牂牁太守马秉按照魏霸的要求送来的特种矿石。

    马秉到达牂牁之后,在魏霸派来的技师的帮助下,按图索骥,很快找到了魏霸需要的那些矿产。那些矿并不引人注意,当地人根本不知道这些东西可以换钱,能拿这些石头来抵赋税,对那些山民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喜事。这件事进行得很顺利,也很保密,马秉对那些部落说,如果你们把这件事泄漏出去,以后就要和其他部落均分,你们自己看着办。于是那些部落的头领立刻对所有的部众下达了死命令,谁敢泄密一个字,杀他全家没商量。

    千里运石头,当然不如就地加工方便,可是魏霸坚持要把这些矿石运到荆州来加工,他要保守其中的技术机密。合金的发现是一个偶然,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搞清楚这些合金的成分和机理是什么,工艺和配方当然要尽可能的保密。

    这次远征,魏霸需要随时补充武器和甲胄,全部从朱崖转运肯定不合适,所以他带了一部分工匠在身边,将来还要带到东海,有了辽东的铁矿资源,生铁的来源就可以得到解决,可是生产合金需要的其他矿石在短时间内根本找不到代替。只能从最初发现的地方,也就是牂牁采集。为了防止出现供应不上的问题,他要带走一定数量的储备。

    这也是他在洞庭呆了近半年的原因之一。

    在热火朝天的练兵大潮中,建兴十四年渐渐结束了。腊月末,关凤、夏侯徽带着几个孩子分别从朱崖、湘关赶到了洞庭湖,今年的除夕准备在义阳过,他们先到这里集中。

    包括魏征在内。魏霸如今已经有了四子一女,三个妻妾都生了孩子,夏侯徽有两个儿子,分别是长子魏征,次子魏安;关凤一子一女,分别是长女魏虞。四子魏洋;彭小玉只有一子,即三子魏岱。几个孩子年纪最差不多,最大的魏征八岁,最小的魏洋三岁。

    家人团聚,当然心情愉快。心情最好的当然是关凤。生了嫡子魏洋,她的心愿也算是圆满了。

    除此之外,关兴已经成为魏霸的心腹。他虽然没有上阵搏杀的战功可言,不能和一直在前线厮杀的夏侯玄相比,可是只要魏霸出征,关兴就是镇守后方的第一重将,按照不成文的惯例,这已经是大将军的待遇。

    见到关凤,魏霸有些意外:“你这个难得一动的贵人,这次怎么有兴趣来?”

    关凤年龄不小了。三十五岁,在这个时代来说已经是中年妇女,虽然容貌上还看不出太大的变化,她自己的心态却有些老了。平时很少出门,一心在家照顾孩子,料理魏霸的家业。如今魏霸家大业大,仅让夏侯徽一人照料。负担难免太重,她这个主妇当然要承担起重任来。像出远门这样的事情,她通常都不怎么参与。

    “有几年没见阿母了,总该去拜见拜见。”关凤浅笑道:“再说了。我也想顺路去拜祭一下父亲,告诉他一个喜讯。”

    “定国又添丁了?”

    “嗯,一男一女,都非常健康。”关凤笑道:“曹家的女人和夏侯家的女人一样,真能生。”

    夏侯徽掩嘴笑道:“姊姊,你说话可别带着钩子,我可没惹你啊。”

    “我也没说你不好,这不是夸你嘛。”关凤道:“女人多子是好事,又不是坏事。对了,夫君,这次去辽东,带上媛容吧。趁着她还年轻,再生几个,等到了我这般年纪,想生也来不及了。”

    “你看你,就像七老八十似的。”魏霸责怪道:“你不是人老,是心老,总觉得自己到了年龄了,就不行了。你看张仙姑,九十多了,还觉得自己年轻呢。”

    “她是活神仙,我怎么能和她比。”

    “神仙不是人做的?”魏霸摆摆手,不让关凤再说下去。“定国一个人能镇得住局面吗?”

