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005章 软硬两手

第1005章 软硬两手

    郭修将郭立送到城外。

    郭立愁眉不展,唉声叹气。

    郭修轻松了拍了拍郭立的手臂:“叔父,你放心的去吧。在洛阳多呆一段时间。也许,我已经完成了任务,你根本不用回来了。”

    “哼哼,我怕你不是他的对手,最后白忙一场,自取其祸。”

    “富贵险中求。”郭修不以为然:“除非,你现在也有个女儿,能送到魏霸的王宫里去。这样的话,我们郭家就有希望了,也不用我冒这个风险。”

    郭立又叹了一口气。他知道郭修说得对,郭家想要富贵,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郭家在西平还算有点实力,到了山东,根本提不上嘴,就连益州彭家都未必比得上,更别说夏侯家、羊家了。要指望再像郭太后这样由一个官奴婢变成太后而翻身,基本是不可能的。按说,郭家和魏霸没什么仇,就算没有富贵,生存终究不是问题,可是在夏侯家在,这个问题就有些麻烦了。

    郭立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他现在只想跑得远远的,最好能躲回西平去,免得郭修一失手,郭家被魏霸斩尽杀绝。他身为主使,却主动去洛阳汇报工作,把郭修这个副使留下来,就是出于这个想法。

    除非听到魏霸的死讯,他是不会再来了。

    郭修理解郭立的心情,也知道没法劝。郭立是有点本事,不过那是在战场上,这种权谋的事。他玩不转,留在这里,整天愁眉苦脸的,谁知道哪一天就说漏嘴了。

    他有些后悔了,当时不应该一时激动,把这件事透露给郭立。应该一直瞒着他,瞒到事情结束为止。

    送走了郭立,郭修回到了临淄城,去卖笔墨纸张的市肆买了些用具,准备开始为魏霸的家人画像。

    ……

    魏霸打量着费祎一副远行的装束。无奈的笑了笑。他挽着费祎的手。缓缓向前走去。

    “文伟兄,长安的事,就辛苦你了。”

    费祎微微欠身:“多谢大王信任,祎无以为望。定当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不要死。”魏霸拍着他的肩膀。叹了一口气:“记住,不管事情办得成,办不成。都不要死。办不成,大不了换一个办法,耽误一点时间。可是人死了,就再也不能复生了。”

    费祎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很爽朗。他摇摇头:“长安一定有很多人以为大王将举起屠刀,杀他个血流成河,没想到大王却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着实非常人可以揣测。”

    “所以说,知己难得。”魏霸拱拱手:“你代表我去长安,左手是战争,右手是和平,只有和平无望时,才能动用战争的手段。这个重任,非文伟兄莫属。若能成功,善莫大焉。”

    费祎躬身一拜,转身上马,向魏霸拱了拱手,轻踢马腹。座骑希聿聿一声长嘶,撒开四蹄,向远处急驰而去。数十名随从齐唰唰的向魏霸行了走,催马远行。

    魏霸看着费祎远去的方向,负着手,半天没有动。虞汜走了过来,笑道:“大王,回吧。费文伟长袖善舞,如果他搞不定长安,谁也搞不定长安。”

    “话虽如此,可他毕竟是个书生。”魏霸眉头微蹙,眉宇之间还是有些忧色:“姜维能派出刺客对付我,万一狗急跳墙,再派人对付费文伟,也不是不可能。”

    “大王安排了二十个武卒保护他,区区刺客,又如何能近得了他的身。”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大王真想保得费文伟周全,还是尽快发动攻势为妙。大王在战场上的攻势越凌厉,费文伟在长安就越安全。”

    魏霸点点头,转身上了战马,回城。

    ……

    晋王府的中庭大堂上,诸将团团而坐,正在七嘴八舌的说笑着。魏霸晋爵为晋王,又斩杀了意图刺杀的使者,得到了密诏,接着以霹雳手段,一口气拿下了马忠、诸葛恪、诸葛诞,如果半壁江山已经落入魏霸之手,可谓是大快人心。

    在快意的同时,还有一种心照不宣的态度在慢慢感染着每一个人。以前,魏霸是大汉的车骑将军,他们这些人有的是汉将,有的是吴将,不管是不是归魏霸指挥,是不是和魏霸走得很近,终究在名分上不是魏霸的人。现在不一样了,魏霸建国,有资格建立自己的掾属,他们有可能摇身一变,成为晋将,成为魏霸自己的将领。

