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四十章 政府借债

第八百四十章 政府借债

    沈淮看着窗外的月牙,悬挑在西边的山脊之上,照着夜空铅蓝似璧,没有一丝乌云,叫人难以想象前些天的狂风暴雨。

    沈淮看了看腕表,坐车赶回霞浦县里,差不多也要十点钟,就不再跟梁振宝、肖浩民他们多说什么,就打算与杜建坐车离开。

    沈淮要站起来身子,杜建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手机来,跟沈淮说道:“顾书记的电话……”

    沈淮示意杜建先接顾金章的电话,他坐下来,跟梁振宝说道:“江堰降雨没有嵛山这么大,但基础设施更薄弱,受灾情况要比嵛山严重得多。老顾刚调到江堰没两天,只怕他那把骨头这两天都要累散架了。”

    想象一下,要没有两年以来对全县的水利、道路等基础设施进行那么大力度的投入,嵛山县在这次暴雨中受到的冲击会有多严重,江堰的情况大概会比这个好一些,但不会好到哪里去——梁振宝摊手笑笑,心想沈淮九五年底,与谭启平斗得最厉害时,被迫放手离开梅溪,选择到嵛山任职暂作陷忍,而没有选择去江堰,他不知道是该为嵛山感到庆幸,还是该为江堰感到惋惜。

    杜建与顾金章通过话,捂着手机问沈淮:“顾书记就在赵岗,离嵛山这边有二十来里,他刚知道您在嵛山,想着赶过来……”

    沈淮点点头,说道:“你跟顾书记,我在这里等他。”

    赵岗是江堰受灾最严重的一个乡,就在嵛山县的北面。

    源出嵛岭,主要从江堰境内通过的石梁河,在第一天暴雨的当夜,就没有抵挡住山洪瀑涨的冲击,河堤垮溃。

    虽然周边两个村子已经提前转移,但赵岗乡溺亡及被泥石流掩埋人数还是超过二十,是东华这次受灾伤亡最惨重的一个乡,市委副书记虞成震早在灾情爆发的第二天就赶往江堰指导救灾工作。

    霞浦县是嵛山最主要的支援力量,故而郭成泽到嵛山来视察慰问,沈淮得以随同过来;这时候他再关心江堰的灾情,也没有办法随随便便去江堰凑什么热闹。

    沈淮猜想顾金章大概也是早一步知道自己在嵛山,他才先到赵岗,再从赵岗提出要到嵛山来——毕竟这样的艰难时候,顾金章作为新上任的县委副书记,也不能随随便便就离开江堰。

    从赵岗过来有十四五多公里的路程,夹在岭山之是,在暴雨中被冲毁多处,昨天才抢通过来。不过路况还是很糟糕,加上沿路的溪河流水湍急,赶夜路都有不小的危险,沈淮在嵛山多等了一个小时,顾金章才坐车过来。

    “我在江堰县里,就知道你在嵛山,但不知道坐车在路上会耽搁多少时间,赶到赵岗,才打电话过来。暴雨当夜,江堰西南跟嵛山邻近的七个乡镇,夜里也同时大规模的爆发山洪、泥石流,当下就有近千间屋舍被冲毁。第二天雨势稍小,但给江堰造成的破坏更大。现在县里经过初步统计,在这次大灾里,冲毁以及成为特危房的房屋,高达四千余间,乡镇公路冲毁路段累计长十七公里,死亡人数也要超过六十。这么严重的灾情,市里拨给江堰的救灾专款八百万,跟新津一个标准。虞成震今天上午代表市委市zhèng fǔ宣面这个决定时,平时温吞水的姜志军,当时就气红了眼,差点当场就要跟虞成震翻脸,摔手就离开会场。虞成震很没面子,说要追究姜志军防灾不力的责任,大家好说歹说,才将他们俩劝和,虞成震下午还是气吼吼的离开了江堰。现在江堰,财政上都等着米下锅,县里及乡镇上不多的那些家企业受灾也不轻,甚至还都等着县里救灾,这时候市里才拨八百万给江堰救灾,连应个急都不足,而更气人的是,社会捐助的物资跟钱款,民政局第一时间都拨给新津……”

    梁振宝、肖浩民这几天都忙着嵛山的救灾,沈淮也是霞浦、嵛山两头跑,对江堰的情况关注不是特别多——也可以说江堰那边一直克制着,即使前两天有什么怨气,也没有公开撒出来,也是今天确知市里下拨的救灾专款,受灾程度要比江堰轻得多的新津,竟然同样也得到八百万的救灾专款,姜志军等人才再也克制不住爆发。

    此前,市里有重点的将资源往西城、新津倾向,其他区县早就怨声载道,但多少还能克制。

    集中资源办大事,毕竟是地方最为重要的财政原则之一,天下就没有一碗水端平的事情。但在救灾这节骨眼的事情上,陈宝齐、虞成震等人,竟然还想千方百计的往新津倾斜,想着江堰的干部群众知道这事后,还能保持平静,那就有些责全求备了。

