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023章 不战而降

第1023章 不战而降

    司马懿大破姜维三万众,生俘姜维的消息送到洛阳,洛阳的反应却让人觉得很凄凉。

    洛阳已经被魏霸、陆逊四面包围,八关尽失,而魏国仅存的两支大军却没有救援洛阳的意思。夏侯霸留在荥阳,与夏侯玄对峙,只派夏侯威带着一千亲卫回到了洛阳。而司马懿更好,坐拥大军数万,一出手就生擒了姜维,然后却又回师晋阳,而不是趁胜回援洛阳。

    他们似乎都忘了,洛阳还没有陷落,天子还在洛阳。

    只有王凌率领一万余人,火速支援洛阳。可是他也没能靠近洛阳,在谷城被孟达拦住了。面对孟达率领的两万步骑,王凌虽然拼尽全力,依然没能突破孟达的阵地,只得退守新安。

    得知王凌兵退的消息,洛阳彻底绝望了,再也没有人指望守住洛阳。很明显,司马懿、夏侯霸无心救援,而王凌有心无力,仅凭曹爽和他统领的那两万多人,根本守不住洛阳城。曹爽没有战斗经验,而他面对的却是魏霸和陆逊这两员名将,想想也不是一个对手。

    陆逊精心策划,进行了一场堪称教科书式的战前部署。他将作战计划送到魏霸大营之后,魏霸拍案叫绝,一字未改,就照准施行。

    八月中,秋收完成,陆逊完成了所有的部署,准备发动对洛阳城的攻击。他选择的攻击点是西门。洛阳的南门是洛水,水师可以进入。却无法直接攻击到城墙,而如果在城前布阵,空间又不足,无法形成集中打击的效果。于是他把主阵地放在了西门。西门外虽然也有河水,不过空间足以摆开阵势,而且就洛阳城的布局来说,西部是集市和园林,一旦发动攻击,损失会比较小一些。其他三个方向不是民居就是宫殿,一旦被战火殃及。有可能引起不堪设想的结果。

    二十一日清晨。陆逊下令开始攻击。

    一声令下,战鼓齐鸣,打破了清晨的宁静。三千架霹雳车齐声怒吼,将密如飞蝗的烈火弹抛上了天空。带着呜呜的啸声。越过高大的城墙。飞进洛阳城。

    “啪啪啪”,一连串的响声如炒豆般响起。烈火弹在墙壁上、屋顶上、街道上炸开,随即冒起了白烟。点燃了旁边的一切可燃物。

    洛阳城西部的金市顿时浓烟滚滚,赤焰冲天。

    夹杂在烈火弹中的还有大量的石弹。陆逊曾经与诸葛亮一起攻击过洛阳城。那一次,因为烈火弹的数量不足,也因为霹雳车的数量有限,他无法尽情的施展。这一次,魏霸给了他充足的物资供应,也给了他充足的准备时间,他可以有条不紊的准备,在用烈火弹攻击的同时,石弹也飞进了洛阳城。

    这些石弹的大小重量都是经过辎重营匠师的仔细估算的,针对洛阳城内建筑更加结实厚重的特点,他们使用了更大的石弹,打击力也更加惊人。

    “轰!轰!轰!”

    连续不断的轰鸣,震得整个洛阳城簌簌发抖,即使是远离战场的宫殿里也能清晰的感受到石弹落地带来的震感,而处于最前线的曹爽更是脸色发白。

    他在北宫的西厥上,离战场还有两百多步,不论是烈火弹还是石弹,都无法威胁到他的安全。可是,站得高,看得远,眼前的战场却让他更加胆战心惊。

    一幢幢房屋被石弹砸得四处分散,一蓬蓬屋顶的茅草被烈火弹点燃,而藏在房屋之间,举着盾牌,拿着水勺,准备浇灭烈火弹的士卒不是被石弹砸死,就是被倒塌的房屋压住,即使手中在巨大的盾牌也无济于事。沉重的石弹飞至,即使是一堵墙也被轰塌,盾牌更是像纸片一样起不到任何作用。

    魏军将士也许有勇气,可是他们的勇气无法抵消军械上的差距。城外的陆逊似乎早就摸清了曹爽的部署,几个霹雳车阵地在第一时间遭到了重创,没等发出几颗石弹,就有无数的石弹飞来,将魏军的霹雳车砸得东倒西歪。

    攻击只持续了一顿饭的功夫,西城就成了一片废墟。放眼看去,几乎看不到一幢完整的房屋,也看不到一杆完好的战旗。原本光鲜的战旗不是已经被烧毁,就是即将被烧毁。

    更看不到一个站着的士卒。他们要么被埋进了废墟,要么被被砸死了,剩下的人也都逃到了安全的地带,没有人敢站在晋军的攻击范围以内。

    一片死寂,只有房屋燃烧倒塌时发出的声响。

    曹爽目瞪口呆。

    “咚咚咚!咚咚咚!”激昂的战鼓声再起,城外响起了排山倒海的喊杀声,紧接着,无数的晋军士卒出现在西城墙上,他们沿着城墙奔跑,摇晃着手中的战旗,打开了城门。

    更多的晋军将士冲进了洛阳城。

    曹爽声嘶力竭的下达着命令,命令将士们上前阻击。可是,回答他的是一片死寂。

    就在曹爽气急败坏的时候,夏侯威带着几个亲卫走了上来。他背着手,看了一眼城下:“城破了?”

