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79章 财大气粗

第979章 财大气粗

    八月之后,南风渐息,北风渐起,北方草原上的牧草正肥,吃了一个夏天肥美牧草的战马也变得骠肥体壮。迎着秋风在草原上奔驰,别有一番惊心动魄的气象。

    魏霸用四五个月的时间,招募到了一万胡骑。

    这一万胡骑都算得上精锐,是魏霸从大概四五万人里挑选出来的。魏霸拒绝了很多人多招的建议,把上限定在一万。不过,那些闻风而来的胡人也没有失望,魏霸把他们安排在辽东附近屯田,不愿意种地的,也可以做老本行——放牧,牧马牧牛牧羊,总之都有事做。魏霸现在五六万大军,仅是冬衣就是一个巨大的消耗,更别提每天的饮食消耗,本来就需要很多通晓放牧的人来提供足够的肉食和奶品。

    能这么做,也是基于魏霸强悍的经济实力,如果不是控制了半壁江山的商税,他早就破产了。

    即使魏霸的关于西域的言论和书籍已经成为畅销书,这个时代真正有大局观的人依然是少数,也没有多少人愿意用数字化的眼光来看待整个天下局势。如果有这样的有心人,在大汉地图上画一条线,南至并州,北至幽州,他就会发现,如今天下商业最活跃的区域几乎都掌握在魏霸的手中,通过大江、大海往来南北做生意的人,通常的目的地和出发点不是交州,就是辽东,或者是中间的某一个点上。

    不客气的说,如果要在贯穿天下的商道中挑出最繁华的五条,至少有三条控制在魏霸的手上。

    他是真正的富甲天下,财大气粗。

    除了商道之外,手握交州、江南四郡,他的粮食储备也是最充足的,现在他还在大力发展辽东,假以时日,谁能比他更有底气?

    所以魏霸不急。虽然他嘴上对曹魏的迟缓不满,实际上并不担心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形势只会对他越来越有利,再过上几年,不战而胜也许太虚妄,摧枯拉朽却是完全有可能的。

    他又何必着急呢。每天除了日常的公务之外,他还有大把的闲暇时间陪着三个夫人和几个孩子玩耍。到了辽东之后,有了条件,魏霸诱导几个孩子喝起了牛奶、羊奶,隔三岔五的杀牛宰羊,几个月下来,几个小家伙明显的壮实了不少。就连闺女魏虞都结实得像头小鹿。

    最麻烦的是关凤。随着年龄的增长。她有横向发展的不良趋势。为了阻止虎女变成肥婆,魏霸痛定思痛,发出招贤令,招募了一百多名通晓骑术的女子。给关凤组建了一个飞凤卫,配上上好的战马,每天到草原上去疯跑。

    关凤原本就有一支亲卫营,也就是楠狐率领的神犬营,只是神犬营是步卒,天天和狗呆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现在有了骑兵营,关凤终于找到了最好的消遣方法,她在楠狐的帮助下。把神犬营融入了飞凤卫,一匹大马配两头神犬,三天两头跑出去打猎,兼职做斥候。

    有了消遣,再加上魏霸组建飞凤卫的言外之意。关凤的心态明显有了好转,脸色也慢慢的红润起来。她白天骑马,晚上也骑马,忙得不亦乐乎,连闺女都带得有点野。不知不觉之间,关凤居然又有了身孕。

    面对关凤焕发的第二春,夏侯徽虽说有些呷味,却也没有想太多。远在洛阳的母亲曹氏派来了使者,同意了魏英兰与夏侯玄的婚事,只等夏侯玄远征回来就完婚。有了这桩婚事做保证,短期内还看不出魏霸后院有起火的可能。而夏侯玄、毋丘俭的战事也非常顺利,捷报频传,已经收复了东浪、带方,预计到年底就能饮马东海。

    魏霸对自己调解妻妾之间矛盾的手段表示基本满意。

    暂时稳住了后院,眼看着一万轻骑,四千重甲骑也训练得差不多,魏霸摩拳擦掌,等待着再一次的出征。不仅是他如此,就连他麾下的那些将士也觉得几个月前的辽东之战不过瘾,一心等着秋收之后,西向幽州右北平诸郡,与陈泰交手,或者直接登陆青州,与夏侯霸再战一场。

    ……

    魏霸在辽东养精蓄锐的时候,李严在壶关度日如年。

    三万大军围壶关,李严却从来没有指望过自己能一举攻克壶关并因此进入冀州。他自己清楚自己有多少实力,也清楚关中的郝昭是什么样的对手。霹雳车,他有,郝昭也有。连弩车,他有,郝昭同样也有。双方都没有什么明显的优势。

