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007章 宣战

    三月初,风尘仆仆的费祎走进了潼关城。

    潼关的守将已经不是魏家的陈祥,而是姜维。所有的将士都换成姜维的部下,几乎没有一个是费祎认识的人。一进城门,费祎的随从就感到了浓浓的寒意。潼关是要塞,要将这么多人全部杀死,那将是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残酷。可是能将整个潼关的守军换掉,这也是非常惊人的手段。

    由此可见,长安还在丞相府一系的手中。作为魏霸的使者,费祎在潼关驻留就非常危险,应该速速离去,才能保得万全。

    费祎拒绝了。他直接来到了姜维的面前。

    姜维很诧异,他下意识的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费祎,却觉得自己仿佛是跪在费祎面前,无来由的心虚。

    费祎笑了:“伯约,别来无恙?”

    姜维犹豫了片刻,拱起手,干笑道:“文伟兄这一路,可真是辛苦啊。”

    “不辛苦,都是为朝廷效力,人臣所当为。”费祎咳嗽了一声,又道:“实不相瞒,这次回长安,可能有些事,将对你不利。”

    姜维的心猛的跳了起来,眼睛也有些红了。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摸刀。一看到他这副架势,他身边的那些亲卫也紧张起来,不动声色的向费祎围了过去。费祎身边只有一个随从,魏霸给他的武卒全部被他留在了外面,此刻,只要姜维一声令下,他很可能就会身首异处。

    不过,费祎只是平静的看着姜维,一点紧张的情绪也没有,仿佛只是老朋友之间叙叙旧,视旁边的剑拔弩张如无物。

    “行刺晋王的人中,有一百多凉州人。有人说,是你安排的?可有此事?”

    姜维眉头一挑,伸手往下一压。亲卫们立刻停住了,缓缓退回原处。他干笑了一声:“你看呢?”

    “不知道。”费祎摇了摇头:“这件事干系重大。岂能随口乱说。我来长安,就是要找证据的。伯约,如果查出来真是你干的,天水四姓,可能要换一换了。”

    姜维不由自主的长叹了一口气,又慢慢的吐了出来:“无妨。当年我父亲为国捐躯,姜家已经受过一次大难。不怕第二次。哪怕粉身碎骨,只要能青史留名,想必姜家的列祖列宗也会很欣慰的。”

    “那就好。”费祎拱了拱手,转身告辞。

    姜维不顾亲卫们的提醒。看着费祎离开,半晌才会了回去。他的后背全是冷汗,不由得有些怏怏,起身回了内室。

    桥月正在内室忙碌,见姜维进来。连忙起身。姜维摘下头盔,轻声道:“帮我换一身衣服。”

    桥月茫然,却还是很快帮姜维解了甲,等她脱下姜维的内衣,这才发现姜维背上已经被冷汗淋湿。不由得眉头一皱:“夫君,这是……”

    “费祎刚刚来过。”姜维低下头,弓着肌肉贲起的背:“他只是一个书生,仅有三寸不烂之舌,却如有百万兵,让我如芒在背。”

    桥月没太听懂,她只是迅速的端来了一盆热水,给姜维擦了背,又帮他换上一身干衣服,然后一脸茫然的坐在姜维面前:“夫君,你饿么?”

    姜维笑了笑,伸手摸着她的头皮,过了片刻,他说道:“我好久没有看到阿母了,你回家一趟,代我尽尽孝心吧。”

    “好。”桥月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我在家住一个月,然后就回来陪你。”

    “不急。”姜维摇摇头:“安心在家等着,等我的消息。”

    ……

    费祎出了潼关城,一口气奔出三十里,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下令在路边休息片刻。

    他跳下马,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坐定。魏兴走了过来,递给他一只水壶,淡淡的说道:“费君,你刚才太冒险了。”

    费祎瞟了魏兴一眼,笑道:“躲得过去么?”

    魏兴沉思片刻,笑了:“想不到费君虽然不领兵,却有大将风度。只是这样太冒险了,你至少先和我商量一下。”

    “告诉你,你就不会让我去了。”费祎指指魏兴,又指指自己的胸口:“你我立场不同,想法自然有区别。你要保护我的安全,我却要向姜维宣战。”

    “宣战?”

