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九百八十四章 一个人的天庭

第一千九百八十四章 一个人的天庭

    法则池,非常绚烂,发出耀眼的光辉,普照仙域。

    同时,它也是可怕的,吞纳八方敌人,一个又一个黑暗生灵缩小,飞快落入当中。

    整片仙域为之而疯狂!

    这件法器太恐怖了,就这么悬在天穹上,所有入侵者都不受控制,飞向池中,如同一只又一只小虫子,落入火光中。

    石昊站在虚空中,俯视着仙域,宛若亘古长存,冷漠的看着诸敌被擒。

    “吼!”

    其中,一头古兽非常庞大,剧烈挣扎着,踏碎山川万物,一跃而起,比之星体都要大,将逃离仙域。

    这头古兽是一位强大的堕落仙王,咆哮着,踏碎了星辰,撕裂宇宙,就要彻底遁走。

    但是,在石昊冷漠的眸光中,大袖一挥,噗的一声,那头古兽瞬间炸开,当场化成了一团血雾。

    人们骇然,这就是荒的实力吗?

    太强大了,那可是一位仙王啊,就这么被他一甩袍袖,结果了性命!

    可以说,准仙帝超出了人们的想象,伤势尽去的石昊,而今屹立在大道绝巅,俯视众生,难逢敌手。

    “黑暗是最终的归宿,仙王也不例外!”

    有一人咆哮,披头散发,顶天立地,他的法体庞大到极致,在远方怒吼着,挣脱出漩涡,想要逞凶,并杀出此界。

    可惜,在石昊一声断喝下,吐出一个符号,如同一座金色的大山般压落,撞击在那人的身上,令他当场炸开,形神俱灭。

    这威能太惊人,极致绚烂,鲜艳的王血焚烧,令天地轰鸣不止。

    “逃!”

    哪怕是黑暗生灵,哪怕来头甚大,但现在也失去了所有战意,没有留下来一战的意愿,都想遁走。

    可是,怎么逃的了?

    天穹上,那口法则池散发莹莹光芒,流动蒙蒙雾霭,将所有入侵者都向里收去。

    有漏网之鱼,那是因为太遥远,但是却被石昊在弹指间,击成血与骨,根本逃脱不了。

    “黑暗永恒,这一天终将到来!”

    有不畏死者,嘶吼着,不断挣扎,向附近的人出手,甚至想向石昊杀去。

    轰!

    下一刻,法则池降落,距离大地越发的近了,这一刻在各地厮杀的入侵者,加速被收走,砰砰撞入池中。

    嗡!

    最后,法则池开始旋转,在仙域上空盘旋,它拥有极速,一刹那就是亿万里,速度太快了,将所有入侵者都收了进去,再无漏网之鱼。

    除却个别强者被石昊留下、待盘问外,石昊猛的一震法则池,噗的一声,这批强者全部被化成血雾,死于非命。

    一团火焰在池中燃烧,汲取那些生灵的法则印记,而后轻轻一抖,将他们化成灰烬的遗骸震出池外。

    这是大杀器!

    便是仙域诸王都看的脸色发绿,这也太恐怖了。

    刚才有的生灵可是在跟他们激战啊,与他们同阶,结果就这么被镇杀,这是何等逆天的手段?

    咚!

    在接引古殿原本所矗立的位置,虚空裂开,有恐怖的气息流淌,黑雾滔天,像是有什么生灵要跨界而来。

    石昊无惧,登天而上,堵在这里,向内遥望!

    “杀!”

    他一声大喝,锵的一声抽出仙剑,绚烂光芒刺的仙王都慌忙低头,不敢去凝视。

    哧!

    石昊立劈那里,将那虚空劈开,使通道更大,他倒要见识一番,究竟有什么生灵要过来。

    吼!

    一声巨大的咆哮,震的仙域颤抖,若非石昊封住此地,许多人都会被震的身体龟裂,死于非命。

    石昊看到了,这是一头庞然大物,它拥有十九颗头颅,覆盖着青色的鳞片,狰狞而骇人。

    十九颗头颅各个都不同,躯体是龙躯,在那里盘绕,舞动,它的体形实在庞大无比,最细小的鳞片都比得上月亮,眼眸有星球那么大。

    它威势骇人,除却中间的龙头外,还有白虎头、貔貅首、饕餮脑袋……

    那景象骇人,气息恐怖。

    石昊确信,这头怪物足够强大,昆谛、瞿忡都不是其对手,它太强横了,没有几个生灵能制衡它。

    当年,九头怪物都已经够可怕了,曾跟没有突破前的石昊拼斗很长时间,这一尊拥有十九颗头颅,更为惊人。

    “十九位王者,彼此吞噬,融合,成就了这样的法体吗?”石昊自语。

    毫无疑问,这个生灵位列仙王绝巅,若是能冲破最后的桎梏,那将了不得。

    只是,那桎梏,太艰难!

