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86章 出征

    青州相当于后世的山东,是贯通东部沿海地区的南北枢钮,大部分地区是地势平缓的丘陵平原,不足以自守,中西部却耸立着在中国文化史上赫赫有名的东岳泰山。

    泰山郡因此而得名。

    泰山实际上并不是高,在五岳之中也不是最高,可是泰山位于平原之上,相对高度非其他四岳可比,所以看起来特别的雄伟。在见惯了平原丘陵的孔夫子看来,登上了东山就可以看到整个鲁国,登上了泰山就可能俯视天下,一点也不夸张,后人对他的嘲讽,纯属是一种善意或者无知的玩笑而已。

    当人类走出太空,回望地球,地球不过是茫茫太空中一粒微不足道的微尘,用这种眼光来看,人类对高山大海的感叹岂不是都很可笑?

    魏霸在嘲讽儒者的时候,也喜欢拿孔夫子开玩笑,可是当他真准备武力夺取青州的时候,却不敢对泰山有任何轻视。

    泰山地区并不算很大,加上东部的鲁山、沂山和东南部的蒙山地区,也不过是一个方圆五六百里地地带,可是这位山区却成了青州最难缠的地区之一。三四十年的大战过后,同样属于重兵灾区的青州比起徐州要稍好一些,大部分都要归功于这片山区。

    大乱一起,或者官府太过严苛,百姓活不下去,就会入山为寇,不仅是普通百姓,就连世家大族也有这样的做法。就和江东的百姓躲入山区成了山越一样,青州的百姓躲进泰山。就形成了著名的泰山贼。

    泰山贼的历史可能比任何一个王朝的历史都要悠久,远在孔夫子的时代,就因为看到丈夫、儿子先后被泰山猛虎所食,却依然不敢离开山区,而让夫子发出“苛政猛于虎”的感叹。那些人平时是流民,也就是不肯落藉的百姓,到了乱时就是贼。

    这大概是泰山贼的雏形。

    东汉末年,泰山贼赫赫有名。臧霸等人就是泰山贼,他们倚仗泰山的有利地形,利用泰山贼的战斗力。在群雄割据的时代占有一席之地。他们和曹操麾下最早的主力之一青州兵脉络相联,血脉相通,形成了一个松散的泰山系,直到曹操末年。泰山系一直是举足轻重的一支力量。曹操去世。青州兵险些酿成兵变。臧霸在其中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曹丕继位,解决了代汉的问题之后,第一个解决的就是泰山系。以东征为借口,兵临徐州,征臧霸入京为执金吾,剥夺了其兵权,算是将割据近三十年的泰山系威胁基本解决。

    魏霸要取青州,当然不希望再形成这样的局面。他有自信不让百姓逃入山中做贼,却不能保证王凌或者夏侯霸战败之后,不会退入山中据守。如何把他们调到平原上予以重创甚至歼灭,就成了他和参谋们首先要考虑的问题。

    青州土著羊祜和隐蕃从不同角度提出了攻临淄或者历城(今济南市)的建议。

    临淄是青州刺史府治所在,也是齐国国都所在,更是青州整个青州的经济中心。而历城是济南郡治虽然地位不如临淄这么重要,却也是泰山西北部的兵家必争之地,控制了济南,就可以长驱西入,锋指兖州。

    众人讨论之后,认为攻临淄更合理。一来临淄更近,临淄北还有一个巨淀,水贼头子梁静几年前就降了。利用水师上的优势,可以把巨淀当成后勤基地,将相关物资先运到巨淀中存储,可以减少转运途中可能被劫的危险。由海入巨淀,再由巨淀入临淄,皆可溯淄水而上,巨舰无法进入,中型楼船却一点问题也没有。二来临淄位于青州中部,王凌、夏侯霸战败之后,还可以向西撤,不会生产遁入泰山地区的想法。济南在西部,一旦切断其退路,他们很可能考虑盘踞在山区继续作战,不切断其后路,又可能会冀州等地的援兵到来。

    综合考虑之下,当然是攻临淄更合理一些。

    定下了大方向之后,虞汜提出了一个建议,为了保证在必要的时候水师可以方便的溯河而上,也为了迷惑夏侯霸等人,在攻临淄之前,先取乐陵。乐陵是冀州地界,濒临大海,人口稀少,只有四个县,正适合屯兵。在乐陵驻扎数千人,既可以护得这一段的大河周全,又可以威胁冀州,让冀州的魏军不敢轻举妄动。

    魏霸欣然同意,立刻做出安排。他召见了郭立,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他,然后说道:“你看这个方案是否方便?”

