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021章 放眼未来

第1021章 放眼未来

    魏霸由野王西行,水师溯河而上,旌旗蔽日,军威雄壮,兵锋尚未到达洛阳城,声势就已经震慑四野。好在他的军纪严明,将士们不敢四处骚扰百姓,那些战战兢兢的百姓在惊慌之余,还算保持了克制,没有如鸟兽散,躲进周边的大山。

    洛阳四面环山,虽然算不上什么崇山峻岭,多少也能避避兵祸。正因为如此,洛阳受兵灾影响的承受能力稍强一点。不过,因为是国都,洛阳承受的兵灾绝非普通城池所能比拟,所以放眼看去,洛阳周边的情形依然空旷得让人不安。

    孟津,魏霸渡过了黄河,登上了洛阳城北的邙山,看着满眼的绿色,心情却非常沉重。

    堂堂的大汉都城,千年古都,周边居然有这么多茂密的森林,绝不是因为环境保护得好,而是因为人口实在少得让人心酸。

    四十年前,董卓放了一把火,把洛阳城烧成灰烬,然后又强迫洛阳周边的两百多万人西迁。这些人一部分死在了路上,一路分死在了长安之乱,一部分逃往益州或留在了长安,最后回到洛阳的人微乎其乎。即使曹操苦心恢复,曹魏定都洛阳后以,又大量迁来人口,人口依然有限。

    这才让洛阳周边树木森森,野麋出没。

    魏霸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董卓在边则为悍将,在内则为悍匪,何进罪过不小。”

    “无能屠辈,窃居高位,祸国殃民,是必然结果。”虞汜说道:“不过,桓灵二帝才是始作俑者,何进不过适逢其会,犯了大错而已。论人品,他未必就比梁冀差。”

    魏霸笑笑:“桓灵二帝哪里是始作俑者。”

    虞汜不解:“愿闻大王高见。”

    “世洪,你不要只把目光放在朝堂上。其实,朝堂争斗的背后。也有无法避免的严酷法则。前汉也罢,后汉也罢,都支持不过百年便腐朽,两百年左右就分崩离析,你觉得仅仅是偶然吗?非也。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创造财富的速度跟不上消耗财富的速度,再加上分配制度的不公,权贵阶层无限制的贪婪,自毁根基,到了那个时间点。必然突破那个临界值。才是导致国破人亡的根本原因。”

    虞汜沉默了良久。他知道魏霸读书不多。平时也很少有时间看儒家经理,所以在为政理念上,他一直处于优势,认为自己有教导辅佐魏霸的责任。这也是为天下谋福利的好事。可是现在听到魏霸这个理论,他觉得有些骇然。他暂时还无法完全理解魏霸的话,但是他却能敏感的意识到魏霸的认识深度比满腹经纶的他还要深刻一点。

    天才!虞汜的脑子时忽然冒出一个念头。他想起了《汉书》上张良对汉高祖的评价,有的人的确是天才,虽然读书少,却见识卓然。很显然,魏霸和汉高祖有相似之处,读书不多,却悟性极高。看事情的眼光独到,往往能一针见血。

    “那大王认为权贵世家是国家败坏之原了?”顾承接上了话头:“大王信奉墨家?”

    “不然。”魏霸摇摇头:“墨家立足于本,摒弃一切文化休闲,也有矫枉过正之嫌,所以墨子从者甚寡。文化之于人。也是必不可少的。否则,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他指了指天空:“我说的意思,是除了心中的道德,还有要头顶的天空。有钱有闲,不能只顾着享受,还要用心去探索一点身外的世界,做一些有利民生的实事,这样才能真正推动整个社会前行。”

    “大王是说天文吗?”

    “不仅仅是天文。”魏霸笑了:“当然了,天文也是基础,因为那是我们所能看到的最大的未知世界。”

    “未知?”虞汜不解。虞家以易学传家,对天文星相的研究自然不浅,可是他不觉得天文有什么未知的东西,至少不多。因为在易学家看来,精通易经就掌握了整个天道,哪里还有什么未知的世界。

    魏霸侧过头,笑眯眯的打量了虞汜一眼,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世洪啊,你们虞家的易学跑偏啦。别只顾着埋头那些字句,有空和邓飏聊一聊,他最近几年沿着张平子(张衡)的路数往前探索,成绩菲然。我看,再过数年,他有望执天下学术牛耳。”

