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88章 分化

    夏侯霸的眉头挑了起来。

    魏兴的话说得轻飘飘的,却像是在他脸上狠狠的抽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让他的脸火辣辣的。一个火星扔进了油海,“蓬”的一声,烈焰升腾。

    “要我行方便,也并非不可。将来我如果要取长安,他能行个方便吗?”

    “这事儿得问丞相去。”魏兴笑笑:“如果将军能够踏上辽东一步,我家将军可以将襄平拱手相让。”他瞟了夏侯霸一眼,笑出了声,拱了拱手,拨转马前,扬长而去。

    他的心情不错,还哼起了小曲,不知道是蜀歌还是楚歌,在夏侯霸的耳朵里,这和垓下的楚歌很相似。这歌声唱到了他的心里,泛起无限的悲凉。

    “世事不可为,将军胡不归?胡不归,胡不归,雕梁画栋,琼楼玉宇,尽数已成灰。墙头杂草,庭前野麦,饥鼠绕床腿……”

    不知道霸王当年,是不是被这一首楚歌唱散了十万军,唱散了一腔豪情,这才平生第一次逃跑。

    夏侯霸的满腔怒火,不知何时已经熄灭,他静静的看着已经远去的魏兴,默默的转回了马头。在将士们立营的时候,他坐在马扎上,将地图摊在地上,久久无语。

    魏兴说得没错,世事不可为。仗打到这一步,再守青州已经没有意义。魏霸的大军拦住了他的去路,有足够的实力碾压他。五千重甲骑,这是从未有过的jing锐。夏侯霸自己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凭着五十重甲骑,他已经能够随意的凌辱同等数量的对手,五千骑将具有什么样的威力,他不敢想象。

    吴军以水师称雄,魏军以骑兵独霸,如今魏霸兼有水师和骑兵的长处,从辽东而来,又有谁能挡得住他?别说他要取青州,就算他要取洛阳,恐怕也没人拦得住他。

    司马懿啊,你放走了最后一个机会,现在没有人能够再挽回这个败局。

    夏侯霸看着地图,越看越失落,越看越悲怆。

    魏霸拦在他的前面,诸葛直和周胤在乐陵攻城掠地,马忠、步骘卷土重来,他很快就会遭到前后夹击,哪里还有余力去救王凌。

    可是,不救又怎么行,就这么放弃?

    夏侯霸进退失据。

    ……

    一骑快马冲进了马忠、步骘的大营,送来了车骑将军的军令。

    魏骠骑将军夏侯霸已经北上,彭城空虚,令镇东将军马忠即刻统兵北上,攻克淮yin、下邳、彭城诸要塞,并北进至青州临淄,协助大军攻击,不得有误。

    看完军令,马忠和步骘互相看了一眼,不由得苦笑。

    魏霸的军粮不是好吃的,现在要付出代价了。明知这可能是个陷阱,他们也只能往里跳。如果不服从军令,魏霸随时都可以名正言顺的夺去他们的兵权,如今魏霸声名显赫,连战连胜,将士们都愿意跟着这样的将军征战,谁愿意一看到魏军就跑。一旦魏霸宣布免去他们的军职,恐怕除了他们自己的部曲,没几个人会站出来为他们说话。

    魏霸甚至会以违令不遵为借口,拿出天子节旄,直接斩杀他们。王平就是例子。

    马忠觉得压力很大,他既要执行诸葛亮的命令,不为魏霸所用,又想不出妥善的办法。和魏霸这样的人打交道,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推脱的。

    两人说了半天,也找不到什么好办法,只好分头去准备。

    步骘离开之后,狐忠提醒马忠道:“步骘有可能会变卦。”

    马忠没有吭声。他是个谨慎的人,不用狐忠提醒,他也能感觉到步骘神态的异常。对他来说,他要执行诸葛亮的命令,牵制魏霸。可是对于步骘来说,步骘没有这个义务,他执行的是孙权的命令。在孙权的影响力越来越小的情况下,他不能不考虑步家自己的利益。

    赵统是魏霸的师兄,他的妾孙鲁班是步骘的外甥女,步骘的另一个外甥女嫁给了朱据,朱据现在在颍川,据说和诸葛恪相处并不和睦,和陆逊走得比较近。

    在这样的情况下,步骘有想法,也是很正常的事。

    “让步骘主攻。”狐忠建议道:“攻取彭城之后,就由他守城,将军率军北上。”

    马忠扫了狐忠一眼,默默的点了点头。让步骘主攻,如果攻不下来,魏霸要先砍步骘的首级。等到完成第一步的战略任务,他再统领大军北上增援,是为了避免步骘趁机投入魏霸的阵营。

