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74章 长袖善舞

第974章 长袖善舞

    夏侯霸明白了司马懿的用心.

    他热心的不是谈判,而是不让别人谈。

    他不是不想谈,而是不想和诸葛亮谈。原因很简单,诸葛亮对世家的态度不如魏霸宽厚,所以司马懿想耗死诸葛亮,然后和魏霸谈。之所以这么选择,不是出于曹魏皇室的利益,而是考虑自己的利益。不仅是他司马家的利益,而是整个世家的利益。

    这可能不仅是司马懿一个人的意思,而是很多世家的共同心愿,司马懿只是一个代表而已。他们抱成团,谈判的筹码就更大。至于曹魏皇室,早就被他们扔到一旁去了。

    夏侯霸觉得郭修说得有道理。就如今的形势而言,曹芳肯定没有曹睿的掌控能力,曹魏的形势一天不如一天,要想保持现有的利益已经不可能了,能不能保有一郡都是个大问题。与其最后初司马懿当成一个筹码,不如主动出击,抢在司马懿前面和魏霸接触。

    夏侯霸站了起身,躬身施礼:“适才霸失礼,请郭君海涵。”

    郭修傲然还礼。

    夏侯霸随即派骑送郭立郭修至东莱,在那里有商船可在直抵襄平,快捷而方便,人又不受累。半个月后,郭立就出现在魏霸的面前。

    郭立见过魏霸,在南乡之战时,他曾经被魏霸俘虏。做俘虏的期间,两人相处得还算愉快,魏霸还向他讨教过骑兵战术。再一次见面,魏霸很热情,起身相迎:“郭君,别来无恙?”

    郭立既感动又尴尬,连忙还礼。“多谢将军挂念。如今将军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矣。立贺也不是,怨也不是。”

    魏霸哈哈大笑,挽着郭立的手臂,上堂入座,有些得意的说道:“这种桌椅应该习惯了吧?”

    “习惯了。”郭立玩笑道:“只是买不起啊。”

    “哈哈哈……”魏霸指点着郭立说道:“郭君,千里渡海而来,难道是为了哭穷?你身为太后之族亲,拜将封侯,赏赐巨万,一套桌椅又岂在话下。是我小富即安,让方家见笑了。”

    郭立笑笑:“将军现在岂是小富,放眼天下,还有谁能和将军较量财力。说句实在点的话,就算是关中和洛阳的天子,大概都望尘莫及了。将军,天下将定,不知道能不能留碗饭吃?”

    魏霸笑笑:“如果是郭君,那当然没问题。”

    “多谢将军。”郭立拱拱手:“若是别人呢?”

    魏霸沉吟片刻:“这件事……应该和丞相府谈啊,我不太方便过问。”

    郭立不吭声,他知道魏霸不会一下子答应他,这么大的一件事,总要有几个来回。魏霸能这么客气的见他,这本身就是一个好的开始。他们默契的没有再说这件事,只说一些天南海北的见闻,然后魏霸就把这件事交给了虞汜。

    ……

    郭立到襄平不久,长安的天子诏书就到了辽东。诏书一共有三件事:

    第一件事当然是对辽东战功的嘉奖。有功将士全部受到了奖赏,只有魏霸本人例外。这倒不是说魏霸无功,而是有更大的奖赏等着他,仅是攻占辽东的功劳还不够,所以要再等一等。

    第二件事就是关于战略的安排,在辽东大捷之后,针对魏军两大军团换防的情况,丞相府与大将军府共同研究决定,将主攻方向由东部改变西部,即由大将军李平率军出河东,先攻占并州,然后水陆四路大军合围洛阳。为了能减轻大将军所部的阻力,不让夏侯霸驰援并州,需要车骑将军魏霸登陆青州,镇东将军马忠向北推进至徐州,平北将军诸葛恪、卫将军孟达进入河南郡,予以牵制魏军。

    第三件事关于谈判,征求车骑将军魏霸的意见,在魏国有国丧的情况下,是以武力夺取好,还是见好就救,答应魏国谈判的请求。如果答应谈判,条件又当如何才好。

    第一条没什么好说的,这是魏霸和诸葛亮的默契,只不过是用天子诏书的形式来表达而已。第三件事也不过是形式,谈判由丞相府主持,倾向魏霸的大鸿胪费祎都被排斥在外,问魏霸的意见又有什么意义,不过是走走过场而已。

    关键是第二件事:诸葛亮要求魏霸登陆青州,牵制夏侯霸的主力,为李严攻击并州分担压力。

    魏霸和几个幕僚一商量,就明白了诸葛亮的用意。这份诏书一发,马忠和诸葛亮当然不会有异议,肯定会出兵牵制魏军,如果一来,李严就只要面对司马懿,他再不出兵,就说不过去了。身为大将军,身为陛下御驾亲征之役的主力战将,在其他各路大军已经牵制了魏军最强悍的夏侯霸所部的情况下,如果还不能出兵建功,他还有什么脸面可言?

