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018章 人心所向

第1018章 人心所向

    郭修赶到了野王,立马山坡之上,看到连绵数里的大营,心情跌落到了谷底。

    晋军的兵威之盛,绝非奄奄一息的魏国可比,如果不出意外,魏霸一统天下的大势已成,只等发动最后一击。要想力挽狂澜,谈何容易。

    “魏霸不死,绝无可能。唯有奋起一击,才有一丝希望。郭孝先,你必须成功。”郭修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轻踢马腹,向大营驰去。

    到了营门前通报,时间不长,有人把郭修带到了虞汜的帐门。又在虞汜帐前等了小半个时辰,郭修才见到了虞汜。

    虞汜居中而坐,年轻英武的魏武坐在一旁,埋头在文案之间,仔细翻看着一本厚厚的作战计划书。郭修皱了皱眉,有些奇怪。他不认识魏武,但是从魏武华丽精良的甲胄可以看得出来,这员陌生的年轻将领级别不低,应该仅次于魏霸,至少不低于虞汜,可是他在虞汜又是坐在客位上,显得有些尊卑颠倒。不过,更吸引郭修的是魏武手中的作战计划书,这么多的内容,自然不可能是一次小小的战役,也许是围攻洛阳的计划书,甚至有可能是统一天下的作战计划。

    郭修恨不得把那本计划书抢过来看一看。

    “郭孝先,你来得这么快?”虞汜笑了笑,伸手示意郭修入座:“你再迟两天来,我们就拿下整个冀州了。”

    郭修抗声道:“恐怕钜鹿、邯郸、邺城都不是那么好攻的。”

    “这要看对谁了。”虞汜无所谓的笑了笑:“对我们来说,只是花多少钱的问题。”

    郭修无语,他承认虞汜说得对,攻城战术已经改变,城墙已经没有绝对的优势。只要有足够的霹雳车。足够多的烈火弹,迅速攻克城池,并非不可能。而守城一方要想守住城池,也只有使用大量的霹雳车和烈火弹进行反击,才有守住城池的可能。

    很显然。在这方面,魏霸具有绝对的优势。在这种实力的差距面前,不管有多少妙计,都无处可施。

    郭修现在就有这种无力感。按照他的性格,他会和虞汜唇枪舌剑一般。问题是,他就算辩论占了上风也没用。惹怒了虞汜,他很可能就见不到魏霸,耽误了大事。

    郭修强按怒火,递上了新的谈判条件。

    虞汜翻看了一下:“县侯?”眉头便皱了起来,显得有些不悦。

    郭修哀叹一声,真是龙游沙滩。虎落平阳啊,先帝在的时候,是不肯称王,现在倒好,连一个县侯都不可得了。

    虞汜抬起眼皮,瞟了郭修一眼:“说实话,我觉得县侯不太可能。不过。能从王爵退到侯爵,可见你们还是有诚意的。这样吧,我转呈晋王看看,也许他会网开一面。”

    “感激不尽。”郭修松了一口气,又道:“我能面见晋王么?”

    “如果晋王愿意接受你这个条件,你自然能见到他。”

    “那太好了。”郭修笑了起来,极力让自己表现得轻松些。“我从宫里带来了一些难得的颜料,画出来的像能够历久弥新,永不褪色。”

    虞汜点了点头,转身让人引郭修去休息。第二天清晨。虞汜派人来说,晋王要见他。

    郭修且惊且喜,收拾好东西,做好准备,这才跟着一个武卒来到魏霸的中军大帐。

    魏霸正在和魏武一起习拳。兄弟俩你来我往,进退自如,宛若起舞,赏心悦目。即使是郭修看了,也不禁暗自赞了一声。云手虽然不是很刚猛有力,却很有风度,非常适合有身份的人练习。郭修见过夏侯懋练习,也见过曹洪练习,但是都不如魏霸练起来有气势。

    “大王好拳法。”郭修真心诚意的赞了一声。

    “哈哈……”魏霸笑了一声,收了势:“郭君来去匆匆,辛苦了。不过,郭太后能够认清形势,郭君的辛苦便也值了。她愿意以侯爵就国,我觉得很是不易。具体的条件,你和虞祭酒议议吧。如果可行,我就上报长安朝廷,请求陛下诏准。”

    郭修有些失落,他等了一夜,没想到魏霸根本没有和他独处的意见,一大早的把他叫过来,只是告诉他他答应了他们的请求。郭修想了想,又道:“修观大王神采奕奕,如能就此留影,想必后世子孙一定能为大王的神采折服。不知大王可有空闲?”

