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七十八章 找枪

第七百七十八章 找枪

    窗外寒风呼啸,李谷披了大衣下楼,出楼道叫冷风吹了直缩脖子,但也一眼看到路灯柱下的徐娴。

    李谷看眼前这个漂亮女人有些眼熟,但想不起名字来,见左右也没有其他人在,手裹住大衣,走过去问道:“刚才是你打我电话说有重要情况要反应?”

    徐娴自然认得眼前这人是省属国企工委书记李谷,知道他同时又兼任省金融办主任、国投集团总经理等职,负责省zhèng fǔ联络金融、证券机构的工作,也曾多次到东江证券调研考察,她曾见过。

    东江证券虽然在淮海省权力金字塔内,地位算不是多高,但也是属于省长赵秋华一系。即使在改制过程,在徐沛的强力干涉之外,浦成电器等企业注资成为东江证券新的股东,依旧很难直接干涉东江证券的运营。

    李谷曾作为秘书随前省委书记到淮海省来,身上打着计经系的鲜明烙印,身兼金融办主任之后,到东江证券的几次调研考察都是浅尝则止,与东江证券的高层都没有什么接触,对作为中层的徐娴自然就谈不上有什么熟悉。

    而东江证券的管理层,如韦应成等人,跟田家庚、徐沛一系的官员也是刻意的保持距离。

    徐娴局限于身份,虽然对更高层的内幕不甚了了,但这些脉络跟东江证券直接相关,她还是能理得清楚的。

    当然,徐娴此时心情也是忐忑。

    自从知道沈淮作为霞浦县委副书记、县长的真实身份之后,徐娴也是尽一切可能的去挖掘背后的故事。

    即使不通过周辰西,徐娴作为东江证券客户部门主管,只要有心,还是能从一些牛逼闪闪的客户那里,了解到省内的一些政治秘闻。

    不管从哪方面的传闻来判断,梅钢系的掌门人沈淮跟前省委书记的前秘书李谷都不应该是一路人,沈淮偏偏要她一个直接拿着材料过来找李谷,她心里既感到无比的困惑,同时也有极大的不安。

    只是徐娴没有其他选择。

    “是我给李主任您打的电话,”

    徐娴这时候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沈淮如果真的要牺牲她,刚才周辰西过去找她的时候,就不会紧随其后跟过来,她定下心思理了理思路,说道,

    “我是东江证券的大客户部经理徐娴,找李主任您,是想跟李主任您反应我们公司有高管挪用公款进行内幕交易、又担心罪行败露、企图卷款外逃的问题。”

    “你是东江证券的?”李谷立时jǐng惕的盯住徐娴的脸打量,也确定刚才乍见的熟悉感来自哪里,应该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又问道,“这么重要的问题,你为什么不跟公司高层汇报,是谁让你直接到我这里来反应情况的?”

    “没有谁,”徐娴对李谷不熟悉,就照着沈淮事前教好的说辞回复道,“因为该高管挪用公款一事,又涉及到东江证券在某上市公司增发方案出台前参与cāo控股价的内幕交易——这时候我也不知道该信任谁,只是听说李主任您刚正不阿,所以……”

    “好了,你不要多说了。”李谷打断徐娴的话,他又不傻,眼前这女人都把话说到这程度了,他还能猜不到是沈淮躲在背后捣鬼?

    李谷走到一边,拿出手机来,拔沈淮的电话。

    见李谷一副已经猜到是谁在背后捣鬼的样子,徐娴反而就安下心来,心想沈淮果然不是随随便便的将她踢到李谷面前来反应问题的。

    徐娴稍稍站远一些,以示避歉,也看着李谷站在路灯下跟沈淮打电话交涉的脸,希望能从中捕捉到更多叫她心思笃实的细节。

    “东江证券的事情,是你把人踢到我这边来的?”李谷猜到是沈淮在背后捣鬼,不过拨通电话第一句话,还是客气的问一声。

    “啊,”沈淮在电话那头故作糊涂,说道,“李主任啊,你一定要说我知道这事,我也不否认,但是我确实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啊。东江证券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想捋起袖手看好戏,我也没有必要趟这浑水,”

    李谷听着沈淮的语气,就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不然上回在省人行的食堂遇到,沈淮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将东江证券涉嫌参与cāo纵资华实业股价的事情,提前透露给他知道。

    不过沈淮无赖的态度,也叫他苦笑,他也不愿就这样给沈淮牵着鼻子走,见徐娴站在远处还不忘打量这边,跟电话那头的沈淮说道,

    “无论东江证券高管卷款外逃,抑或涉及cāo作资华实业股价的内幕交易,可以向jǐng方报案,也可以向省证监局举报;一定要我这边要受理,我最后也是转给徐城jǐng方跟省证监局调查……”

