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零六章 发愁

第八百零六章 发愁

    丁秀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后,从猫眼里看出去,就见朱鹏站在楼梯洞里还没有离去,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像幽魂。

    以前在单位听人说,这个新县长如何的了得、厉害,丁秀还没有什么感觉,毕竟隔得太远,事不关己自然高高挂起。

    不过,这几天来看到朱鹏心事重重以及此时被拒门外的失魂落魄,再想起以往朱鹏在镇上的不可一世,丁秀暗自咂舌,心里想:也许新县长的威严,也只有最挨近他的那圈人,才能清晰的感觉到吧?

    丁秀心里就奇怪了,看沈淮也就二十仈jiǔ岁的样子,怎么就有这样的威严?

    丁秀心里正胡思乱想的,就见朱鹏往她这边走过来——看到朱鹏冲猫眼这边看过来,丁秀心里一惊,转念想到她凑到猫眼前看门外的情形时遮住光,定然是如此才叫朱鹏觉察到门后有人。

    朱鹏敲门;丁秀不吭声,也不让开,希望朱鹏误以为是屋里熄了灯、猫眼才没有光亮透出去。

    朱鹏却没有那么好打发,不再敲门,贴着门说道:“丁秀,我知道你在门里面,你不要假装听不到我说什么——我知道我去医院太过分,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要跟沈县长解释清楚。我对你有什么心思,我也不掩饰,但你扪心问问,这些年我有没有强迫过你做什么?要不是罗戴民先闹得我家里鸡犬不宁,我会吃饱了撑着去折腾他?你跟罗戴民离婚,是因为我折腾你们,还是因为罗戴民他自己,你不能昩着良心不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

    丁秀回想往事,心境难平,想到以往朱鹏在镇上那不可一世、叫人畏惧的样子,再看看他此时竟然哀求自己门前、要求帮他到沈淮跟前说情的可怜样,又觉得甚是可笑,但想到自己家庭已经破碎,心就又硬了起来,打算回房间里去,不再理会门外的朱鹏。

    “你跟罗戴民的事,我还是以前的看法,晚离不如早离,对你、对蓉蓉都好。罗戴民这人是不坏,但跟着他,对你,对蓉蓉都没有什么好处。这里面的道理,你心里也应该能明白,不用我废话多说什么。这些年,我是纠缠你,我就觉得罗戴民配不上你,你要是因此恨我,我也不怨你……”

    ***********************

    沈淮坐下来看文件,也不知道,也不关心丁秀与朱鹏离院子十多米隔着门在说什么,只要朱鹏不敲门、不再打电话过来烦他,他甚至不关心朱鹏在门外到底有没有离开。

    罗蓉饶有兴趣的趴在墙头,看沈淮坐院子里批阅文件,还小声的感慨道:“原来电视里那些当大官的批阅文件,都是你这样子啊……”

    “我算哪门子当大官哦?”沈淮背靠院墙,有一茬没一茬的跟小姑娘搭话。

    “咦,城关镇真要都拆了啊?”

    沈淮回头看了一眼,罗蓉的小脑袋磕在墙头往这边看过来,还隔着两三米的样子,院子里的灯光不是特别的明亮,没想到她眼睛这么好,还能看到文件上的内容,笑着提醒她:“看到什么,可不能说出去,不然就犯错误了……”

    “哦!”小姑娘吐了吐舌头,说道,“那我就不偷看了。”

    沈淮笑了笑,侧过身子来,一起看文件一边跟小姑娘聊天,倒是一点都不叫人觉得厌烦,反而能消解一个人静夜看文件的枯燥跟寂寞。

    罗蓉脑袋磕在院墙头,露出的鹅蛋小脸雪白清媚,亮如点漆的眼眸子不是圆溜溜的那种,大而长的丹凤眼,薄唇皮子嫣红似染,与白皙的脸蛋相映如画,小小的年纪,眼睫毛就长得能挑起来,再长大一些绝对是个风情万种的美人胚子——沈淮倒怀疑起来,杜建是不是揣摩着他的喜好,故意将住所安排丁秀一家的隔壁?

    对此,沈淮也只能心里苦笑,也不会真拉下脸去跟杜建点破了说什么,不过沈淮心里又奇怪,如果说杜建真了解丁秀一家的情况,那下午谈话时他话里为何又隐约有推荐朱鹏的意思在里面,难道实际的情况要比自己的想象更复杂?

