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000章 受害者

    “为什么?”郭立快疯了,他拉着郭修的袖子,急红了脸。这不是计划中的安排,至少他根本不知 道有这样的计划。而他才是主使,郭修不过是他的副手罢了。

    郭修轻轻的推开了郭立:“叔父,你不要奇怪。这件事,知道的人本来就不多。包括我在内,只有三个人,你是第四个。”

    “为什么?”郭立再次揪着郭修的袖子,眼睛都红了。他觉得郭修太疯狂了。且不说能不能杀得了魏霸,就算能杀得了他,对魏国也不见得就是好事。魏霸死在魏国人的手中,而且是刺杀,魏风、魏武兄弟能不为魏霸报仇?别的不说,西平郭家肯定会被灭族。

    郭修怜悯的看着郭立:“叔父,在姜维和魏霸之间,你选谁?”

    “当然选魏霸。”郭立瞪圆了眼睛,不假思索的说道:“姜维虽然是乡党,可是他怎么能和魏霸比?天下大势已成,必归于一,大魏苟延残喘,余日无多。姜维虽然有才,可是和魏霸相比,实力太弱。这天下必然是魏霸的……”

    “那得他活着。”郭修打断了郭立的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也知道魏霸比姜维实力强。可是叔父,你要想清楚,正因为魏霸够强,有我们没我们,无甚区别。可是姜维则不同,如果我能刺杀魏霸,姜维就有了翻身的可能,我们郭家就是最大的功臣。这里面的轻重缓急,你不会看不出来吧?”

    郭立愕然。他看着郭修,觉得眼前是一个陌生人。他知道郭修说得对,且不说郭家与姜维同是凉州人,就说魏霸和姜维的实力对比而言,郭家的作用也不可同日而语。没有郭家,魏霸一样强大。姜维则不同,如果没有意外,魏霸的实力足以轻而易举的击败他,几乎没有幸免的余地。如果郭修这时能够刺杀魏霸,无疑将给姜维带来一个起死回生的机会。他自然会把郭家当成扭转乾坤的功臣。

    这样反其道而用之的战术。有一位凉州前辈用过。那就是官至太尉的贾诩。

    “可是,你能杀得了魏霸么?”郭立结结巴巴的说道:“连杨熊那样的高手都没什么机会。”

    “杨熊没机会,是因为魏霸有备在先。诸葛亮几次欲置他于死地,他早就不信任诸葛亮和姜维了。而我则不同。魏国想促成谈判。有求于他。他再怎么怀疑,也不会怀疑到我的头上。更何况在此之前,我为他做了这么多事。投靠之心甚明,岂能于此时自毁前程?”

    郭修笑了起来:“刺杀能否成功,并不在于刺客的身手如何,而在于被刺者有没有防备。有防备,纵使杨熊这样的高手也不行。没防备,哪怕是一个弱女子,也可能一刀毙命。叔父,你不会认为我连赵娥都不如吧。”

    听到赵娥这个名字,郭立无话可说。他知道郭修心意已决,而且不是今日才决,他应该已经筹划了很久。也许,他从家乡来到洛阳,就是因为这个计划。

    一个筹备了近一年的计划,一个直到此时此刻,包括他在内,也只有四个人知道的计划。

    连杨熊都不知道,他一直以为自己是荆轲,却不曾想被人当成了樊於期。郭修说得没错,魏霸对长安来的人早有防备,杨熊的身手再好,他也没什么成功的可能。而郭修则不同,经过这大半年的努力,他已经成功的获得了魏霸的信任,再加上这一次的告密,他很快就会有和魏霸单独相处的机会。

    只要魏霸戒心一松,郭修就有机会一击成功。

    杀人,有时候并不需要太高的武技。

    魏霸一死,蜀汉内部必乱,魏国就获得了喘息的良机,即使最后不敌,郭家也可以凭此功与姜维联合。而杨熊刺杀失败,诸葛亮的名声就毁了,他的侄子诸葛恪必然会受到牵连。在这种情况下,姜维上位,继承诸葛亮的权力,掌握关中的可能性非常大。

    以姜维的能力,除了已经被刺死的魏霸和被诸葛亮牵连的诸葛恪,还有谁是他的对手?再有郭家的策应,姜维将很自然的成为蜀汉朝堂上的第一人,而郭家也将因此得到丰厚的回报。

    风险很大,可是回报更大。

    郭立支援了,他迟疑了半晌,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万一你失手了呢?”

    “万一我失手,你就把责任全部推到我身上。”郭修淡淡的说道:“本来,这个计划就和你无关。”

    “魏霸能信么?”

    “实在不信也没办法。”郭修耸了耸肩:“我郭家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祸事,这不过是死里求生罢了。如果天一定要灭郭家,那我又能有什么办法?”

