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97章 死士

    他刚才就发现刘钰的步态有些问题。正常人的步子,都是两腿交替前进,刘钰也是如此,可是有那么一两次,刘钰的右腿却是拖在后面,像是受了伤之后没好利索,留下了后遗症,但是又不总是如此,很快就会恢复正常人的步态。如果不注意看,会以为他是不凑脚,或者是因为紧张,所以有些乱,却不会想到是禹步这种道门中的秘法。

    “你确定吗?”

    “不确定。”敦武摇了摇头:“这种步法本来就是由残疾人的步子演变过来的,真假难辨。只有道门中的人,而且是修炼过禹步的人,才能认出是真是假。珍英在这里,也许能看得出。”

    魏霸叹了一口气,韩珍英现在都在关凤的身边,怎么可能赶得过来。不过也没关系,认不准,就当他是真的,小心一点总不为过。一个高手是杀,两个高手还是杀,更何况刘敏身边可不是一两个高手那么简单。那些从西凉赶过来的死士,就算没有那个高手厉害,想必也差不到哪儿去。

    “在府中再增加一百甲士。”魏霸捻了捻手指:“让黑沙来,一起躬逢盛事。”

    “喏。”

    ……

    副使刘钰去得快,回来得更快,让刘敏有些意外。

    一切正常,大人的要求,车骑将军都答应了。择吉时接诏,请大人稍候片刻。刘钰如是回报说。

    刘敏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魏霸同意接诏,那就是朝着他希望的方向靠近。

    刘敏随即对随从做出安排,即将迎来最关键的时刻,他自然要和手下商量好行动方案。做了一番部署之后,刘敏把那个高手请到了自己的房间,告诉他即将行动,然后和颜悦色问道:

    “杨君,千里奔波,你的身体支持得住吗?”

    这人是诸葛亮亲自安排的。即使是主使刘敏,也知道此人姓杨,不知全名,平时只以杨君称呼。他隐约从口音相貌猜出此人是凉州人,可能和姜维有点关系,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关系。

    “请大人放心,某曾为追踪一只罕见的雪豹,在雪山中波奔千里。这一路行来,算不得辛苦。”

    “那好,待会儿就要仰仗杨君了。”刘敏再一次吩咐道:“若是魏霸肯接受诏书。随我入京。则无须大动干戈。只有他不肯就范时。才能用强。”

    杨熊点了点头,并不言语。

    刘敏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这句话基本上白说。一来魏霸不怎么可能答应以王爵换兵权。去长安,从此虎入囚笼。龙遇浅滩,他怎么可能答应。二来眼前这位杨君大概另有受命,到时候不管魏霸是不是答应,一场厮杀总是免不了的。只在魏霸死了,才能真正去除了后患。

    与魏霸的部下分崩离析,互相攻杀相比,魏霸本人的威胁显然更大一些。丞相做了那么多安排,当然是以当场击杀魏霸为目的,那份密诏就在他的行囊里。至于事后的解释。看看刘钰就知道,丞相早就有计划。

    刘敏在驿馆中等待,时间并不长,他却觉得非常难熬。漏壶时的每一滴水,似乎都滴在了他的心头。

    傍晚时分。魏霸派人来通知,他已经准备妥当,恭请诏书。

    刘敏几乎是跳了起来,他从行囊里拿出那份当场格杀的密诏,塞进袖子里,又仔细的掖了掖,这才走出门,招集随从,摆开仪仗,一路向魏霸的府第走去。

    天子有使者来的消息早在刘敏进城的时候就传出去了。普通百姓不可能知道朝堂上的那么多蝇营狗苟,都以为是天子派使者来嘉奖车骑将军及其麾下的将士,不少人就站在路边看热闹。刘敏等人一路走去,路边的百姓越聚越多,都用热切的眼光看着他们。

    刘敏心中暗叹。魏霸的手段还真是高明,轻取青徐也就罢了,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又取得了民心。看这些百姓的眼神就知道,魏霸一死,临淄一乱,百姓受难,难免会把仇结到朝廷头上。将来再取青州,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希望丞相的计划能够如愿进行,赵统、费祎等人会迫于形势,向朝廷低头,主动配合他们掌控青州的形势。

    在刘敏的担心中,他们来到了魏霸的府第前。一看到门前的仪仗,刘敏先吃了一惊。魏霸是车骑将军,门前有执戟卫士很正常,可是今天的卫士未免太多了些。远远超过了一百之数,他们在大门前分开,向两侧分去,沿着高大的院墙一直延伸到远处,看起来竟是将整个府第包围了一般。