    沈淮蹙起眉头来,手指敲着手里的文件。

    “沈大哥,你在想什么,好像很发愁的样子?”罗蓉又问道。

    沈淮笑了笑,自然不会将他发愁的事情,说给才看上去才十四五岁的罗蓉听,有时候官场就是叫人头痛,下属琢磨领导的心思,领导也未尝不琢磨下属的心思,有些话偏就不往明白里说。

    沈淮倒不是关心罗戴民、丁秀一家的未来,他也不需要为他人的人生负什么责任,他眼下更关心的还是城关镇的人事调整问题。

    亚太金融危机延续到今天,国内出口贸易及相关产业也深受牵累,第一季度的出口贸易增涨,从去年同期的二十点,锐减到三四点,这样的降幅,不可不惊,即使东华这边贸易企业,努力开拓欧美市场,增涨幅度没有大幅下降,但也没有承接此前迅猛增涨的势头,更上一层楼,也可以说是受到影响了。

    不过亚太金融危机背后,蕴藏着巨大的机遇。

    这个机遇就是全球xìng的产业转移、经济全球化。

    以亚洲“四小龙”、“四小虎”为代表的东南亚经济(包括韩国),从七十年代开始迅速崛起,实际是全球xìng的第三次产业转移所致。

    即使到国内改革深化之后的九十年中前期,东南亚地区所承接的外商投资总量,是远远高于国内。

    不过,东南亚狭窄及分割成十数个国家及地区的市场,很难有效的消化这么大量的外商投资,过多的外资堆积到金融、房地产领域,导致大量的泡沫产生,这也是这次亚太金融危机产生及爆发的根源。

    相比较之下,中国有着十三亿人口的完整市场,经济制度改革也进行近二十年,即使为人所垢病的应试教育体制,也为中国储备了大量的技术xìng人力资源,有着比东南亚地区好得多的承接外商投资的条件。

    如果说第三次产业转移及经济全球化还要继续深化进行下去,那中国大陆则必然是最佳的,比东南亚及南亚印度及非洲、南美洲地区优越得多的承接地。

    甚至此前转移到东南亚及南亚一些欧美及rì韩企业,包括东南亚的当地企业,都极有可能选择二次转移。

    在亚太金融危机继续往深处动荡之际,这种认识也逐渐的深入人心,很多经济领域的专家、学者,也越来越多的取得这种共识。

    长青集团将其在泰国、马来西亚的制造基地,往新浦搬,不过是稍稍领先了一小步而已。

    在这种情形下,沈淮要想在产业转移的浪cháo里,为地方经济、产业发展争取到更多的转移产业份额,要想为梅钢拉拢更多的合作盟友,为梅钢的发展,确立更雄厚的区域产业基础,霞浦的招商引资工作,就必须是不断的加强再加强,而非停滞发展,更不能削弱。

    沈淮手底下能用的人手,赵天明、戴泉、宋晓军、王卫成等人,几乎都把jīng力扑在这一块,而在香港及东南亚,宋鸿军等人的主要jīng力,也放在这一块上。

    胡家及金石融信与计经系,这么深入的参与淮海湾经济产业发展,是沈淮早初所没有预见的——这使得淮海湾的整体开发,比沈淮预计的要早好些年。

    这对东华,对淮海省也是好事。

    淮海湾整体开发启动得越早,对承接更大规模的产业转移,就越有利,深度及广度将更大。

    东江证券案,徐沛、李谷不是看不到将赵秋华他们一举掀翻掉的可能,但大家都保持着克制,得到自己应得的利益就收手。

    包括淮海融投的成立,也让赵系参与进来,沈淮代表梅钢系让出那么大的利益,说白了大家心里都清楚,保住大局才是大家最大的利益。

    不过,沈淮此前一些的规划,就需要适时的进行调整。

    至少在沈淮的计划里,靖海公路的扩建,本应该会拖上两到三年才有可能实施,但现在实际已经由淮海融投负责牵头,进入前期筹备阶段。

    靖海公路扩建,往大里说是要进一步的打开沿淮海湾区域竖向的交通瓶颈,而就对霞浦县的工作来说,就必然牵涉到沿靖海公路两侧、霞浦旧城区西片的改造。

    这一点又远远早过沈淮之前的计划。

    沈淮早初计划是等临港新城建成到十三四万人口居住规模之后,再将县委县政所属的机关、学校、医院等单位往新城迁,将旧城区的企业都迁入各个产业园之后,然后再启动大规模的旧城区改造,他希望中间能有三到四年的缓冲期。

    现在这一步要提前启动,这对霞浦县来说,也是好的机遇,沈淮不可能放弃。

    霞浦县旧城改造,应该由城关镇班子负责,但这个班子谁来领导,是沈淮头痛的问题。

    赵天明、戴泉、宋晓军、王卫成他们jīng力有限,这么一项重要工作,沈淮自然要考虑他能信任谁、交给谁,他还是要更深入的挖掘地方上的资源——霞浦县的旧有官场派系,南浦即城关镇这个小圈子,长期以来是被陶继兴、葛永秋等人压制的,沈淮就在想,有没有必要、有没有可能从这里挖出些能用的人手来。

    杜建他都能用,他还会过多的纠缠别人的恩怨跟纠葛?,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