    郭立沉默不语。郭修说得不错。郭家应该没什么好怕的了。黄初年间的那场叛乱,郭家已经被抄家灭族,如果不是郭太后幸运的被明帝所爱,郭家现在就是全家为奴为婢。郭家有今天,全是来自于明帝的恩宠,即使是为了报明帝之恩,现在也要奋力一搏,更何况这还能给郭家带来复兴的希望。

    败了,不过亡得更彻底一些罢了。胜了,却可以咸鱼翻身,重新恢复郭家的荣光。于情于理,当然都要拼一拼。

    ……

    车骑将军府,浓浓的血腥味尚未散去,无数工匠已经开始忙碌起来。尸体已经被拖走了,武卒们正将一桶桶的清水泼在地上,然后用扫帚用力刷洗,清理地上的血迹。几十个泥瓦匠井然有序的忙碌着,将地上那些被巨箭射破的地砖换掉,将被推倒的院墙重新砌起。他们准备得非常充足,手艺也非常精湛,人员调配更是井井有条,不动一个时辰,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的院子就被重新修缉一新。

    后院,魏霸居中而坐,赵统、费祎、虞汜等人围着桌子,静静的看着魏霸。

    他们刚刚传看了那两份诏书。一份是封魏霸为王的,已经读过,另一份是准备就地格杀魏霸的,还没有读过。此刻,有资格与会的人都亲眼看到了这两份密诏,一个个脸色都有些难看。

    朝廷准备了两份诏书,又安排了百余死士,这不是来封王的,这就是来取魏霸首级的。魏霸一死,他们这些人又岂能有什么好下场?

    赵统和费祎成了众矢之的,特别是赵统。很显然,诸葛亮派他来做监军,就是一个伏笔,魏霸一旦被杀,赵统就是明正言顺的最高负责人。到了那时候,他兼有监军和魏霸师兄的身份,还有谁能比他更有资格统领这支大军?

    连步骘都有些坐立不安。很显然,他也在诸葛亮的算计之中。如果事情如诸葛亮计划的那样的发展,魏霸死于非命,赵统接掌兵权,他除了支持赵统,还有什么选择吗?

    没有。

    不仅步骘没有,费祎也没有,孙韶等吴系将领也没有,冯进、傅兴等蜀汉系也没有,他们除了联起手来,将王双、丁奉等魏霸的嫡系力量斩杀一尽,然后再与夏侯玄等曹魏系力量决战之外,没有其他的选择。

    因为除了魏霸,魏家找不出第二个人担得起这样的重任。即使是把范围扩大到魏霸所拥有的所有实力中,也没有谁能够代替魏霸,将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

    一旦力量分散,他们这些人就有可能成为敌人,互相残杀,再也不可能团结一致,与丞相作对。相反,他们会急先恐后的向朝廷效忠,不惜送上身边战友的首级。只要迟上一步,他们就有可能成为别人的猎物。

    诸葛亮的计划看似很荒唐,可是细一思量,却一点也不荒唐,相反足够周密。他敏锐的抓住了魏霸身边派系林立的弱点,直击要害。

    一丝寒意,从每一个人的心头掠过,让每一个人都心生惧意。

    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危险居然离他们如此之近。

    “好了。”魏霸待每一个人看过诏书,将诏书收好,这才淡淡的说道:“诏书,大家都看过了,相信你们能分辨得出真假。天子和丞相已经决意要置我于死地,我虽然不太明白,却也知道祸福自招,怨不得人。我只是非常抱歉,把诸位都牵连进来了。事以至此,我也不多说了,哪位有事的,可以先走了。”

    他的话说得很轻松,可是此时此刻,谁敢走?且不说能不能走出这个门,就算走出这个门,他们又能去哪儿?既然魏霸没死,他自然会向朝廷发起反击,双方的实力一目了然,谁会傻到站魏霸的对立面去,为朝廷效力。

    朝廷连魏霸都想杀,还能容得下谁?不能战胜魏霸,就会被魏霸所杀,战胜了魏霸,恐怕也会步魏霸后尘,再次成为朝廷的眼中钉,肉中刺。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为朝廷效力,与魏霸做对?

    堂上一片沉默,没有人站起来离开。

    魏霸看了看四周,嘴角微微挑起。他抚摸着案上的两份诏书,非常欣慰。等待了这么久,他终于等到了光明正大的和朝廷决裂的时候。

    任何时候,不管你的爪牙有多锋利,实力有多么强劲,都要把自己扮成一个受害者。扮成受害者不仅是为了博取同情,更是给那些摇摆不定的人一个理由,一个不得不反的理由,将更多的人拉到自己一边。

    汉高祖如是,光武帝亦如是。

    诸葛亮给他送了一份大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