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七十三章 因何转变

第七百七十三章 因何转变

    013-09-24

    离开徐城,从徐东高速下来,走沿江快速道,很快就到梅溪镇。

    梅溪新区在梅溪河以西的区域,才开始展开建设,建成区还有限;东岸包括新镇以及北片的旧镇改造在内,都已经建设完成。

    没有什么高楼大厦,即使是多层住楼,也是限制在四层,树木蔚然成林之后,建筑掩映林梢之间,沿街樟杨成林,给人一种静谧的感觉。

    车在渚园东的小广场停下来,过桥到梅溪老街找店吃饭。

    尚溪园就在老街西首的老河码头广场那边,但沈淮与成怡停车下来吃顿便饭,自然不会跑到尚溪园惊扰什么。

    成怡走到梅园酒店前停下来,看着这家除了临街的铺面古香古sè外,还有间院子半掩着门,探头看进去,青砖铺地、过廊红漆,临墙还有一眼四五平方大小的鱼池,用鹅卵石砌边,角落里种有几簇修竹,别致幽静。

    “这家怎么样?”成怡问沈淮。

    “行啊。”沈淮说道。

    院子里是包厢,沈淮与成怡不进院子;临街底楼进门就是一个木质转角楼梯,餐厅主要是在二楼,爬上去也是一sè的青砖装饰,摆放的桌椅皆传统jīng致。

    两个穿蓝印花布质袄裳的女孩子在二楼招待,长得倒也清秀,沈淮与成怡选了临街的座位坐下点菜,凭窗将前后一段的老街收在眼底。

    明天才是元旦假期,沈淮跟成怡在路上开车三个多小时,此时已经是午后时分,店里没有其他客人,老街上的不多行人也是慵散,看着感觉就特别悠闲。

    “你就没有一点留在这里安家的想法?”成怡胳膊肘支在桌上,托着下巴,定睛看着沈淮问道。

    “铁打营盘、流水的兵,”沈淮笑道,“我就是那‘流水的兵’,有想法也没有办法。”

    “没有遗憾?”成怡乌黑似点漆的大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泽,“两次到梅溪,只觉变得更加的别致、幽雅,我都想能在这么一个地方悠然的过生活,定然是极好。你在这地方投入这么多的心血,最终却要离开,真就没有遗憾?”

    “也有不少人问过我,当官有什么好处?”沈淮笑道,“拘束那么多,顾忌那么多,说到权势也是眼见起高楼,而难言浮沉,跳开去未免没有更大的名利场。但要说到成就感,那只是一个巨大的空洞,是很难拿其他东西去填满的,这也算是人格缺陷吧……”

    见成怡笑靥如花的看着自己,沈淮又问道:“还有什么问题要问的?”

    这时候王刚抱着一个小孩走上楼梯,乍看到沈淮跟个女的临窗而坐,吓了一跳,走过来打招呼:“沈书记,都好久没见你回梅溪了……”

    沈淮笑笑,说道:“临时经过梅溪,就停车下来吃顿饭,现在这家店是你在经营啊?”

    沈淮倒是经常回梅溪,只是回梅溪的时间都是早出晚归,跟梅溪镇上的熟人都极少能碰上面——特别是在成怡面前,沈淮打死都不会承认他经常夜里回梅溪跟陈丹幽会的。

    沈淮也是很久没见到何月莲、王刚母子了,在经历一系列的事件之后,何月莲这边倒是彻底消停下来,王刚看着也是多年前见到那个不可一世的小青年成熟多了,看着他怀里小孩,像是刚出生不久,沈淮猜想他也应该是结婚生子,又问道,“你的小孩?长得真好看啊。”

    “我妈现在不大管酒楼的事,我也没有事做其他事情,就在这边盯着,”王刚说道,“我去年结婚时,还想给沈书记发请帖的,但想到自己曾经那么不懂事,给沈书记您造了那么麻烦,犹豫来、犹豫去,最后还是作罢,说来还是愧见沈书记您。”

    “有什么愧不愧见的,我这人也不是什么好脾气;酒楼经营得不错,这就是事。”沈淮笑道,探头过去,拿手指逗了逗小孩子,与王刚闲聊了几句,待饭菜上来,便与成怡用餐。

    离开时,王刚坚持免单,沈淮也是承情,沿老街走到一圈,就开车离开梅溪,返回霞浦。

    在车上,沈淮将前些年在梅溪的一些纠纷说给成怡听。

    “他给人的感觉还行吧,不大像你说的那种人啊?”就刚才在酒楼的不长时间接触,成怡觉得王刚还是一个成熟稳重的青年。

    沈淮对王刚的变化也有些意外,笑道:“人总是要成长的,特别是经历那么多的事情后,这小子还不能有所改变,他这辈子就没救了。”

    “那你呢?”成怡笑盈盈的问道,“你是经历什么事情之后,才变成你现在这样子的?很多人都说你到梅溪后,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我啊,我就复杂了,”沈淮坐在副驾驶位,挠着鼻翼,说道,“我到东华后,曾有一场意外在我眼前发生,我当时也给砸伤,当然给砸错过去,你听说过这事吧?”

