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古祖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古祖

    蛄易以头触地,顶礼膜拜,无比的严肃与郑重,对一个人敬畏到这一步。

    真是昔年的那头蛄?

    石昊面色一变,站在这里,仔细感应,可是并无什么磅礴气息透出来。

    石门粗糙,无神力,也没有道则,简简单单,平平淡淡,这个地方非常的普通。

    就在此时,石门颤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开了,露出里面的景象,太简陋了,只有一张石床,在那里盘坐着一个老人。

    蛄族古祖?!

    这是一名老者,身材很高,虽然盘坐在那里,但是依旧显得很魁伟,腰很直,满头发丝呈淡金色,略有些发白。

    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不少痕迹,肌肤不再晶莹,他剑眉入鬓,一双眼睛很深邃,如同星空一般。

    这名老人年轻时代一定非常英俊,可以料想他有一头黄金长发,双目有神,当年曾有盖世英姿。

    只不过岁月斩来,强者衰败,缺少了一股旺盛的血气以及那凌厉的精气神。

    这般看来,他归于平凡了,因为没有一点法力波动,更不要说什么迫人的气势了,就如同一个暮年的凡人。

    这便是蛄祖吗,曾经可战安澜,眼看就要比肩不朽之王的存在?

    传说,他只差一点就化作盖代仙王!

    不久前在帝关时,石昊曾见到一滴不朽王血滚来,浩荡天地,压制百万大军,那声势浩瀚,无以伦比!

    而今,一位活着的生灵,几乎要比肩那个等阶的存在,完整的盘坐在那里,却什么也感应不到。

    太平静了,便是返璞归真,也应该带出一丝威压才对。

    自始至终,蛄族的惊世老人都没有开口,一直很平静,直到他抬手示意蛄易起身,面色才有略微的变化。

    他在盯着石昊,认认真真的看,目光平和,不带烟火气。

    无论是至尊,还是不朽,真要盯上一个人,不说让其血肉崩开,神魂颤栗,也差不多了,因为威压太盛。

    那等存在,张嘴吞日月,一啸星河崩,都没有什么问题。

    可是眼下这个老人就是那么的随意,并没有显现出透视人神魂的迹象。

    片刻后,他点了点头,终于对石昊有所动作了,轻轻点出一指。

    石室中,蛄易顿时激动,血脉喷张,若非在盖世强者面前需要保持应有的尊敬,他几乎忍不住要大呼出声了。

    他觉得,这枚种子找对了,蛄族之祖需要荒!

    石昊身体绷紧,虽然没有看到杀意,也无危机感临身,但面对这么一个传说中的盖世人物,谁能心中平静?

    那一指对准石昊的眉心,正是元神部位。

    刹那间,石昊觉得眉心滚烫,有一股热流蔓延,而后他的额骨开始发光,并出现一道惊雷般的声响。

    罪血崩云,闪电密布,石族独有的血脉符号显现!

    在他的眉心那里,有一个印记,很复杂,也很繁奥,在帝关那一边被认为是罪血印记,是耻辱的象征。

    然而,在这一刻,蛄族的盖世人物见到这枚符号后,却第一次露出了情绪波动。

    他的目光很亮,洞彻人心,一刹那,有闪电撕开虚空,时间长河隐约间而现,这就是他情绪起伏的直接体现!

    “没错,是石族后人!”他第一次开口。

    这一刻,石昊终于看到明显的异常,老者的神色非常的复杂,目光一会儿暗淡,一会儿如烈日焚天,一会儿又有悲绪蔓延。

    但是,这一切都转变的很快,刹那而逝。

    只是这短暂的变化,所造成的恐怖景象震动了这片古地,石室中还好,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抚平。

    但是在外界,天地中,混沌雷电翻腾,仙雾遮天,也不知道多少万里的土地崩坏,发生了最为恐怖的大地震。

    并且,苍宇被撕裂,有星辰坠落,有血雨飘洒,像是有人在哭泣,这片宇宙都为之而恸!

