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004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第1004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刘禅气得脸色通红.

    丞相信誓旦旦,说一定能把魏霸干掉,而且做得天衣无缝,不会惹火烧身,他才答应丞相的。结果丞相天衣无缝的计划一塌糊涂,人死了,诏书落入了魏霸之手,输得**都没了。

    输也就罢了,正当要丞相来收拾残局的时候,丞相归天了。

    那这烂摊子谁来收拾?

    刘禅瞪着蒋琬等人,气不打一处来。这时候了,居然还敢来讨要谥号。你们当朕是傻子?讨要谥号是假的,要他承担责任才是真的。如果给诸葛亮一个恶谥,这些人肯定不答应,可是给诸葛亮这一个好谥,不用说,那就是承认刺杀魏霸的事是天子干的,丞相不过是个执行人罢了。

    如此一来,他刘禅就成了主要责任者。

    最让刘禅生气的,却是诸葛亮临死前上的那一份表。

    那份表,详细的分析了魏霸的反应手段,力证魏霸有备在先。而有备在先,正说明他早有不臣之意。既然有不臣之意,那么当然应该除掉他。即使这次失败了,也不能退缩,必须再接再厉,做好最坏的打算,尽可能的团结身边的人,以维护大汉的最后一点薪火。

    最坏的打算就是以关中为根基,以陇右为后援,以成都为后备,准备与魏霸全面开战。

    团结身边的人,自然是蒋琬、张裔、姜维等丞相府的人,然后再加上骠骑将军吴懿之类。

    诸葛亮最后说了一句,天意不可测,事在人为,于今之计,只有坚持下去,才能保住大汉的一点希望。如果退缩,或者自折臂膀,那就真是无可挽回了。

    一看到这份遗表,刘禅就有杀人的冲动。他恨不得把眼前的这些人全杀了。可是他知道,如果他真想这么干,死得最快的肯定是他。

    别看诸葛亮死了,可是长安城有点实力的人,都是诸葛亮安排的人。他在外领兵作战的时候没打过什么提得上嘴的胜仗,可是他在朝廷的部署却总是滴水不漏。

    长安的主要兵力掌握在姜维手上,禁军掌握在马承的手上,另外一支数得上的力量则掌握在骠骑将军吴懿的手上。这些人,是不是和诸葛亮一条心,刘禅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自己跟他们不熟。

    要鼓动他们反对诸葛亮一党,几乎是做梦,特别是主要兵权掌握在姜维手上的时候。

    刘禅很郁闷,不过,他也不是一点招也没有。

    “赵老将军于朕有救命之恩,他尚未有谥,你们也一并议一议吧。”刘禅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至于晋王的事,都不过是风言风语,现在谁有证据?别急,再等等,再等等,别又搞错了。”

    不等蒋琬等人反驳,刘禅站了起来,一溜烟的跑了。

    蒋琬等人目瞪口呆,却又无话可说。是啊,赵云死在前面,诸葛亮死在后面,赵云还没有赐谥,先说诸葛亮,好象不太妥。再说了,青州还没有消息传来,魏霸究竟是要矛头指向丞相,还是指向天子,现在还说不准,急着让天子下诏,好象是太急了点。

    蒋琬等人无果而终,各忙各的去了。

    ……

    刘禅一口气跑到张皇后的殿中,气喘吁吁的说道:“皇后,皇后,出事儿啦,出大事儿啦。”

    “出什么大事儿?”张皇后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不就是魏霸那点事儿嘛。”

    “那点事儿?”刘禅瞟了张皇后一眼:“皇后,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这么有把握?”

    “我能有什么把握。”张皇后笑了起来:“我一个妇道人家,小时候不出家门,嫁给你之后,不出宫门,眼界就这么大,说起来还没有我妹妹星彩的见识大,能有什么把握。”

    刘禅眼珠一转,口音就有些不对了。“对哟,星彩嫁给了魏武,张家和魏家也是亲戚呢。”

    “我张家和魏霸是亲戚没错。”张皇后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拉起刘禅的手拍了拍:“不过呢,你也别忘了。我现在嫁给了你,就是你刘家的人,也就是说,你和魏家也是亲戚。只是以前你自认为是天家,不屑和臣子结亲,所以不往那方面想罢了。”

    刘禅缩了缩脖子,讪笑道:“我这个天家,现在也落到凡间了。不知道魏霸会不会认我这个亲戚呢。”

    “放心好了,魏霸就是有天大的野心,他也不会比曹丕更下作吧。敢杀天子的人,也只有项羽那样的莽夫。即使是项羽,也不敢亲自下手,只能派英布暗中做鬼。”

    刘禅的眼睛亮了起来:“这么说,我不会死?”