    “听小黎说起过她哥哥的事情。”成怡说道,她在徐城跟陈丹有交往,自然也是认识小黎,只是沈淮都不在场。

    沈淮无法将最真实的一面说出来,但尝试着用他人能理解的方式,去说他前后的转变:

    “……说是幡然悔悟也好,说是受到刺激也好,就这么看到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在眼前消逝去,对我的刺激确实很大。也是第一次有去了解他人生命、梦想乃至世界的念头,几乎就此一发不可收拾。也是因此学会去思考一些东西;也是因此发现之前自己的空洞,也是在不知不觉之间,给另一个人的梦想跟世界所填充,在别人眼里是转变,对我来说,或许就是人生的机缘、告别过去的机缘……”

    这时候车经过一条岸边长满芦苇草的河边,风吹芦花似雪,成怡将车停在路边,看着沈淮侧过脸看向车窗外,心生柔情,伸手去抓住他的手。

    叫成怡绵柔嫩滑的手握住,沈淮转回头来,只觉成怡的眼睛格外的清澈、柔美,伸手过去,托住她的后脑勺,朝她诱人的红唇,轻轻的吻过去。

    唇触轻柔,成怡心酥眼迷,浑身僵硬得无法自制,过了一会儿,又彻底的酥软下来,要搂住沈淮的脖子才能保持亲吻的姿势,在沈淮舌尖想钻进来时,她也只是睁开眼、不知所措的看了沈淮两秒钟,就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任沈淮的舌头钻进来索吮香津。

    一直到过路的汽车看到这一幕按起刺耳的喇叭,成怡惊醒过来,才注意到沈淮的手已经解开她的外套,隔着绒线衣正往上移。

    成怡将沈淮的手打开,红着脸整理凌乱的头发,心慌得砰砰乱跳,转过脸去,嗔骂道:“就知道你是个臭流氓,哪有第一次接吻,狗爪子就摸人家女孩子那里的?孙亚琳说得真对,要时刻对你这个臭流氓保持jǐng惕,差点就叫你给骗了……”

    成怡穿着呢子外套,较厚,触感又硬,摸在外面,感受到成怡娇软、充满弹xìng的身体,沈淮手伸去搂成怡的腰肢,倒没有想唐突了佳人,yù哭无泪,只能嘻皮笑脸的嘿然而笑,问道:“孙亚琳什么时候跟你诽谤我来着?”

    众信投资接受柏克莱银行等资方高达两亿美元的注资,主要是用来对冲众信此前从安田银行获得的rì元贷款。

    rì元贷款不能提前归还,但此时拿大量的美元进入rì市场收购资产,两者进行对冲,依旧能在rì元汇率大幅下降过程中,获得巨大的汇率收益——cāo作得当,众信就能从此前高达四亿美元的贷款里,获得高达一亿五六千万美元甚至更高的汇率及投资利益。

    为此,孙亚琳这段时间她人都留在rì,沈淮都很少有机会跟她见到面。

    之前沈淮以为他跟成怡两人即使会因为现实而结合一起,但成怡也会跟他的世界保持一定的距离,倒没有想过成怡跟孙亚琳也有较频繁的联系,心想,也许在这段关系里是他太消极了。

    沈淮打电话给王卫成,县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他就没有去县里,倒是杜建打电话过来谈房子的事情。

    旅游学校前的这栋院子是孙逊、周钰出国前留下来交给王卫成代为照管的。

    孙逊、周钰夫妇俩这次决定留下来,虽然跟王卫成一再表示房子还继续租给县里,但沈淮不会鸠占鹊巢,坚持将房子还给孙逊、周钰夫妇,让县里替他再另安排住处。

    老的县委大院,有几栋小洋楼,除了现任的县委领导外,都是退休的老领导在住,其他就是几栋筒子楼,给一些新进的工作人员当宿舍,更多的公职人员则是到临港新城那边分房子。

    沈淮也不会让退休的老领导给他腾房子,去惹什么闲话,又不想住到人多眼杂的地方不得清静。

    县里在城南的一处集资房小区里有几套房源,之前给到霞浦挂职的县领导住过,装修也是新的,搬进去就可以住;杜建就等着沈淮空下来去看一眼,就把房子的事确定下来。

    沈淮也不清楚他还会在霞浦工作多久,也不清楚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与成怡订婚后会不会结婚——要是结婚的话,不想房子换来换去,那这套房子就将是他跟成怡的婚房,房子的事情,他自然是拉着成怡过去,让成怡做决定。,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