    虞汜有些不服,他知道邓飏,可他不觉得邓飏的学问能超过他。当然了,他不会和魏霸争论,但是他会找机会和邓飏辩论一番,让邓飏见识见识他虞家易学的高明。

    魏霸将虞汜的表情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天下将定,虞汜这样的世家肯定要是分一杯羹的。世家是祸乱之基,却也是文化薪火相传的保障。没有千年的王朝,却有千年的世家。像曹操、诸葛亮一样对世家一味打压肯定是不行的,只会把矛盾激化,不如因势利导,把他们的兴趣引向能够真正推动社会发展的自然科学方向。天文、地理,应该是最容易切入的两个领域。

    他有这个想法,却没有这个理论水平,要和虞汜辩论,他那点学问不够看的。而邓飏却有这样的学问基础,又有这样的口才,所以,他才把邓飏捧出来做个榜样。

    羊祜走了过来:“大王,夏侯霸的使者夏侯威来了。”

    魏霸点了点头:“把魏征和陆抗叫来,一起听听。”

    “喏。”羊祜转身离去。魏霸攻取冀州的时候,魏征就在羊祜、陆抗的陪同下来到了中原,现在一直跟着魏霸学习。

    时间不长,夏侯威来到了魏霸的面前。他按着腰间的剑,看看随意而立的魏霸,又看看警惕的打量着他的魏征,不由得有些尴尬,下意识的松开了剑柄。

    “夏侯仲权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夏侯威又看了一眼魏征,不由得眨了眨眼睛:“敢问这位少年尊姓大名,为何如此敌意深重?”

    魏霸也有些诧异,这才注意到魏征像一头作势欲扑的小老虎,虎视眈眈的看着夏侯威。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看着,看魏征如何回答。

    “解剑!”魏征小大人似的喝道:“否则,我先斩杀了你。”

    “为何?”夏侯威脸一沉,眉毛一挑,露出了几分不悦。

    “因为你很难让人信任。”魏征手按上了腰间的刀柄,慢慢的拔出了半截长刀。“你身上有一种刺客的味道。为我父王安全计,你要么赤手空拳上前,要么离开十步以外。”

    魏霸诧异的看向夏侯威,果然看出了几分不一样的感觉。他虽然不怕有什么刺客,可是他对夏侯霸派这样的人来,的确有些不快。

    夏侯威却忽然笑了起来:“哈哈哈……早就听太初说,王子有名将之资,今日一见,果然如是,仅是这份敏感就足以让人称奇。不过,王子误会了,我虽然游侠多年,却没有做过刺客,也不屑于做刺客。我如果要杀谁,一定会当面向他挑战。暗杀这种事,有辱身份,我是绝不会做的。”

    魏霸也笑了。他听夏侯玄说过,夏侯威虽然是贵戚公子,却生性自由,在外游侠多年,有侠士之风。从本质上来说,夏侯渊本人就有侠气,他的几个儿子也都遗传了他的性格,不像夏侯惇的儿子比较稳重。

    “阿征,不得对长辈无礼。”魏霸走上前,拍了拍魏征的肩膀,将他搂在身边,亲昵的摸了摸他的脑袋:“什么时候练出这么感觉的?”

    “回父王,在草原上猎狼的时候。”

    “猎……狼?”魏霸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去猎狼的?”

    “父王在青州征战的时候。”魏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草原上出现了一只白狼,我为了把它捕来献与父王,带着王后阿母的飞凤卫和神犬,在草原上追踪了一个多月,才把白狼捕住。就是那时候,我才学会感觉敌意的。”

    魏霸眼珠一转:“你王后阿母将飞凤卫和神犬营交给你,你阿母知道吗?”

    “知道,王后阿母原本不同意,怕有危险,后来我阿母说情,她才让我去的。”

    魏霸点了点头,松了一口气。魏征毕竟太小了,他可以感觉到危险,却未必能感觉到人心的险恶。他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对夏侯威说道:“剑者,君子之器,无故不离身。小孩子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坐,有什么话,我们敞开了说。”

    夏侯威谢过,又向魏征笑了笑,目光中充满了欣赏。以魏征的年龄,能带着一百多人在草原上猎狼,不管是不是有高手辅佐,这么勇气和胆识就足以让人惊叹。这么说来,夏侯家在晋国的地位还是有保障的,即使魏征因为庶出的原因不能继承大位,将来也足以雄霸一方。

    “大王,我是奉家兄之命,前来恳请大王,为曹魏留一点根基。”

    魏霸点点头,夏侯威一来,他就猜到了用意。大军包围洛阳,最后见真章的时候就要来临,夏侯霸肯定坐不住了。是战是降,他必须要做出一个判断。

    他刚才让魏征表现一下,就是为了给夏侯威传递一个友好的信息,增强他的信心。从夏侯威的神情来看,效果非常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