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心已倦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心已倦

    有人说,火桑林是在火州,不是在罪州,你记错了,最早时,很多处都写有火桑林就在罪州,不信可以查一查原文。只是在那段期间曾有一处笔误,但大家当时肯定都知道写的应该就是罪州的火国之地。

    天地寂静,石昊一个人站立。

    一切都结束了吗?两界之战告一段落。

    可是,逝去的人,别离的人,就此不见,那是一生的遗憾,还有伤感,石昊一语不发,无比沉默。

    轰隆!

    天渊,早已龟裂,在那里焚烧着,那里有红色的汪洋,为规则之海,有因果烈焰沸腾,隔断了两界。

    在当中有诵经声,有爆炸声,还有金戈铁马喊杀声。

    石昊被惊醒,霍的抬头,看着前方,在血色的秩序海内,原始帝城爆碎,熊熊燃烧。

    此外,还有一道模糊的身影,盘坐在那里,口诵真经,身体越发的虚淡,直至将彻底的消失而去。

    七王中唯一活着的那位王也离世了,肉身成空,元神寂灭,是他引爆了此地,原始帝城坠毁,天渊爆开,如此才成功进行了最后的镇压!

    时间不会很长,或许只有数百载,法则之海就会消失,而这也是他所能尽到的最后一分力了。

    金戈铁马,喊杀震天!

    那是原始帝城不灭的英灵,在那里嘶吼着,咆哮着,带着曾经的辉煌,在烈火中回首,将要就此烟消云散。

    原始帝城尽灭!

    “族人……都死了。”

    帝关,城墙上,一群孩子在大哭,这是他们见到的最后一幕,生养他们的古城毁掉了,亲人全部战死。

    从古到今,这座城池一直挡在最前方,镇守边荒。如今,它焚烧殆尽,在荣耀中——消失!

    城在人在,城亡人亡!那些人。那些家族,尽到了他们最后的诺言,全部魂归战场,英灵血洒落残破城中。

    石昊看着这一切,他收起了伤感。目光变得冷冽,火桑林远去,原始帝城坠毁,没有让他消沉,反而激起了他无以伦比的旺盛斗志。

    “我要变强!”这是他心灵中的呐喊,他要变的更为强大,要一展鲲鹏志,冲霄而上。

    一声叹息,带着疲惫,带着倦意。天渊下,红色符文火光中,那最后一位王,就此消散。

    什么都没有留下,封王者,就此终结,再也没有了!

    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曾经辉煌,曾经璀璨!

    昔年,一群天纵英杰居于原始帝城,因功绩而封王。光辉照耀天下,令各族敬仰。

    最后,岁月流逝,万古成烟。这些伟大的族群都相继暗淡了,消亡了。

    曾经的大功绩者们,都殒落了。

    一个时代的结束!

    “我要封王!”

    石昊大吼,这不是狂妄,而是一种信念,带着杀气的呐喊。

    所有人都知道。他所谓的封王,是要在废墟中再建,是要杀敌而封王!

    各族没落,封王者后裔如今分散各地,早已不复当年辉煌,很多都被定为罪血后裔,光环被斩。

    石昊的呐喊,是他的怒意,也是他的不甘,还有他的气吞山河志。

    他不仅要杀敌,还要正名,洗刷罪血的耻辱,有些人要为此付出代价!

    曾经的大功绩者,当年守护这一界的生灵,他们的后代,他们的血脉传承者,怎能沦为罪血族裔?

    有错,天大的错,需纠正!

    石昊向帝关走去,他一个踉跄,身体阵阵的虚弱,不久前曾大战,虽然动用的是他化自在大法,借用他人战力,但还是有种虚脱感。

    不得不说,他化自在大法逆天!

    到了此时,石昊还在思忖,那是怎样的一种秘法?居然能化来他人战力,演绎在当世,简直不可理解!

    跨越时间,跨越空间,化来大自在,化来无敌术,实在逆天到极致!

    哧!

