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61章 天伦之乐

第961章 天伦之乐

    “天师道有驻容之术,是真的么?”

    晚上,关凤和魏霸并肩躺在床上,又提起了这个问题。魏霸没回答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关凤叹了一口气,侧身向里睡了。过了一会儿,魏霸忽然醒悟过来,推了推她:“你刚才说什么?”

    “没说什么。你忙了一天,也累了,早点休息吧。”关凤怏怏的说道。

    “不对。”魏霸坐了起来,将关凤扳了过来,却发现关凤眼角含泪,不由得一怔,连忙问道:“好端端的,你怎么哭了?”

    关凤扭过脸去,用被角拭去泪珠,吞声道:“不知道怎么搞的,一时悲从中来。”

    魏霸想了想,忽然笑了起来:“我知道了,还是因为当阳的那件事,对不对?”

    关凤吸了吸鼻子,不置可否。

    “唉,我本来以为姊姊是个女中豪杰,现在看来,不管什么样的女中豪杰,一涉及到孩子,就乱了方寸,成了护雏的母鸡。”魏霸越笑越开心,伸手将关凤揽在怀中,拍着她的背道:“好啦,今天就把话说开,省得你整天心思重重的。阿舅在天之灵看到了,岂不以为是我毁了他的虎女?”

    关凤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推了魏霸一下:“那你说,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姊姊,我过了年才三十啊。”魏霸感慨的说道:“你现在就想着分我的家产,是不是太急了些?”

    关凤一愣,脸色大白,连忙坐了起来,连连摇手道:“夫君,你误会了,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好啦好啦,我开个玩笑,别当真。”魏霸笑笑,双手环抱着关凤的腰。将她抱到自己的身上:“就按正常人活六十岁而言,我至少还有三十年时光。三十年之后,这几个孩子都已经成年,我还能让他们呆在家里吃闲饭?管他嫡子庶子,都赶出去,自己找食吃。”

    “赶出去?”关凤哼了一声,不相信魏霸说的话:“那你把谁留下?”

    “把闺女留下。”魏霸说道:“男人,就要出去闯,哪怕碰得头破血流,也比娇生惯养的好。历朝历代。为什么出了那么多无能的皇帝?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接触到真正的世道。他们生于深宫之内。长于妇人之手,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这是圈养的猛兽有什么区别?有尖利的爪牙不用,反过来只会伤了自己。”

    “那你把他们全赶出去,会不会有危险?”

    “不经历风雨。怎么能长成参天大树?不经历水与火的考验,又怎么能淬炼出最锋利的战刀?”魏霸摇摇关凤:“现在你知道我的安排了,如果怕洋儿受苦,现在就可以退出竞争。”

    “退出?”关凤眉毛一挑,英气迸现:“我的儿子怎么能退缩呢?”随即又有些犹豫:“只是……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万一……那怎么办?”

    “那简单。”魏霸挤了挤眼睛:“抓紧时间多生几个。”

    “我都一把年纪了,还生?”

    “你什么一把年纪啊。”魏霸哭笑不得:“就凭你从小习武练就的好身体,生到五十岁都不成问题。你难道怕我养不起吗?我现在也算是一方豪强,家大业大。多生几个孩子还不是小菜一碟。现在不生,难道等到我和丞相一样老的时候再生?”

    说着,魏霸翻身将关凤压在身上,坏笑道:“捡日不如撞日,我们现在就开始……日吧。”

    关凤双手捂脸。羞怯不已。

    ……

    魏家兄弟一行赶到义阳的时候,已经是腊月二十八。魏武早就知道两个兄长要来,收拾好了院子,只等他们入住。魏霸和魏风一起拜见了主母张夫人,也同时看到了有孕在身的环儿和庞夫人。

    在襄阳,魏霸和庞林见了一面。本来这只是涉及到利益谈判的一次无聊会面,结果却让魏霸有些意外收获。

    庞林在魏国做过钜鹿太守,还爵至列侯,对冀州的情况非常熟悉。魏霸和他交谈过之后,大有受益,想请他入幕。庞林拒绝了。他说,当初我们是被迫无奈才降魏的,魏国两代君主对我们不薄,官至太守,爵至列侯,我现在虽然回家了,却不能忘恩负义,反目成仇。

    魏霸同意庞林的决定。这个时代的人有时候是偏激一点,但有时候还是有古直之风的。不过,庞林说,我受魏主之恩,不能进入你的幕府,我的侄儿庞宏没有这样的义务,他可去帮你。至于我,我会以私人的身份给魏主曹睿写信,劝他重新谈判。当然了,谈判的事不能由你决定,要由天子下令才行,这个环节就由你来负责,我可以先给曹睿写信,征求他的意见。

