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血溅苍穹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血溅苍穹

    大漠中,铃声清脆悦耳,悠悠扬扬,从那地平线尽头传来,非常动听。

    可是,听在帝关人的耳中却如同那来自九幽的拘魂曲!

    帝关上,每一个人都头皮发炸,根根发丝仿若重如千斤,要将头皮都撕扯下来,众人从头凉到脚。

    不朽之王过关,谁人可敌?

    那声音是从战车上发出,銮铃声不高,但是却清晰的传遍大漠,透过帝关,传到每一个人的耳中。

    安澜之名震天下,世间修士谁与争锋!?

    这不是说说而已,曾有血的历史,是踩着无数强者的尸骸铸就的威名,震古烁今,横扫了九天十地!

    当年,的确有人能跟他一战,但是到头来怎样,都殒落了,埋骨上一纪元,血浸黄土中。

    安澜,威名动天下,慑世间,纵横万古,横推各路敌手。

    “可惜!当年,我九天的仙王寡不敌众,没有机会跟他单独一战,不然的话这辆战车也许不会出现在这一纪元。”

    一位老人低语,很轻,但底气不足。

    大漠无垠,一眼望不到尽头,那辆古战车还在沙漠的另一端,不在天渊下,原本看不到才对,可现在映入每一个人的眼帘。

    金背莽牛体形健壮,十分威猛,带着混沌气,且牛角金黄,不急不缓,它拉着的古战车带着斑驳的战争痕迹,如同一部活着的史书,记述着曾经的绝世大战。

    牛蹄落在地上,如同踏在帝关众人的心中。

    大漠中,銮铃声悠扬,安澜出山,要过边荒!

    “不朽之王!”

    大漠中,声音震动了天上地下!千百万大军密密麻麻,如同黑色的洪流,一眼望不到边。

    整片大漠都在抖动!

    这一刻,谁能挡安澜,谁能阻他?

    帝关,人们如坠冰窖,安澜战车一出,那股气势就足压的九天十地生灵悸动,谁会是他的对手?

    “血誓呢?”帝关上,有人喝问,但声音带着颤抖,当初将石昊交出去,对面可是立下血誓的。

    为何现在直接要过关,不怕那天大的因果吗?

    “还谈什么血誓,金家的人不过是为了铲除异己,私心坏事,现在不用想也知道异域根本就没有立下过真正的血誓!”帝关上,有人愤怒的低吼。

    对面有大神通者在回应,打击帝关上众人,一个三头六臂的银色生灵开口,道:“吾王岂会随意立誓,尔等皆蝼蚁,值得吾王关注与回应?”

    这无情的话语,让金家不少人脸色顿时一阵发白,怕引发众怒。

    “一位逝去的准王,所遗留的血精燃烧了一些,也算是挥霍与浪费。”另一位大神通者开口。

    无需细想,那位准王生前一定接近不朽之王了,不然的话也不可能造成那么大的天地异象!

    但是,这种话语,何尝不是羞辱人?连一滴真正的不朽之王的精血都不曾祭出!

    “欺人太甚!”帝关上,有人咬牙切齿。

    终究是实力不如人,哪怕有一位真仙在此,也能判定那血誓是真是假,结果他们都被蒙蔽了。

    “蝼蚁尔,何需欺,杀了便是!”对面,一位真正的不朽生灵,通体银白,冷冷的开口。

    他站在大漠另一端,相隔很远,但是那种气势,那种小觑九天的威风,却透发而至,让人倍感屈辱。

    銮铃悠悠,金背老牛拉着古战车,缓缓驶来,逐渐接近,压的人窒息!

    自始至终,车中都无动静,没有话语,仿佛这世间一切,亿万生灵,诸天辉煌,无尽红尘,都不在他的眼中。

    终于,近了,真正接近天渊中心下方!

    到了这里,金背莽牛速度放缓,抬蹄时,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纵天一战,就在今日!”

    天渊上,传来喝吼声,那是一群老人,但声音动山河,贯日月,十分悲壮。

    接着,一座城浮现,悬在天空中,投下大片的阴影,遮蔽天日,镇压而下,发出无量光。

    “是那座城,传说中……真正的帝城!”帝关,城墙上,一些老人激动的说着,他们听到过传说。

    盖世杀机汹涌!

    那座城发光,都是仙光,都是仙道符号,恐怖无边,震动古今未来,照亮了整片世间!

    安澜动了,这一刻他不得不出手,这也是他第一次有举动。

    战车内伸出一只手,很缓慢,但却很有力,向着高天托去。

    轰!

    无量仙道符号落下,混沌炸开,盖世杀气爆发,但是都不能伤那只手掌分毫,一只手而已,托起了整座古城。

    那只手掌,拥有擎天之力!

    他很稳,震慑寰宇,一只手而已,托住了天渊上方的整座原始帝城,任那无量仙光爆发,都难以震退它。

    原始帝城,镇压不了他,被稳稳的抵住!