    哪怕这头生灵再强大,也还是没走到那一步呢。

    自古以来,又有几个强者达到那个层次,目前只有一个荒。

    “仙王中数的上的强者,比昆谛要厉害,不知道跟那从异域走入界海深处、至今未回归的老怪物相比又如何?”

    “吼!”

    这个怪物咆哮,向前杀来,爆发出的气息慑人心魄,若是其他仙王在此一定承受不住。

    可是,在石昊看来,这根本不够看,他一剑斩落,噗嗤声中,十九颗头颅全部落下,带着大片的血雾。

    “说,你们有何来头?”石昊问道。

    其实,不用多想,他也明白,这是来自黑暗牢笼的生灵,跟早先的九头怪物一般,只是这一头更强。

    融合十九位王者的元神,这是何其可怕的事?

    在仙王领域中,的确少有对手了,能横推当世的各路敌手。

    “有什么可说的,堕入黑暗中,彼此吞噬,而今获得一个机会,裹带黑暗物质,领军杀了出来,迎击光明。”

    一颗头颅说道。

    “供奉黑暗,永世膜拜。”

    另一颗头颅低语,眼中有狂乱,有迷茫,还有一种疯狂,这很不正常。

    石昊的神色当即就冷了下来,他知道,这些生灵被关了无尽岁月,根本就不能以常理度之。

    他一个又一个抓过来,探寻他们的头颅。

    最后,轻轻一声冷哼,道:“送你们上路,解脱吧!”

    哧!

    当一剑扫过时,十九颗头颅全部化成齑粉,形神俱灭。

    这些生灵,心中只有杀戮、毁灭,真要留下来,早晚会是天大的祸患。

    黑暗之地,到底有什么,为何要造成出这样的怪物,这样领军前来,对仙域来说实在是一种大危机。

    锵!

    石昊挥剑,再次向前劈去,他恨不得劈开永恒,划破黑暗,将所谓的牢笼全部开启。

    很遗憾,他这一剑落下去,并未见到黑暗牢笼,这条通道已经寸寸崩断,彻底的消失与不见了。

    “接引古殿,连着黑暗之地,它在接引牢笼中的生灵回归吗?”石昊轻语。

    他手持法则池子,向里凝视,观察那座接引古殿,又拘禁出特别保留下来的几尊强者,探索他们的识海。

    但是,终究也没有太大的收获,关于黑暗之地,他们根本不了解,漫长岁月以来都被关押在牢笼中。

    直到近日有一道声音响起,要给他们自由,让他们回归光明,他们这才复苏,奉命杀来。

    “亿万载的关押,纵然当年为人雄,为天骄,到头来也会废掉啊。”石昊长叹,那种黑暗的环境死寂无声,足以将人憋疯掉。

    一战落幕。

    石昊回来的及时,但仙域也是损失很大。

    接引古殿突兀出现,直接闯过来一群强者,大开杀戒,令人没有防备。

    所有人都觉得,有石昊挡在界海中,相对来说,仙域会很安全,事实上这二三十万年来的确如此。

    谁能料到,惨祸从天而降。

    就是天庭,也死伤了不少人马,有些年老的神将从下界跟着上来的,当年被盘王带到这里。

    可是,在这一役中,却有一些老将殒落。

    哪怕有五禽扇、混元葫芦、五行旗等,在动辄就有仙王参战的大动乱中,还是会遭到冲击。

    黑暗柳神在这场大战中遭遇围杀,险些发生意外,枝桠等断裂很多根。

    总算过去了,但是,天庭的后方出现一些新坟,都是曾经的老神将。

    石昊很沉默,他一直在盯着界海,可还是没有防住,竟还有接引古殿,可以这般降临。

    他在仙域常驻下来,朝看金霞灿烂,暮看夕阳染血,星辰转动,日月更迭,他有时一站就是很多年。

    他在体悟自己的路,参悟自己的法,为的是更强,成为真正的帝者!

    在此期间,他也和故人相见,谈到旧事,论及未来,所有人心情都很沉重,都知道黑暗之地有大恐怖。

    清漪,也常来,她跟石昊间很平和,也很宁静,因为还有一个黑暗火灵儿。

    现在,石昊不愿多谈,而今的天下,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儿女情长,一切都要待平掉黑暗动乱之后。

    只是,当到了那个时候,想到有云曦,有火灵儿,有清漪,他又一阵头大。

    天角蚁曾取笑,堂堂的荒,一代准仙帝,也有头大的时候?

    事实上,就是十五爷石中天都在打趣自己的孙儿,号称无敌的小石,还怕区区儿女情,到时候统统娶掉。

    石昊苦笑。

    岁月无情,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得到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有遗憾,也有满足。

    时间就这样不断的逝去。

    轰!

    这一日,天地剧震,仙域四分五裂,发生恐怖灾难。

    石昊倏地睁开了眼睛,庞大威压散发,盯着虚空,镇守住了天庭所在地,并且神威蔓延,守护四方。

    “我没有去找你,想不到,你自己到主动找上门来了!”石昊喝道。

    他看到了一口箱体,是那起源古器,属于异域,当年被他封印并放逐了,存在于莫名空间中。

    石昊养好伤后,一直在参悟大道,还没有来得及去探究它,不曾想今日它自主出现了,降临仙域。

    起源古器在接近石昊时,自动开启,这当然是一场大灾难!

