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68章 烈火焚城

第968章 烈火焚城

    燧者,取火之物。要塞取火者又名燧者。辽燧原本是个烽火台,后来人烟渐稠,渐而为城,仍名辽燧,也作辽隧。对于从海上或西部来的敌人,辽燧城仍然是襄平城的外部防线,和一个烽火台的作用非常相似。

    杨祚和公孙修想起了魏霸的成名利器烈火弹,想起了因他而改变的攻城战术,不由自主的联想起了辽燧城的名字,面面相觑,心如死灰。

    俗话说得好,人吓人,吓死人。可是人吓人的效果远不如自己吓自己。人的想象力是无穷的,传言本来就有些夸张,再加上自己的想象力渲染,很自然的就到了非人间的境界。

    于是,魏神将的威名又适时的出来助阵了,把效果再一步推向**。

    “洛阳……不就没攻下来嘛。”杨祚嘴唇发干,嚅嚅的说道,底气却严重不足。

    “洛阳本就有水,是光武皇帝为了火德才改为雒阳,终究还是人命抗不过天命,被洛水浇灭了火德。”公孙修自言自语的说道:“辽燧这个名字太差了,燧者,取火也。辽者,一走了之,遥远之地也,莫非预示着我父子要远遁蛮荒?”

    杨祚终究是领兵多年的大将,很快控制住了自己的心神,提醒道:“太子,大战在即,不可自堕威风。这些话,可不能到外面说。”

    公孙修点了点头,沮丧的说道:“将军,辽燧就交给你了。我要赶回襄平,向父王汇报。若无援军,我们支持不了多久,要早做准备才行。”

    杨祚没有多说,点点头,派精锐骑兵护送公孙修出城。

    魏霸在辽燧城外布阵。三年前,他曾经来过辽燧,虽然没有攻城,却对周围的环境做了一番了解。辽燧在大辽水下游的北岸,大辽水从城南西流。在西南角折向北。绕了一个圈,重新向西而去。大辽水的南岸是多山的丘陵地带,北岸则是一片肥沃的冲积平原。要想攻城,正常情况下要从北面攻城。因为只有这里地势开阔。才能摆开阵势。

    魏霸与众将商量之后。做出了与众不同的安排。他决定利用战船的优势,强行突破辽燧城的防线,用舰载的霹雳车发射烈火弹。对辽燧城展开攻击,而大量的步卒则安排在城北的空旷地带,做好强攻城墙的准备。

    杨祚知道魏霸的战船厉害,所以他提前在大辽水的下游设置了障碍,埋设了大量的木桩,还凿沉了几艘装满石头的大船,将大辽水堵住,别说吃水非常深的战舰,就是普通的大船都无法通行。

    杨祚的计划不能说不周到,然而他还是低估了自己面临的困难。对于魏霸来说,把河里的那点东西清掉太简单不过了。冯进、诸葛温都有这方面的作战经验。冯进当年在襄阳汉水做过这样的事,而诸葛温在三年前的彭城之战,也曾经用一天一夜的时间的打通了彭城外泗水中的障碍。

    魏霸命令周胤率领步卒到达大辽水南岸,然后向东行进,在大辽水拐形成的凹状带布下了弓弩阵地,张威则在北岸列阵,阻击可能来援的燕军,然后命令冯进和诸葛开始清障作业。

    清障,说到底就是利用浮力原理和杠杆原理,将沉在河里的船重新吊起来。这样的活计对于那些只会使用蛮力的人来说是个大难事,对于精通机械技术的辎重营匠师们来说根本没有一点难度,根本不用巨舰上阵,普通楼船就能轻松的解决这些问题。

    工程进度很快,只用了一天时间,魏霸就将杨祚准备的障碍清理掉了一大半,速度之快,让杨祚惊骇莫名。杨祚并不打算坐以待毙,他派出士卒,乘坐小船,准备攻击那些作业的蜀汉军,骚扰杀伤,延滞他们的进度。奈河面对夹水而列的周胤和张威,面对比他们手中弓弩犀利十倍百倍的连弩车集射,出城的燕军死伤惨重,只得狼狈的退回辽燧城。

    三日后,魏霸重新打通了大辽水,战船沿着大辽水驶到辽燧城下,高大的战船比城墙还要高,站在城墙上,看不到战船上的情形,但是从那些来往穿梭的运输船可以想象得到,战船上有数不清的连弩车和霹雳车,而霹雳车上所用的大概不是普通的石弹,而是凶名遐迩的烈火弹。

    一切准备停当,魏兴再一次来到了辽燧城里,站在了杨祚的面前。没有太多的寒喧,只有一句话:

    “降不降?”

    杨祚苦笑一声:“我家兄弟深受公孙氏大恩,岂能不战而降?”