    “你就不替徐书记分忧了啊?”沈淮在电话那头笑道。

    “东江证券投资部总计持有资华实业约4%的股票,账面资产高达两个亿,一定揭开这层底盖,账面资产起码要损失掉一亿,东江证券背后的股东,即使知道有内幕,也未必会想揭开这个盖子。”李谷说道。

    徐沛此时选择不动,有更多的考虑,钱反而最不重要的,但李谷没有必要跟沈淮说透,彼此都心知肚明。

    “徐书记那边会怎么想,就不是我能妄加猜测的,我只相信李主任您刚正不阿,有一腔跟恶势力斗争到底的热血心肠,”沈淮笑道,“要是李主任您袖手旁观,那我就更只能袖手旁观了,毕竟就算我有心想做好事,匡扶社会正义,也会给别人看成别有居心。所以说,我是更没有必要去趟这浑水。李主任您,你要是觉得为难,我们就都装不知道好了,反正这次给卷走一两千万,也不是从你跟我的口袋里掏……”

    “我的消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不灵通,”李谷说道,“资华实业这次增发融资,其中一部分会用于与省钢合作的新津钢铁项目,而且你今天在东华市委常委会议上,也明确表态反对,你就真不想做点什么?”

    “资华实业增发不成,天益集团或金石融信,依旧会从融信银行获得足够的产业贷款支撑这个项目……”沈淮说道。

    “天益集团作为港资私营企业,除非投入自有资金,不然在国内当前的金融形势之下,没有可能从国内银行获得那么多的产业贷款参与项目,”李谷这时候也摸到沈淮的底线在那里,说道,“与省钢合资的新津钢铁项目,是放在上市公司资华实业的名下,还是放下央企金石融信名下,你可不要跟我说,这里面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是有区别啊,”沈淮说道,“但这对资华实业背后的人、对省里都有区别,但对我有什么区别?我干嘛费那老鼻子劲,就是纯粹为了跟一些人怄气?我以前是不够成熟,动不动就跟人斗气,不过我现在已经在努力的克服这个问题了……”

    想到胡林隐藏在背后的野心跟贪婪,想到沈淮的狡猾,李谷也禁不住头痛的手托额头:

    资华实业向金石融信搞定向增发融资,金石融信只是名义上成为资华实业的最大股东,资华实业也是表面上转为国资控股的上市公司,但实际的控制权还在胡林这些人手里。

    这其中最大的改变,不过是胡林他们将更方便的利用上市公司“国资控股”的身份,将更多的、更优质的资源、资产揽到上市公司名下;将来在某个时机,金石融信从上市公司退出,资华实业又将顺理成章的完成“从公变私”的过程,一切都还是合法的。

    隐藏于资华实业增发融资方案背后是金石融信的大举北进——沈淮的意思很明确,即使搞得资华实业增发方案流产,也不能改变金石融信北进的事实,梅钢所承受的压力都不会降低,但对他及徐沛来说,意义则不同。

    新省委书记钟立岷是平衡派,他们此时跟赵秋华正斗得旗鼓相当,赵秋华那边哪怕是一次极微小的失误,要能叫他们抓住机会,都扩大成绝对的优势,又何况是这么大的把柄?

    李谷知道沈淮不露面有他的考虑——沈淮要参与这件事,多半会引起徐沛不必要的猜疑,到时候徐沛要是再想搞平衡的话,整件事就变成一团乱麻,反而不可能干脆利落的得到解决。

    不过,李谷也有担忧,看了远处站在路灯下的徐娴一眼,不知道这个女人的嘴严不严实:要是此时引起徐沛对他的猜疑,对他个人则是十分不利的。

    “这个女人可不可靠啊?”李谷问道。

    “可不可靠,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她比看上去的,要不简单得多。”沈淮说道。

    “这件事,我介入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不过这个条件我现在不提……”李谷说道。

    “李主任一定要提条件,我想不认也没有办法,”沈淮笑着说道,“除了违法乱纪之外,以后提什么条件都好商量。”

    李谷合上手机,招手让徐娴走过去,说道:“你有什么材料,现在可以拿给我看。”

    徐娴并不清楚李谷跟沈淮这么久谈了什么,但既然李谷提出要看她手里的材料,就意味着这件事他接手了,想到李谷的身份,她悬了一天的心终算是稍稍安定下来,但心里对一些事情的疑惑愈加明显:沈淮到底什么样的人,到底有怎样的能量,能说服堂堂的省属国企工委书记愿意替他出这个头?,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