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零七章 怀恨在心

第八百零七章 怀恨在心

    这时候,丁秀又从屋里走出来,看到女儿趴在院头跟沈淮说话,责怪的说道:“蓉蓉,你怎么这么不懂事,沈县长这么忙,你还硬凑过去尽打岔?”

    “沈大哥都没有烦我?”罗蓉嘟起嘴,回头跟她妈说道。

    “喊个人也没有分寸,你这个孩子也真是的,”丁秀走近过来,跟沈淮道歉道,“平时我也没有时间管教这孩子,任起xìng来没大没小的,都不让人说两句,打搅沈县长您工作了……”

    “没什么,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有个人打打岔,也挺不错的。”沈淮笑道。

    沈淮态度温和,丁秀却不这么想,她这些年受到太多的男人纠缠,也为此吃了不少苦头,人近中年,生活也是一团糟,她也知道自己女儿年纪虽小,但长成这样子已经引得一些人的觊觎——新县长再怎么神秘,那也是个男人,是男人就没有不吃腥的,丁秀就怕女儿跟新县长走得太近,最后连骨头渣都给吃得不剩,跟自己一样落成现在生活混乱的境遇。

    只是,丁秀也不敢将戒备心表现的太明显,一个朱鹏就把她家折腾成这样子,这个叫朱鹏看了如老鼠畏猫似的新县长,谁知道他手里的能量有多大?

    不过朱鹏刚才站在门外所说的话,也在丁秀心里反复。

    在那些多觊觎她的男人里,朱鹏确实不是最过分的,而之后的折腾也是有缘故的——丁秀看了沈淮一眼,心想朱鹏刚才在门外哀求的口吻,心里想:难道在医院那次给这个新县长留下不好的印象,对朱鹏未来的影响真有那么大?

    沈淮见丁秀站在院墙那头,yù言又止的样子,问道:“嗯,丁主任,你有什么事要说?”

    丁秀见女儿缩回头来吐舌头,心知大概是刚才的谈话中叫沈淮知道她家的一些情况,心里想,她一个小小的镇妇联副主任,在堂堂的县长面前,算哪门子主任啊?

    不过沈淮以职务相称,倒是很快的界定了彼此的距离,丁秀迟疑了一下,说道:“朱镇长似乎还站在门外没有走……”

    沈淮眉头微蹙的看了丁秀一眼,他抿起嘴想了一会儿,终究是起身穿过客厅,走到玄关口,打开房门,看着站在楼梯洞里的朱鹏。

    沈淮此前都没有跟朱鹏单独打过什么交道,毕竟城关镇一块的工作由葛逸飞跟赵天明分管,没有紧急的情况发生,他无需要过问题;更多的是在一些会议场合与朱鹏有些接触,会偶尔问一些城关镇的情况,但这些接触都是蜻蜓点水,没有什么深度,他对朱鹏这个人,自然也谈不上什么了解。

    官场就是如此,很多人眼睛只盯着上面,沈淮还算克制的,但也没有办法将全县两三百个乡科级干部的脾气都摸透。

    此时的朱鹏,有如丧家之犬,在看到沈淮打开房门之后,眼睛都露出些意外的喜sè。

    沈淮岔腰站在门口,问道:“朱镇长倒是坚持不懈啊。城关镇的事务,是葛常委跟赵副县长分管的,要不是什么紧急事情,你找我直接汇报,好像有些不合适啊?”

    朱鹏也有自知那晚在医院里给沈淮留下的印象很恶劣,沈淮虽然一副冷冰冰的口吻,但至少比刚才连房门都不打开、直接赶他走要叫他看到更多的希望。

    朱鹏也不清楚丁秀给沈淮怎么说的,也不清楚他这时候该不该去解释这些年来跟罗戴民、丁秀的恩怨,他眼睛往客厅里瞄,意思还是想进屋“汇报工作”,这样能叫他稍从容些,但又不确定沈淮的心思,进退之间显得很犹豫。

    “你进来说话吧。”沈淮往屋里走,他既然决定给朱鹏一个机会,就不会介意让朱鹏跟他到院子里坐着说话。

    ********************

    大概是丁秀知道避嫌,这会儿拉女儿进屋去了,隔壁院子时就剩下一张空竹榻摆在那里——沈淮也不问朱鹏要喝什么,让他先到院子里住,他拿水壶沏了一杯嵛山茶端出来,看到朱鹏眼睛往桌上的文件上瞅。

    这些文件都是霞浦县旧城改造的规划设计方案,城关镇也有参与,目前邀请三家设计单位,但最终的方案还没有定,沈淮希望前期能把各项工作做得更细致些。

    看着沈淮端茶过来,朱鹏诚惶诚恐的抬起屁股过来接茶杯。

    沈淮坐到椅子上,朱鹏将茶杯放在桌角上,也没敢坐实,虚着半片屁股,身子往前倾,说道:

    “还是前几天在医院里,才知道沈县长你也住咱们小区里。一直想着上门拜访沈县长您,又怕沈县长您rì理万机,打扰到沈县长您休息?”

