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94章 寿终

    诸葛恪恭恭敬敬的接过了诏书,又认真的读了一遍,检查了玺印,这才答道:“臣接诏。”

    使者非常满意:“将军可有什么话要带给丞相么?”

    “请稍候,待我草书一封,有劳足下带与丞相。”诸葛恪客气的说道,随即给弟弟诸葛融使了一个眼色。诸葛融会意,将使者带入偏帐,好生款待。当诸葛融匆匆回到中军大帐的时候,诸葛恪正在帐中踱步,神色有些紧张,握在背后的手捏得发白。诸葛融很诧异,他很少看到诸葛恪有这么紧张的时候。

    “兄长?”

    诸葛恪侧过头看了他一眼,指了指案上的诏书:“你仔细看看。”

    诸葛融连忙拿了起来,快速的读了一遍。内容并不复杂,是让诸葛恪在接到魏霸死讯,或者魏霸奉诏进京的时候,保证控制住颍川的大军,不要生出乱事,必要的时候可以出手制住陆岚、孟达,并做好以大军镇压义阳叛乱等诸般事宜。

    “这有什么问题?”诸葛融不解的问道。

    “我没有问题。”诸葛恪眉头一挑,对诸葛融的漫不经心有些不悦。“可是,叔父怎么才能制住魏霸?难道你认为到了这一步,魏霸还能听从诏书?他可以听诏书的,但那只是诏书没有越过他的底线,他才会听。如果诏书让他感到不安全,他根本不会把诏书当回事。叔父太把诏书当回事了。”

    诸葛融这才意识到问题所在。“兄长,你是担心传诏的使者制不住魏霸?”

    “当然。”诸葛恪点头道:“诏书如果不管用。那只能凭传诏的使者。纵观史籍,以一力士擒一名将的事屡见不鲜,战无不胜的淮阴侯,正是如此被擒。可是你不要忘了,魏霸不是韩信,他的身手虽算不上顶尖,却也不弱,打不过,逃还逃得过的。只要稍有差池,他身边的卫士及时赶到。就能将这些使者团斩杀干净。叔父想像高祖擒韩信那样擒住魏霸。未免有些想当然。”

    “也许……传诏使者身边有高手?”

    “这是必然的。”诸葛恪冷笑一声:“姜维的那点爱好,我早就知道。这次行险,叔父虽然没说,想必也是他的主意。否则。以叔父的性格。即使情势紧急至此。不至于出此下策。姜维为了立奇功,什么风险都敢冒。他就是一个……”诸葛恪想了一会,咬牙切齿的说道:“赌徒。不计后果的赌徒。”

    “如此说来,风险很大?”

    “很大。”诸葛恪叹了一口气:“不过,不得不说,这也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诸葛融挠了挠头,他有些搞不清诸葛恪究竟在想什么,但是他听得出来,这件事很危险,稍有不慎,很可能就有生命危险。

    诸葛恪沉思良久,回到案前坐下,提笔给诸葛亮写回信。

    半个时辰后,使者在虎贲郎的保护下,飞驰出营。

    远处的一个小山坡上,法邈和陆岚并肩而立,法邈举着一根铜管,注意着诸葛恪的大营方向,看到使者奔出,他笑了笑:“看来我们这位诸葛将军很果决啊。”

    陆岚沉默不语,眉心微蹙。

    颍川大军的主将是陆逊,陆逊病休,主将成了诸葛恪,但是他作为陆逊的代表,有诏书来,也不应该只通知诸葛恪一个人。这么做,其中必有不可告人之目的。

    法邈将铜管交给陆岚 ,陆岚也举起来看了一眼,爱不释手:“有了这件宝物,观敌料阵可就方便多了。什么时候也分一件给我们?”

    法邈笑笑:“这件就送给你吧。”

    陆岚喜出望外:“当真?”

    “自然是真的。本来就没想瞒你们,只是琉璃的均匀性一直没解决,批量生产迟迟未能实现,只能手工打磨,成品率极低,这些是千挑万选出来的,难免金贵了一些。目前能够使用的不超过三部。这一部就是带给镇北大将军的。镇北大将军不在,我本想留着多玩两天,看你这么喜欢,就先给你吧。”

    陆岚一愣,佯怒道:“法伯远,你太过份了。”

    法邈耸耸肩,哈哈大笑。

    ……

    洞庭,水师大营。

    诸葛诞看着使者,半天没有反应。

    使者的脸色有些发白,诸葛诞的反应很异常,在朝不好的方向发展,那么他的性命就有危险。

    他虽然没有看诏书的内容,可是他知道诏书的用意。诸葛诞是车骑将军魏霸留在洞庭的大将,丞相诸葛亮不通过车骑将军,而是直接给诸葛诞下令,这在朝堂上本来就是一种犯忌的行为。通常来说,这么做,唯一的解释就是策反,丞相要策反诸葛诞,夺魏霸的兵权。

    丞相能够策反诸葛诞的原因大概就是他们之间的亲情,可是诸葛诞当初是先去的关中,在关中没发展,这才转投车骑将军。现在丞相想靠亲情纽带来策反诸葛诞,有可能吗?

