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012章 兵临城下

第1012章 兵临城下

    陆逊满意的走了,他接过了魏霸所授的将令,成为洛阳战区的最高指挥官,将负责整个攻击洛阳的战役。这将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场大战,以后能问心无愧的坐在那个位置上,就看这一战能不能打得漂亮,打得精彩。

    陆逊自己清楚,即使没有这一战,就凭他和魏霸之间的关系,就凭他接到魏霸一张两指宽的纸条,就毫不犹豫的拿下诸葛恪兄弟,他也是魏霸心目中当之无愧的亲信。晋国建国,他将很自然的成为晋国的重将。

    可是陆逊不喜欢以这种原因而身登高位,他要凭自己的战功来争取。

    魏霸给了他这个机会,甚至将六万大军交到他的手中,仅以兵力而言,比魏霸自己直接掌握的还要多。随着其他人马的陆续到达,大军总数将接近十万。除了数量惊人的大军,充足的物资供应之外,魏霸还在众人面前给了他一个非常高的评价,他当然要把所有的本事拿出来,以证明自己当得起魏霸的这个评价。

    在吴国的时候,孙权也经常托以重任,让他率领大军作战。可是陆逊和孙权之间总是有些隔阂,孙权对他的重用中总带着一丝防备,再加上家仇,陆逊为孙权效力的同时也多少有些勉强。可是现在为魏霸效力,他没有这样的想法。他虽然多次被魏霸击败,可以说魏霸的成功有一半是站在他的肩膀上,但那是战场上的胜负。大家各施其能,胜负都心服口服,没有其他的因素。而他和魏霸之间的惺惺相惜,也绝非是和孙权之间的利用与被利用可以相比。

    陆逊现在精神抖擞。

    ……

    送走了陆逊,魏霸回到大帐,魏风、魏武跟了进来。魏风虽然有疑问,却多少稳重些,而魏武则不解的问道:“王兄,为什么将大军交给陆逊指挥?”

    “我不是说了嘛,指挥如此多的大军作战。陆逊是最合适的人选。”魏霸解释道:“统领一两万人作战。和统领一两千人作战,已经有天壤之别,非一般人可以掌控,但是。终究还是有不少人可以胜任。可是统领近十万的大军作战。放眼当世。恐怕真正能做到得手应手的人,不会超过五个。”

    魏风、魏武听了,都有同感。他们都是将门出身。知道统领十万人作战是一个什么概念,绝不是人数的增加那么简单,这里面涉及的事务极其繁杂,繁杂到能让人崩溃。即使是好战如魏风、魏武,也深知自己不具备那样的能力。

    “那大兄以为,有几个人能做到?”

    “陆逊算一个,刚刚去世的丞相算一个,司马懿算一个,我算半个。”

    魏风、魏武互相看看,对此有些不以为然。陆逊和诸葛亮都可以算,司马懿也算?他能有什么战绩可言。

    “你们不要看不起司马懿,这是一个足以陆逊及丞相抗衡的枭雄。”

    对兄弟俩的反应,魏霸早有预料。因为他的到来,历史轨迹发生了改变,司马懿到目前为止,除了洛阳一战稍微像点样之后,其他的时候都是灰溜溜的。可是,魏霸自己清楚司马懿有多大的能量。

    “他是你的手下败将,你才算半个,他有什么资格算一个?”

    “他被我击败,并不代表他无能。”魏霸顿了顿,笑了起来,笑得很自信:“他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罢了。正如陆逊也曾经被我击败,并不代表在任何时候,我都能击败他一样。在此之前,我之所以能取胜,不过是因为那些战事的规模都是我能掌控的,而他又对我不甚了解。现在情况不同了,如果各以十万人作战,我未必是他的对手。”

    魏武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魏霸没有再和他纠缠,直接安排魏风赶往青州。夏侯霸尚未接战就从睢阳退走,他就知道夏侯玄的拜访起效果了,东线不会有像样的战事,唐千羽率领的五千重甲精骑就留在临淄,根本没有带过来。现在攻打洛阳的主要任务交给了陆逊,李严转给孟达的五千重甲骑自然也归陆逊统领,再加上陆逊、孟达麾下原有的骑兵,总数超过一万,已经对魏军有足够的优势。

    因此,魏霸决定让这五千重甲骑增援幽州,助邓艾一臂之力。这个重任,自然就交给了魏风。

    魏风听了,非常满意,一刻也不肯多呆了,立刻赶往临淄。

    魏风满意的走了,魏武是羡慕嫉妒恨,嘴角都撇到了耳朵根。

    “子烈,陆逊围攻洛阳,我们转战河内,切断冀州和洛阳之间的联系。”魏霸搂着魏武的肩膀说道:“虽说冀州没有实力强劲的军团,可是冀州毕竟是曹魏的根据地,易守难攻的坚城不少,我需要你这样的猛将冲锋陷阵,攻城拔寨。”

