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等候一个纪元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等候一个纪元

    “是,许多人称她为蓝月仙子。”白衣男子点头。

    那个女子,丰姿绝世,清艳动人,脑后有一轮蓝月,映照六合八荒,她若开天辟地时代的神祇,俯瞰天下。

    一颦一笑,皆是美丽。

    青月仙子很平和,圣洁无暇,这应该就是她生前的神态与气质,哪怕面对禁区之主也非常的从容。

    “看着祥和宁静,但是她很骄傲。”白衣男子笑了笑,随后目光又暗淡了,道:“也死了,她殒落在仙古末年。”

    石昊心中波澜起伏,难以宁静,他真的被惊住了,对于早先的那些人他不了解,也不知晓,没听说过。

    可是,对于最后一人,他岂能无闻,还曾见到过她遗留下的火种,那轮蓝月!

    蓝月仙子,其传承下的火种,被清漪得到了!

    那团火,那团符文,早已跟清漪凝结在一起。

    甚至,有人作过推演,曾怀疑,蓝月仙子跟清漪有某种关系,甚至算是转世,难以说清与道明。

    石昊自然惊讶,在仙古时期曾经名动天下的蓝月仙子,居然跟此人有关系?

    “她是你的弟子?”石昊问道。

    “算是吧,我传了她大法。”白衣男子点头。

    石昊默然,此人到底多强啊,教了八个生灵,各个都是通天动地之辈,通过蓝月仙子就可以知道,其他人超凡入圣。

    这位禁区之主太神秘了,绝对是一位盖世人物,听他的话语,他是从仙古纪元初就开始传授弟子的。

    奥古,来自混沌族,是第一个走到这里的强者,诞生于仙古纪元初。

    可以料想,这位禁区之主活的多么久远!

    “都死了。”白衣男子轻轻一叹,微风吹过,将他一身白衣都吹起。令他看起来有些萧索。

    “我喝下此茶,那么……”石昊谨慎的开口。

    因为,他可不想莫名其妙的死去,喝下此茶的人都死了。实在不祥。

    “你是第十人,我等候了一个纪元,今日终于相见。”禁区之主说道。

    石昊一阵头大,道:“我不想步他们的后尘。”

    白衣男子听到,摇了摇头。道:“我不会逼你去走那条路,甚至,当年我还曾反对他们过早的前往,结果还是有人提前上路,结果殒落。”

    什么样的一条路,让那些人如此迫切,那么的渴望,以身犯险去探究。

    “他们自知此生修为到了,无法突破了,所以明知会失败。也要前往,唉!”白衣男子竟然这么叹道。

    “我知道,他们尊我为师,所以想为我而去一战。”白衣男子说道。

    石昊不解,什么意思,禁区之主有大仇人吗,他自己为何不去?

    白衣男子用手轻轻一拂,天崩地裂,鬼哭神嚎,宇宙被撕开了。而后浮现出一片幽静的景象。

    “那里是……”

    石昊震撼,内心难以宁静。

    很为,他曾经去过那个地方,曾看到过部分真相。

    现在。白衣男子拂开虚空,再现那里的景象。

    这应该只是一副画面,而非真的再临那里。

    一条堤坝,横亘那里,自古长存,隐约间。有浪涛起伏的声响从堤坝后面传来。

    天色昏暗,迷雾重重。

    那个地方很神秘,一切都看不真切。

    不过,石昊还是看到了,在堤坝上,有一具身影,带着血,散发仙道气息,那是一位真仙,殒落在那里。

    随着目光移动,堤坝远处,同样垂挂着不朽级的生灵尸骸,死在堤坝上。

    石昊曾经去过那里!

    当初,他跟三藏还有神冥从仙域出来后,寻找归路,曾见到过一片雷电深渊,闯过去后一路前行,最后见到一堵堤坝。

    在那里,他还发现了柳神的踪迹,柳神也去了,进入堤坝后的世界!

    此外,还有一行浅浅的脚印,不知道属于哪一个年代,似乎所有后来者都是沿着那行脚印追寻过去的。

    白衣男子所说的路,就是那里,是堤坝后方?!

    石昊焉能不惊,无论如何,早先也没有料到!

    突然,他的心神绷紧了,因为在那画面中见到了一个生灵。

    他白衣胜雪,纤尘不染,超尘脱俗,站在堤坝上,最后迈步,踏了过去。

    是禁区之主,当年他曾深入!

    石昊震惊,走过去的人还能活着回来吗?种种迹象表明,那是一条神秘的绝路,从未有人带出过有价值的消息。

    他曾在那里陆陆续续见到过一些仙道遗骸!

    轰!

