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001章 全面反击

第1001章 全面反击

    椅子一声轻响,赵统站了起来,拱手道:“大王,既然诏书明白无误,大王自然不能坐以待毙。眼下,虽然不能确定这是陛下的意思,还是有人矫诏,有人yu对大王不利,却是毫无疑问的。为国家计,统敢以监军之职,为大王上书诉冤,同时请大王当机立断,立刻整顿军队,以备不测。”

    赵统的话一出口,立刻得到了响应,费祎随即站了起来,大声道:“以天子诏书为名,刺杀国家栋梁,斯人斯事,皆为丧心病狂之事。祎敢以大鸿胪之职,附赵监军议。”

    赵费二人是嫌疑最大的。不过,赵统执矛力战杨熊,还受了伤,为保护魏霸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此时此刻,自然不会再有人怀疑他的用心。而费祎虽然也有怀疑,但是他之前就在成都为魏霸扬名,大造舆论,此刻再力挺魏霸,当然也可以洗清嫌疑。

    赵统的话说得很含蓄,可是里面的意思却已经很清楚。这件事,不管天子有没有份,丞相肯定是跑不掉的,刺客是凉州死士,姜维也脱不了干系。清君侧的大旗已经牢牢掌握在了魏霸的手中,如果魏霸愿意,坐实这件事出自天子本意,那魏霸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自立,宣布脱离蜀汉朝堂。

    他有这个实力,也有这个理由。是朝廷容不下他,而不是他要反叛朝廷。他是受害者,你可以说他不是一个真正的忠臣,你却不能说他本来就有叛意。

    毕竟,这份诏书是朝廷发出来的,是朝廷要先对他下手。

    有了赵费二人首倡,沉默立刻被打破,一个又一个的将领站了起来,宣布支持魏霸,甚至有要求立刻举兵西向的。

    大堂上一时群情激奋,请战声不绝于耳。

    魏霸抬起双手,轻轻向下一压。喧嚣的大堂上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了他,竖起了耳朵,生怕漏过一个字。

    “不管是天子还是丞相想要我的命,恐怕都不会只安排刺客这么简单,也不会只把目光落在这里。”魏霸用手指点了点桌子。“非常之时,当用非常之手段,有所不便之处,还望诸君多多支持。”

    “愿唯大王之令是从。”众人轰然应道。

    “多谢诸君。”魏霸起身,鞠躬抱拳。

    众人连忙还礼。

    “离我们最近的,就是镇东将军所部。”魏霸转过脸,看向赵云:“师兄,还要麻烦你走一趟。”

    赵统躬身领命:“喏。”

    “公礼。”

    孙韶起身,抱拳施礼。

    “有劳你陪我师兄走一趟,暂行镇东将军一职。”

    “喏。”

    ……

    魏霸调兵遣将,众将一一领命而去。安排完了一切,魏霸对费祎说道:“费君,情况有变,和曹魏的谈判也要有所调整。你和郭立说一声,我准备把条件做些修改,要和他面谈。”

    费祎会意,领命而去。

    ……

    正月三十,彭城。

    赵统在孙绍的陪同下,大步走进了马忠的大堂。

    他们到来的消息,早就有人通报给了马忠。马忠披甲佩刀,亲卫们在廊下站成一圈,严阵以待。大堂上气氛紧张,让人非常压抑。

    赵统站在马忠面前,眉头微微一皱:“镇东将军,出事了。”

    马忠心头一紧,寒声道:“出了什么事?”

    “有人行刺车骑将军。”

    马忠对此早有心理准备。他知道赵统来,肯定就是为了此事,只是不知道魏霸现在是伤是死。他觉得有些不安的是,赵统此刻应该以监军的身份在临淄主持军事,他怎么会跑到彭城来?

    “那车骑将军……”

    “车骑将军无恙。”赵统忽然笑了,说话间,他已经按住了马忠的手臂:“临淄一切安好,所以让他让我到这里来看看,是不是也有什么异常情况。”

    马忠的脸sè大变,他倒吸一口冷气,手不由自主的扶上了刀柄,眼中寒光迸现,死死的盯着赵统:“赵监军,你……”

    “我以监军之职,暂时解除你的兵权,带你回临淄,向晋王殿下汇报军务。”赵统不紧不慢的说道:“你是安安静静的跟我走呢,还是准备杀一场?”

    马忠看看手按在刀柄上,一脸狞笑,只等着拔刀砍人的孙绍,再看看笑容温和的赵统,心沉到了谷底。他现在可以奋力一搏,也许可以杀了赵统,可是接下来呢?孙韶就在城外,魏霸的大军恐怕也很快就会赶到,他能打得赢么?等待他的,将是身死族灭。

    丞相的计划能否成功,立足于能否杀死魏霸。既然魏霸没死,这个计划自然就失败了。为一个失败的计划陪葬,有意义吗?

    马忠松开了手,慢慢的抽出战刀,扔在地上,又摘下腰间的印绶,塞到赵统的手里,凄然笑道:“祸不及家人,还请赵将军美言几句。”

    “晋王殿下不是好杀之人。”赵统笑了笑:“诏书呢?”

