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024章 天命所归

第1024章 天命所归

    洛阳城南,洛水岸边。

    魏霸在魏武等人的陪同下,在大军的簇拥下,看着清扫得干干净净的大道,看着路两侧黑压压却又静悄悄的人群,第一次感受到了王者的威严。

    他虽然早就封了晋王,可是他和属下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最明显的变化不过是将军的称号变成了大王或者殿下而已。他们还是并肩作战的战友,并没有那中泾渭分明的君臣之界。

    可是现在,他君临洛阳城,却从大路两侧夹道欢迎的人群中感受到了这种敬畏中带着恐惧的情绪。

    敬畏,是因为他是以战胜者的身份来到洛阳,仅仅用了半天时间,就打得洛阳城的守军一败涂地。恐惧,是洛阳的百姓怕他和所有的战胜者一样,纵兵抢掠,对他们造成伤害。

    魏霸转过身,对右侧的陆逊说道:“大将军,传我的命令,擅取百姓一砖一瓦者,严惩不怠。”

    “喏。”陆逊在马背上微微躬身,随即挥了挥手。不一会儿,几个传令兵纵马而出,一路奔跑,一路大吼:“大王有令,擅取百姓一砖一瓦者,严惩不怠。”

    这一路喊过去,不仅每一个将士心生警惕,路边的那些百姓也明显的放松了许多。洛阳易主,对他们来说关系不大,可是每次易主带来的兵灾却太伤了。比起百姓,那些尚未投降的曹魏官员更是心惊胆战,生怕魏霸借着兵灾的由头抢劫他们的家产。

    有了这个命令,至少生命财产安全有了保障。

    感受到如涟漪一般荡漾开去的放松情绪,魏霸很满意,轻轻的摆了摆手,走在队伍前面,作为引导的魏武扯起嗓子,大吼一声:“进城!”

    一百名全副武装的重甲士舞起了长刀,在前面开路。两百名重甲骑缓缓驱动坐骑。向洛阳城走去。刀光霍霍,铁骑森森,凛然的杀气让任何一个人看了都有些心惊胆战,下意识的往别边让远一点。这倒不是魏霸要摆威风,而是汉代官员出行的规矩。即使是一个县令前行。前面也有武士导行,只是级别不同,导行武士的数量也不同而已。以魏霸目前的王爵。这些都是份内的事。

    当然了,不是每个人都像魏霸一样能用重甲士和重甲骑这样的精锐来开道的。这就是魏霸实力的体现。初得洛阳城,魏霸虽然不想大开杀戒,但是必要的亮亮实力,让那些想为曹魏尽忠的人死了这条心,也是有必要的。

    魏武坐在马背上,透过前面的车轮般的刀光,看着黑压压的人群,看着越来越近的平城门。心里抑制不住的得意。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这样走进洛阳城,正如他从来没有想到过魏家有一天会如此尊贵。

    他们离城门越来越近,眼看着最前面的重甲士就要走进城门,突然间,一个少年从路边冲了出来,拦在路中间。举起手臂,大声叫道:“停,停下!”

    走在最前面的重甲士一看,不由得愣了一下,心道这是谁家的孩子。不怕死么?

    一个重甲士快步上前,厉声喝道:“谁家的小儿,快闪开!”

    “你们要让晋王被天下人讥笑吗?”少年毫不畏惧,大声喝道:“我们不能从平城门进城,快带我去见晋王。误了大事,你们担待不起。”

    “你谁啊?”重甲士又好气又好笑,如果不是看他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他一脚就把他踹一边去了。

    “颖川钟会。”

    重甲士的手已经伸了出去,碰到了钟会的肩膀,一听这句话,下意识又把手缩了回来。

    颍川钟家,这来头实在太大了。做为颍川四家之一的钟家,名声之响,已经绝非颍川世家这么简单。他们跟着曹魏一起壮大,早就成为闻名天下的世家。钟陈荀韩,韩家早已没落,荀家因为不肯荀彧不支持曹操称王,先盛后衰,只剩下陈家和钟家。钟繇从曹操创业时代起就是一方重将,魏国建国后,历任相国太尉,是当之无愧的魏国重臣,书法闻名天下。他在世的时候,魏国没有人能和他比资历。

    即使是一个普通的士卒,也知道颍川钟家不是等闲之辈,更何况这件事还涉及到晋王的名声。

    重甲士不敢怠慢,立刻汇报给魏武。魏武也不敢乱来,连忙下令停止前进,同时派人把钟会带到了魏霸面前。

    “钟会?”魏霸一听这个名字,就愣了一下。不过,他随即掩饰住了自己的情绪。毕竟他见过的历史名人太多了,而姜维也已经落入司马懿之手,再也掀不起什么大浪,更何况钟会还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

    “为什么?”

