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九十四章 淮海融投

第七百九十四章 淮海融投

    013-10-12

    新融投平台的成立,涉及到省市地方以及各个出资国企之间的博弈,即使徐沛、李谷一力推动、省委书记钟立岷在常委会上也明确表态支持,但也没有那么容易顺产。

    赵秋华等人即使无力阻止,也断然不会放弃对新融投平台渗透影响力。

    沈淮的意见比较简单,要明确保证新融投平台对淮海湾地区的投资比例不低于某数;省市及出资国企对新融投平台的影响力渗透,要尽可能控制在董事会、监事会层次;管理层及投资团队的组织跟建设要尽可能的保证一致,同时要有明确的条款,限制对投资企业的经营进行干涉,使之更接近产业投资基金的形式。

    在这点上,李谷的意向跟沈淮也颇为一致,徐沛、郭成泽也无意流露出太强的控制意图,以减轻不必要的阻力。

    涉及到出资形式、人事安排、总部选址及投资范围等种种问题,都需要在各方面反复参与讨论、沟通,一直拖到四月下旬,才有一个叫各方都能接受的框架方案拿出来,交到省zhèng fǔ等待审议批复。

    在这种过程中,东华市也进行了激烈的博弈。

    不管是背后赵秋华、胡林的意志,还是陈宝齐要限制郭成泽的影响力过度扩张,都不可能叫新融投平台的规模过大。

    而新融投平台最终确定下来的规模,又跟东华市投入的地方资源多寡有直接的关系,最终博弈的结果就是将梅溪开发集团一拆为四。

    梅开对梅溪新区污水处理厂、新区自来水公司、梅溪电厂等公用企业的控股资产,由唐闸区成立公用投资集团接收。

    梅开直接管辖的工程建设公司、园林公司、房地产开发公司,由唐闸区建设局所辖的区城建公司改组后接管;之后唐闸区及梅溪新区范围内的市政基础建设,则由公用投资及区城建两家区属国资集团负责。

    梅开对新区范围内的建设用地开发权,由唐闸区成立土地储备管理中心接收。

    以上三点工作完成,梅溪新区就将正式归入唐闸区的权力架构体系之内,而不像此前那样自成一系,这也意味着梅钢系在唐闸区权力架构内的直接影响力被削至最弱。

    这也是郭成泽跟陈宝齐能妥协的条件;同时陈宝齐在市常委会议上,也公开表态,今年内会推动市一级的土地储备管理中心筹备工作。

    要剥离出三类资产之后,梅开剩下对梅钢集团、梅溪港务集团、淮联重工等企业所持的股权资产,折价十四亿,注入新融资平台,由唐闸区与梅溪镇zhèng fǔ分别代表持股。

    此外,除了代表霞浦的新浦开发集团,将在新浦煤炭交易市场等企业内的国有股权资产拿出来外,市一级,京投公司整体及市港投在西城所持的一栋写字楼物业以及改制之后南园宾馆里的国有股,注入新融投平台,由市港投集团代表市zhèng fǔ对新融投进行持股。

    而省一级,除了省国投、淮煤集团、省钢集团以及徐城市将东江证券等企业的国有股权资产外,同时还将渚江造船厂折价八亿整体注入新融投平台。

    未来会在新融投平台之下,完成恒洋船舶与渚江造船厂的改制整合。

    在这个框架方案里,新融投平台,即注册成立的淮海融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共有八家,分别是梅溪镇zhèng fǔ、唐闸区zhèng fǔ、新浦开发集团、东华市港投集团、徐城市开发总公司、省国投、淮煤集团、省钢集团。

    董事会由九人组成,由于梅钢系折入的份额极为庞大,拥有近40%的表决权,应至少有三名董事的提名权。

    也是为了平衡利益,除了两名董事在程序上由梅溪镇、新浦开发集团进行提名外,沈淮另外提名秦大伟出任董事,使得省里名义上拥有五名董事提名权;剩下两人,分别由唐闸区zhèng fǔ及市港投集团提名。

    也恰是梅开集团的分拆以及省及徐城市并无意将太多的优质资产拿出来,这就叫叶选峰最初所担忧的,新融投平台规模可能超百亿的情况并没有出现。

    淮海融投同时约定投入淮海湾产业发展的资金,不得低于80%,约定前期重点工作,以促进适宜沿深水港口发展的省属企业往湾海湾进行产业转移为主。

    故而“淮煤东出”的主导权,在理论上无法集中到新融投平台来,而新融投集团未来参与徐东铁路复线工程建设,也事前约定出资不超过10亿。

    事先约定这么多的条款,大家都是怕有人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控制利益倾斜。

    淮海融投最终净资产规模控制在四十亿,折四十亿股,但就净资产规模而言,就已经超过省钢、省国投,在全省国资体系里排名第一,李谷亲自兼任董事长,由李谷提名省中行国际部副总经理徐森松任总经理,负责组建投资运营团队。