    怎么办?帝关上,群雄毛骨悚然,传说中的那座城池出现了,但也挡不住不朽之王安澜的步伐!

    “城在人在,城亡人王,杀!”

    就在此时,那古老的城池上出现几名老者,他们在悲壮大吼,全都抱着一团火,那是不朽生灵的骨骼。

    骨骼燃烧,被法阵锁着,释放不朽的精气。

    他们要玉石俱焚!

    轰!

    古城发光,尤其是中心那里,有一道滔天的光束直刺天渊之心,带动起无量法力,仙威盖世。

    帝关城墙上,石昊沉默着,但是心脏却狠狠的抽动着,剧痛,他知道,城中唯一的王出手了。

    老弱病残拼命,七王中还活着的唯一的王震动枯竭之躯,驾驭古城,调动天渊最强的规则之力,阻挡安澜!

    “轰隆!”

    整片天渊都在焚烧,发出漫天仙气,成为火焰,化作符文,跟天渊烙印结合在一起。

    一条又一条仙道法则,从那天渊降落,如同惊世神虹,万世不朽,神挡杀神,佛挡弑佛,灭度万灵!

    这一刻,安澜的后方,接连浮现五张法旨,光芒照恒宇,迎向高天,带着万世无敌的气息,锁困乾坤,封印天地!

    天崩地裂,鬼哭神嚎。

    整片世界都仿佛在被重开,被重新炼化,五张法旨都带着不朽之王的气息,天上地下无敌,睥睨古今未来!

    五张法旨,迎天而击,化成五只大手,跟安澜的手一起,拍向天渊,锁困苍宇。

    这一刻,天地不断发光又破灭,天渊这里发生了最可怕的事,那种战斗外人无法想象,足以震动古今,在史书中留下最浓重的一笔!

    常人不可理解,那是最高层次的对抗。

    最后,什么都不可见了,一切都看不到了,那里一片混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所有人都窒息了,神魂都僵硬了,天地才清净,景物渐渐可辨。

    大漠,依旧在,不曾被毁。

    只能说,安澜盖世无匹,所有攻击都在上方,不曾造成误伤,异域千百万大军丝毫不损。

    九天这一边,人们颤栗,心中灰暗。

    因为,不止安澜,那五张法旨代表了另外的五位不朽之王,他们合力出手,对抗天渊上的最高仙道法则。

    一时间,天渊寂静,仿佛一切都静止了。

    五张法旨,封在天渊上,沉寂不动。

    安澜的手托着原始帝城,没有动作,世界仿佛定格在这一瞬间。

    古老城池中心,有一道巨大的光束,仿佛照亮永恒,跟天渊之心结合在一起,也静止了。

    一切都不动了。

    这世界像是安静了,陷入平和。

    但是,人们知道,终究会打破僵局,到了那时,就是天崩地裂,一世尽头!

    帝关,城墙上。

    一群孩子出现,他们在默默的流泪,看着空中的那座城,他们知道结局。

    这些孩子不久前感应到了生活过的那座城池的波动,恐惧着,大声哭嚎着,请求石族人,请求城中的高手带他们来。

    最后,他们被送到了这里。

    所有孩子都在流泪,口中喃喃着:“族人……”

    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他们什么都懂,今日将永别!

    “啊……”

    半空中,古老城池上,一名独臂老人嘶吼着,他身体干枯瘦小,但是,此时在人们眼中他无疑是高大的。

    他跟一些老人抱着正在焚烧的“骨骼”,抱着那些不朽的“火团”,如飞蛾扑火,俯冲向安澜的那只手。

    他们想打破平衡,用自己的生命点燃不朽生灵的骨骼,化作熊熊大火,想要撼动安澜之手。

    “爷爷!”

    “独臂爷爷!”

    帝关,城墙上,一群孩子大哭,泪水模糊了双眼,他们撕心裂肺的哭嚎。

    那不是他们的亲爷爷,若论辈分,不知高出了多少辈,但是却如亲爷爷一般对他们,虽然表面严苛,但是内心的慈祥与疼爱可感知到。

    那是一群早已残废了的老人,身中规则之力,不可化解,但是身残心坚,祖先的遗训从未违背过。

    他们坚守着,哪怕战死到最后一个人,也不退缩,直至生命之血流尽!

    帝关上,无人不动容。

    石昊的双眼也模糊了,他看着那些老人,白发苍苍,全都带着伤,血迹斑斑,呼啸着,声动人世间!

    噗!

    若烟花绽放,却是血色的,虽然绚烂,但却凄艳,也很短暂。

    这些老人燃烧的残躯,全都撞碎了,血溅天宇,却无法撼动那只大手!

    还有不朽生灵的的骨骼,虽然焚烧着,但是也在一瞬间散掉了,炸开了,坠落四方!

    生命之歌怒绽,他们以血明志,尽了最后一分力,独臂老人等全部殒落,血溅苍穹,这般死去。

    “爷爷!”

    “不啊,爷爷!”

    帝关,城墙上,一群孩子放声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