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八百二十六章 建设基金

八百二十六章 建设基金

    建设基金的事,也无从保密,毕竟王易平、姜志军回去,还要跟各自的常委班子成员商议。

    沈淮回到县里,在戚靖瑶、潘志强正式到任之后,也很快召开县常委会议,讨论成立淮海zhèng fǔ建设基金的事宜。

    这么一来,新浦开发集团将主要集中推动霞浦县的基础设施建设,而由新成立的淮海zhèng fǔ建设基金,去推动邻近区县的基础设施建设;这些做的最终的目的,还是要保证推进淮海湾经济区发展,并确保新浦港在淮海湾经济区内的核心地位。

    包括当初修建海防公路新津段、新津县zhèng fǔ应归还的垫款,这次也要一并转拔到新成立的淮海zhèng fǔ建设基金名下管理,这也是进一步明确这个zhèng fǔ建设基金成立的宗旨跟核心任务。

    在县常委成员具体的分工上,由市委市zhèng fǔ统一部署的点对点帮扶工作,交由县委副书记戚靖瑶分管;而淮海zhèng fǔ建设基金的筹备跟具体执行,还是放在县zhèng fǔ下面具体执行,沈淮没有那么多的jīng力牵涉进去,就由常务副县长赵天明分管。

    建设基金,成立就计划从上半年新增长的财政税收入里拔出两亿元注入;年底拨付第二期款项,在年底之前,使建设基金规模达到五亿。

    消息一经传开,也是一石惊起千层浪。

    去年市级财政决算支出刚刚过十亿,除了市级行政事业单位的人头费、事务开支之外,主要就往西城区倾斜。除了税收返补以及各项基建工程专项拨款外,市里去年还拿出上亿的资金,对一些迁往西陂闸产业园区的市属企业进行专款补助。

    到今年,新津港开发成为市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市级财政则开始大规模的往新津县倾斜。上半年市港投集团就获得市里一亿元的专项拨款,用于补充资本金,实际也是用于扩大市港投集团新津港的基建投资。

    “集中力量办几件大事”,也是大的财政开支之一,只是在江堰等县连机关事业人员及教职工的工资都开不出去,能从市里获得的财政,甚至不足西城、新津的十分之一,上上下下自然也是“积怨甚深”,感觉得自己就是后娘养的。

    霞浦这次成立这么大规模的建设基金,几乎就是再造一个市港投,支持邻近区县的基础设施建设,惊扰的动静自然就小不了。

    虽然市里推动对贫困地区的帮扶工作也搞得颇有声sè,但相形之下就显得是黯然无光。

    郭成泽也是狼狈,七月初回省里开会,难得有机会跟李谷碰面交流工作,也是叫苦不迭:

    “不要看我现在是主持东华市zhèng fǔ工作,但背地里大家都是说沈蛮子才是东华的真市长,才是东华真正的财神爷。以前呢,下面区县缺钱,有事没事都跑到市里来伸手要钱、要项目;现在可好,淮海湾建设基金的名头拉出来后,下面区县就把市里甩到一边,都改跑霞浦县讨专款、要项目。霞浦县zhèng fǔ,现在要比市zhèng fǔ都要热闹几分……”

    李谷摊手也是苦笑,说道:“为解决淮海湾经济区基建投资严重不足的问题,省里也有人提议成立这么一个专项建设基金,但是省里也没有钱啊。早初计划是拿一个亿出来,先把这个基金的框架搭起来,谁想到竟然让霞浦县抢着做了,而且一下子就打算拿五个亿出来,那省里自然就不能再提这事——有些人正灰眉土脸呢。”

    推动淮海湾经济区发展,是淮海省今后几年内经济工作里的重中之重,省里有这方面的想法,郭成泽也不是很奇怪。

    李谷虽然没有把话说透,但郭成泽事先不知道这事,他也就知道这事可能是赵秋华那边的人在暗中筹划,估计李谷也是近期才知道这事。

    只是霞浦县一下子成立这么大规模的专项建设基金,赵秋华那边自然就没有脸再提这事;不然省里成立一个相同xìng质,规模上却远远不如的建设基金,只怕脸都会给下面的地市说肿了。

    李谷还是不希望郭成泽在地方跟沈淮矛盾太尖锐,继续说道:

    “现在全省真正在财政上稍有宽裕的地方,除了霞浦、唐闸等地,还真没有几处,霞浦现在做这件事,抢了头彩,也不能说他的不是,钟立岷书记在省直部门经济会议,还专门提了这事。”

    “这大概也是有向省zhèng fǔ施压的意思在里面吧?”郭成泽揣测道。

    李谷点点头,他跟沈淮一直都有密切联系,也知道省委书记钟立岷到这时都没有跟沈淮接触过来。

    普通人可能会说,省里怎么还会有谁能违拧省委书记的权威?