    “镇压!”

    石昊大喝,神威盖世,他的法则池冲霄而上,去迎击这口箱体。

    喀嚓!

    箱体绽放,从当中露出一柄骨杖,雪白如玉,但却缭绕着一团浓郁的黑暗本源,向着石昊劈来。

    到了今日,石昊终于确信,这是怎样一个等阶的力量了,属于准仙帝!

    “凭你也敢来伤我?”

    石昊大喝,法则池震动,就要将这柄骨杖收进去。

    他挡住那股威势,将之震到域外,想要去无人之处激战。

    然而,当石昊离开时,又一口箱体浮现了,降临在仙域,轻轻颤抖,而后慢慢开启。

    这是另一口起源古器,它属于葬地!

    “你敢!”

    石昊大吼,祭出手中仙剑,劈斩而来,将之震到域外。

    一座骨冠浮现,像是帝者之冠!

    它沉浮着,偶尔有时会化成一颗雪白的头骨,如梦似幻,让人惊悚。

    对于仙域来说,这是一场大灾难。

    两口箱体先后绽放,哪怕石昊曾极力阻挡,将它们轰飞,可还是被那光芒照耀了不少区域。

    无数的生灵哀嚎,许多的强者灰飞烟灭。

    因为,那两口箱体有意为之,光芒曾极尽璀璨。

    甚至,有两位仙王距离太近,最终殒落,仙王血染红他们的闭关地。

    天庭亦损失惨重,殿宇残破,一些天兵、神将等,都化成了灰烬,在准仙帝毁灭之光普照之下,形神俱灭。

    域外,石昊怒吼,他裹带着两口箱子冲进了界海,爆发绝世大战。

    这并非准仙帝法器那么简单。

    那骨冠居然化成了人形,如同一个生灵临尘,提着骨杖,跟石昊激斗。

    帝落之后,这是第一次准仙帝级大战,震动万古,诸天都在颤栗,所有人都胆寒,这是前所未有之大事。

    “妄立天庭者,死!”

    骨冠化成的生灵,冷漠而无情的说道。

    石昊大怒,自从进入仙域后,天庭这个名号从未再提过,他自己无惧,但就怕故人遭劫。

    “你以的道行来说,终究要是要立下仙庭。”那生灵冷幽幽的说道。

    在下界时,世界树上的女子就曾告诫过石昊,在下界也就罢了,还属于凡尘,不会被人注意到。

    若是到了仙道层次,依旧立天庭,必然会有灭身大祸。

    那女子的祖上是仙域体系的开创者之一,几位老王曾立天庭,结果几大族群皆灭,被不祥与灾难笼罩。

    到头来,只有女子还有屠夫逃过一劫。

    “原来是你们在出手!”石昊寒声道。

    “比你想象的还要严重,黑暗永恒,这一切尽在轮回中!”那生灵冷漠无情。

    “杀!”

    绝世大战,恐怖无边,石昊跟他血拼,这一战杀的日月无光,界海崩溃,让诸天都在颤栗,哀鸣。

    最终,石昊胜出,镇压两口起源古器,彻底封印,留待来日解决。

    他快速返回了仙域,当见到满地血迹,断壁残垣后,他忍不住一声大吼。

    不说仙域其他各地,单是天庭便损失惨重,有许多老兵永久的死去了,有些神将尸骨无存,化成灰烬。

    还有大量的修士,只留下半截身子,眼看是活不成了。

    因为,有一股可怕的侵蚀之力,正在磨灭他们。

    吼!

    石昊披头散发,祭出准仙帝精血,以神圣力量洗涤众人,将一些人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他抱着一具又一具苍老的残缺尸体,双目泛红,那是从下界就跟着他的老兵,今日成片的死去了。

    “啊……”

    石昊大吼,仰天咆哮。

    很快,他知道,故人中也有遭劫者,曾在边荒一同大战,曾在九天十地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呵呵,哈哈……”石昊大笑着,有些苍凉,无比伤感,嘶吼道:“我没有立下天庭,刻意回避,还惹来这样的劫难。”

    “祖父、阿蛮、长弓衍、穆青、清漪……你们且去沉眠!”

    石昊低语,他想做一件大事,将整片天庭封印,就如同他当年封印石村一般。

    他准备自己一个人上路,无后顾之忧,杀个痛快。

    “此后,这里将无人了。”

    “只剩下我自己!”

    “自这一日后,天庭将出!”

    “天庭,有我在,它就在,一个人的天庭,也当立!”石昊大吼,咆哮着,仰天而立,爆发出无以伦比的恐怖气息,铺天盖地。

    “你来吧,若再不出现,我就杀过去!”

    这是宣战,一个人的天庭,在向黑暗之地宣战,只有荒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