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天渊崩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天渊崩

    “不灭?都被人打进鼎中了,马上炼化你!”

    帝关,城墙上,有人看不顺眼,恨不得立刻能诛杀安澜,但是许多人也明白,想杀不朽之王是很难的。

    哪怕荒占据上风,多半也会有麻烦。

    嗡!

    大鼎摇动,当中万物母气流转,九色仙金鼎壁晶莹,流光溢彩,开始炼化安澜。

    锵!

    并且,同一时间,大罗剑胎发光,在鼎中纵横激荡,斩落下一道又一道仙芒,真的要将安澜杀掉。

    在当当声中,安澜以左手古盾阻挡,守护己身。

    轰隆一声,九层塔压落,堵住鼎口,合力炼化安澜,要将他灭杀在此。

    “古祖!”

    异域,一群生灵大叫,尤其是安澜一族的人马更是震惊,同时愤怒,堂堂一代不朽之王,号称不败的神话,怎么能被人镇压?

    大鼎摇了三摇,天渊便震了三震,这方古宇宙都仿佛要崩开了。

    “俞陀古祖!”

    异域,有人惊慌了,呼唤俞陀,希望他出手,不然的话真怕安澜发生意外,被那荒杀死在天渊中。

    俞陀皱着眉头,深感意外,因为,一滴血而已,早该焚烧尽潜力了,怎么还能发出这等神威?

    “他化自在大法不愧为震慑古今的绝学,这么厉害!”俞陀叹道,只能说那种古法太逆天了。

    他托着原始帝城,准备出手,不然的话,的确也担心安澜出问题!

    同为不朽之王,他知道彼此的能力,更了解他们这个级数的生灵的情况,虽然难以杀死,但是,那滴血不焚烧干净,还是让人不放心,他不得不出手。

    轰隆!

    天渊震动,原始帝城发光。

    俞陀一震,托着那座古城,露出凝重之色,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危机。

    天空中,红色的秩序神链交织,笼罩四方,镇压天渊内的强大生灵。

    真的宛若诅咒一般,不朽级的生灵在这里受到的影响太大了,仿佛要被镇压一般,一个个觉得心情很沉重。

    石昊感受到了一股危机,那是源自天渊的镇压,他身体一颤,同时觉得不妙,浑身上下都是符号,那滴血的力量真的要消退了。

    天渊镇压,无分别,对他与安澜都在释放莫名规则之力。

    同时,那一滴非常神秘的血焚烧,在其体内化成霞光,仿佛要消散,他的力量在衰减,两件事同时发生。

    这很糟糕!

    “杀!”

    石昊大吼,九层塔摇动,堵住鼎口,跟那口大鼎共鸣,一同镇压。

    噗!

    鼎内,安澜大口咳血,因为遭受重击,他的身上有裂痕出现,这是不知道多少万年没有的事情了。

    他居然负重创,险些被两件兵器震碎。

    当然,最为可怕的是,鼎中还有一口剑胎,在劈杀他,跟其手中的黄金战矛还有盾牌撞击。

    其中,有一些剑芒斩安澜的身上,让他所谓的不坏金身遭遇了巨大的考验,他在失血,他的状态很不好。

    噗!

    下一刻,一道剑光闪耀,在鼎中划过,险些将安澜的头颅斩落下来,在其颈项处留下一道可怕的血口子。

    咚!

    一股血气从鼎中冲起,安澜爆发,他体内的血的颜色变了,化成五色,冲霄而上,震开了九层塔,他要从当中冲出来。

    “杀!”

    石昊大喝,因为,他的机会不多了,如果不能斩杀安澜,那滴血的力量耗尽时,他可能会死在这里。

    安澜探出半截身子,九层塔再次轰砸下来,法则笼罩,将安澜镇压的浑身都出现裂痕。

    最为可怕的是,剑胎横扫,噗的一声,这一次真的险些将安澜的眉心刺透,抵在了额骨前,让那里鲜血淋淋。

    安澜发光,竭尽所能,全力对抗。

    不得不说,他真的太强了,额骨坚硬无比,剑胎竟没有在第一时间刺透。

    红色秩序神链从天渊上方压落,震的安澜一个踉跄,险些倒在鼎中,他神色严肃,感觉事态严重。

    对这种秩序的镇压,他极为忌惮,比之面对石昊的轰杀还要神色凝重。

    因为,他是不朽之王,哪怕是同级的生灵想杀他,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成功,而那天渊上的规则与秩序则不简单,如同诅咒,一旦沾身,可能要危害很多年才能消退。

    “吼!”

    安澜咆哮,他吐出一口五色精血,焚烧不朽之王的无上力量,奋力挣脱,对抗天渊之力,也要从鼎中脱困。

    石昊体内有些空虚,因为他觉得大事不妙,那滴血的力量真的要消退了。

    “杀!”

    三大高手一起发光,竭尽所能,轰杀安澜。

    三件兵器共振,一起镇杀不朽之王。

    “轰!”

    万物母气沸腾,那口鼎剧震,将安澜要炼化了,他身在鼎中,身上裂痕斑斑,要炸开了一般。

    哪怕他有古盾,有黄金战矛防护,但还是不行,依旧受了重创。

    九层塔压落,将他打的一个踉跄,在鼎中不稳。

    最为关键的是,那口剑胎被三大高手合力催动,一剑落下,噗的一声,这一次将安澜的颈项切开了。

    这极其糟糕,将之斩首!

