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006章 命中注定

第1006章 命中注定

    开了一天的会,即使是强健如魏霸,也有些疲惫不堪.

    他回到后院,魏岱正和魏虞捉迷藏,两个人刚才不知道躲哪儿去了,搞得一头的草屑。彭小玉有些毛了,抽了魏岱的小屁股两下,魏岱正在抹眼泪,魏虞在一旁劝着。

    “阿岱,你是男子汉,不能哭的。阿爹说过,男孩子流血不流泪。”

    “阿爹小时候也哭过。”魏岱瞪着泪汪汪的眼睛反驳道。

    “所以说,阿爹小时候没用,等长大了,知道了这个道理,他才会变成一个大英雄啊。”魏虞一本正经的说道:“你没有听三叔说吗,阿爹是病了一场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难道你也要生病才行?”

    “我不要生病。”魏岱用袖角狠狠的擦了擦鼻子,拖出长长一条鼻涕龙。

    魏虞掏出小手帕,小心翼翼的给他擦了鼻子,又把袖子擦干净。一边擦,一边说道:“你不要怪你阿母,她关心奴婢,也是对的。她以前做过官奴婢,所以知道做奴婢的可怜。你以后不要再故意折腾他们了。他们也是爹生母养的,说不定以前也和你一样娇贵呢。现在可怜,做了官奴婢,命运已经够惨了,你要有点同情心。”

    “哦。”魏岱应了一声,耷拉着脑袋:“我知道了,我下次不欺负他们就是了。”他想了想,又歪着头道:“阿姊,你怎么跟我阿母一样唠叨啊。”

    “因为我们都是女人嘛,女人和女人,心意相通。”

    魏霸听了魏虞这句老气横秋的话,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浑身的疲惫似乎也在那一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听到他的声音,魏虞、魏岱欢呼着扑了过来。

    “阿爹抱,阿爹抱。”

    “阿爹今天累了,只能抱一个。”魏霸笑道:“你们说怎么办?”

    魏虞咬了咬手指头,把魏岱推到了前面:“阿爹,我大了,你抱阿岱吧。他想你想了一天了。”

    魏霸哈哈一笑,蹲下身子,先将魏岱搂了过来,又将魏虞搂在怀中,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好闺女,果然是老爹的小棉袄,才这么一点大,就知道疼人了。”说完,他抱起魏岱,牵起魏虞的手,向小楼走去。

    鉴于童年的记忆,魏霸不管到哪儿,他都会在后院建两幢小楼,西楼住人,东楼做书房。格局大同小异,只是房间数目有多有少。

    听到魏霸的声音,彭小玉从小玉探出身来,一看到魏岱缠着魏霸,不由得沉下脸,喝了一声:“阿岱,怎么不听话。你父王累了一天,哪还有力气抱你。”

    “没事没事,我有力气。”魏霸连忙说道,他抱着一个,牵着一个,上了楼,在桌边坐下,这才对彭小玉说道:“小玉,以后在自家人面前,不要父王父王的,还跟以前一样称呼就行。”

    “这是应有的礼仪,坏了礼仪,被人笑话。”

    “管那么多干什么,活得自在一点岂不更好。”魏霸拍拍魏岱的小屁股,“去,和阿姊玩去。”

    “唉。”魏岱应了一声,爬了下来,和魏虞一起下楼下去了。魏霸出神的看着他们,沉默了片刻,忽然说道:“我小时候,就是跟着子柔、子烈他们一起疯,到处野。不过,那时候身体不好,总是跟不上他们,最大的愿意就是哪一天身体好了,能像他们一样玩耍。现在我身体好了,却没什么机会和他们一起玩了。”

    彭小玉叹了一口气:“我小时候,整天陪着我阿母洗衣服,从年头洗到年尾,总有洗不完的衣服。”

    魏霸看了她一眼:“丞相死了。”

    “我知道了。”彭小玉低下了头。

    “是玄玉送他的最后一程。”魏霸拉过彭小玉的手,轻轻摩挲着:“费祎今天起程去长安,和玄玉会合,要主持对丞相府的最后清算,很快就能把丞相府连根拔起,你的心结也该解开了。”

    彭小玉抬起头,忽然笑了笑:“丞相夫人一定很绝望,受了一辈子的苦,最后还要做一回官奴婢。”

    “她那曰子,一直就是官奴婢。”魏霸同情的摇摇头:“可见,人不应该太委屈自己。要不,死了都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彭小玉眼波一转,悲切和愤怒从眼中消散,变成了甜蜜和羞涩。“就你会说话,都是堂堂的晋王了,还拐着弯的哄女人开心,而且是一个侍妾。”

    “家和万事兴嘛。”魏霸耸耸肩,又正色道:“我说小玉,我可没把你当侍妾看过,你要是这么想,可有点过了。”