    这样一来,原本横亘在他们之间的归属关系就会淡化。大家都是晋将,还谈什么汉魏吴。

    当然了,区域分歧永远会有,小利益集团永远不可能消失,但是有了晋这个共同的大旗,他们之间的隔阂肯定会小很多。

    现在,大家最担心的就是魏霸会将哪些人纳入晋国的范畴,又将哪些人拒之门外。这就是自己在魏霸心目中的地位高低的具体体现了,很可能也是仕途的分水岭。

    不管表面上说得多么动听,在座的都知道,魏霸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其他路可以选择。天下归晋,已经是必然趋势。今天的晋国,必将是未来的晋朝。

    众人说得正热闹,见魏霸走进门来,立刻闭上了嘴巴,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搁在桌面上。魏霸习惯了使用高脚桌椅,他打造了一张超大的椭圆形会议桌,最重要的将领掾属都围着桌子坐,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各据一案,所以坐姿自然也有所变化,没有人再把手拱在袖子里,而是搁在桌子上,让每个人都能看得到。

    这也是开诚布公的意思。

    魏霸快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他的座位除了椅背高大一点之处,与其他的座位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他向众人颌首致意,众人纷纷还以注目礼。魏霸入座,刚要说话,坐在他右手的隐蕃推过来一张纸条。魏霸看了一眼,微微的点了点头,又把纸条推了回去。

    众人的心立刻提了起来。别看魏霸和隐蕃的这个小动作云淡风轻,可是在座的人都知道隐蕃是干什么的。他的任何一个举动,都有可能掀起血雨腥风。而且,接下来的这个会议有多重要,大家都有数,隐蕃在这个时候当然不可能用无足轻重的消息来干扰魏霸的思路。

    只是不知道这又是什么大事。

    “诸位久候,刚才,我去城外送费文伟了。他将赶赴长安,将前几天发生的事向朝廷汇报,为我讨个公道。”魏霸淡淡的说道:“朝廷上的事,由他去操心,我们要操心的是对魏国发动最后一击。”

    众将立刻兴奋起来。

    魏霸示意了一下,虞汜站了起身,从陆抗手中接过一枝荆竹,在手心拍了拍。羊祜拉开了一幅布,将一副巨大的地图展现在众人面前。

    虞汜咳嗽一声,开始讲解当前的战略形势。

    当前的形势很明朗。

    晋王本人亲率大军,驻扎在临淄,有步骑及水师共五万余人,其中包括五千重甲骑,是诸路大军中实力最强的一个。

    左侧有两路人马。一个是镇北大将军陆逊——他刚刚神奇的恢复了健康,一举拿下了诸葛恪——是离洛阳最近的一个。目前他和卫将军孟达合兵一处,大概有四万多人,是仅次于晋王魏霸的一路大军。

    除了陆逊之外,孙韶接管了马忠的人马,现在总兵力一万五千余,正驻扎在彭城,随时准备西进。

    在幽州,征西将军邓艾、来远将军陈表,正率领两万步骑,五千水师,水陆并进,向右北平进发。他们将遭遇魏国的幽州刺史陈泰,在右北平一带交战。

    魏国目前分成东西两条战线,西线是大将军大司马司马懿,东线是骠骑将军夏侯霸。魏霸出征,最主要的对手就是夏侯霸,另外就是幽州刺史陈泰率领的幽州劲卒。在暂时无须考虑司马懿的情况下,战略攻势主发分为两个部分。

    第一,围攻洛阳,全取大河以南。参与的兵力包括颍川军团,青徐军团,总共有大军十万余。

    第二,夺取幽州,对冀州形成包围之势。主要执行人员为邓艾、陈表所部的辽东军团,总兵力两万。

    从数量上看,当然是以洛阳为主,幽州为辅。可是从总的局势来看,幽州的得失至关重要。考虑到魏霸随时都有可能和关中朝廷翻脸,很难再从凉州取得战马,而仅凭辽东又很难满足战马的大量需求,全取幽州,甚至渗入并州北部的草原,把幽并纳入囊中,就显得非常必要。

    虞汜讲解完了,众人神色各异,都开动脑筋,仔细思考,准备迎接待一会儿的讨论。虞汜所讲的只是一个战略方向,并不是最终的结果。只有当众将讨论之后,提出几条最可行的方案,再交军谋团仔细推演,才会选出一条执行方案,一到两条备用方案,整个战略决策才算最终完成。

    在讨论的过程中,意见能否得到采纳,就是各人能力的展示机会,任何一个想建功立业的将领,都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经过一杯茶的功夫,赵统站了起来,第一个发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