    魏武咧着嘴乐了,抚着胸口,这一口气总算平了。

    “不过,在此之前,我要求你先学会怎么和军谋们共事。从今天起,你到军谋团实习,先从战术推演开始。”魏霸拍拍魏武的脑袋,说道:“子烈,先低下头,以后才能昂起头。饱满的稻谷都是低着头的,只有那些空谷子,才会自以为是的昂得高高的。”

    魏武脸一红,嘟囔道:“王兄,你不要这么损我好不好,我听你的就是了。”

    “去吧。”魏霸亲昵的拍了他一下,推了推:“去找虞汜报到,等我把事情忙完了,我们一起吃晚饭。子柔也真是的,明天再走都等不及?”

    “他啊,恨不得飞到临淄,飞到幽州才好呢,才不希得吃你一顿饭。”魏武哈哈一笑,转身离去。他找到虞汜的大帐,还没进帐,就听到帐内有人正在争论。本想冲进去看个究竟,想起魏霸的话,只得耐着性子,站在帐前等后。

    大帐内,郭修和军谋祭酒虞汜怒目而视。

    “祭酒,你们如此言而无信,传出去,就不怕人笑话?”

    虞汜眉头一皱:“还敢请教。”

    “晋王殿下和我们有约在先,只差一些细节没有确定,如今却突然发兵,夺取兖州,是何道理?”

    虞汜沉下了脸,他扫了郭修一眼。郭修顿时下意识的握坚了拳头,绷紧了肌肉,随即又意识到自己的反应过于强烈,连忙又放松了下来。

    “郭孝先,你说这句话,让我对你很失望。”虞汜沉声喝道:“不错,大王的确和你们有一个初步的约定。可是你叔父回洛阳商量,有多长时间了?两个月没有消息,这还有一点诚意吗?你这是谈判,还是缓兵之计,把我们当傻瓜是吧?”

    郭修语噎,喏喏的说道:“大王英明神武,祭酒聪明英特,我等岂敢如此狂悖。”

    “既然不是,那就是不想谈了?”虞汜更恼火了,声音更大了起来。他用力的挥了挥手臂:“我现在告诉你,因为你们的怠慢,我家大王很生气。我宣布,以前的谈判结果全部撤销。我们都打到洛阳城下了,你们降不降,我们无所谓。少封一个王,少很多麻烦事。”

    郭修的脸色煞白,连忙拱手道:“祭酒,万万不可啊。”

    “有什么不可的?”虞汜怒气冲冲的喝道:“你以为洛阳城很难攻克,是不是?我告诉你,一点也不难,就是多花点钱而已。反正洛阳已经被董卓毁了,现在也没什么东西值得保留,大不了再毁他一回。我实话告诉你,半个月内,一千万枚烈火弹就会部署到位。上一次,司马懿挡住了丞相和陆将军的联合进攻,这一次,我们倒要看看曹爽有没有这本事。”

    郭修吓得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一千万枚烈火弹?那洛阳城岂不是要烧得精光,别说曹爽那个笨蛋,就是司马懿来,也未必能挡得住啊。

    “我还要告诉你。”虞汜冷笑一声,又道:“我家大王即将亲率精锐,转战河内,只等他占领了河内切断了你们的援军,洛阳之战就会开始。从现在开始算,还有半个月的时候,你不用在我们这儿呆着了,回洛阳城去,问问你们的郭太后和天子,问问他们究竟是何居心。若降,就立刻降,否则,等我们攻下洛阳,你们就才能都没了,所余唯一死尔。你不要指望着再和我家大王见面,他现在没空理你。”

    郭修冷汗涔涔,无话可说,转身离去。

    魏武看着郭修离开,这才报名入帐。虞汜一听到他的名字,连忙起身到帐门口相迎。

    “君侯,你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我也好去迎你。”

    “嘿嘿。”魏武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我家王兄让我到祭酒这儿来报到,我怎么敢让祭酒出迎。祭酒,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好说好说。”虞汜哈哈大笑,请魏武入座。他铺开地图,瞟了魏武一眼:“君侯,你知道大王为什么做如此安排吗?”

    魏武正想显摆一番,忽然又想起魏霸刚才说的空谷子的话,连忙把话咽了回去,躬身道:“还请祭酒指点。”

    虞汜笑了,心道魏霸还真有两下子,把亲弟弟调教得这么听话。看来以后就算封了王,魏风、魏武也掀不起什么大浪来。未雨绸缪啊,不知道魏霸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想法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