    淮海融投的框架方案,省zhèng fǔ也很快研究通过批准,五月八rì,沈淮就赶往徐城筹备会议。

    会后离开徐城,沈淮也没有直接返回霞浦,而是在沂城下了高速,赶到熊斌家做客。

    时光匆匆而逝,熊斌调到沂城担任常委、常务副市长也有大半年时间了,沈淮与熊斌见面、通话的机会不少,但一直都没有机会到熊斌搬往沂城后的新家做客。

    熊斌作为市委常委、市zhèng fǔ之下分管主要业务的常务副市长,又上兼省委候补委员,论资历在沂城市已经是排第四号人物,仅在专职副书记刘汗青之后。

    沂城市委书记江华,是赵秋华提拔上来的人;市长岳秋雄算是地方派,工作卓有实绩,还是田家庚提名他当副市长、市长的,但田家庚离开淮海之前,又将熊斌调到沂城来,叫岳秋雄与专职副书记刘汗青心里多有猜忌。

    熊斌在沂城不受江华、岳秋雄、刘汗青等人的欢迎,处境自然就谈不上多顺利。

    官场上的倾轧,并不会影响到熊斌在沂城应享受到的政治及生活待遇。

    沂城两区三县,人口仅及东华一半,工业及财税规模更只有东华的四分之一,常委楼是位渚江畔紫麓山东坡的一处小别墅群。

    沂城市区,比东华更贴近渚江,驱车上紫麓山,停在熊斌一家所住的小楼背后,城区路火就在脚下铺陈开。

    刚刚通过电话,知道熊斌的车就在他们后面回来,沈淮下了车,就没有急着上前按门铃,而是站在院子后的看着沂城市区的夜景。

    熊斌从后面坐车过来,看到沈淮站在院子后看着缓坡下的沂城夜景,也下车走过来,道:“沂城经济发展势头没有东华那么迅猛,不过城市建设搞得相当不错,江华还是很有能力的……”

    沂城市委书记江华在赵系也是算相当有能力的一个人,而且他在沂城的任职,从市长到市委书记有长达七年的延续xìng,同时在年龄上也有优势,使得他在沂城的权势差不多是一人独大。

    市长岳秋雄即使作为地方出身的官员,也难分江华的势,沂城现在差不多算是赵系在淮海的基盘。

    江华不仅搞城建有那么一些水平,争功的水平也是一流,沈淮用一种很是无奈的口吻,跟熊斌道:“将沂城也划入淮海湾经济发展区域,来是你最初提出来的,而在淮海融投几次筹备会议上,赵秋华只要出现,就反复强调是江华在极力争取将沂城列入淮海融投的投资区域——也真是难为他们能厚下这脸皮。”

    沿淮海湾,在地理上更准确的是指渚江南岸的平江以及东华跟岚山市,沂城划不划入,都没有固定的法。

    沂城市这次努力想要列入淮海湾经济区,除了看重未来省及国务院可能出台对淮海湾发展有利的一系列经济政策之外,更直接的好处就是淮海融投明确是要将80%的资金用于推动沿淮海湾区域的产业发展。

    沂城列入淮海湾经济区,将来自然就能直接争取淮海融投的产业资金扶持。

    哪怕将来分配给沂城的产业扶持资金比例不会有多高,但每年三五亿,累积几年下来,对地方产业发展的促进,依旧是不容小视。

    这件事是谁推动促成,在地方上不单是能拿得出的政绩,也同样是能聚拢地方势力的强力段——现在有钱就是大爷,有资金就能扶持自己看好、跟自己关系密切的优质企业快速发展,在此过程进一步的拉近彼此的关系。

    只是在这个过程中,赵秋华如此不要脸的,帮着江华将功劳抢过来,沈淮是无奈。

    “……”熊斌风轻风淡的一笑,道,“这个倒不关紧,实实在在的能引进一些产业资,扶持地方优质企业发展,才能将经济框架撑起来,很多事情才能理顺过来。淮海融投这事算是定了,恒洋船舶跟渚江造船厂的事情,也定了?”

    “方案定好了,渚江造船厂整体置入新船企,众信、西尤明斯、长青集团再凑八个亿出来,将淮海融投的持股降到30%,有这笔资金注入,西山岛的二期入秋前,也能正式启动了,”沈淮道,“不过,渚江造船厂名义下是先置入淮海融投旗下,所以方案通不通过,还要等淮海融投正式成立之后开董事会讨论,然后再递到省里审批——我这是给自己多折腾出一道程序来。”

    “没有这道程序,恒洋就没有可能整合渚江造船厂。”熊斌笑道。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