    “平城门是天子之门。”钟会躬身施礼,朗声道:“将军若以战胜者自居,由此门进城,自然无可厚非。可是将军不要忘了,魏虽代汉,却是汉帝所禅,是继承了汉室道统的。而蜀汉亦以继承汉室道统自居,不论从哪一个方面来说,将军面对的都是正统的汉室。敢问将军,你心目中还有大汉的道统吗?”

    魏霸一愣,回头看了一眼陆逊,陆逊点点头,抚着胡须,轻声道:“再听听,这小子有点意思。”

    魏霸也听出意思来了。钟会不建议他由平城门入城,其实不是主要目的,而是提醒他汉室道统究竟在谁的手里。蜀汉虽然以继承汉室自居,可是那只是自说自话。魏国在后世被骂成篡汉,可是魏国有汉帝正式的禅位诏书,有汉室留下来的传国玺,从仪式上说,魏国比蜀汉还要名正言顺。

    而更关键的是,末代汉帝刘协虽然已经在前几年死了,而末代皇后曹节还健在。如果魏霸从魏国手中接过传国玺,再从曹节手中得到认可,他那就可以跳过蜀汉,直接继承汉室道统。

    这也许不是最方便的一个办法,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如果是这样,那么魏霸以战胜者的身份由平城门进城,就显得不那么合情合理了。

    大家都是聪明人,钟会不用多费口舌,魏霸就接受了他的建议。

    魏霸很客气的拱拱手:“多谢提醒,险些铸成大错。若蒙不弃,敢请钟君一起入城,随时指教。”

    钟会微微一笑,深施一礼,大声道:“大王不以小子狂悖,从谏如流,有仁君风范。钟会不才,愿为大王效劳。”

    两人相似一笑。

    两旁围观的人见了,大声叫好。有的为钟家小儿郎敢言直谏叫好,有的为晋王殿下从谏如流叫好,皆大欢喜,两全其美。他们想不到那么多深层次的东西,只是觉得眼前这一幕有些传奇,能亲眼看到,以后也是向邻居亲友夸耀的借口。

    这当然也是魏霸和钟会互相捧场的目的之一。

    魏霸随即派人给钟会安排了一匹马,就让他跟在身后。钟会说他不应该从平城门入城,他就干脆谦虚到底,下令改从东城南首的旄门入城,以示自己由东而来。

    这一临时变动,影响当然不小,可是这点麻烦却是值得的,晋王知礼,钟会敢谏,两人的名声一下子就传了出去。临时变动入城的仪式就是最好的广告。

    一个时辰后,魏霸来到了南宫东门的青龙阙下。郭太后和小天子袁芳早就跪在这里等着。

    魏霸停了下来,看着跪在面前的袁芳和披头散发的郭太后,看看郭太后手里捧着锦盒,忽然无声的笑了。

    锦盒开着,里面有一只雕着螭虎钮的玉玺。魏霸没见过传国玺,但是他相信,这应该就是那方传得神乎其神的传国玺。有了这方传国玺,那才能说是天命所归。

    他整了整衣冠,神情肃穆,走上前去,从郭太后手中接过锦盒,仔细的欣赏了一下,然后高高举起。

    众人山呼万岁。

    先是魏霸身边的人喊,后是所有的将士喊,然后,所有围观的人群也跟着节奏,一次次的欢呼。

    整个洛阳城似乎都是呼喊。

    “万岁!万岁!万岁!”

    就汉代而言,虽然官方规定万岁只限于皇帝,可是实际上限制还没有那么严,普通人也有享受欢呼万岁的机会,至于魏霸,那当然更有资格。

    可是,谁都清楚,这一声万岁迟早会变成货真价实的万岁。

    洛阳,已经成了魏霸的洛阳,天下,也将成为魏霸的天下。

    剩下的,不过是由汉至晋,还是由蜀汉至晋的细节问题。这是朝堂上的博弈,与普通百姓无关,甚至对中下层官更来说,除了换一次官印之外,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他们知道的是,从黄巾之乱开始的天下大乱至此接近尾声,近一个甲子的战乱从此将离他们远去。他们又可以过上安定的生活,不仅不用再担心生命的安全,还有可能过得轻松一些。众所周知,魏霸治下的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速度,放眼天下也是首屈一指的。有条件的人去了他的治下,没条件的人盼着归属他的治下。如今,他来到了洛阳,当然会也将美好生活的希望带到洛阳。

    所以,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一声万岁喊得非常真诚,发自肺腑。和他们向往安定美好生活的心愿相比,魏霸手中的那方传国玺都远远不如。

    古人有云: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

    又云:民心即天命。

    此刻,魏霸就是天命所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