    “好了,好了,是我错了。”彭小玉咯咯的笑了起来,起身伏在魏霸背上,脸贴着魏霸的脸颊,笑道:“关姊姊是王后,那是不用说的,我们几个,你怎么安排,就是夫人,也有不同等级的。夏侯将军是一方重将,羊祜虽然还没有上战场,名将之姿已经表露,我彭家却只会一点阴谋诡计,立不了什么大功,我如果不再陪点小意,以后还怎么跟她们坐在一起。”

    魏霸反手拍拍彭小玉的翘臀,哈哈大笑:“我就说嘛,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好了好了,不会亏待你的。一定让你风风光光,扬眉吐气的和她们坐在一起。小玉啊,我们是真正的患难夫妻啊,我怎么会让你受委屈呢。”

    彭小玉嘻嘻一笑,将脸埋在魏霸的衣领中,轻声嗔道:“大骗子,你对关姊姊、夏侯姊姊都这么说。”

    “有么?”魏霸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道:“你一定是听错了。”

    ……

    辽东,襄平。

    关凤费力的从马背上挪了下来,即使是有胡奴趴在地上做垫脚的,她还是不太方便,累得气喘吁吁的。夏侯徽从里面迎了出来,看她这副吃力的样子,忍不住埋怨道:“都跟你说了,在屋里好好呆着,挺着一个大肚子,非要去骑马。这万一要是有点差错,我怎么承受得起。”

    “你放心,不会有事的,有事也不会落到你头上。”关凤得意的笑道,在楠狐和夏侯徽的搀扶下,快步向大堂走去,一点也不像有六七个月身孕的人。

    “那你也得顾点王家体面吧。夫君封了晋王,你就是王后。身为王后,你挺着一个大肚子,带着一群狗,招摇过市,别人会怎么看?”

    “我真要是摆出王后的架势,还容得你这么跟我说话?”关凤戏谑的瞟了夏侯徽一眼:“你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啊。王家威仪,可是对你很不利的。”

    夏侯徽掩唇笑道:“姊姊,你也真是的,非要把话说得那么明白干什么。我也是关心你嘛。”

    “我知道你关心我。可是在屋里闷了这么久,我不出去跑一跑,浑身都难受啊。”关凤挤了挤眼睛:“你摸摸看,我跑了一圈,连他都欢腾起来了。”

    夏侯徽伸手摸了摸,黛眉一挑:“这不会又是一个小子吧?在肚子里就这么欢腾,出了世,还怎么了得?”

    “小子也好,丫头也罢,只要夫君喜欢,那就是好的。”关凤夸张的摸着肚皮:“龙怎么了,四条不如一凤,你又不是没听见。”

    “看你得意的。”夏侯徽撇了撇嘴,把关凤扶到坑上坐下,又给她垫好被子。“姊姊,大势已成,这最后一战是跑不掉了。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关凤沉默了片刻:“我觉得还是不要有想法的好。”

    “为何?”

    “他已经够艹心的了,我们如果再给他添乱,恐怕他会更累。”关凤轻声笑道:“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吧。”

    “姊姊心宽了。”夏侯徽赞了一声:“看来夫君把你带到辽东来是对的,这里天地开阔,能让人眼界大开。”

    “你别夸我了。”关凤摆摆手:“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忙帮不上,也只能做到不添乱而已。”她顿了顿,又道:“太初已经征服了三韩,也该还师了吧?正是用得上的时候。”

    “有麻烦啊。”夏侯徽一声叹息:“不管怎么说,我夏侯家都和曹魏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以前夫君照顾,一直没有让我兄长和曹魏正面作战。现在,怕是躲不过去了。”

    关凤沉吟了片刻,劝道:“嫒容,你总是想得太多,所以心累。我劝你啊,也放开些,男人的事,就由男人去处理。我们女人家,做好女人的本份就行了。现在没什么关家、夏侯家,你我都是魏家的人。力所能及,为自己的母族争取一点利益,这无可厚非。可是要是关心得太远,那你把魏家置于何地?”

    夏侯徽无奈的点了点头。她觉得有些苦涩。当初不想嫁给司马师,就是因为司马父子可能对曹魏有威胁,没想到转了一圈,司马父子依然寂寂无名,魏霸却异军突起,即将覆灭曹魏的江山。而他们兄妹在这里面还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这是命。是命,就躲不过去,只有坦然迎接。

    两人正说着,有人来报,邓艾请见。关凤连忙坐了起来,请邓艾入内。邓艾传达了刚刚收到的命令,他即将离开襄平,挥师西进,特来移交相关政务。

    听了这话,夏侯徽心中就咯噔一下。果然,关凤说道:“我现在不方便,也没这本事,嫒容,你把政务接了吧。”

    果然,逃是逃不掉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