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一十四章 缘故

第八百一十四章 缘故

    余英健能猜到背后有分量很重的人点名要挑赵国江,才有可能叫顾金章与葛逸飞同时过来考察,但听到顾金章挑明了说这人就是沈淮,他还是一愣。

    沈淮看重赵国江,要挑赵国江到霞浦去任职,顾金章、葛逸飞为这事专程走一趟,也不奇怪,但余英健发愣不是说单纯就为普普通通的赵国江给沈淮看上眼了。

    他即使再羡慕赵国江的际遇,也不至于眼馋,吃惊的还是想不到沈淮让顾金章出面替他办这桩事。

    余英健今天之所以挟机泄愤,三番数次的戳顾金章的痛处,是他以为顾金章在这次的区县干部交流里,给踢到江堰那个破烂地方上,是顾金章被梅钢系、被沈淮抛弃的缘故,不然境遇不会这么惨。

    对于落水狗,又是跟自己有宿仇的落水狗,余英健是从来都不会有一丁点的同情心的。

    然而,余英健这时候才意识到,情况跟他所想象的有那么一些不一样:

    顾金章之所以调往江堰,更可能单纯只是市委书记陈宝齐他们跟梅钢系暗中缠斗的结果。

    梅钢系此时在全市经济建设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明显,市委书记陈宝齐他们这时候还要打压梅钢系,也只能拿顾金章这些边缘人物下手。

    梅钢系在市里没有太多直接的话语权,在这样的斗争里,也就不得不让顾金章这些人暂时牺牲一下。

    暂时牺牲,但不意味着就从此将顾金章这些人抛弃掉,不然沈淮不会将一些私密的事情委托顾金章去做。

    余英健作为市里较为核心的中层干部,作为在东华地方土生土长的中层干部,心里还是十分清楚梅钢系在市里的影响力的。

    即使现在看上去梅钢系处于劣势,但三五年后,谁强谁劣现在都还难说得很,至少余英健更看好梅钢系将来发展的潜力。

    毕竟像赵天明、黄新良等人,包括沈淮他自己,职务要升上去,要在市里占据高位,需要时间的过渡。而真要照唐闸、霞浦的发展趋势,三五年后,梅钢系必然会有人再进市常委班子。

    到那时候,梅钢系在东华的影响力,才会更充分的发挥出来。

    而且沈淮他自己三十岁都不到,就将身兼县委书记、县长两职;这么一个人,工作富有极大的成绩,又善于经营自己的势力,背后又有叫普通人看不透的强大背景,四十岁之前进省部,都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市里很多中层干部都看到这一点,故而在市委书记陈宝齐跟梅钢系之间,宁可失掉一些机会,都是想方设法的保持中立、不站队,这是要避免将来死得太难看。

    如果说顾金章仅仅是在梅钢系跟市委书记陈宝齐他们的暗斗中不得不牺牲一下,而不是脱离梅钢系,更不是给梅钢系抛弃,那他今天三番数次对顾金章的挑衅,就显得十分的不智。

    特别是葛逸飞在场;顾金章不说,要是葛逸飞将今天的情形说给沈淮听,沈淮对自己会有什么看法?

    想到这里,余英健都有些坐立不安了……

    看着余英健的脸sèyīn晴不定,顾金章憋屈了半天的心终是有些暗爽了,心里想:好你个余英健,小人得志就得意忘形,但心里终究还是有畏惧的。

    不过,他这时候也认识到,即使他调到江堰,身上梅钢系的标签也绝不能失去;有梅钢系的标签,到江堰县至少不给欺负,要没有这个标签,他人生地不熟的,谁知道江堰县的其他班子成员,会怎么提防排挤他?

    葛逸飞则不管顾金章与余英健的私人恩怨,见顾金章既然跟市教育局的人挑明是沈淮点名要赵国江,他也是语气温和的问赵国江:

    “我们沈县长可是很看重老赵你啊,点名要将你作为重点人才,引进到我们县去。”

    葛逸飞这话就说得更明确了,叫陪坐在旁边、参加谈话的市教育局人事科两名工作人员,听了都羡慕无比。

    其中一人看着谈话差不多结束了,也含藏嫉妒的跟赵国江开玩笑:“看不出来啊,赵主任平时在局里不露山不显水的,可没有想到赵主任会跟我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这一出戏啊。”

    顾金章看得出赵国江脸上也有很深的诧异,暗道:难道这个赵国江事前并不知道这些事?

    顾金章想到沈淮用人也时常不走寻常路,不能以常理揣度,就如沈淮刚到霞浦时,从县中借调人手,不就让很多人都措手不及?

