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七十章 打草惊蛇

第七百七十章 打草惊蛇

    013-09-23

    (双倍月票活动就快结束了,今天努力三更!)

    东江证券早初是徐城市东江区所属的国资证券企业,早初经营困难,资不抵债,到九六年在市委市zhèng fǔ的要求进行改制,清理债务,又拉来浦成电器等新的私营股东注资之后,才渐渐走上正轨。

    东江证券的资实力,不要在全国都不起眼,即使在淮海省内都不能算什么大企业;目前真正有价值的,还是其与淮海证券是省内目前唯有的两家、有经营全部证券业务资质的证券公司,也就是拥有所谓的证券全牌照。

    既然知道了东江证券涉及cāo纵资华实业股价一事,沈淮这段时间对东江证券也有过详细的研究:

    东江证券九七年自营业务部门所辖的资金甚至都不足两个亿,而在证券经纪、承销以及资产委托管理方面,一年的经营收入规模也就三五千万的样子。

    在这么一家中小规模的证券公司里,周辰西作为普通的副总经理,实际能从证券公司获得的合法收入,远没有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夸张。

    周辰西出阔绰要给情人徐娴买豪车,只能明他在东江证券之外,又发了一笔横财。

    周辰西近期能在什么地方捞得这么一笔横财?

    这个问题对沈淮来,实在没有什么神秘感可言。

    而徐娴之所以能让周辰西出阔绰的掏钱替她买豪车,除了徐娴给周辰西当情人之外,沈淮猜测最主要的,也许是徐娴知道周辰西在东江证券之外私建老鼠仓的所有内幕。

    成怡回国工作近一年时间,证券金融的黑幕也知道很多。

    胡林联合多家证券公司拉抬资华实业股价这事,即使全天下人都知道疑点,都知道有内幕,但未必好入查。

    即使是徐沛,也有可能会考虑跟胡林、跟赵秋华正面为敌的后果,而放弃在这件事情上做章。

    倘若从周辰西这个不足轻重的角sè入,从他收入异常以及私建老鼠仓的事情上入调查,反而能在不经意间,将整件事撕开口子来,打胡林一个措不及。

    沈淮提醒这一步,成怡自然也就明白过来,沈淮今天的举动,并不是要耍什么威风,根的目的到底还是要打草惊蛇,不是要惊打胡林,还是要周辰西这条小蛇惊打得乱跳,心里想:胡林那边大概永远都不会想到他们的最大破绽会如此不经济的暴露出来。

    想到这里,成怡也是轻叹低语:“像你跟我爸,看上光芒照人,只是背后的辛酸跟凶险,是极少人知道的……”

    沈淮笑了笑,看着销售经理戴小莹在门外要进来,便与成怡不再谈东江证券的事情。

    戴小莹不加理睬,王辉也无计可施,他甚至都不知道集团公司的老总赶过来,到底是不是跟戴小莹背后告密以及跟财务室里戴小莹的这两个客户有关。

    他站在过道里,隔着窗户看着戴小莹跟两名客户在财务室谈车险的问题,也叫他看不出有什么异常来,心里就想:是不是自己过敏了,集团老总到门店只是心血来cháo的视察?

    王辉看了看表,估计集团老总坐车赶过来还有十来二十分钟的样子,他也不能将周辰西他们丢办公室里不管不问——再一个,就算集团老总过来,他要能先签下周辰西这辆甲壳虫的单子,也算一个头彩。

    这年头轿车从海外进口还有严格的配额限制,加上高达110%的进口税,以及消费税、购置税,再加上代理商的利润,最终进口轿车的销售价格,通常都是到岸价的三四倍还多,这也意味卖出一辆进口轿车,利润远比卖一台合资车要高得多。

    想着东江店近半个月的盈利都能从周辰西的这笔单子里产生,王辉心思稍定,也就不觉得会有什么问题发生。

    周辰西见王辉接了个电话就急冲冲的赶出,再见他回来,眼神似有飘忽,不禁疑惑的问他:“怎么回事?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哦,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我们集团公司的大老板跟常务副总临时决定要过来看看。严总,你也是认识的;倒是我们公司的大老板为人低调,周总或许不认识……”

    “他们怎么会这时候过来?”周辰西疑惑的问道。

    他刚才是气恼徐娴的纠缠,才出言不逊的了那么几句,但的话也确实难看,但叫他放下架跑过赔礼道歉,也是不可能。

    他也知道沈淮、成怡这两个小青年,年轻这么小,又有机,又有能力购车,即使车款近一半要办车贷,也能表明对方不是普普通通的人。

    虽然周辰西也不认为沈淮跟成怡这两个小青年真有多大的能量,但德诚汽贸板跟分管市场的常务副总,时机恰巧的在这时候赶到店里来,周辰西一点没有联想也是不正常的。

    王辉的话,叫周辰西将信将疑,不过他只是德诚汽贸的客户,也不怕沈淮、成怡这两个小青年对德诚汽贸施压,对他会产生什么不利的影响。

    见王辉坐立不安的样子,周辰西反而笑道:“怎么,王总也怕见公司的老板?”