    可是,李严实际面临的压力要远比看起来的要大,诸葛亮不会真的这么好心,让马忠和诸葛恪给他做策应,这几个人中,真正能出死力的大概只有孟达,可是孟达实力有限,怕是吸引不了太多的魏军。而实力最强的魏霸远在青州,鞭长莫及,李严要攻占并州,面对的压力依然不小。

    司马懿的骑兵数量的确没有夏侯霸多,可是他却不见得比李严少,而且他是守,李严是攻,先天的又占了便宜。李严要想取得兵力上的优势,只有增兵一条路,而现在蜀汉还没有动的兵力只剩下陇右的姜维,可是如果让姜维参战,恐怕也正中丞相的下怀。

    李严是进也不行,退也不行,被丞相逼到了死角。

    而他一旦出了潼关,率大军在外征战,一时半会的大概也顾不上长安,这也给了丞相重新掌握长安的大好机会。

    “丞相果然是长袖善舞,算无遗策啊。”魏霸感慨道。

    虞汜不以为然:“可惜,只是在朝堂上。”

    魏霸笑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虞汜也有些无奈。不错,丞相的算无遗策只在朝堂上,与朝堂上的成绩相比,他在战场上的表现只能说差强人意。可是战场的一切终究只是暂时的,终究还是要回到朝堂上去。在战场上摧枯拉朽,战无不胜,在朝堂上却输得鼻青眼肿的人太多了。

    拿刀的终究玩不过拿笔的。

    “提醒大将军一声吧,我们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这些,希望他能自求多福。”魏霸对杨戏说道:“给长安回复,就说一切照办。”

    “喏。”杨戏应了一声,转身去准备文稿了。

    ……

    六月中,李严率领三万大军出了潼关。他回头看着潼关的城楼,心里涌起了一股强烈的失落感。他觉得自己不是率军出征,而是被诸葛亮赶出了长安。他在长安辛苦经营了几年,好容易有点起色,结果诸葛亮一来,他又两手空空了。

    真是失败啊。

    李严细细回想起来,觉得自己真是不幸。与诸葛亮同朝为官,大概是他命中注定一事无成的运数。除诸葛亮,他觉得自己的权谋手段也不差,就算是后起之秀魏霸在这方面也未必比他强。可是一旦遇到诸葛亮,他就觉得底气不足,不管怎么折腾,最后都是一败涂地。

    只有联合了魏霸、马谡之后,他才有机会取得一些上风。现在魏霸被诸葛亮派到了辽东,马谡被留在了成都,他的左膀右臂都被斩断,只靠他自己,是怎么也斗不过诸葛亮。

    出兵河东,是把兵权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唯一办法,也是他目前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可是他并没有因此感到安心,他相信诸葛亮还有后续手段,而他却不知道这个后续手段将是什么。

    仅就他能猜想到的几个可能中,没有一个是他希望看到的。

    归根到底一句话,面对诸葛亮的攻势,他已经没有多少优势。他唯一的优势大概就是身体比诸葛亮好,如果能多拖延一段时间,也许诸葛亮哪天就突然支持不住,一命呜呼了。

    这样的话,他还有一线生机。

    法邈随军出征,此刻看到李严灰败的面容,大致猜到了他的心情。

    “大将军,何必如此苦恼。”

    “伯远,我焉能不苦恼啊。”李严长叹一声:“今曰出长安,焉知他曰还有命回长安?”

    “大将军手握重兵,远有车骑将军声援,近有卫将军为犄角,面对的司马懿也不过是区区三四万之众,何惧之有?”法邈不紧不慢的说道:“再者,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只要陛下没有到前线,前线是战是和,还不是大将军一句话?”

    “可是长安……”

    “长安现在还有什么可留恋的?”法邈打断了李严:“丞相要迁都长安,所能做的资源已经全部用完,大将军留在长安,也不过是为丞相分谤罢了。与其如此,不若领兵在外来得简单。那些头疼的事,就交给丞相去办吧。”

    说到此处,法邈微微一笑:“丞相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你是拦不住的。”

    李严眉头一皱,怦然心跳,眼神顿时亮了起来。他无声一笑:“伯远所言甚是,那你看,我们应该先取何处?”

    “先取壶关。”法邈不假思索的说道:“试试郝昭的成色,据说他曾经让丞相和姜维都束手无策。”

    李严会心大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