    郭立有些犹豫。魏霸这么做,已经侵入了冀州,超出了他们当初的约定。他不敢肯定郭太后会不会接受这个方案。毕竟目前而言,虽然希望不大,还是想把冀州作为封地的,至少是大半个冀州。而乐陵显然就在其中。

    “行不行的,你们商量着办。”魏霸无所谓,很坦然的说道:“你们配合,我要取乐陵,不配合,我也要取。既然是战事,我当然要按战事的规矩来。说又说回来,也许这样对你们更好说话。”

    郭立哭笑不得,他也知道仅凭一张嘴,是说不服魏霸的,这个人从来都只相信武力才是解决问题的最终办法。无奈之下,他只得通知洛阳,以免郭太后误会。

    魏霸整兵出战,他让邓艾坐镇襄平,负责总体事务,陈表驻昌黎,程壹驻玄菟,关凤有孕在身,不堪风波之苦,留在襄平主管内部事宜,主簿张祗辅佐。孙鲁班在草原上骑马上了瘾,虽然舍不得赵统,却也愿意留在襄平陪关凤。

    其他人等,共两万步卒,一万五千精骑,一万水师,随魏霸一起出兵。

    诸葛直再次做了先锋,与周胤二人领六千水师在前,直扑乐陵国。

    这几个月,魏霸虽然在辽东厉兵秣马,但是青州却没有消停。潘翥、张威二人率领五千水师,一直在青州沿海骚扰。他们利用战船的优势,神出鬼没,一会儿出现在青州北部,一会儿又沿海东行,绕到麋岛附近,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要干什么。说是强攻青州,似乎实力不足,说是游击,有时候又打得蛮厉害的,他们一度沿漯水而上,直至千乘城下,险些夺了千乘。

    王凌、田豫被他们搞得焦头烂额,疲惫不堪。倒是王凌的儿子王鹏倒是很开心,领着三千步骑,紧追不舍,转战青州各地。

    听说魏霸大举出征,兵临青州,王凌在加紧战备的同时,也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这场战事终于来了,不用再像以前一样猫捉老鼠了。

    潘翥、张威赶到夏岛,与魏霸会面。

    “这几个月,过得自在么?”一见面,魏霸就问道。

    潘翥不说话,张威却满意的连连点头:“自在,自在,我们把王飞枭可逗得不轻。不过,终究是小打小闹,还不是很过瘾。”

    魏霸笑笑:“自在了,就把功课交上来吧。”

    潘翥和张威相视一笑,捧上来一本厚厚的图册。

    这是青州沿海的水文图,哪里可以驻军,哪里有暗礁,哪里可能设防,水深,里程,都标注得一清二楚。这是他们在青州沿海几个月的主要工作内容,和王飞虎抓迷藏,不过是顺便游戏。

    “看起来不错。”魏霸满意的点点头:“你们俩互相推荐一下,看看谁比较适合做先锋主将。”

    潘翥道:“张将军骁勇善战,对水情很熟悉,如果由他做先锋,肯定能旗开得胜。”

    张威含笑不语,只是把胸脯挺得高高的。

    魏霸摸着颌须,回头看了一眼赵统,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监军,你看呢?”

    赵统淡淡一笑:“我只监军,不负责作战。这些事,不是我的职权范围。”

    魏霸没有再问,招手叫过孙绍:“奉先,你也闲得快生蛆了,领本部人马,与他们一起出战。”

    孙绍大喜,连忙领命。

    魏霸又叫过孙韶:“公礼,你和王凌作战多年,对他很了解。前军就交给你,务必要让王凌觉得我们是夺临淄。你悠着点,别把他吓跑了。”

    孙韶微微一笑,躬身领命。

    留下孙韶等一万多人为登陆青州做准备工作,魏霸随即带着主力赶往蓼城。蓼城是黄河入海口,魏霸将在那里溯河而上,做出用水师进逼兖州的形势,迫使夏侯霸不能驰援临淄,同时掩护正在攻击乐陵的诸葛直等人。

    随着魏霸以达蓼城,青州、冀州的形势突然紧张起来。王凌火速赶往临淄,夏侯霸则率军赶往历城,而冀州刺史裴徽也率万余郡兵赶往乐陵。

    战斗,首先在诸葛直和裴徽之间展开。

    周胤率领三千步卒,弃舟登岸,扑向黄河北岸的漯沃。裴徽不敢怠慢,派出五千步卒来迎。周胤稍一接战,转身就跑,魏军初战得胜,紧追不舍。他们被周胤牵着鼻子跑了两天,却发现诸葛直出现在他们背后,与此同时,周胤也回过头来,发动了真正的攻击。

    突然之间,魏军发现周胤所部的战斗力变强了,一个个将士奋勇争先,喊杀声震天,与之前给他们的印象判若两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