    魏霸的确改变了攻城战术,可是这种改变是以雄厚的经济实力为基础的。霹雳车扔的不是烈火弹,那全是钱,一枚烈火弹即使是蜀汉内部价也要三百钱,一次发射,至少二十枚,一架霹雳车一个时辰的攻击就要发射三百到四百枚,那就是十金左右。

    攻壶关这样的城,少于五百架霹雳车很难有实际的效果,而五百架霹雳车攻击一个时辰,需要十五到二十万枚烈火弹。

    这是一个巨大的消耗,除了魏霸本人之外,没有几个能消耗得起。魏霸自己就是生产者,他只要支付成本价。而成本价至今还是一个谜,除了魏霸自己,大概只有那些工坊的匠师知道。

    别说李严没有这么多烈火弹储备,就算有,他也不敢轻易拿出来用。诸葛亮攻洛阳的时候,烈火弹就没能发挥预料中的作用,天知道郝昭这种善守的将领是不是想出了办法,如果不能一举攻克,这些钱就全扔到水里去了。

    征战是一个很耗钱的事,诸葛亮在关中作战几年,将关中的积储消耗一空,还欠了魏霸一大笔钱。魏国打了几年仗,也被拖得筋疲力尽,正如当初的吴国一样。可是,看着虚弱的魏国,蜀汉同样也虚弱不堪,连推最后一下的力气都未必有。现在有足够的能力发动一场优势明显的战争的,只有魏霸。

    因为魏霸有钱。

    同样,姜维能够供养一万胡骑,也是因为他掌握了西域商道,才有足够的钱来供养军队。

    没钱,什么都免谈。

    李严没什么钱,只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围城比攻城省钱,反正看不到破城的希望,李严干脆就耐心的等。等诸葛亮死,等魏霸从冀州攻过来。

    主意虽然定了,可是等待的日子并不好受。随着时间的推移,李严越来越忐忑,越来越不安。

    诸葛亮居然还不死,魏霸也迟迟没有发动攻击。

    魏霸不发动攻击,他能理解。魏霸需要时间来充足骑兵的力量,他在辽东肯定会招募胡骑,胡骑招募起来也不能立刻上阵,需要一段时间的训练和整合。魏霸很可能是等秋收之后才会发动攻击,因为那时候粮食入仓,军粮充足,战马的体力也正是最好的时候。胡人发动战事,都是在秋后。

    可是李严不知道诸葛亮为什么还不死。他离开长安的时候,诸葛亮已经病得形销骨立,看起来只差一副骨头架子,随时都有可能一命呜呼,却不知道他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死。

    李严觉得,诸葛亮再不死,他就要死了。

    对李严的悲观,法邈只能安慰,也仅仅是安慰而已。

    转变一定会发生,而且就在不远的将来,现在他们能做的只有等待,耐心的等待。

    ……

    司马懿不打算等了。

    李严出潼关超过三个月,围壶关也近两个月,姜维入驻蒲坂时间也不短了,可是他们都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消极怠战的味道很明显。既然如此,司马懿决定利用他们之间的勾心斗角做一个局。

    和夏侯霸互换防区,是因为满朝的文武都认为夏侯霸所部的战力更强,而他所率的将士战力较弱,更适合利用有利地形坚守,在攻击方面不如夏侯霸,所以让夏侯霸对对付同样更强的魏霸,而让他来对付李严。

    守住并州,就是朝廷对司马懿的希望。

    可是司马懿自己不怎么认为。他不觉得李严是自己的对手,虽然在南阳,他和李严的对阵最后以他逃跑收场,还赔上了儿子司马昭的一条腿。可那时候有魏霸参战,宛城被破,是魏霸的新战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并不是李严的本事。

    现在,魏霸远在辽东,李严孤立无援,蒲坂的姜维与其说是援军,不如说是敌人。

    既然如此,司马懿决定主动出击。他之所以没有在李严刚到壶关的时候就出手,是担心李严初乍到,还保持警惕,现在时间拖得久了,李严应该有些疲了,他的战机出现了。

    从知道李严出兵潼关的那一刻起,司马懿就做好了攻击的准备。此时不动则已,一动便若雷霆。

    司马懿命司马昭率五千人留守龙山大营,自己和司马师亲率两万五千大军,直扑壶关。

    从晋阳到壶关五百余里,司马懿只用了五天,平均日行百十里。一到壶关,司马懿不顾士卒长途奔袭的疲惫,立刻下令发起攻击。

    李严没料到司马懿来得这么快,等他收到斥候的消息,知道司马懿正在接近的时候,司马懿已经近在咫尺,三千先锋劲卒,在司马师的亲自率领下,发起了狂潮般的进攻,咆哮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