    魏霸眉毛一挑,遗憾的咂了咂嘴:“画像的事以后再谈不迟,还是先谈正事吧。邓艾部已经逼近钜鹿,我也即将北上,如果你们不能在我攻克钜鹿之前达成协议,等冀州易手,恐怕侯爵也要变一变了。”

    郭修无奈,只得退下。

    ……

    魏霸没有骗郭修,就在郭修和虞汜谈判的时候,他令魏武率领一万步骑北上,自己紧随其后,攻入冀州。冀州的主力都被裴徽率领着,正在钜鹿坚守,邺城、邯郸也有守军,数量却非常有限。魏武率军进入魏郡之后,魏军根本不敢出城迎战,只能紧闭城门据守。

    仅仅半个月的时间,整个冀州就只剩下钜鹿等三座大城,其他城池全部失守,几乎是兵不血刃,望风而降。

    这时,一直在邓艾军中的陈泰赶到了魏霸的大营,求见魏霸。

    魏霸很客气,亲自出迎,把陈泰引入大帐。陈泰感激莫名,再三致谢,然后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大王,泰冒昧,想亲眼看一眼有关曹芳身世的证据。”

    魏霸笑了:“我知道你急冲冲的赶来,就不是为了见我。”

    陈泰尴尬的笑笑。他从邓艾处赶来,邓艾当然会把相关的信息转达给魏霸。魏霸这么说,也就是说笑而已。

    魏霸随即让人带着陈泰去找隐蕃。隐蕃早有准备,把相关的文件摊在陈泰面前,又叫来了几个人,然后对陈泰说道:“人证、物证皆在此,你可以一一询问,若有什么疑问,只管来问我便是。”

    半个时辰后,陈泰面色煞白的离开了隐蕃的大帐,再次来到魏霸的面前。他怔怔的站了半天,这才说道:“大王,能为曹魏列祖留一丝血食么?”

    魏霸笑道:“陈君纵使不说,我也会这么做。你别忘了,曹氏、夏侯氏都和我有密不可分的联系。不过,陈君忠于旧主,明辨是非,敢于直言,我还是敬佩的。”

    陈泰叹了一声,撩起衣摆,跪倒在魏霸面前,郑重的磕了三个头,吞声道:“颍川陈泰,愿唯大王马首是瞻,效犬马之劳。”

    “有玄伯相助,天下可定。”魏霸起身,扶起陈泰,请他入座。“玄伯,与裴徽相熟否?”

    陈泰会意,躬身道:“泰当以身入钜鹿,晓以大义,喻其是非。若彼不愿降,则与邓将军并力,攻克钜鹿。”

    “甚善!”魏霸大喜,随即让人拿来了一副印绶,摆在陈泰面前。陈泰接过来一看,是镇军将军。这虽然是个杂号将军,却是邓艾的副将。作为一个降将,魏霸一下子就给他这样的官职,是非常罕见的。通常对于降将而言,可以授高位,但是不会给实权,副将这个位置太重要了,一般是不会给刚刚归顺的降将的。

    “这个……”陈泰有些犹豫。

    “这是邓士载的力荐,我觉得很妥当。”魏霸笑笑,将陈泰推过来的印绶又推了回去。“早在南阳时,我就希望有一天能和你共事,今天总算是如愿了。玄伯,不要推辞,如果有人不服,拿出你的本事来,证明给他们看。”

    陈泰感激不尽,躬身拜受。

    ……

    陈泰回到钜鹿之后,向邓艾做了汇报。见陈泰换上了晋国的印绶,邓艾也非常意外。在魏风也在他军中的情况下,魏霸依然让他做主将已经是难能可贵,他还推荐一个降将陈泰做副将,在一般人看来,这就是不知进退。邓艾本来并没有报太大的希望,如果魏霸拒绝了,这也很正常,所以他事先并没有对陈泰说,就是不想让陈泰有太高的期待。

    可是魏霸答应了,而且把功劳推到他的身上,让陈泰感激他。邓艾很意外,也很感激。

    陈泰随即和邓艾、刘陶商量了一下,亲自入城劝降裴徽。他们都是世家大族,有共同语言。见陈泰降了,裴徽已经心动,再等陈泰把天子曹芳非曹氏血脉的秘密一说,裴徽再也没有一丝反抗的欲望。

    两天后,裴徽举钜鹿而降。五天后,邺城、邯郸两城收到消息,也相继献城。

    到此,整个冀州被纳入魏霸辖区,从邓艾进入冀州开始算,前后不到一个月。

    魏霸随即委任裴徽为行军主簿,以刘陶为冀州刺史,邓艾、陈泰、魏风等人率领步骑五万,由井陉进入并州,由北向南攻击司马懿镇守的晋阳,准备收复曹魏控制下的最后一个州。

    与此同时,一封报捷文书被送往长安。除了报告收复冀州的捷报之后,魏霸再次要求天子下诏,命令关中军团出潼关,夹击洛阳,完成平定天下的最后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