    “城破了,叔父很高兴?”曹爽没好气的说道:“骠骑将军带着大军在荥阳不肯回援,就是等待着这一天吧?”

    夏侯威看了他一眼,转身向城楼里走去。他冲着曹爽招了招手:“昭伯,你来,我有几句话问你。”

    曹爽虽然气闷,却也拿夏侯威没办法。一来夏侯威的辈份比他高,二来洛阳城危急,投降估计是避免不了的结果,而他和魏霸是一点联系也没有,到时候免不了要夏侯威从中牵桥搭线。这时候得罪夏侯威,自然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他跟了进去。

    夏侯威带来的两个亲卫立刻关上了大门,挡在了门口。

    曹爽心中一惊:“季权叔,你这是何意?”

    “宫里的那个小子究竟是谁?”夏侯威不理他,脸色一寒,从腰间拔出了长剑,竖在眼前,用手指轻轻的摩挲着剑锋。“我只问一次,如果不是太初关照,我连这一次都懒得问。”

    曹爽的脸色顿时白了。夏侯威提到了夏侯玄,自然是早有联系。而夏侯威一下子就问到天子的来历,当然也是对天子的来历有了结果。

    “我……真不知道。”曹爽结结巴巴的说道:“先帝在的时候,天子就入了宫,说是任城王曹楷的儿子。我后来去问过曹楷,曹楷也认了。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觉得曹楷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言不由衷。只是当时先帝认定,我也就没多想。后来……后来郭太后的行为诡异,急于和魏霸谈判,我才觉得可能另有隐情。”

    “这么说,你真的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蠢货!”夏侯威气得骂了一声:“我来告诉你他是谁。”他走到曹爽面前,瞪着曹爽的眼睛:“他姓袁,是袁尚的孙子。武皇帝征柳城,袁熙、袁尚兄弟被公孙康斩杀,传首邺城,袁尚有一个妾被公孙康收入宫中。十个月后,这个妾生了一个儿子,公孙康一直以为是自己的儿子,其实他是袁尚的遗腹子。这个遗腹子长大成人,生了两个孩子。曹芳,其实是袁芳,就是这两个孩子中的长子。”

    曹爽目瞪口呆。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曹睿会封公孙渊为燕王了吧?”夏侯威冷笑一声:“很简单,曹睿其实是袁熙之子,他应该叫袁睿。”

    曹爽大吃一惊:“怎么可能?”

    “这是太初对我兄长亲口说的,魏霸派人在辽东搜查,找到了人证物证,还找到了另外一个孩子。他早就知道洛阳城的这个小子不是曹家的种。”夏侯威叹了一口气:“可惜,那个蠢妇人还自以为聪明,想行荆轲之计,却不料魏霸早有准备,反而利用他们的投机心理,轻取青徐,又接连夺走了兖州、幽州、并州。到现在,我们就是想重扶曹氏,也没有实力和他对抗了同,只能任人宰割。”

    曹爽汗如雨下。他现在知道自己为什么能成为辅政大臣,知道为什么曹宇会在最后关头被挤出去。

    原来先帝根本不敢让曹宇掌兵,而他么,自然是因为他蠢。

    “那现在……怎么办?”

    “你被那个蠢妇人骗了,于今之计,只好用这个蠢妇人的首级来保自己的命。”夏侯威收起了长剑:“走吧。”

    曹爽战战兢兢的跟了上去。

    ……

    郭太后抱着曹芳——袁芳,看着并肩走进来的夏侯威、曹爽,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从郭修去见魏霸,迟迟没有消息传来,她就有些不安。陆逊攻城,谈判没有结果,郭修又一直不露面,她就估计事态已经不可收拾。郭修十有**是刺杀失败,现在就是想投降也不可得。

    今天这一幕,已经在她脑海里预演了很多遍。

    “把你们和姜维联系的证据拿出来,赏你一个全尸。”夏侯威咬牙切齿的说道:“否则,西平郭家夷三族,尺竖不留。”

    郭太后松了一口气:“请稍候。”她转身入内,过了一会儿,捧出一个锦盒,恭敬的送到夏侯威面前:“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会有这一天。这里面有姜维的亲笔信,一份不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