    马忠低下了头,颓然道:“我这就拿给你。”

    ……

    二月初三,颍川。

    诸葛恪、诸葛融走进中军大帐,忽然愣住了。

    陆逊坐在大帐正中,十几个全副武装的甲士站在一旁,他们一进门,甲士“哗啦”一声,从后面围了过来,堵住了他们的后路,同时拉上了帐门。

    诸葛融下意识的去腰间的战刀,“嚓嚓嚓!”拔刀声响成一片,数十口战刀出鞘,指向诸葛恪兄弟。诸葛恪手疾眼快,一把按住了诸葛融。

    大帐里点了灯,陆逊的脸在灯光下闪烁,忽明忽暗,让人捉摸不定。

    “镇北大将军……病好了?”

    “你不用说,听我说吧。”陆逊抬起手,打断了诸葛恪。“我是奉车骑将军之命,回来接管兵权的。从现在开始,你被解除兵权,听候处置。”

    “凭什么?”诸葛恪咆哮起来,转身就要往外闯。一声轻响,四柄雪亮的战刀分别架在他们兄弟的脖子上。没等他们回过神来,他们腰间的战刀已经被人抽走了。

    “你如果再乱动,我现在就杀了你。”陆逊好整以暇的摩挲着手指,语气轻松得像是在踏观柳。

    “你没有这个权利!”诸葛恪低吼道:“你敢杀我,丞相饶不了你。”

    “丞相?”陆逊忍不住笑了起来:“丞相很快就要换人了。孔明他自顾不暇,救不了你。”

    诸葛恪气喘如牛,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陆逊突然回到大营,并且如此粗暴的夺了他的兵权,绝不会是一时起意那么简单。

    “为什么?”

    “有人借宣诏之机行刺车骑将军,失手了。”陆逊站起身来,走到诸葛恪身边,轻轻的扯下诸葛恪腰间的印绶。“你不会一点消息也不知道吧?以你的聪明,猜能也能猜得到这个结果。”

    诸葛恪汗如雨下,面如死灰。他知道,他最不希望看到的那一幕终于成真了。

    “丞相给你的命令,你是主动交出来,还是我派人去搜?”

    “我给你。”诸葛恪沮丧的低下了头。

    ……

    二月初四,洞庭。

    诸葛诞带着几个卫士,匆匆的来到了巴丘。他刚刚接到命令,关兴巡视来到了巴丘,召他前去述职。

    诸葛诞本来想多带一些人,他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青州很快就会发生一件大事,时局将发生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化。他肩负重任,应该保持jing惕。可是他转念一想,按照时ri计算,刘敏等人现在刚刚到临淄不过四五ri,不管他们成败如何,关兴都不可能收到消息。

    关兴此来,只可能是例行公事的巡视,和上一次的巡视没什么区别。如果他带了太多的人,反而会让关兴起疑,打草惊蛇,误了大事。

    所以,他还是按常例,只带了几个随身亲卫。

    一切如常,关兴笑容满面,一看到他就笑了起来:“公休,来得好快。”

    “将军有召,焉敢不速。”诸葛诞笑道:“怎么不去我的水师大营,也好让我请你尝尝洞庭湖的鲜鱼。”

    “我怕等待我的不是鲜鱼,而是钢刀。”关兴的脸笑成了一朵花,眼中却没有一丝笑意,相反有几分讥讽。诸葛诞一惊,下意识的握紧了刀鞘,强笑道:“将军这是何意?”

    “公休,何必把话说得那么明白?”关兴伸手握住了诸葛诞的刀环,脸上的笑容散去,“车骑将军对你不薄,你怎么就不知道感恩图报,还和丞相撕扯不清,搞什么密诏。你不觉得可笑?”

    诸葛诞大吃一惊,下意识的伸手拔刀,他的手刚刚一动,脑后就挨了一下,顿时眼前一黑,软软的栽倒在地。

    堂上,数十名持戟卫士同时发难,将诸葛诞带的几个亲卫围在zhong yāng。那几个亲卫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杀死当场,血溅五步。

    关兴从一个亲卫手中接过诸葛诞的印绶,掂了掂,厌恶的冷笑一声:“好歹不分,死得其所。来人,拖出去,斩首出报。”

    片刻之后,诸葛诞的首级被送了上来。他双目紧闭,一脸悔意。

    ……

    二月初五,长安,丞相府。

    诸葛亮突然睁开了眼睛,悚然心惊。正在一旁照看他的诸葛攀吓了一跳,连忙放下手中的书籍,凑到他的跟前,小声问道:“大父,要喝水么?”

    诸葛亮哑着嗓子道:“攀儿,请大母来。”

    诸葛攀迷惑的眨了眨眼睛,还是一转身跑了出去。时间不长,黄月英匆匆赶来了,她扶着门框,看着已经自己坐起来的诸葛亮,忍不住泪如泉涌,泣不成声。

    “夫人,帮我梳洗,我……有客人要见。”

    黄月英还没来得及回答,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老奴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在门前站定:“丞……丞相,夫人,有人自称彭羡之子,在门外求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