    魏霸答应了,庞统的儿子庞宏因此入幕,这次跟着魏霸一起来到了义阳。

    庞宏和庞夫人是堂兄妹,见了面,免不了要交流一些情况。得知庞家在刚刚结束的会面中取得了不小的利益,庞夫人心情愉快,嘱咐庞宏一定要认真做事,把自己的脾气改一改,不要意气用事。

    庞宏的本事怎么样还不太清楚,可是他的脾气却直接继承了庞统,又臭又硬,还是个大嘴巴,察颜观色四个字对他来说是不存在的。在魏霸这样的后世人看来,这是不懂事,可是在当代人看来,这却是名士风范。庞统当年就是这副德性,攻克涪县的时候,庞统曾经面斥刘备,让刘备下不了台。

    你可以说他是不通人情世故,可是有时候人简单一点也很可爱。庞宏就是这样的人。

    庞氏兄妹在一旁说话的时候,魏霸也陪着主母张夫人说话。魏风向张夫人提出请求,希望她能出面向魏霸说情,让他早点出征。闷在襄阳快三年,都把他给憋坏了。

    张夫人半晌没有说话,她最后问魏霸道:“子玉,你是什么态度?”

    魏霸躬身道:“阿母,兄长骁勇善战,如果能出征,当然是一员悍将,对我来说,求之不得。可是,彭城一战,父亲阵亡,我自己也险些命丧疆场,实在是让我怕了。如果为富贵,我可以向阿母保证,兄长从现在开始,不需要为富贵而冒一点风险。有我一口饭吃,就不会少了他的,将来若有成功之日,封疆裂土,不在话下。”

    张夫人点了点头:“子玉,这一点,我相信你。不过,你也看到了,你兄长是个闲不住的人啊,他天生就属于战场,让他闲居弄儿,好象有些为难他了。”

    魏霸看了挤眉弄眼的魏风一眼,无奈的笑道:“那阿母的意思是让他上阵?”

    “我也不想,可是我也拦不住他啊。”张夫人笑道:“他自己都有了孩子,我管不住他了。管得住他的人,管不住他的心。”

    “既然如此,那我听阿母的便是。”魏霸正色道:“军中自有规矩,到了军中,你就不再是我的兄长了。这一点,我可要把丑话说在前头。”

    魏风眉开眼笑:“你放心,我懂得规矩。”

    “那好,你在襄阳等着,先组建亲卫营,全部装备新式合金甲胄。数量你自己看着办,只要资金许可,多多益善。”魏霸说道:“我给你安排一个重要的任务,你等消息便是。”

    “还要等啊?”魏风顿时大感失落,他还以为年后就能跟着魏霸一起去东海作战呢。

    “你刚刚答应的,一切行动听我指挥,现在就想反悔?”

    “没问题,我等你的命令就是。”魏风连忙挺身受命。

    “兄长,那我呢?”魏武一看,怦然心动,急不可耐的提出了要求。

    “你啊,现在的任务是再给阿母添两个孙子。完成这个任务之前,哪儿也别想去。”

    “凭什么啊?”魏武眉毛一竖,不服气的叫道:“我就一个夫人,要再生两个儿子,至少还得三年。三年时间,你们都把仗打完了,我还打个屁啊!”

    魏霸笑道:“我帮你出个主意,请阿母帮忙,给你物色两个出身好,能生养的女人做妾,也许可以把时间缩短一点。”

    张夫人眉梢一颤,立刻明白了魏霸的意思:“这件事就交给我吧。子烈,你也不要急,开春之后,我就张罗这件事,争取一年之内让你出征。”

    魏武翻了个白眼,没有再说什么。他从心底有些憷魏霸,现在又有主母出面,他更不敢耍蛮。

    包括魏霸在内,不管他们兄弟在外面有多蛮横霸道,到了家里,在主母张夫人和生母面前,他们还是很克制的。这一点,也是张夫人能够将魏家交给魏霸的原因之一。

    从后院出来,魏霸三兄弟正勾肩搭背的走着,迎面走来了小妹魏英兰,魏霸一拍脑袋,大叫一声:“子柔,子烈,你们看,我们是不是把一件大事给忘了?”

    “什么大事?”魏风、魏武一头雾水。

    魏霸笑笑,站在魏英兰面前,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着有些局促不安的魏英兰:“你们俩真是失责啊,英兰妹子都十九了,你们就没觉得有什么事忘记做了?”

    魏武恍然大悟,自责道:“是我的失责。不对,上次提到这事的,可是英兰妹子似乎……”

    魏英兰走了过来,拉着魏霸的手臂就走,魏霸眼珠一转,心领神会,跟着她走到僻静处,笑嘻嘻的说道:“妹子,心中有人了,不敢对阿母说,要阿兄帮你做主?”

    魏英兰红着脸,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