    顾金章笑着宽慰似乎有些受到惊吓的赵国江:“沈县长经常不按常理出牌,我都还以为老赵认得沈县长呢……”

    余英健心思飘移,他平时顶不看这个四十好几,才调到教育局办公室的赵国江,心想这小子真是吃到狗屎了,都不识得沈淮,也没有谁替他说项,竟然让沈淮点名要到霞浦县去。

    余英健心里就奇怪了,这好事怎么就落到赵国江头上了。

    这次市教育局有四人想交流到霞浦县去,其中一个副科、两个股级,但看顾金章、葛逸飞刚才谈话的姿态,就知道他们对前面三个人不是特别有兴趣,而从他们的话里,赵国江交流到霞浦县,肯定会有职务上的安排,不然也轮不到顾金章、葛逸飞同时出面考虑。

    真是出门吃到狗屎了,余英健心里暗道。

    赵国江过来接受谈话,坐在办公室中间,他能从副局长余英健以及人事科两名同事的复杂神情里,看到一些事情。当然,他自己对这样的消息也是相当意外,震惊得喉咙口都有些干涩,但听到是霞浦县委副书记、县长沈淮点名要他,隐约猜到一些事情。

    赵国江舔了舔有些干的嘴唇,说道:“要说不认识沈县长,其实我之前也见过沈县长一面。不过,也就一面而已,倒没有想到沈县长还记得我……”

    听赵国江这么话,顾金章、葛逸飞以及余英健等人都有了兴趣,他们也想知道,沈淮怎么通过一面接触,就觉得其貌不扬的赵国江堪用。

    “沈县长在唐闸区当副区长时,曾分管过很短一段时间的教育工作。我当时就在唐闸区下面的三里街小学当校长,后面市教育局公招,才过来工作,”赵国江回忆几年前的往事,说道,“三年前也差不多这季节,当时沈县长陪同我们局的顾培英局长,到三里街小学视察工作。当时很不巧,就在沈县长视察工作期间,三里街小学发生了一起意外事故。我跟沈县长接触,唯有的一次,也就是那回……”

    “什么事故?”顾金章问道。

    如果是责任事故,赵国江即使不免职,因此调到市局担任普通干事也很正常,但为什么沈淮在多年之后,又想着提拔任用赵国江?

    “当时三里街小学的厕所年久失修,下课期间很多学生上厕所时,厕板承受不住,突然间断裂,当时有九个小学生一起掉下厕坑——学校修的厕坑非常深,掉下水很快就没了顶,又是恶臭、又是沼气,大家都不敢贸然下去救人,到处找工具的时候。沈县长从会议室赶到现场,第一个跳下厕坑救人,也是他带头跳下去救人及时,没有发生更严重的伤亡事故。后来区里拔了很多款改造各个学校的厕所。当然,这事也不是特别的光彩,顾局长就吩咐大家不要外传,当时局里的周秘书也在,没想这几年过去沈县长还记得这事……”

    顾金章与葛逸飞面面相觑,他们来之前,考虑过种种可能,却万万都没有想到沈淮与赵国江之间的联系,竟是这么一桩事!

    赵国江的言语平实,但顾金章能想象在别人嫌厌厕坑恶臭之际,沈淮第一个跳下厕坑去救人的情形……

    他突然觉得这些年,大家也许都给梅钢那耀眼的实绩以及沈淮背后深不可测的背景遮住眼睛,以致看不见其他的东西,更难静下心来、认真的去审视沈淮这个人,去审视梅钢耀眼光环背后的根基跟jīng神是什么……

    梅钢奇迹般的成绩,并非从天而降,恰恰来自于所有梅钢人踏踏实实的苦干,这也是沈淮带头所实践的jīng神。

    想到这里,顾金章心里生出一些惭愧,这种是多年来从未泛过心头的感受,叫他有些坐立不安了,不禁的扪心自问:

    自己在知道要给“平调”到江堰时,是给怎样的狭窄情绪覆盖?有没有想过,梅溪、霞浦在发展起来之前,不也是一穷二白,不也是踏踏实实建设出来的吗?

    江堰各方面的条件是差,差到极点,但不是正因为差,才有更大的发展潜力,才有更多做出成绩的机会?

    要比差,三年前穷山恶水的嵛山县排名不就在江堰后面?

    为什么嵛山县能在沈淮任职半年之后,财政收入就迅速实在两年翻三番的目标?为什么嵛山县能在劳务输出、水电开发、旅游及农副产品养殖等人做出那么大的成绩?

    一定要说梅钢系跟其他派系有什么不同,梅钢系有能力并且敢于搞建设、做出成绩,而官场太多的人,眼睛只是盯在别人做出的蛋糕跟成绩上——心想自己几十年来竟然浑浑噩噩的一直是后一类人,顾金章真是羞愧难当了。

    想到这里,顾金章陡然间振作起来,笑嘻嘻的跟赵国江说道:“我都不知道老赵你跟沈县长还有这么一段故事——老赵你既然能果断的协助沈县长处理好意外事故,那确实是我们县所需要的人才啊。”

    顾金章心情大佳,也不再介意余英健之前对他的冷嘲热讽,当即就跟他告辞,与葛逸飞坐车返回县里。

    在车上,顾金章笑着跟葛逸飞说道:“这个赵国江,能跟着沈县长一起从厕坑救人,到教育局当个副局长,倒是绰绰有余啊……”,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