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九十二章 不是好东西

第七百九十二章 不是好东西

    013-10-10

    等周知白、宋彤过来,沈淮、宋鸿军才与他们一起上楼给老爷子问安。

    走进房间,沈淮视线在他父亲宋炳生神sè难看的脸上扫过,就跟老爷子道:“我们送知白、宋彤回新浦了,爷爷你们早些歇息……”

    老爷子倒是很容易就从刚才“训子”的情绪里摆脱出来,笑道:“你们还往这边绕一圈做什么,时间都这么不早了?”

    “徐沛、李谷在省里成立一家大型的融投资平台,还想要从东华整合一些资源进,以便能更好的推动淮海湾的基础设施建设及产业发展。我觉得这是件好事,但也有些拿不定主意,过来问问爷爷你的意见……”

    “王源能主持国务院工作,是有能力,也做出实绩来的,所以大家也都信任他。现在很多地方是都有一些问题,但不妨碍主体是积极向好的,”老爷子道,“一定要问我的意见啊,我的意见就是你们应该有能力处理好遇到的问题……”

    沈淮点点头,他也知道老爷子会这么,但有些话还是当着大家的面问一下,才能堵别人的口。

    现在老爷子这么,沈淮也不再多什么。

    沈淮也不知道成怡有没有在她妈那边睡下来,下楼后就打电话给她,电话里听到她妈催促她出来。

    等一会儿,成怡穿了一身咖啡sè大衣出来,沈淮笑着问她:“对了,你这会儿跟我走了,夜里我可没有jīng力再开车送你回来了;我要不要太后那边问个安再请示一下?”

    成怡拿包砸了他一下,便拉着宋彤先上车。

    加上周知白、宋彤他们过来参加婚礼的同学、朋友,又凑了五车人往新浦赶。

    周知白曾在英国留过学,宋彤在香港读的科、硕士,读的都是名校,他们的大学及留学期间的同学,怎么都要算是高知分子。

    有些人虽然未必有周知白这么幸运,年纪轻轻的就经营家族企业,又很好融入梅钢里来,但他们也多处于事业上升或者正渐渐要摸透人生事业门槛的阶段。

    沈淮昨天大醉后,骨子里乏力还没有驱散,jīng神劲儿还没有彻底恢复过来,今天又是应酬了一天,人是累得快散架。

    不过,周知白、宋彤的这些同学、朋友,过了今晚,明天也都要陆续离开东华,沈淮也就抽不出多少时间接触,所以他也管不上多疲惫,也跟着一起送周知白、宋彤他们洞房,明天还要抽出时间,与周知白、宋彤陪他们的同学吃顿早餐。

    周知白、宋彤将婚房安排在临港新城的一处新建别墅处里,位于临港新城南片边缘的秀岩山东麓。

    沈淮他们驱车赶到,周家有一些亲戚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周裕带着她女儿晴晴也在。

    小姑娘长得粉雕玉琢,梳着羊角辫,脸蛋跟她妈几乎是一个模子里脱出来似的,水润润的大眼睛,不出水灵可爱。

    成怡在这里,沈淮不便跟周裕什么话,看着小姑娘撒着脚丫子满院子里追着一只也不知道从哪里跑进来的松鼠,一把将她抱住,笑着道:“晴晴又长漂亮了啊,来,让叔叔亲两口……”

    “不要啊,”晴晴却是挣扎着要逃出,摇着脸蛋不叫沈淮亲,还嚷嚷着道,“我妈了,看到漂亮女孩子就想亲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沈淮“羞恼成怒”的将晴晴搂在怀里狠亲了两口,才将她放开逃到周裕怀里,看着大家哄堂而笑,问道:“怎么,现在看我,是不是很有欺男霸女、为非作歹的感觉啊?”

    “有事不要欺负小姑娘啊,当众亲人家的妈啊!”从北山鹏悦离开后就不见踪影的孙亚琳,懒得渚园应负复杂的人际关系,也是先赶到婚房这边,看着沈淮在成怡面前装腔作势的样子,忍不住走过小声的戳他的心一下。

    沈淮拿孙亚琳没辙,嘿然而笑,看向周裕,周裕只是牵着她女儿的站在一旁,很小心的跟他保持着距离,但嘴角挂着盈盈的笑意,眼睛里也是他能看得懂的柔情——倒是熊斌今天晚上就直接坐车回沂城了,熊黛妮的chūn节还有两天,也跟着直接回了,沈淮都没有怎么找到机会跟她上什么话,心里也愧疚。

    大家笑着往屋里走,沈淮这才看到朱仪也在房间里,奇怪的问道:“你怎么这么晚也是在这里啊?”