    关凤不说话,夏侯徽主动说道:“关将军为人稳重,对待下属宽厚,最近用功读书,和潘使君相处甚谐,我觉得他能撑得住局面。”

    魏霸不说话,看着关凤。关凤微微一笑:“媛容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那好,江南的事就交给定国吧,我再和昭明说一声,让他多照应一些,应该没什么问题。你和我一起去东海,不要再管那些政务了。政务头绪繁杂,容易让人心生厌倦。到东海,也许能让你心胸开阔一些,不要这么自怨自艾。”

    关凤沉吟片刻,点了点头。

    魏霸随即派人招来了靳东流。靳东流这些年驻守在一直在桂阳一带,没有立功,也没有升职。眼看着一些后起之秀征战沙场,要说他心里没一点想法,那是不太现实的。不过,听了魏霸的要求之后,他二话不说,立刻答应了。

    作为魏霸多年的心腹,他知道魏霸这么做的用意,可不仅仅是让关凤腾出身来,去东海散散心那么简单。由关兴留守后方,既是对关家姊弟的安抚,也是对夏侯氏势力的一个平衡。让他辅助关兴,既是对他能力的信任,也是对他忠心的认可。如果不出意外,魏霸在中原的事业还会由魏洋这个嫡子来继承,关兴是未来大将军的第一人选。辅佐关兴,保证荆州、交州的稳定,是重中之重,甚至比前线征战还要重要。如果不是有交州、荆州的雄厚实力做后盾,彭城之战后,魏霸怎么可能恢复得这么快。

    靳东流接受了命令之后,没有立刻返回驻地,而是暂时留在了洞庭湖,代替魏霸指挥集结在洞庭湖的数万大军继续操练。有他代劳,魏霸才能脱身北上,到义阳与家人团聚。

    魏延战死之后,魏家现在分成三处,家主虽然由魏霸接任,可是魏延的爵位是由魏武继承的,所以魏武住在老家义阳老宅。长子魏风则住在襄阳,魏霸本人更是远在朱崖。主母张氏、生母邓氏都住在义阳,魏霸由洞庭北上,本来可以沿长江东下至武昌,然后再北行至义阳,可是关凤要顺路拜祭关羽墓,他们就只能先到当阳,然后取道襄阳,和魏风一起走。

    虽然几年不见,关羽的墓却维护得很好。驻守江陵的陈到非常关照,关凤还专门安排了二十户守墓人。这些守墓人都是关家刀盾手中年老或者受伤致残,不能再上阵的,关凤就为他们置办了家产田地,让他们为关羽守墓。他们不交赋税,唯一的任务就是守墓,及时清理上面的杂草。关凤、关兴每年来拜祭的时候,还会专门宴请他们,赏赐一定数额的钱财以示感谢。

    有了这样的好处,关羽墓得到了妥善的照顾,现在已经是当阳一景。

    站在关羽墓前,关凤肃穆致哀,感慨万千。

    魏霸、夏侯徽以及五个孩子也依次献祭。礼毕,魏霸搂着关凤的肩膀道:“这事儿还没完,等我把曹睿打服了,再将阿舅的首级从洛阳请回来。”

    “又何必请回来。”关凤浅笑道:“头枕黄河,脚踏长江,也不错。”

    魏霸眨眨眼睛,想了想,笑道:“那好,到时候我们修一道路,由洛阳到当阳,就叫关道,如何?”

    “谢谢夫君。”关凤拉过魏洋,摸着他的头道:“不过,修路工程浩大,耗资不菲。眼下天下未定,哪有闲钱来做这样的事。夫君还是用心战事,等平定了天下,民生安定,再做不迟。我想,也许到时候洋儿也长大了,由他来做,或许更稳妥一些。我父亲知道了,九泉之下,也会非常欣慰。夫君,你说呢?”

    魏霸摸了摸鼻子,凑到关凤耳边,嘿嘿笑了一声:“姊姊,你执念太重了。”

    关凤瞟了他一眼,轻声嗔道:“你就不能给我一个准话?”

    “大事未定,怎么给你一个准话?”魏霸蹲下身子,抱起魏洋,在他的小脸上啄了一下:“儿子,知道这是谁么?”

    “知道。”魏洋奶声奶气的说道:“是我外大父。”

    “还有呢?”

    魏洋转了转黑漆漆的眼珠:“是大英雄。”

    “那什么样的人才是大英雄呢?”

    魏洋咬着手指头,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显然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他只好向母亲求助。关凤还没说话,偎在她身边的女儿魏虞跳了起来,高高的举起手,大声说道:“阿爹,我知道,我知道。”

    “什么样的人才是大英雄?”

    “退修身心问大道,进取天下安万民,方是大英雄。”魏虞握着小拳头,尖叫道:“大父是大英雄,外大父也是大英雄,阿爹也是大英雄,我也要做这样的大英雄。”

    魏霸慨然而叹:“四龙不如一凤,我家有一只金凤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