    “对!丞相府的那些书生不可怕,可怕是姜维这种敢于不择手段的武夫。不先把他镇住,我们的事没法做。我摆明态度,就是回来调查他的。如果我死了,他就是最大的嫌疑人。”

    “以我对姜维的了解,他不会被这点虚名所累。”

    “是的,可是他现在还没有下定决心,不敢鱼死网破,所以被我占了上风。”费祎眯起了眼睛:“我们要在他困兽犹斗之前做好安排,要不然,长安必然有一场腥风血雨。”

    魏兴点点头。

    “你派人联系彭珩,看看陈祥和他的手下在哪里。如果能把这支力量掌握在手中,我们的安全就又多了几分保障。”

    “好!”魏兴这次没有犹豫,立刻安排人去和彭珩联系。

    ……

    两天后,费祎到达长安,带来了晋王魏霸的泣血上书。

    按理说,费祎身为大鸿胪,回京当然先要到丞相府述职报备,然后才能见驾。

    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费祎来到丞相府,却没有肯接待他。诸葛亮死了一个月了,虽然他在遗表中推荐蒋琬继任丞相,可是天子刘禅一直没有准诏,蒋琬本人也不好以丞相自居,只能继续做他的尚书令。而副丞相杨仪也难得的谦虚起来,坚决不肯代理丞相之职。他的理由是丞相临终前已经推荐了蒋琬做丞相,只是陛下还没下诏确认而已,你要不再等等?

    费祎是什么人,他一下子就明白了这里面的猫腻。什么谦虚,杨仪是谦虚的人么。他是借着这个机会和丞相诸葛亮撇清关系。你们都看啊,我和丞相不是一条心的,丞相临终前推荐的是蒋琬。而不是我。所以,他的事,我也没有参与。你们不要误伤。

    以杨仪的性格,他能做到这一步。真是不容易。由此可见,长安的形势已经紧张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人人自危啊。

    既然丞相府没有肯接招,费祎就直接去见驾。刘禅找不到推脱的借口,只好硬着头皮接见费祎。费祎行礼之后,递上了魏霸的上书。上书是假大空的表面文章,无非是魏霸自表其功,然后表示对不公正待遇的愤怒。要求天子给个解释。

    真正的文章,其实不在上书中,而在费祎的心里。

    费祎问了第一个问题:“借宣诏之名,行刺杀之实。陛下知道吗?”

    刘禅窘迫的看着费祎,吱唔了半天,还是点了点头。如果他现在说不知道,那丞相诸葛亮就是矫诏,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诸葛亮承担全部责任,抄家灭族,都与刘禅无关。

    可是,刘禅觉得这样不公平。他知道丞相给他捅了一个大篓子,可是丞相的初心却不是要害他。而是要趁着最后一口气在,奋力一击,帮他解决魏霸这个隐患。

    他觉得他现在要是摇头否认,丞相在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将来先帝也不会放过他。

    费祎早有预料。他并不希望刘禅否认,那样一来,事情反而麻烦了。毕竟,魏霸就目前这个阶段而言,主要任务是清除反对派,而不是把刘禅直接推下皇位。虽然这也是迟早的事,但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事情要一步一步的做,不能太急了。

    “那陛下对这件事,究竟知道多少?”费祎换了一个说话方式,将主动权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中。之所以没有在朝会上说,而是先和刘禅见面,他当然有他的考虑,要把界定整个责任的权力掌握在自己的控制之中。

    刘禅犹豫了半天,还是将自己知道的情况说了出来。他只知道诸葛亮要借封王的机会除去魏霸,怎么除,又是如何安排的,他一概不知。不过,行诏给马忠、诸葛恪、诸葛诞的事,他是知道的。

    “陛下,你觉得晋王是逆臣贼子吗?”

    刘禅不吭声。他觉得这个问题有些无趣,魏霸是不是逆臣贼子,你自己不清楚?你问我是什么意思,我说是,魏霸就杀我?我说不是,那丞相是?

    “陛下,如果晋王是逆臣贼子,那也是丞相逼出来的。”费祎说道:“陛下,请听臣从兵出子午谷开始讲起。这些都是真事,陛下可以找马谡、李平等人前来问询,若有一句谎言,臣敢以身就鼎钁。”

    费祎拜了一拜,然后从诸葛亮第一次出兵北伐开始讲起。

    他讲了孟达叛魏,却被诸葛亮出卖的前因后果;

    他讲了魏家父子用计,出子午谷奇兵,丞相却将他们作为弃子的经过;

    他讲了丞相在陇右败于张郃,魏霸、赵广出兵,与向朗一起大破张郃,却因为丞相要杀马谡,魏霸只好让功的内幕;

    他讲了魏霸去武陵,刘琰死于夷渊的来龙去脉;

    他讲了魏霸送狐裘给诸葛亮,希望同舟共济,却被诸葛亮所拒;

    他讲了诸葛亮泄漏技术给吴国,欲以制衡魏霸;

    ……

    林林总总,十几年的事情,一件件的摆在刘禅的面前。

    刘禅惊骇不已,冷汗直流,连声道:“这……这是真的么?”

    “丞相从来没有对陛下提起过?”

    刘禅连连摇头,腮帮子上的肉几乎甩得飞了起来。

    “陛下,偏听则暗,兼听则明。孟达、马谡、李平、赵广、向朗等人皆在,陛下可以召他们到御前垂询,看看臣可有一句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