    朱仪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芒,反问道:“我怎么不能在这里啊,我以后还要跟周总、彤姐当邻居呢……”

    宋鸿军先反应过来了,当下就在背后骂朱立:“我就朱胖子贼不是东西,这边最好的那栋楼,他死藏里不卖,我还以为他是给谁私留了,原来是留给他宝贝女儿当嫁妆的……”

    秀岩山也就四五十米高,范围不大,位于临港新城南部边缘,紧挨着新浦旧镇,离海岸线也就一公里多点的距离。

    临港新城居中而建,主要是利用滨海的平洼地进行建设,除了滨海的新浦旧镇拆出来以及秀岩山这边,有较好的自然风景外,其他地方都要后续投入建设,但整体上都会差一些。

    秀岩山覆盖有上百亩的天然林,山北麓与规划中的学院园区之间还有两三百亩的湿地,都是滨海农耕平原上极难得的自然资源跟风光——也是将来临港新城将要重点建设的城市风景带。

    只是秀岩山以及拆除一空后的新浦旧镇,此时还没有怎么展开建设,除了这处新建好的别墅区,沿路过来除了街灯都是黑漆漆一片,还有一些农舍没有拆除,给人荒郊野外的样子,甚至还有一些荒凉,看不出有多少风景秀丽优雅的地方来。

    不过有时候就是这样,等大家都意识到这里是好地方时,就会发现这边已经没有人等挤进的空间了——只要对临港新城未来发展有信心的人,自然都认识到秀岩山及周边区域的优势跟潜力,也就都先跑过来将秀岩山东麓这片开发出来的几十栋别墅抢走。

    一栋总价不过十万的独栋别墅,对那些先富裕起来的人群,还真算不上多高不可攀。县里来还想留几栋作常委楼,沈淮与陶继兴考虑到影响,想想也是作罢。

    宋鸿军原也想在这里留一套小楼,但他最近不怎么在国内,有几栋他看上眼的房子都已经落入别人的囊中,他还甚感遗憾,没想到朱立给自己女儿私留了最好的一栋,现在只能牢sāo几句,也无可奈何。

    不过宋鸿军当着大家的面朱立的坏话,朱仪听了也只能脸红红的不什么。

    沈淮倒是想到朱仪再有半年就要毕业,心想朱立都给朱仪在新浦安排房子了,大概还是希望朱仪毕业后回东华工作吧?

    沈淮自然不会当面问什么,看到成怡走过热情的跟朱仪话,他装糊涂的往里走,都是算不清楚的糊涂账。

    进洞房仪式过后,沈淮也没有久留,就与成怡坐车返回城南小区的住处,都已经过了午夜。

    进屋坐下,成怡从挎包里拿出一只小盒子递给沈淮,道:“对了,我哥送给我们两个人的礼物……”

    成怡她哥成星下午就乘飞机返回燕京了,他要赶着回国,东华一周也就两班飞机往返燕京——沈淮下午也是忙着应酬很多人,没有时间跟成星上几句话,还不要陪成怡及她妈送成星机场了。

    沈淮接过盒子,打开是一只雕出来的金属人物像,基材看样子像炮弹壳裁一半,边缘磨得那么尖锐跟锋利,雕工谈不上多jīng细,线条粗勒,倒显得大气,应该是成星亲制作出来的——在他跟成怡订婚的当天,成星没有将这份早就准备好的礼物拿出来,却在离开东华的时候拿出来,也算是一定程度上对他这个妹婿的认可吧?

    “你哥不打算回国定居?”沈淮将金属雕像摆桌上,问成怡。

    “他他在国外当记者生活得也挺好的,而国内的一切风光,都是巨大的漩涡,他已经不喜欢了,”成怡道,“他他近期也打算要结婚了,我妈倒是为这事挺高兴的。”

    有关成星的一些旧事,以及成星跟叶选峰他们当年的恩怨以及最终选择出国的种种心机,沈淮在宋鸿军那边听到过一些。

    陈年旧事挖出来,必然是一片污浊,既然成星这时候还不愿意回国,沈淮心想这也算是好事,翘腿躺在沙发上,要将成怡搂到怀里来,满口流氓气的道:“这两天骨子真是要累散掉了,来,让我亲两口……”

    “看到漂亮女孩子就想亲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成怡笑嘻嘻的躲开,道,“我总不能连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子都不如吧?”

    沈淮泄气的歪头倒在沙发上,俄而又从沙发上爬起来,到厨房里烧了一壶水,人虽累,但没有睡意,泡了一壶茶,走到院子里的秋千架上坐下来,与成怡看着星晨稀寥、寒风流掠的夜空,问她:“这两天你有什么感觉?”

    “纷繁错乱,就像这夜空,叫你似乎能看出什么轨迹,却又什么都看不出来,”成怡靠着沈淮的肩膀,抬头看着只几点星辰的夜空,道,“但也有一种叫人喘过气来的感觉——你的感觉呢?”

    “差不多也是这样吧。”沈淮笑道。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