    “不作死,就不会死。”

    “什么……什么意思?”

    “星彩听魏霸经常说的一句话。”张皇后笑笑:“天作孽,犹可活。陛下只要安分守己,至少还能做个山阳公。自作孽,不可活。陛下如果再被那些人糊弄,可就说不准了。”

    刘禅挠了挠头:“那……朕该怎么办?”

    “慎言慎行,听天由命。”张皇后笑了起来:“陛下,安心等着吧。”

    刘禅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过了片刻,他站了起来,转了两圈,忽然说道:“皇后,我觉得你说得对,魏霸杀我的可能姓不大,可是姜维……就说不定了。我得把你羽林骑调到身边来,董允是丞相的人,我不能让他负责宫里的郎官。”

    “暂时不要动董允。”张皇后摇摇头:“让安平王入宫陪驾吧,让他把王后带来,正好给我做个伴。”

    刘禅连连点头。王后马文姗是马承的妹妹,有了她在宫里,马承也许可以拉拢过来。而这桩婚事又是丞相安排的,应该不会引起董允等人的反对。

    刘禅立刻派人去办。

    ……

    临淄,魏霸居中而坐,费祎在一旁相陪。郭立坐在右首,郭修坐在他右侧。

    使者刺杀不遂,郭修有功,郭立叔侄成了晋王的座上客。郭修从容不迫,郭立却是忧惧不安,不知道哪一天魏霸知道了真相,笑脸会变成恶脸,一刀砍下他们的首级。

    “二位,这些天,府里事多,实在是腾不出时间。”魏霸笑**的说道:“今天请二位来,一是向郭君致谢。若不是你通风报信,今天我怕是不能坐在这里了。”

    郭修微微一笑,躬身道:“大王,吉人自有天相,又岂是些许宵小能伤得到的。”

    “哈哈哈,我是有贵人相助。你郭奉先,就是我的贵人啊。”魏霸哈哈大笑,赞道:“你的丹青之术是从哪里学来的的?我看你绘的杨熊面容栩栩如生,足以入名家之列啊。”

    “当曰匆忙数笔,不能尽心。”郭修笑道:“哪天待我从容运笔,用心画一副,再让大王鉴赏一番。”

    “好啊。”魏霸抚掌笑道:“那我就等着看你的丹青妙笔了,如果确实好,我还要请你给我的家人画像。当曰先父战没,唉……”魏霸叹了一口气:“现在连个遗容都看不到,着实让人想念啊。”

    郭修大喜。他当初故意给魏霸一张杨熊的画像,就是为了展示自己的丹青之术。如果能给魏霸的家人甚至他本人画像,他也就多了一个和魏霸接触的借口。这样一来,刺杀的机会就更多了。

    “敢不从命。“

    郭立更是忧心冲冲。他能猜得到郭修此举用心所在,只是他拦不住。名义上他是主使,可是在刺杀魏霸这件事上,他却连副使都算不上。

    “不过,画像的事暂时放在一边,我们还是先谈谈国事吧。”魏霸摆摆手,言归正传:“我已经托文伟转告二位了,我的意思,你们想必也明白。既然还想保留魏郡作为封地,那就不要再犹豫了,有争议的地方稍后再说,冀州暂时不说,幽州、兖州和并州,你们还是先让出来的。”

    魏霸顿了顿,又道:“特别是洛阳,你们是必须让出来的。你们也知道,我被封为晋王,晋在并州,你们不让出洛阳,我怎么去并州啊。晋阳是我的封国,也不能总让司马懿占着,要不然我这个晋王多没面子。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郭立、郭修互相看了一眼,郭修站起来说道:“那大王是同意我们的要求了?”

    “基本上,我可以接受你们的条件。只是有些细节,还有待商洽。”

    “什么样的细节?”

    “你们要在现有魏郡的基础上,再增加几个县,向吴王看齐,倒也不是不可以。可是增加哪几个县,我们有不同的看法。”费祎站了起来,接过话头:“大王的意思是,既然你们要向吴王看齐,那是不是应该把险阻之地让出来?吴王称臣之后,可是将武昌拱手相让的。你们现在不仅要占着邺城,还要占着通往壶关的要道,这恐怕不太行。为了能让你们回去好交差,大王决定,可以用广平或者阳平的数县来换取此地,你们看……”

    郭立还在犹豫,郭修已经点头同意了:“多谢大王体贴。不过,这与当初的命令有些出入,我们还要请示一下天子和太后才行。”

    “那就事不宜迟,你们尽快上报洛阳吧。”魏霸笑道:“我还等着去长安报功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