    知道平rì温和水、看不出什么xìng格的姜志军,竟然差点跟虞成震公然翻脸,沈淮没有幸灾乐祸或者说浑水摸鱼的意思,跟顾金章说道:“江堰当下还是以救灾工作为重,市里财政紧张,江堰县逼得没办法,向银行、向企业借款应急,市里也不会不同意。江堰县拿到市里的批函,城商行或者建设基金,都可以最快调五千万给江堰急用……”

    国内地方zhèng fǔ到目前为止,在政策上还不允许直接向银行或企业借贷地方债款。

    为了绕过政策限制,也为进一步的推动地方国企改制,无论早初的梅溪工投,还是新近成立的淮海融创,都是作为地方zhèng fǔ深度参与的融投资平台试点。

    当然,这些地方国资融投资平台,首先要由地方zhèng fǔ注入一定的国有资产打底,而与银行或其他企业发生财务关系,也主要是以企业形式所进行的商务行为,受九四年颁布的公司法约束。

    霞浦县成立新浦开发集团作为推动新浦港建设的核心,嵛山县zhèng fǔ也成立相应的投资公司。这样嵛山县的基建及景区建设,就不必从紧张的财政里扣钱,可以由县zhèng fǔ完全控股的投资公司,较大规模的向银行、企业甚至中小投资人直接融资。霞浦县成立的淮海zhèng fǔ建设基金,也可以拿购买公司债的形式,向嵛山县提供大笔的低息贷款。

    江堰县在这方面动作很缓慢,县属企业都没有几家改制的,县一级还没有成立相应的融投资平台,自然也就没有办法承接大笔的低息借款。

    当然,特事特办,只要是市里批准,江堰县zhèng fǔ直接向银行、企业借款救灾,也不是不可以。

    顾金章见沈淮二话不说,就同意拿五千万出来借给江堰应急,说道:“我给姜志军打电话说一下,他跟彭勇没意见,我直接就从嵛山坐车去市里找陈宝齐、郭成泽请示。”

    沈淮点点头,让顾金章快找电话跟姜志军以及江堰县委副书记、县长彭勇联系。

    顾金章从秘书手里接过手机,拨出电话,又捂着通话孔问沈淮:“这五千万是从城商行借,还是从淮海建设基金借?”

    “从淮海建设基金借吧,”沈淮说道,“有市里背书,要是你跟姜书记以后不在江堰县了,江堰县想赖账,霞浦那边还可以要求市里抵扣税款跟财政拨款。城商行牵扯进去,就有违企业经营的准则,不好。”

    顾金章点点头,铁打营盘流水的兵,官员任命的流动xìng大,有两种方案,自然选择更稳妥的方案。

    江堰县那边为救灾款急得火急火燎,姜志军、彭勇知道顾金章连夜去市里,会叫陈宝齐、郭成泽感到他们有些逼得急,但当下也顾不得太多,电话联系,都同意顾金章到市里找陈宝齐、郭成泽批示这事。

    夜里都快十点钟了,顾金章赶到市里住下,明早再走陈宝齐、郭成泽,现在也不能在嵛山再耽搁。

    出嵛山一直到靖海公路,顾金章与沈淮同行,挤到沈淮的车上,跟沈淮、杜建一起谈事情。

    顾金章也是到这时候才知道今天下午叶选峰与郭成泽一起到嵛山慰问灾情的事,才知道淮能集团将参股淮海融投、叶选峰也将成为淮海湾经济区协调工作小组成员的事情。

    他愣怔了片晌,问道:“罗庆这次是不是回地方?”

    嵛山旅游产业开发的事情,梅钢跟淮能集团各打各的算盘,这也是符合梅钢及嵛山县利益的,但胡舒服卫、罗庆等人,这次要跟淮能集团脱开关系,梁振宝也是替他们感到相当可惜。

    胡舒卫作为在电力国企内部工作了有二十来年的管理层,行政级别好不容易上升到正处,要放弃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只是,胡舒卫不离开淮能也不行,叶选峰只要在淮能一天,就不可以再用胡舒卫,胡舒卫四十岁出头,后半辈子的职业生涯,就坐冷板凳,即使名义上的级别再高,又有什么意义?

    梅钢这次计划参与淮西电厂的重组,胡舒卫可以去淮西电厂,但罗庆的专业是水电不是火电,而且淮西电厂这个池子还是太小了,容纳一个胡舒卫就很委屈了,罗庆去了也不可能有什么好位子、好的空间叫他发挥所长。

    顾金章觉得罗庆回地方,也不失为一条出路。

    霞浦那边缺的就是罗庆这种复合型的人才,而国企体系到地方zhèng fǔ,组织关系调动复杂一些,却天然又是一体的。

    罗庆直接调到地方干个副县长,问题都不是很大。

    沈淮说道:“有些事情还在谈,现在还没有结论,所以不好说。不过,别人都抢到淮海湾来争食,我们的目光就不能再局限在淮海湾,要放得更长远一些。胡舒卫、罗庆暂时都不会直接到淮西电厂任职,可以先在梅钢下面挂个副总,负责具体的重组投资谈判。当然,未来他们要是还想保留体制内的身份,总不会比现在地位低。”

    听沈淮这么说,顾金章眼睛一亮,意识到沈淮在淮西是想搞大动作,而不仅仅是参与重组濒临破产、规模都不到淮能电力十分之一的淮西电厂这么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