    这是有紧急行动的时候才会有的情况,莫非魏霸已经有所准备?刘敏心头一惊,随即又苦笑了起来。魏霸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一点准备也没有。不过,成败的关键只在须臾之间,卧牛之地,魏霸就是在外面部署再多的大军,也无法影响结局。

    从接受任务的那一刻起,刘敏就有心理准备。如果不成,只能以身殉国。成了,同样有可能性命不保。现在,一步踏入大门,他的生死就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杨熊。杨熊微微颌首,眼神平静无波。

    刘敏刚刚跨进前庭,就看到了赵统。

    赵统一身甲胄,在甲胄外面,还罩了一身无缘饰的白袍,明显是一件孝服。刘敏一看,就吓了一跳,忙不迭的问道:“赵老将军……”

    “刚刚接到消息,家父已于正月初一辞世。”赵统向后退了一步:“统在服中,有失礼之处,还请刘君见谅。”

    刘敏连连点头,心中涌过一阵悲哀。元从系最后一位老人去世了,元从系已经烟消云散。

    “将军既然有服在身,为何……”

    “我是监军,这么大的事,岂能不来。”赵统拱了拱手,“请使者稍候,我先进去看看准备得如何了。”

    刘敏非常高兴。从赵统的态度看,这他应该是倾向于朝廷的。他身后的杨熊皱了皱眉,靠近一步,说道:“大人,此人就是赵云之子赵统?”

    “是啊,你认识?”

    “不,此人行走之间,步态严整稳重,双臂却灵动异常,应该是一个用矛高手,而且是骑矛步矛皆精。我想来想去,也许只有他才有可能。”

    刘敏笑了起来。看得出来,这个高手对赵统有些忌惮。他轻声说道:“无妨,他虽是魏霸的师兄,却是丞相派来的监军,你不用把他当成敌人。”

    杨熊哦了一声,明显放松了些。

    过了一会儿,有人来报,里面已经准备好,请使者入内传诏。刘敏咳嗽了一声,借着正衣冠的时间,再次给刘钰等人使了个眼色,然后拿出双手捧起诏书,昂首向中庭走去。

    骑士们一起向前走去,却在门口被拦住了。

    身材高大的朱壹手一伸,几乎把整个大门都拦住了。他咧嘴一笑,语气很和善,态度却非常坚决。

    “有主使、副使即够,这些郎官们还是在前庭等候吧,里面不够大,站不下。”

    刘敏沉下了脸,不说话。副使刘钰上前一步,寒声道:“天子使者传诏,例当有郎官随侍。怎么到车骑将军这儿,连朝廷的规矩都行不通了?”

    朱壹笑笑:“大人见谅,不是有意冒犯,只是车骑将军俭朴,不肯用深宅大院,所以中庭狭小,容不下这么多甲士。”他指了指刘敏等人身后郎官打扮的武士:“这么多人挤在一起,到时候兵甲相碰,丁当作响,岂不是有伤礼仪庄重?为朝廷礼仪计,还是留在前庭比较好。反正只隔一道墙,也是一样的嘛。”

    刘钰还要再争,刘敏咳嗽一声,打断了他们的争论。他早就知道魏霸不可能让他把所有的甲士都带进去,这些人留在外面是必然的,只不过按例争论一下,也好让魏霸放松一些警惕。

    “你说的有些道理,可是朝廷的礼仪也必须兼顾。这样吧,我带五名甲士进去,其他人留在外面,想必车骑将军的中庭不会小得连这几个人都容不下吧。”

    朱壹有些为难,立刻让人去报,过了片刻,里面传出话来,车骑将军已经应了,请使者入内。

    刘敏已经点好了五名甲士,自然都是杨熊及其带来的同伴。他们昂首走进中庭,发现中庭只有廖廖数人。魏霸当中而立,赵统和另外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拱手站在他身后。另有两个身形剽悍的武士站在一旁,腰间挂刀,手中持矛,警惕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刘敏松了一口气。看来魏霸虽然有准备,却还是有所不足,特别是身边的力量严重不足。双方的人数差不多,可是实力却不在一个档次上。他肯定以为把那百名扮作郎官的死士留在外面,他就安全了,却想不到有一名真正的高手藏在其中,而这个高手才是真正的杀手锏,外面的那些死士都不过是遮眼法,留在外面,就是为了让他觉得放心。

    刘敏此时有些佩服诸葛亮,这个办法看起来极险,却也是为数不多,能接近魏霸的办法之一。

    甚至可能是唯一。

    魏霸一定想不到我们是死士,不仅外面那一百多人,身后的这五个人是死士,刘钰也是死士,我也是死士,远在关中的丞相也是死士。

    死士者,忠君之事,死不旋踵。

    刘敏上前一步,笑道:“车骑将军,请接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