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三十一章 地方为官

第八百三十一章 地方为官

    看着时间差不多,宋鸿奇也等不得叶选峰最终会有什么决定,站起身要跟大舅哥谢成江以及刘建国告别:“时间不早了,我跟谢芷还要回青沙呢……”

    “都这么晚,还要回青沙啊,在徐城住一晚上能有什么事?”刘建国挽留道。

    “平江地势开阔,防汛形势不如东华那么严峻,但每逢雨季一些海拔低的地方容易积涝,地方上还是需要积极的应对,”宋鸿奇解释说道,“现在我到地方,也是一点漏洞都不能出,在徐城过夜睡不踏实。再者,我跟县里说过,夜里要赶回青沙的,说不定县里还要连夜召开防汛会议,我缺席不好。”

    “怎么,魏南辉还针对你搞疲劳战术?”谢成江问题。

    “地方上要比部委更复杂,谢芷这段时间跟我也吃了不少苦,”宋鸿奇无奈的笑笑,又跟谢芷说道,“要不你留在徐城吧,都这么晚了。”

    “你开车回去,要是到青沙半夜再给魏南辉拉过去开半宿的夜,身子怎么吃得消?我歇了一天,正jīng神着呢,我开车送你回去。”谢芷也体谅宋鸿奇到地方后的苦处,支持陪他开车一起回青沙。

    在部委工作,还是有明确的专业xìng,绝大部分的工作都有章可循,可以按部就班的去完成;到地方,专业的界线变得模糊,要想掌握一件事情的全貌,几乎什么都需要懂一些。

    而说到人事之复杂、人心之险恶,地方要远比部委过之而无不及。

    宋鸿奇在下地方之前,是计划好用一年时间过渡,然而就主政一县,好为今后的仕途发展打下最关键、最坚实的基础。然而他到地方任县委副书记这半年时间,才发现事情远没有他想象的乐观。

    现任的青沙县委书记魏南辉也不傻,知道宋鸿奇由省委组织部直接空降到青沙来,想利用一两年的时间积累基层经验就主政一县,那在宋鸿奇熟悉了青沙县的情况后,就不可能换到陌生的区县当一把手。

    在平江市没有腾出好位子之前,魏南辉即使知道宋鸿奇来头不小,也不可能轻易就将县委书记的宝座拱手相让,不战屈服。

    宋鸿奇作为县委副书记,到青沙县后主要分管党建、党群工作,又由于他是从部委下来的,县驻宁办、驻京办及联系省厅及zhōng yāng部委工作,也都由他分管。

    魏南辉不会公开跟宋鸿奇闹什么矛盾、搞尖锐对立,但一段时间下来,宋鸿奇就发现了一个规律,只要他出差回青沙的当晚,魏南辉都会召集较为重要的会议,而且动不动就是三四个小时的长会。

    看上去是宋鸿奇在青沙县得到足够的尊重,重要会议或重要事务,都让他参与决策,而实际上宋鸿奇给魏南辉这样的疲劳战术搞得疲惫不堪。

    为此,宋鸿奇也是叫苦不迭,但也只能在私下跟谢成江、刘建国他们遇到时,抱怨几句;要别人面前说,只是暴露他斗争经验不足。

    刘建国则完全不会考虑基层的复杂xìng,见宋鸿奇有一个在中组部当副部长的爹,到地方上还要给这么“欺负”,就有些替他打抱不平起来:“这个魏南辉,我去青沙时看他满脸笑眯眯的,没想到丫一肚子坏水,是不是找个什么办法,把他给弄下来,省得他碍手碍脚的?”

    谢芷现在心里底顶看不起刘建国的,知道他除了父母以及舅舅贺成国狐假虎外,能力则实际有限得很,更不了解地方的复杂xìng。

    事实上,魏南辉除了搞疲劳战术外,还在工作中有意无意的给鸿奇设下一个个陷阱,多次暴露他缺乏基层经验的弊端,叫他既没有办法在基层干部面前树立威信,也没有办法获得平江市领导的信任跟重视。

    谢芷心里知道,鸿奇所面临的这种困局,不是把此时的青沙县委书记魏南辉弄下去,就能解决的。

    当然了,像沈淮那般以横冲直撞的方式进行破局,也不失是一种好的策略,但沈淮在破局后,迅速掌握局面的能力,不是谁都有的。

    有时候,也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刘建国他们眼里只看到沈淮横冲直撞的嚣张跋扈,却看不到沈淮在嚣张跋扈背后jīng确到毫厘的深沉算计,看不到沈淮在嚣张跋扈背后能迅速逆转劣势、掌握局面的能力,看不到沈淮在嚣张跋扈背后打击对手、聚拢人力的能力,更不要说看到沈淮在企业管理、在推动区域经济发展及工业化体系建设方面的过人天赋了。

    谢芷这些年来,跟沈淮针锋相对,几乎是贴身肉搏,才尤其的感受到沈淮的可怕之处,所以也就更清楚,沈淮在地方上的那种破局方式,不是鸿奇能轻易去仿效的。

    除了要在短时间熟悉地方事务,了解错综复杂的法律法规以及各种政策外,鸿奇到地方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自己的班子跟人脉,甚至就连秘书、司机,都是青沙县配给的,无法叫人信任。