    外界,所有强者都傻眼。

    也不知道有多少生灵战战兢兢,而后,这片土地上,各族瑟瑟发抖,难以抵抗那种威压。

    还好,这种气机来的快去的也快,瞬间云淡风轻,所有异常都消失不见了。

    石室中,很安静,没有了声息。

    石昊额骨还在发光,他的身体如一张被拉满的弓一般,绷的特别紧,哪怕明知战不过,也要奋力一搏!

    宁可跌个头破血流,很悲惨的战死,也不会屈服,这是凶残少年长大后也不曾改变的特质。

    会被夺舍?或许,这将是唯一的结局。

    在石昊看来,他步入了绝境。

    蛄易神色激动,他期待古祖能复苏,摆脱困局,还有比荒更适合作礼物吗,毕竟他以身为种成功了!

    然而,到头来蛄族盖世强者只是挥了挥手,眼中有落寞,还有刀光剑影,他的眸子发出的暗淡光芒,映照出仙古的无尽人影,在他眼中,有绝世大战,有血海滔天!

    “古祖!”蛄易不解,这是让他们离去?

    “如果堕落到攫取别人大道种子那一步,我能走到这一步吗,世间早已无蛄族。”他平静地说道。

    蛄易身体一颤。

    “这对您没有帮助?”蛄易还是有些不甘心,这般问道。

    蛄族之祖没有说话,盘坐在那里,寂静无声了,一股无形的力量将蛄易与石昊推出石室,那石门无声的闭合。

    “关于仙王,你不懂。”在这一刻,蛄易忽然想到了他那逝去的祖父,曾说过这么一句话。

    蛄易木然地走出地宫,来到了地表,带着石昊刚离开石谷,便被人迅速围堵住了。

    这些人是至尊,有帝族的,也有其他族的,一个个如临大敌,堵住了他的路,而后又仔细看着石昊。

    “蛄易,你究竟做了什么?”

    这些人看向石昊时,竟很忌惮。

    因为,他们当中有人听到过传闻,石谷下有蛄祖,他曾险些问鼎仙王境,结果被石族祖先阻击,断了根基。

    同样,也有人听闻过,以身为种这条路,不少人曾参与,而蛄祖曾是推演者之一!

    如今,石昊成功走上那条路,且其祖先断了蛄族的前路,可以料想到,一些事情会发生。

    现在,他们真的很怀疑,石昊是否被夺舍了,或者其体内的种子不见了。

    “你们多想了,没有一颗傲视古今的心,怎么能成为仙王。”蛄易竟说出这样一番话。

    此时,他有些释然,又无比遗憾。

    蛄易进一步自语,道:“便是诸天万道缠绕身躯,结成茧,可若没有一颗气吞万古的心,也无法成道。”

    即便有他这般解释,在场的修士也在怀疑,一个个都皱着眉头,毕竟刚才很多人都体会到了那种天崩般的感觉,绝对是蛄祖有异动。

    “不信,自己探查,带走他吧!”蛄易一甩袍袖,强行送客。

    有一位至尊取出古宝,名曰照神镜,反复照向石昊,让他沐浴神光,终究是没有看出什么异常。

    “走吧!”他们离开蛄族栖居地。

    因为,他们也相信,若是蛄祖真有动作,不会让石昊这么离去,同时更不会藏着掖着,到了那等境界,自有吞天的气魄。

    远方,一株古树摇动,它托着星河,满树叶片挂着亿万万星辰,这是世界树,生于此界,长于此界。

    它的枝桠施展,整片古界都被庇护。

    当年大战过后,因这株树的存在,令本已龟裂的界壁愈合,也正是因为如此,令这片天地保存完整。

    现在,世界树发光,洒落下一张法旨,直接从域外落下。

    “不朽法旨!”

    带着石昊离去的至尊,全部动容,透过世界树传递法旨,说明情况非常紧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