    朱鹏稳定心头不安的情绪,琢磨着把话头打开来。

    “哦,我此前也不知道朱镇长你住这边;朱镇长,你家住哪栋?”既然放人进院子,沈淮也就不再板着脸说话。

    城关镇党委葛逸飞,同时也是县委常委,他是知道沈淮住这边的,毕竟常委之间的联络方式及地址,都是要互相通告,以出现什么状况,能随时联络上。

    至于之前葛逸飞没有跟朱鹏提及他的新住处,还是说葛逸飞跟朱鹏有提过,但朱鹏此前克制着没有过来登门,沈淮也不甚关心。

    “27栋,南门进来往拐到角边上那栋……”朱鹏说道。

    城南小区作为城关镇牵头建设的集资房小区,县里很多机关、企业员工都有参与,总共建有三十多栋楼,放在大城市不算什么,但放在旧城人口才五六万的霞浦县,就要算一个超大社区。沈淮习惯走小东门进出,确实跟没有机会跟朱鹏碰上。

    听朱鹏说他家住17栋,沈淮就觉得有些奇怪,问道:“城南小区集资搞一期建设时,你好像是在城关镇当常务副镇长负责这个工程——怎么,27栋,好像是三期的?”

    在沈淮之前,霞浦的经济发展只能说是稳健,压根不可能有什么项目跟新浦钢铁、新浦炼化及临港新城比,但在不多的几个有亮点的建设项目里,城南集资房社会,要算一个。

    听沈淮这么说,朱鹏也要知道沈淮之前对他是有注意的,但沈淮的这个问题,他也觉得不好回答,细思觉得沈淮在这个问题背后隐藏更多对他更多的探究,他要是稍不注意,可能最后那点希望就会湮灭。

    “当时考虑县城应该往南发展,在城南开发区跟旧城区之间,留下大约有仈jiǔ平方公里的空地,搞集资房,也是考虑给城南开发区搞配套,拉人气,是陈兵市长在霞浦县里提议推动的,城关镇只是牵头做些执行工作,”朱鹏心知有些情况,沈淮心里是清楚的,但他不想给沈淮造成贪功,甚至贪陈副市长功劳的坏印象,还是多费了些口舌头,将这些来由解释了一遍,“当时葛书记刚刚当书记,手里头的工作很多,而当时的党委副书记、镇长,也是现在的县政协副主任祝成得了甲肝,需要静养,工程建设缺个跑腿的,陈兵市长便叫我站起来试一试。不过,一期还没有建成,我就给调往岔桥当镇长了,中间隔了四年,一直到前年,才调回城关镇,所以也是前年底才住进来……”

    沈淮点点头,知道哪里出问题了。

    九二年时,城南集资房社区在霞浦县绝对要算重点工程,一般情况下,不会更换工程负责人——在这个当儿,朱鹏给调离城关镇,但在官场并没有受到严重打压,说明当时他离开,是有些其他因素的。

    这个可能涉及到个人的往事,沈淮犹豫着是直接问朱鹏呢,还是说等到明天问杜建。

    朱鹏似乎倒是看明白沈淮的犹豫,说道:“九二年的时间,我前妻跟我办离婚,影响很不好。葛书记当时就觉得我不适宜继续留在城关镇,也是出乎关心爱好,跟县委建议我去岔桥镇工作。”

    沈淮手支着下巴,不说话的看着朱鹏:九二年的时候,朱鹏才三十二三岁,当时他就是城关镇常务副镇长,在同龄人里绝对算得年轻有为,他前妻跟他闹离婚,显然背后是有很大的曲折。

    朱鹏把话说到这份上,不把这背后的曲折说出来,那今天晚上的谈话就没有什么意义——沈淮耐心的等着他往下说。

    朱鹏也将宝押在最后这一出上,不敢放肆的跟沈淮对视,说道:“我离婚这件事,也跟我与罗戴民的个人恩怨有关,这也是我今天过来要跟沈县长您反省的。当时,罗戴民是镇上的助理,丁秀是下面居委会的妇女主任,我当时还兼着计生委的工作,在工作上跟丁秀有些接触,外面也因此有些不那么好的传言。也不知道罗戴民是喝了酒之后受人挑唆的缘故,跑到当时我的办公室里,大闹了一场。后来,我把我的婚姻、工作调动,都狭窄的归结到罗戴民的头上,一直对此怀恨在心;再调回到城关镇,就自私的利用手里的职权,对罗戴民进行打击报复,失去作为一名党员的基本原则跟人格。沈县长您叫人认识到这些错误,这些天,我想到这些事,想到自己的狭窄胸怀,就觉得愧疚难当,对不住县里跟沈县长您对我的信任,我……”

    朱鹏说到最后的声音如哽,沈淮也只当他是在演戏,但不过他所说的一些事还是合乎逻辑的:

    罗戴民生xìng懦弱,酒后却又是闹事的xìng子;朱鹏当时那么年轻,就有望担任城关镇镇长,惹人忌恨也是正常——而忌恨朱鹏的人,暗中拿男女之事挑唆罗戴民出来惹事,以此将朱鹏从城关镇逼走,闹得朱鹏家庭破散,都是合乎逻辑的。

    当然了,具体是不是这么一回事,沈淮还要找人核实一下。

    沈淮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无意间发现丁秀就贴在隔壁屋的窗前听着这边的一切。

    丁秀跟只吓着的猫似的躲开,沈淮又回头看了朱鹏一眼,心想朱鹏当年跟丁秀,未必真就是清白的。,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