    在这种情况下,鸿奇要是听从刘建国的胡乱建议,任何的轻举妄动,都有可能陷入更深的被动之中,这时候与其蛮横的将魏南辉弄下去腾出位子,还不如多花些力气,在平江市里给魏南辉挤出一个位子升上去要好。

    只是宋家有着女人不议政的传统,至少在刘建国等人面前,谢芷不会跟鸿奇说她的见解,要说也是私下里聊。

    宋鸿奇现在也知道地方上的复杂xìng,对刘建国的建议只是一笑了之,说道:“叶哥做出什么决定之后,打电话跟我说一声;我跟谢芷就先回青沙了。”

    叶选峰这次倘若继续向沈淮低头,在省市两级防汛部门发函之前,就同意开闸放水,也不会单独就这事打电话跟宋鸿奇说什么——谢芷见鸿奇临走还不忘吩咐刘建国他们一句,心里想:鸿奇心里或许还是希望叶选峰能抵挡住沈淮所施加压力的吧?

    想到这里,谢芷心里轻叹一下,她本应该最厌憎沈淮的人,但也知道叶选峰真要绷住不同意开闸放水,是他们这边错了,要是一直都抱以这样的心态,她也不知道他们怎么跟沈淮抗衡,怎么在宋系内部将梅钢系压住一头。

    思路跟心态不变,两者之间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多;再过两三年,等成文光在冀省站稳脚,甚至更一步当上省委书记,整个宋系的天平只怕就会很难避免的要往那边倾斜了。

    ***************************

    从徐城出发时,天空还淅淅沥沥的下着雨,车灯打着湿滑的柏油路面上,泛起一片白光,过沂城雨就停息了,乌云之间还露出一角皎洁的月牙儿,悬挂车窗斜前方的天空,照得铅灰sè的云层仿佛往一杯清水里滴入一滴浓墨洇开。

    “气象台的天气预报也不靠谱,要知道这天会收晴,就没有必要这么晚往青沙赶了……”宋鸿奇抬眼盯着车窗外的月牙说道。

    谢芷也不知道鸿奇到底是对气象部门的不满,还是打心底坚持认为沈淮今晚打电话给叶选峰是小题大做。

    这时候仪表盘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宋鸿奇拿起来翻开盖板,跟谢芷说道:“你哥的电话……”

    忽又有一阵急雨打在车窗上,谢芷也听不到她哥在电话里说什么,只能等鸿奇跟她哥通完话再问。

    “老叶临时召开了电话会议,淮能电力内部对开不开闸,存在分歧,胡舒卫人虽然在燕京开会,是他直接要罗庆去找沈淮的,”宋鸿奇将了解到的一些情况,说给谢芷听,“本来胡舒卫跟罗庆在淮能电力内部得到的支持声音不强,但在知道沈淮介入此事之后,淮能电力内部的意见又倾向开闸——看来沈淮在淮能的影响力,还是不小啊……”

    怎么可能会小?

    淮能集团主要分淮能煤业、淮能建设、淮能电力跟淮能集运等四块,但淮能电力始终是淮能集团的核心跟重心。

    淮能电力几乎就是跟梅钢同步发展起来,在东华两者同气连枝。

    淮能电力也不单单胡舒卫、罗庆两人受小姑宋文慧扶持、跟沈淮结识多年,受沈淮的影响甚深。现在叶选峰、郑宜梧将胡舒卫架空掉,但不能将下面负责具体业务、做实事的电厂总经理,都撤换掉吧?

    不过,谢芷也不好说什么,但鸿奇透露的口气来说,看来这次叶选峰会被迫同意开闸,但在这次事件过后大概会进一步清洗亲梅钢系的异己分子,以便将沈淮在淮能的影响力,彻底的清除出去。

    谢芷想起一件事,跟鸿奇说道:“送你回青沙,我明天就回东华。东华市在上个月的全委会议,正式行文决定要推动嵛山的旅游产业发展,我爸的意思,海丰应该介入这块的业务。国内住宅市场暂时还没有起来的趋势,但商业及旅游地产,是时候介入了,长青集团也要相应的扩大在国内的投资。我打算到嵛山走一趟,看嵛山湖水库的情况,到底是不是沈淮在小题大做……”

    宋鸿奇到地方工作,将来又势必要以平江市为发展平台;谢芷跟他是夫妻,照政策规定,她个人是不能到平江经商的。

    为了绕开政策限制,海丰集团在年前就进行了分拆,谢芷在海丰集团不再拥有继承权,但此前在东华投资的业务,目前都划归到她个人公司名下。

    谢芷的私人公司,目前在东华主要从事商业地产的开发,旅游地产也是她私人公司发展的一个方向——因为要跟鸿奇挨得近,又不能直接到平江去经商,谢芷她人自然就只能主要留在东华管理公司业务。,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