    如果诸葛诞不接受,那他这个使者难免就会有麻烦。

    使者的额头上沁出了汗珠。

    “丞相有没有什么话要带给我的?”诸葛诞沉声问道。

    使者想了想,恍然大悟,不由得暗自责备自己,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他出发之前,丞相的确是交了一封家书给他。他本来是想先公后私,传完诏书再办私事的,现在诸葛诞一提醒,他才明白,那封家书恐怕不是家长里短这么简单。

    使者连忙掏出了家书,诸葛诞接过来,仔细的看着。家书写得很长,厚厚的一叠。诸葛诞看了很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撩起衣袍,跪倒接诏。

    大帐外,一个执戟卫士面无表情。只是嘴角不动声色的挑了挑。一个时辰后,他下了值,悠哉游哉的出了大营,来到集市。

    ……

    彭城,数十骑冲进了城门,直奔镇东将军的府治。

    马忠接诏,令人款待使者,然后拿着诏书,和狐忠一起躲进了书房,数十名甲士立刻将书房包围起来。闲人不得入内。

    “丞相究竟有什么把握?”没有外人。马忠有些压制不住自己的焦灼,声音却依然压得很低。

    狐忠看着诏书,脸色也有些发白。丞相只是让他们在魏霸奉诏离开青州,前往长安。或者被缚甚至被杀之后。控制住彭城的局势。并主动配合赵统、费祎等人控制青州的军队,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凭此诏直接接过军权。

    对他们来说。这封诏书的确有些模糊不清,至少有两个疑点:

    第一,怎么才能制住魏霸,丞相究竟有哪些万全的手段,还是仅仅是冒险?

    第二,赵统、费祎究竟会不会配合行动,他们是丞相安排的,还是只是迫于形势?如果是前者,那当然没什么问题,如果是后者,变数就多了。魏霸如果接受以王爵换兵权的条件,愿意交出兵权,那当然好说,可是如果他不愿意,并因此被杀,他的部下再拥戴一个人为主,赵统、费祎还会配合朝廷吗?

    从种种情况来看,丞相的想法都有些一厢情愿。

    “丞相的心思只在宫城之内,他不知道天下的形势已经什么样了。”马忠长叹一声:“他以为我现在还能控制什么?我连自己都快控制不了了。”

    狐忠黯然。自从上次被魏霸逼着分兵给步骘,马忠受的打击不小,他已经认识到,在魏霸的面前,他什么也不是。双方的实力悬殊太大,不论是兵力还是在军中的影响力,他都无法和魏霸抗衡,当初接受丞相的任命,从牂牁到广陵来,就是一个失策。如果他现在还是牂牁太守,就算是丞相一党,也毋须和魏霸面对面的发生冲突,不至于闹到这种无法挽回的地步。

    “如果魏霸离开,或者直接死了,也未尝没有机会。”狐忠劝道。他明知这个希望很渺茫,却不得不鼓起勇气劝马忠。很显然,马忠的信心正在崩溃,而他在丞相的计划中又是相当重要的一环,他如果支撑不住,丞相的计划很可能因此而失败。

    他当然不能允许这样的局面出现。

    “魏霸麾下文武成份复杂,只是因为魏霸的影响力才聚在一起,一旦魏霸死了,他们很快就会陷于内乱。这样一来,我们只要能抓住机会,未尝不能掌握住这支大军。至少……”狐忠犹豫了片刻,仿佛自己的信心也不是很足:“至少我们能稳住东部的局势,为丞相争取一些时间。”

    马忠的脸抽搐了一阵,欲言又止。

    ……

    成都,赵府。

    赵云端坐在床上,看着被突然召来的潘子瑜和孙子赵虎,招了招手:“阿虎,来,到大父身边来。”

    赵虎爬了起来,凑到赵云身边,仰起头,看着赵云的脸,难得的安静。他是孙大虎生的儿子,性格也和孙大虎一样顽劣,一点也不像他的父亲赵统。他谁也不怕,唯独敬畏祖父赵云。

    赵云摸着赵虎的头,对有所预感而泪水涟涟的潘子瑜说道:“子瑜,不要伤心。我都这把年纪了,一切都已经看淡。该做的我都做了,我尽力了。不论是见到先帝还是魏延,我都问心无愧。求仁得仁,夫复何求。我走了之后,你就给伯仁、仲德报丧。陛下那里,我自有表,你送出去即可。”

    潘子瑜抽泣着连连点头,等她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赵云已经安祥的闭上了眼睛,神色平静,如同每一次入睡。可是潘子瑜知道,这一次,他再也不会醒来。

    建兴十六年正月初一,子时三刻,赵云卒,享年八十一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