    然而实际情况永远都要比普通人猜测的复杂。

    钟立岷作为平衡派调到淮海来担任省委书记,受到的牵制比常人想象的要大得多,故而钟立岷借一些事来搞平衡,实在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

    在这种情况下,李谷猜测沈淮也不可能会主动贴到钟立岷这边来。

    看着窗外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的雨,李谷又问郭成泽:“霞浦县上半年的经济数据,出来了吧?”

    “现在市里对属县的权限很小,大体的数据都是县里往上去报,市里可以核查,但要是核查出问题来,也没有有效的制约手段,”郭成泽说道,“新的财税制度,还是要尽快的确定下来,有些工作才方便推动……”

    “这个牵涉面太广,省里可能要统一部署;要是单单针对霞浦县的财政问题,省里搞省直管试点的可能xìng会更大一些。”李谷说道。

    听李谷这么说,郭成泽更是无语,霞浦要是搞成省直管,那以后东华市里对霞浦县就更没有什么话语权了。

    虽然郭成泽也知道徐沛、李谷他们可能更倾向支持由省里对霞浦直管,但他作为东华市长,还瞅着市委书记的位子,他要在这点上不维护东华的利益,在地方上就等着给骂臭街。

    想到这里,郭成泽也就把话头转回到李谷刚才的问题上,说道:“新浦钢铁年初就基本上满负荷运转起来,全市钢铁工业产值上半年差不多达到一百六十亿,霞浦占了一半。到下半年,这个比例还会再提高一些。在新浦钢铁的支撑下,霞浦上半年的工业税收,就超过十亿,一半缴入国库,剩下的一半,基本都截留在霞浦县。另外,建筑产业也是霞浦县地方财税的一个重头戏,上半年税收就有一亿五千万。淮煤东出,新浦是最主要的转输港,加上霞浦境内消费的煤炭,上半年转经霞浦的煤炭就达到八百万吨,带动霞浦县境内的商贸发展速度很快。再加上其他杂七杂八的税项,霞浦上半年地方财税收入就超过去年的水平,全年过二十亿,应该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压力……”

    李谷点点头,说道:“那这么看来,东华市今年在工业及财税规模上,就要超过徐城了。”

    听李谷这么说,郭成泽也是默然:在新津港能分新浦、梅溪的势之前,不论是他,还是陈宝齐,要是跟沈淮矛盾尖锐到不能相容的地步,哪怕省里憎厌沈淮的人再多,最终省里权衡下来,都可能是他们步谭启平的后尘。

    特别是计经系扛的是改革开放的大旗帜,王源总理估计也不可能容忍内部官员,往这面旗帜上吐口水。

    李谷说道:“霞浦县既然牵头搞了这个基金,我倒觉得无论是东华市,还是省里,还是要积极去推动这个基金的成长,使之真正为完善淮海湾经济区的基础设施做贡献。”

    郭成泽苦笑道:“上半年,我们费了老鼻子劲搞淮海融投,主要是推动淮海湾经济区产业发展。产业发展离不开基础设施建设,这个是不错,而且基建的次序甚至还要排在更前面些,不过,现在省里、市里,真要再一起去推动这个基金的成长,怕就怕沈蛮子的意图就在这里啊……”

    现在省里正全力推动淮海湾经济区整体发展的工作,除了省里以省委副书记徐沛为首,成立淮海湾经济区协调工作小组外,下面也要有一些真正能推动淮海湾经济区整体发展的实体机构。

    淮海融投的成立,可以说是这个工作走出真正有意义的一步,主要方向是推动淮海湾产业发展。

    而以推动基础设施建设的专项建设基金,也是不可或缺的——现在要是围绕霞浦县成立的这个zhèng fǔ建设基金,去推动、加强这方面的工作,那沈淮或者说梅钢系的影响力,实际就直接突破东华市这一层次的限制,直接向整个淮海湾地区渗透、扩散。

    到时候就不单是江堰等县,跑到霞浦拉基建项目、拉专款的问题,沂城、岚山两地的地方官员,也极可能会放下架子,跑到上门来拉专款。

    谁都不是糊涂人,郭成泽从基层做起来,要更加敏感一些,怎么可能看不到这种后果的发生?

    在新的财税制度难以推进的情况,要想借助霞浦、唐闸先发展起来、相对的宽松的财政,去推动整个淮海湾区域的平衡发展,成立专项基建基金,可以说是权宜之计,却又不得不说是一个“好”的、叫人难以拒绝的权宜之计。,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