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一十章 调兵遣将

第八百一十章 调兵遣将

    从虞成震那里出来,沈淮又找杨玉权去。

    谈及县处级干部交流的事,杨玉权也束手无策。

    干部交流由市委组织部拟方案、推人选,最终拿到市常委会议上讨论通过,主要环节都能绕过他们这边——杨玉权上个月就正式卸任,到市人大来担任常务副主任,办公室也从市委大楼搬了过来。

    这次的县处级干部交流方案在程序上没有什么问题,要没有人能在常委会议上提出反对意见,就难以施加阻力;而郭成泽、孟建声他们即使不会推波助澜,很明显也会坐看陈宝齐他们此计得成。

    顾金章、耿波二人的感受还是其次,一旦叫更多的人看到梅钢系不能在政治利益上给盟友一定程度的保证,梅钢系的凝聚力及影响力就会一定程度就会给弱化。

    沈淮摸着额头苦笑,看着张拓沏了茶水端进来,跟杨玉权说道:“这次过来找你,不为别的事,你把张拓放给我吧……”

    张拓从唐闸区委秘书、驻徐办主任,再调到市统战部担任办公室副主任、主任,这次暂时也是以“借调”的名义随杨玉权到市人大。

    杨玉权笑道:“你要就领走,还怕你不接收;我不留人,再留就留成仇了。”

    张拓即使知道虚伪,还是说道:“我还是巴不得想留在杨书记身边工作,能学到东西。”

    “学,也要致用,”杨玉权笑道,“不能光学不用,锻炼最重要。”

    人大的地位近年来是被削弱的,成了官员养老的地方,张拓真要正式调到市人大来干行政工作,发展前途有限,他自己也想调到区县工作,即使没有办法一步跨越到副县处级的领导岗位上去,也希望能有一个更好的基础。

    不过,张拓也不清楚,到霞浦会有什么职务安排他。

    随沈淮过来拜访杨玉权的杜建,看了张拓一眼,心知沈淮手里还是缺可用的人手,将张拓从杨玉权身边要过来,必定会有重要任用。

    想想张拓才三十四五岁,跟黄新良、王卫成、宋晓军他们才是梅钢系在官场上的新生代代表,想想也叫人羡慕。

    杜建猜测沈淮大概也不会在顾金章、耿波的调任上,去跟陈宝齐、虞成震他们起什么争执,毕竟顾金章、耿波的年龄摆在那里,就算强争帮着捞个好的养老位子,对梅钢系的未来也谈不上有什么特别的好处,反正还可以从其他方面对他们做些补偿或者说奖励。

    张拓、黄新良、王卫成、宋晓军等人正值年富力强之时,未来在官场能走到哪一步,现在都还不能限量,扶植他们成长,不受打压,才更重要。

    他们的职务现在较低,目前也好安排。

    有时候,必须要有取舍。

    沈淮挪了挪身子,跟杨玉权说道:“我这次,是希望老杜能进常委,他再不进常委,怕是以后也没有机会。市里既然还让我兼任霞浦县长,那zhèng fǔ那块,我还需要一个助理,帮我、帮赵天明分担一下压力,我想张拓还是能胜任的——只是在陈宝齐、虞成震那边,我还不是特别有把握,可能还需要找郭成泽谈谈。”

    听沈淮这么说,杜建、张拓都面露喜sè。

    现在市里没有谁能有资格到霞浦县,接任县长的位子,而陈宝齐、虞成震目前也定然会压制不叫赵天明能上位——赵天明前年底才从副县长进常委班子担任常务副县长,资历上略浅,市里压着,沈淮也没有办法硬抬。

    陶继兴退二线,顾、耿二人调出霞浦,县常委班子会空出三个人的位子来,其中县里可以推荐一人,剩下两个会有交流干部来填——市里会交流谁过来,虞成震也没有跟沈淮明说;因为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xìng,或者说陈宝齐与郭成泽之间可能还没有妥协好,沈淮这时候也没有办法追着虞成震问。

    不过,掰着脚趾头,沈淮也能想到,陈宝齐、郭成泽他们好不容易能往霞浦渗沙子,肯定不用让不相关的人调到霞浦来。

    照道理来说,杜建此时担任的县zhèng fǔ办主任,跟县常委及县委秘书长之间,还横着一道沟壑,先提拔担任副县长过渡一到两年才是正常。

    便是杜建自己心里,也做这样的打算。

    不过,沈淮担任县委书记之后,在党建以及协调常委成员以及县委办等工作,他需要一个可以信任的得力助理。这方面的工作也是杜建的能力擅长,相反的,真要让他去担任副县长,到zhèng fǔ去分管行政及经济事务,反而不是他的专长。