    骨碌一声,他的人头落地,不是不躲,而是被鼎与塔暂时禁锢了。

    “啊……”异域方向,所有人都在大吼,简直要发疯狂了,这是怎么了,安澜古祖的头颅居然落地?

    这太不真实了,无敌的存在怎么会负伤,会被削落下头颅?

    这一刻,俞陀终于出手,哪怕要沾染红色秩序神链,所受压制激增,付出巨大代价,他也得要救下安澜。

    不可能看着一位不朽之王真的出现意外!

    轰隆一声,天崩地裂,俞陀探出一只大手,并切出一件秘宝,震动天渊上方,要将安澜救出去。

    石昊一叹,他知道,危矣!

    因为,他的力量在衰减,他的强大时期,快要结束了。

    咚!

    果然,九层塔被撞开,俞陀大手发光,将鼎中的安澜抓了出来。

    安澜头颅虽然被斩落,但是,不可能死去,头颅早已自动飞回颈项,正在愈合,快速的修复伤口。

    俞陀带着安澜极速而退!

    这倒是出乎石昊的预料,对方并未发现他变虚弱。

    石昊一叹,有些无奈,但还是想要阻击。

    “速退!”

    就在这时,他的耳畔听到了一道秘语,有人在暗中传音。

    他心头一惊,是那座原始帝城,七王中唯一活下来的人在对他开口,在警示他。

    石昊没有耽搁,快速朝着帝关方向而去,与此同时,另外两个生灵还有九层塔与鼎都在跟着退去。

    “难道是……那滴血要耗尽力量了?”异域方向,有人猜测。

    同一时间,安澜、俞陀瞳孔收缩,并且同时出手,向着石昊的背影拍去,要下重手。

    轰隆!

    然而,天渊震动,从最上方铺天盖地而下红色的光芒,那是秩序,那是天道规则,镇压两位不朽之王。

    “敢尔!”

    安澜、俞陀都断喝,快速出击,不希望那股力量出现。

    轰!

    天渊崩,最上方的苍穹居然炸开了,红色秩序化成了瀑布,而后又化成了血色的汪洋,浩浩荡荡,坠落而下。

    这一刻,红色的汪洋将两大不朽之王给淹没了。

    “嗯?不好!”许多异域生灵都大叫。

    天渊居然毁掉了,但是,他们却没有欣喜,因为这最后关头,两位不朽之王居然被淹埋在下方。

    “起!”

    俞陀大吼。

    同一时间,安澜长啸,就要挣扎而出。

    轰!

    一刹那,天地震动,天渊尽毁,残破宇宙焚烧!

    这场面太惊人了,那一颗又一颗大星跟炮竹一般,在这里爆炸,那股能量波动让人惊悚,让不朽的生灵都胆寒。

    虽然是残破的,但是毕竟曾为宇宙,诸天星辰爆炸,那是何其可怕的事情。

    轰!

    最让人吃惊的是,原始帝城飞起,虽然解体,在化成碎片,但是也在镇压安澜与俞陀。

    “完了,短时间过不去了,这法则之海决堤了!”异域有人心中震撼,这般喃喃道。

    此时,远方,葬地也有生灵眺望,看到了这一幕,也极为震惊,他们知道,出大事情了。

    天渊之内的法则汪洋倾泻,还有原始帝城居然将安澜还有俞陀镇压在下方。

    轰隆!

    原始帝城焚烧,熊熊发光,而后开始解体,将不复存在。

    这是粗暴的,也是决绝的,发挥出最大的力量。

    原始帝城中的最后一位王,本就是要玉石俱焚,要跟他们激战,故此天渊崩裂,城池也解体了。

    轰隆!

    红色的汪洋汹涌,将安澜与俞陀击中,让他们行动等大受影响。

    原始帝城解体,发光时,天地皆震,四海皆惊。

    这是一场大灾难,毁掉的原始帝城,带动着整片天渊被激活,天崩地裂,巨石崩云。

    “噗!”

    安澜还有俞陀都吐血,遭受重创。

    原始帝城,响起悠远的战歌,激昂而悲壮,城中的生灵选择赴死,跟敌人玉石俱焚。

    “不!”安澜大吼,现在这片被点燃的宇宙,各种本源之力沸腾,全都加持在规则之海,那片红色汪洋上,对不朽之王的威胁都极大。

    他们确信,这种恐怖的汪洋可以持续数百年,才会自动散开。

    而在此期间多半不能穿过了。

    此际,两大不朽之王都遇到了生死威胁,被原始帝城压住,被无上规则之力侵蚀。

    “不甘心啊,不能如此,那东西要拿回来!”安澜大吼,他猛的长啸,而后探出一只大手向前抓去。

    轰!

    那只手在前行的过程中,血肉模糊,都露出指骨了,最后穿过天渊时,白骨森森,很是吓人。

    咚!

    大手不停息,在放大,恐怖无边,一下子遮拢了天地。

    轰隆!

    他拍中帝关,剧烈摇动,帝关上方,城门楼摇动,被击穿了,不朽之王一击而已,就让帝关危矣。

    他想带走什么?

    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低吼,知道有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