    很快,他听到了堤坝后狂暴的声音,像是骇浪在翻腾,又像是在大战,而后逐渐远去。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那里时光碎片飞舞,看着那画面,不知道究竟过去了多久,是几个月,还是很多年?

    直到有一天,一只血色的手掌扒在堤坝上,沾染着血,破损的厉害,打破画面的宁静。

    接着,那只手在用力,在艰难的向上爬,要翻过堤坝,不久后一颗头颅终于露出。

    那个人披头散发,面孔上都是血,双目暗淡,缺乏神采,他在艰难的挣扎,终于上了堤坝。

    他浑身都是红色的,满身都是伤口,眉心都龟裂了,身上有数不清的血洞等,伤势吓人。

    战衣残破,猩红而血腥。

    他身体踉跄,摇摇晃晃,几次跌倒,又几次起来,向着远方逃去,终于离开了堤坝。

    石昊震撼,他认出了,那是禁区之主。

    原本他白衣胜雪,可现在看到的却是,浑身战衣破烂,早已被血水染红了,他失去了往昔的绝世风采。

    画面如涟漪,向外扩散,最后全部消失!

    石昊一惊,他回过神来,看着茅屋前的禁区之主,强大如他,当年去堤坝那里,都九死一生,艰难逃脱回来吗?

    此后,他所教的弟子,也都去过那里,大部分人都葬在那里了吗?

    “喝过此茶的人,大部分都死在堤坝那里了。”白衣男子说道。

    “那里究竟有什么?”石昊询问,他真的非常震撼,强大如眼前的禁区之主都险些死掉,险死还生的回来。

    “唉,当年,他们也想知道,前仆后继,前往堤坝后,结果都死了。”白衣男子叹息。

    而后,他看向石昊,道:“你还想知道吗,敢去那里吗?”

    如果是其他地方,石昊或许还有犹豫,真的要考虑,但是,这个地方他没有什么迟疑的,当即就点头,非常痛快的说敢去,一定要去!

    因为,不说其他,单是柳神进入堤坝后的世界,就让他不得不做出这种选择,他早晚都要过去。

    前提是,他要先变强,积累自身的道行,日后可以横推堤坝!

    “我要去那里,我敢去,但是,前辈,你应该教我天功宝术,将早先那些人所学到的东西都教我!”

    石昊双目发光,这般说道,他对那些古功真的很眼热,什么屠仙术、搏龙天功等,光听名字就知道极度强大。

    “仙古结束,我足足等候了一个纪元,才见到你,是我辈中人,但是,这一次我不会再传下任何大法了。”白衣男子摇头。

    “为何?”

    石昊急眼,从第一代的奥古开始,到最后一代的蓝月仙子,那个不曾继承白衣男子某种天功大法,都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每一个人所学都不同,可见禁区之主多么的逆天,掌握了太多的秘法,学究天人!

    “我曾教给他们绝世大法,令他们变强,可是到头来,他们都没有踏出自己的路,只是循着我曾经的背影前进。”

    “这样的路,哪怕他们追上我,跟我齐头并进又能如何,不过是多了一个我,我要的是超越者。”白衣男子说道。

    “那你要怎样做?”石昊询问,内心怦怦剧烈跳动。

    “等了一个纪元,终于见到一个合适的人,我会引领你,令你自己上路,打造出一个真正无敌的存在!”白衣男子说道。

    “你要如何做?”石昊心中难以平静下来,他知道,很有可能有一桩天大的机缘摆在眼前。

    当然,也可能一切成空。

    其实,他很想学那些大法,融会贯通后,他再去创法,走出自己的路,也不迟!

    “拿好这块玉璧,你便离去吧,等你俗世事了,来这里寻我。”白衣男子的声音再次变得为温和,富有磁性。

    霞光一闪,石昊手中多了一块陈旧的玉石块。

    “去吧。”白衣男子挥手。

    石昊施礼,躬身向他告别。

    然而,等他抬起头来时,不禁呆住了,简直难以置信。

    周围,那里还有什么茅屋、草木,四野一片荒凉,所谓的宇宙湖不见了,远处的药田等干枯了。

    附近,还有一些残山,也死气沉沉。

    直至,石昊抬头凝思,他看到了一颗头骨,雪白如玉石,他才一震。

    此时,石昊手中无玉块,而那玉块的确存在,就在头骨的近前,此外,那里有还有一个茶壶,破损了,以及半个茶杯,陈旧不堪。

    石昊呆住了!

    这是什么地方,不久前他在同谁对话?

    很快,他又看到另外两颗头骨,很暗淡,已破损了,在那雪白头骨的后面。

    “禁区之主,还有他的一对道童……”石昊觉得,自己的声音在发抖!

    一副凄凉的画面!

    曾经的禁忌存在,堂堂的绝世人物,他是如何死去的,有一天竟这样葬下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