    另外杜建的年龄也成问题,他现在进县常委还有一些年龄优势,要是再过两年,就卡在不上不下的线上。

    陈宝齐既然要在顾金章、耿波的异地交流做文章,而沈淮强推杜建进常委,实际上也就成了一种交换;陈宝齐、虞成震,总得让沈淮在什么地方找回点什么来,不然他们也得忤着沈淮的xìng子说不定什么时候爆发一下。

    杜建却是没有想到,沈淮这次会推他进常委班子,心里自然是喜不胜喜,有一种多年媳妇熬成婆的爽然,他克制着、不至于得意忘形,但在杨玉权等人面前,也无需特别的压制内心泛出来的喜sè。

    杨玉权对杜建的情况颇为了解。

    早初的梅溪镇,在霞浦县也算是少有的工业重镇,又是下梅区撤消前的区zhèng fǔ驻地,杜建从八十年代中后期就扎根在梅溪,在全县那么多乡科级干部里,是绝对的老资格。

    就连当初给杜建当跟班的镇党政办主任黄新良,如今也已经是唐闸区委常委、梅溪新区党工委书记了,杨玉权心里想:杜建这次越过普通副县,超常提拔一下,直接进县常委班子,也不会叫人感到多么突兀。

    张拓的问题就更简单了。

    县长助理是个相当模糊的职务,有些地方说是享受副县处级待遇,但又不是正式的副县处级,比副县长还是要差一截,张拓担任县长助理的阻力,不会比杜建担任县委秘书长更大。

    而张拓不用在乡科级上锻炼,担任县长助理过渡一两年,接下来再正式担任副县长也就顺理成章,这也说明沈淮对张拓未来的发展寄以更高的期待。

    至于张拓担任县长助理,有可能会跟王卫成的职务有所重叠,杨玉权相信沈淮也会做很好的安排,或许会让张拓成为赵天明的主要助手也说不定。

    今后几年,县里招商及建设的担子只会更重,不会减轻,而沈淮又需要腾出一部分jīng力去分管其他事务,那这边就需要更多的人来加强相关工作。

    当然了,这两项任命要如愿通过,除了沈淮之外,也需要杨玉权利用他的影响力,在市里去做一些推动跟游说工作。

    杨玉权本有机会调到省里去,但他思来想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他进市人大跟陶继兴进市zhèng fǔ,还多少能继续为梅钢发挥影响力,做些贡献;到省里,那就纯粹是养老了。

    ***********************

    从杨玉权那里出来,看着司机从停车场开车过来,沈淮突然转回头,对杜建说道:“你是有能力去胜任一些工作,所以我考虑你进常委班子,对县里的工作大局会有所促进。不过,我也希望你严格要求自己,不要成为拖延大局发展的阻力。不然的话,也没有人说会保你。”

    见沈淮神sè从容的说这些告诫的话,杜建也清楚他是打预防针还是对他所做的一些事不甚满意,只是点头应允,保证他手头的工作不出一点岔子。

    “我与陶书记商量着,未来三五年,机关、学校、主要的医院及企业事单位,都要往临港新城迁,城关镇的工作相对而言,就不那么重要了,也就没有必要再在县常委班子占一员名额,会考虑调整葛常委的工作分管,”沈淮又说道,“你对城关镇的人事比较熟悉,可以就这个问题,先小规模的征询一下意见。”

    杜建微微一怔,别人新任县委书记,都是一动不如一静,但没想到沈淮现在就开始部署的动作,还是不小。不过,他心里想,既然沈淮都打算超常规推荐他进常委班子,那显然接下来的动作不可能说会有什么停滞。

    不过,沈淮的话也有些含糊,杜建暗自琢磨,葛逸飞那边的工作应该由沈淮或陶继兴亲自去做,沈淮话里的意思,也是要他找城关镇的一些干部“征询”意见,但对朱鹏的去留,他也有不大确定,问道:“城关镇党委副书记、镇长朱鹏,在干部群众中威信颇高,现在还搞不清楚,他对这件事会有什么看法……”

    “那你找他谈一谈,看他有什么看法。”沈淮说道。

    杜建点点头,大体能明白沈淮是什么意思。

    沈淮想到他还要分头找顾金章、耿波谈话,做他们的安抚工作,想想也觉得头痛。,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