    这不是一个好办法,步骘不可能感觉不到其中的用意。可是马忠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

    步骘回到了自己的大帐,一眼就看到了顾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放慢脚步,缓缓走到自己的席前,转过头道:“你又何必如此。”

    “无他,给将军指一条明路而已。”

    步骘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将军游宦已久,如今望家门而不能入,不知有何感触?”顾承淡淡的笑着,兴趣盎然的看着步骘,像是看一只困在牢笼中的猛兽。这种眼神让步骘很不舒服,怒气隐隐。顾承看在眼里,却不以为意,继续说道:“大军出征,意外在所难免,如果再出现一次铁骑突袭这样的事情,将军恐怕再也没有入家门的机会了。淮yin步家的荣耀,也将勃然而兴,勃然而亡。”

    步骘的眼神越来越狞厉,大手紧紧的握着刀环。他一直怀疑上次夏侯霸突袭他,是魏霸的部下放水,现在从顾承的口中听到这样的威胁,更让他认定了这种猜想。可是他不得不考虑一个事实,如果魏霸再次放水,夏侯霸再突袭他一次,他未必有上次那么好的运气。就算他小心防备,他也没有那么强的实力再来和夏侯霸作战了。结果将如顾承所说,步家因他而兴,因他而败。

    “不瞒将军说,车骑将军的军令是针对镇东将军的。不过,镇东将军不会束手就缚,他一定会将危险转嫁给将军。”顾承慢悠悠的说道:“将军听的是吴王的将令,如果将军被车骑将军与丞相之间的争斗所牵连,让车骑将军认定大王是丞相一党,吴王怕是无法解释。将军,你觉得吴王这么做,值么?”

    步骘凛然惊醒。孙权不可能和诸葛亮一党,诸葛亮行法家之道,最后肯定是要削藩的,孙权为了王位着想,也不会支持诸葛亮。而魏霸则不然,魏霸显然并不打算对孙家赶尽杀绝,他只是担心孙权记仇,不肯结盟,这才转而拉拢孙策一系。这已经逼得孙权很难受了,如果再让魏霸觉得孙权和诸葛亮一系,魏霸还能容忍孙权的继续存在么?

    那样的话,不仅步家会倒霉,孙权也会受到牵连。

    步骘动摇了。对他来说,选择依附魏霸并不难,他的外甥女婿赵统、朱据都倾向魏霸,他和魏霸本人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唯一让他觉得不方便的是孙权与魏霸并不和睦,他身为孙权的大将,身为步王后的族人,不能像陆逊那样明目张胆的给魏霸撑腰。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如果他再一意孤行,很可能会给孙权带来麻烦,这就违背了他唯一的道义出发点。

    而且正如顾承所提醒的那样,魏霸这个军令是针对诸葛亮的党羽马忠的,马忠必然会将危险转嫁给他,那他有必要做这个替死鬼吗?

    步骘坐正了身子,向顾承微微欠身,作为一个与顾承的祖父顾雍平辈的他来说,这已经是对顾承最大的礼遇。顾承不敢受,连忙避席,还礼。

    “我该怎么做?”

    “首先,向吴王通报,指明当前的形势,若吴王再不改弦更张,则讨逆将军一系必将代替他在孙家的地位。其次,若马忠令将军先攻淮yin,则向其讨要人马,充实将军的实力。最后,最好能派一个人去和车骑将军见个面,以示诚意。”

    步骘连连点头。他看看顾承,又笑道:“你是北归,还是南行?”

    顾承笑笑:“离家ri久,思亲心切,难得有机会,当然要公私两便,回家看看大父大母。”

    “那还请代向顾公问候起居。”

    “多谢将军厚意,一定带到。”

    两人相视而笑,几句看似寻常的客套话之间,他们已经将各自的心意交待完毕。顾承随即离开了大营,继续南行,渡江去吴郡,要和祖父顾雍商量顾家的前程。步骘则派自己的儿子步玑北上青州,与魏霸会面。

    步骘的所作所为,并没有瞒着马忠。当马忠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沉默了很久,最后长叹一声。

    “给丞相写一封信。”马忠对狐忠说道:“人心涣散,土崩在即,我们支撑不了太久。”

    狐忠默默的点了点头,如丧考妣。他回到自己的营帐,提起笔,却不知道写什么才好。十几年来的经历一幕幕的浮现在他的脑海里,当年的他意气风发,为诸葛亮的风采所倾倒,接受了诸葛亮托付的重任。现如今,丞相风烛残年,他的前途也一片黯淡,看不到一点光明。

    当初的选择错了吗?狐忠手一抖,笔端的一滴墨滴了下来,在纸上洇成一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