    魏兴点点头:“将军虽然愚笨,却也算得上忠义。此战过后,若能找得你的全尸,我一定厚葬你。”

    “多谢。”杨祚深施一礼。

    魏兴出城,将结果告知魏霸,魏霸随即下令攻城开始。

    “击鼓,攻城!”

    “喏。”传令兵大声应诺,挥舞着手中的彩旗,下达了攻击的命令。二十名鼓手站在一人高的牛皮大鼓前,裸着上身,露出虬结的肌肉,接到命令,立刻挥起了鼓桴,敲响了大鼓。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战鼓声突然炸响,惊得浮云乱飞,辽水震颤。

    “乙字营……准备!甲字营……发射!”烈火都尉举起了手中的战刀,厉声狂啸。

    “发射!”操砲手大吼一声,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木锤,全力下砸。木锤砸在挂钩上,“轰”的一声巨响,配重箱猛的下沉,装满了烈火弹的网篮甩上了天空。

    在辽燧城四周,五百多架霹雳车齐声怒吼,烈火弹如同群蜂,带着不祥的嗡嗡声,扑向辽燧城头。

    三年前的老兵要么战死,要么退役,留下来的也都升职做了官,任务是发号司令,不再亲手操作霹雳车攻城。负责攻城的士卒大多是新征募的士卒,他们经过了一年多的训练,对霹雳车的操作早就了如指掌,对烈火弹的性能也很熟悉,但如此规模的齐射绝对是第一次,仅是那副壮观的场面就让人心襟动摇,热血沸腾。

    陶罐飞过了两三百步的距离,飞过了护城河,飞过了城墙,飞过了燕军的头顶,在燕军惊恐的注视下,在城头炸裂,在城下炸裂,在他们的身边炸裂。

    一缕缕白烟泛起,很快转化为明火,舔噬着身边的一切可燃物。

    城墙上堆积的木柴燃烧起来,做饭用的干草燃烧起来,牲畜的草料燃烧起来,战袍燃烧起来,战旗燃烧起来,一切可以点燃的东西都开始燃烧。

    在开始的时候,燕军还奔跑着去灭火,用水去浇,用衣服去拍打,用脚去踩灭。可是他们很快发现,这一切都是徒劳,他们灭火的速度根本赶不上烈火弹抛射的速度。他们踩灭一团火的时候,又有十团火、百团火开始燃烧。不仅有火,还有浓烈呛人的白烟,让他们喉咙刺痛,无法呼吸,涕泪横流,直到抽搐着倒在地上,被火苗点燃,化作一团更热烈的火。

    辽燧城在燃烧。

    魏霸连一枝箭都没有射,也没有让步卒们发动攻城,只是让五百架霹雳车齐射了小半个时辰,就把辽燧城变成了一片烟城火海,再也看不到一个还能站在城墙上准备战斗的士兵。

    所有的燕军将士不是被烧死了、呛死了,就是躲到了死角里,躲到了避风处,用水或者尿浸湿了战袍或者其他的什么布,捂在口鼻上,睁着泪水朦胧的眼睛,惊恐的看着燃烧的辽燧城。

    杨祚的须发都被薰掉了,他藏身的城墙也被点燃了,站在燃烧的城墙上,他拔刀长叹。

    “杨某守土有责,当为燕王尽忠,汝等开门,投降逃生去吧。”

    说完,他横刀自刎。一股血箭从脖子旁喷溅出来,射出一丈来远。

    亲卫们放声痛哭,却没有人生起反抗之意,只是将杨祚的尸体拖得离火远一点,以免被烧坏。在这样的攻势面前,没有人还有抵抗的意志,对方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抵抗的,这已经超出了人的范畴。

    魏霸是神将,他用一把火证明了自己归来。

    烟火中,一杆白旗迎风招展,开始是一人在呼喊,然后是十人、百人在呼喊,再然后是整个辽燧城在呼喊。

    “投降,投降,我们投降了!”

    城外,观战的高句丽军面无人色,宫端坐在马背上,两腿却在瑟瑟发抖,两只眼睛直勾勾的,反映出烟火缭绕的辽燧城。他和魏霸见面的机会不多,只知道魏霸经常很温和的笑着,几乎没有看到他发火,也看不出半点神将应有的威严,对三年前的那个传说,他多少是有些怀疑的。

    可是,现在他不怀疑了。他庆幸自己当时只是遇到了毋丘俭,而不是魏霸,否则,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投降。

    人,是不能和神对抗的。

    宫突然福至心灵,举起手中的战刀,大声狂呼:“神将威武!”

    高句丽军愣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跟着宫大声吼叫。他们开始用自己的语言,很快又换成了汉人的语言,虽然不是那么规范,听起来有些别扭,可是其中蕴含的敬畏却再明白不过。

    很快,整个战场响彻着同一声怒吼。

    “神将威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