    “没有,其实倒不怕,就怕给人在背后莫名其妙的戳两刀,”王辉倒不至于就乱了分寸,与周辰西也熟,也不掩饰专营店内部关系要比想象中复杂。

    国内官场斗、公司也内斗,周辰西对公司政治这一套,理解要比王辉深刻,心有体会的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王总你年轻有为,能为公司拉到大客户,多签几笔大单,还怕小人陷害?那个小戴,人长得漂亮,心思也应该不会太坏,会不会是你伤过人家的心、玩弄过人家的感情,叫人对你怀恨在心啊?”

    “你们男人扯到女人身上,话都没个正经。”徐娴娇嗔道。

    她一时也顾不上沈淮、成怡当初曾对她出相助,也不管太多的事情,她今天对周辰西百依百顺,关键就是揪住周辰西帮她把车买下来。不然不要周辰西这个人主意多变,万一叫周辰西家里的黄脸婆知道,买车的事也会闹泡汤。

    徐娴在王辉的办公室签好购车合约,也不管沈淮跟成怡还在财务室那边谈车贷、车险的事情,彼此见了难堪,就催促周辰西一起过交款。

    今天车贷、车险的续也办不下来,银行及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过来,也只是负责把申请材料收走。

    这边事情结束后,看着周辰西他们从过道那头走过来,沈淮与成怡就起身跟戴小莹告辞,要赶车管所那里办临时通行证。

    戴小莹见大老板跟严总还没有赶过来,就喊来一名工作人员,让他替沈淮、成怡到车管所跑一趟办临时通行证。

    沈淮与成怡也就耐心的坐在一旁等候,对走进财务室的周辰西等人也是冷脸不理,周辰西自然也是眼高于顶,不理会这两个小角sè。

    徐娴倒似的心有歉意,朝沈淮、成怡道:“辰西他这个人,就是这个臭脾气,他好意想帮助别人,别人不接受,倒好意欠了他似的、有意要惹恼他似的;你们不要理他。”

    王辉看着沈淮、成怡还站在财务室里,眉头微蹙的吩咐戴小莹道:“戴经理,事情办完了,你就带沈先生、成小姐到接待室……”嫌沈淮、成怡留在财务室里碍眼,要赶他们接待室等候。

    戴小莹也没有办法有脾气,刚要站起来带沈淮、成怡接待室等候,就见大老板跟严新华往这边的过道走来。

    严新华走进来,看到东江店的戴小莹陪同两名客人从财务室出来,走过来就问道:“这是小戴你接待两名客人?”见戴小莹点头,就热情的伸过来,道,“你们好,我是德诚汽贸的副总经理严新华,这位是我们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姚振林。今天我们到东江店来,是想了解一下专营店在接待客户方面的情况,二位要是不觉得麻烦的话,能不能耽搁你们片刻……”

    王辉看到严新华陪同姚振林走进来,直接走到戴小宝负责的这两名客户跟前停下来,瞬时间都有些心惊胆颤。

    他推开门要出来跟集团副总及董事长问候之时,又听严新华接下来的话,又顿时释然,松了一口气,心想:严新华陪同大老板下来,原来是了解门店经营情况的。

    王辉却不知道,严新华跟姚振林到现在还没有摸清楚状况。

    上午到办公室突然接到鹏悦集团贸易采购部门的电话,此前谈得差不多的合作协议,集团高层要重新进行审查——严新华混迹商场多年,知道“重新审查”的背后,意味着他们很可能已经丢掉这笔很可能会占集团全年两到三成业务量的大单。

    这是非同小可的事情,严新华不敢怠慢,立即直接跟董事长姚振林做了汇报,也很快召集部门员工,检查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四处电话打听是不是有竞争品牌甚至有可能是外省市的代理商在他们背后下毒抢单。

    就在他们困在会议室里摸不着头脑之时,戴小莹打来电话。

    严新华与姚振林当即就敏感的意识到这两个“路人”很可能就是问题所在,也没有耽搁,就直接坐车奔东江店来。

    不过到东江店,他们对问题的xìng质跟严重程度,依旧没有什么认识,故而也是试探xìng的两句话,不像叫王辉产生误解。

    周辰西也随王辉走到财务室门口,刚要出声跟他认识的严新华打招呼,但很快注意到严新华跟德诚汽贸老板姚振林此时的注意力完全都放在沈淮的身上,心里也是又惊又疑,暗想:难道这小子真有什么来头。

    沈淮不认识严新华,但眯眼看着姚振林,笑着问道:“姚总不认识我了?”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