    帝关上,一道光刷落,将石昊笼罩,径直将他卷进了城中。

    因为,有不少人担心,怕他出现意外,毕竟现在那滴血消失了,万一不朽之王发疯,再次强攻,那么荒将危矣。

    当石昊出现在城中,一群人冲了上来,欢呼着,大叫着,那是一群年轻人。

    拓古驭龙、曹雨生等,直接就将他举起,在那里大吼着,这一战很艰难,也很恐怖,挡住不朽之王,足以撑得上惊世大功勋。

    石昊被放下,许多人跟他猛力地抱了一抱。

    此际,就是清漪、魔女彼此都没有敌视,也跟众人一样,毫不避嫌,都给予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

    就是月婵也神色复杂,站在近前,静静的看着。

    “哇哈哈,太猛了,你真是石小子吗,真是荒?”太阴玉兔叫嚷着,怀疑石昊被夺舍了,捏了捏他的脸颊,想要验证。

    这里一片欢腾,无比热闹。

    石昊有喜,也有心酸,虽然暂时阻挡住了不朽的生灵,可是,大祸早晚有一天还要到来。

    并且,今日一战,他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有些人也许一生都见不到了。

    当想到这些,石昊眼中发酸。

    哪怕早已激起战意,可是想到罪州,想到那些人,想到火桑林,他还是难以宁静,恨不得仰天长啸。

    心有遗憾,眼中发涩,口中发苦,石昊一叹,登上了城墙。

    他看到了那些孩子,是这一战中原始帝城仅存下来的人。

    孩子们都在大哭,伤心欲绝。

    “不要哭,以后我就是你们的亲人,下界有一片净土,有一个名叫石村的地方,那里就是你们的家。”石昊走过去,摸这些孩子的头。

    他们大的能有十四五岁,小的还站不稳,不太会走路,都已是孤儿,是战者的后代。

    “你……要回下界?”清漪回头,看向石昊,心中微颤。

    “倦了,疲了,我想回去,这一战结束后,我要回到生我养我的地方。”石昊答道。

    的确,石昊很疲倦,不光是肉身的,还有心灵的,自少年时走出大荒,登天而上,从下界来到了三千州,一路勇闯。

    经历了太多,他的心有些倦了,有些伤感,很想回到那充满欢声笑语的石村。

    城墙上,许多人沉默,不好规劝。

    因为,他们看到了,也知道,荒累了,目睹罪州被拔走,他嘶吼着,想要救回火桑林中的女子,可是却无力回天。

    “大哥哥……”

    城墙上,一群孩子哭泣着,他们都很悲伤,非常心痛,这一日对他们来说,是最黑暗的一天,亲人都战死了。

    石昊收起伤感的心绪,尽量露出笑容,一个个抱了抱这些孩子,他们才最可怜!

    “不要哭,不要伤,我会带你们走,等有朝一日,等你们强大起来时,我带你们去斩了安澜的头颅,为亲人报仇!”石昊说道。

    “好!”一群孩子抹眼泪,但是,吼出的声音却很大,也很整齐。

    “我会带你们走向极致辉煌!”石昊低语,很平静,但也很有力。

    城墙上,不少人都是一惊。

    罪血一脉,要照耀出怎样的光彩?

    所有人都心中剧震,有不少强族更是心中不宁,因为有些家族曾参与过一些事。

    “真的要走吗?”清漪问道,还有其他人也都上前,看着石昊,想要劝说,可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石昊眺望,天渊因果火焰滔滔,隔绝了一切。

    那座城池再也不能出现,它守护了这么久,终究是落幕了。

    城墙上,许多人也都在遥望着,唯有一声叹息。

    异域叩关多年,都是那座城抵在最前方!

    如果没有它,大军早就长驱直入。

    被攻打多年,它真的坚持不住了,只剩下了最后一个王,注定要在当世坠落。

    能坚持到这一世,已经很不易!

    “不朽之王,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他们会修养很多年。”城墙上,有人开口。

    毫无疑问,安澜、俞陀都付出了代价,只要进入天渊,就会受到如同诅咒般的侵蚀,那种影响是持续,要被那种因果之力笼罩很多年。

    这也是早先时只有安澜破关、其他王者等在后方的原因所在,不敢轻易触之!

    “结束了吗?一战过后,可以迎来数百年的和平岁月,再也不用忧心了。”有人轻叹,带着无尽的感慨,还有庆幸。

    轰!

    天渊,发生剧震,火红的法则之海如鲜血一般汹涌,有一杆兵器古朴而慑人,要斩开那里,截出一条道路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