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六十章 再遇黛玲

第八百六十章 再遇黛玲

    驱车到沂城迎宾馆,戚靖瑶注意到宾馆入门安排的jǐng力明显有异寻常,她坐车进迎宾馆,问过主楼前台才知道省委书记钟立岷今天视察沂城。

    省委书记钟立岷的行程,省委办那边只会提前知会视察地方,江华、罗晓天这边也没有特意跟她说这件事,戚靖瑶自然也无法知晓。

    省委书记钟立岷也是下午才到沂城,将下来两天时间要视察调研沂城的机关,沂城市这边就安排钟立岷及随行人员在迎宾馆住宿,由沂城市委书记江华、市长岳秋雄等人陪同,人现在就在迎宾馆里。

    整个宾馆东北角区域已经提前好几天清空出来,沈淮他们开车进来,都能看到迎宾馆东区外围的林荫道都安排有jǐng戒的jǐng力,阻拦无关车辆及行人进入。

    即使余薇、顾泽雄等人几天前入住沂城迎宾馆,也只是给安排到条件稍差的西区。

    省委书记钟立岷到沂城视察,戚靖瑶也不以为会跟她们找余薇、顾泽雄谈港口投资,以及晚上安排酒席请沂城市负责招商的官员吃饭的事情,会有什么瓜葛。

    戚靖瑶不想叫沈淮知道,她跟江华、罗晓天暗中有联系,故而他们到迎宾馆主楼,还是宝和集团的一名工作人员跑出来招呼,帮着办理入住手续。

    好在迎宾馆的主楼跟西别墅区,还照常对外营业;沈淮、戚靖瑶等人,就在余薇等一行人的隔壁楼住下来。

    到房间,沈淮就先给钟立岷的秘书傅威发了一条短信,告诉傅威,他已经到沂城,在沂城迎宾馆住下。

    此前钟立岷的秘书傅威也只是发短信约他今天到沂城来,但钟立岷那边到底会怎么安排见面,安排谁参与见面,沈淮也不清楚。

    傅威很快就回了一条短信:“钟书记知道了。”

    怎么安排见面,这条短信还是没有说清楚,可能要看钟立岷的具体行程再作安排;沈淮当然也无法在钟立岷跟前提什么要求,拿手机给宋鸿军看短信,说道:“得,咱们今天就在这里等着。”

    “你要不再联系一下老熊?”宋鸿军问道。

    “老熊估计也在这边呢。”沈淮说道,想到他们刚才坐车进来时,看到林荫道边停了很多沂城市委市zhèng fǔ的公车,熊文斌这时候随着江华、岳秋华,一起陪同钟立岷一行人,也很正常。

    沈淮拿起手机,拨熊文斌的电话。

    宋鸿军翘脚坐在沙发,笑着问沈淮:“你说要是老熊就在钟立岷身边,他还能不能沉得住气啊?”

    如果不是钟立岷有意启用熊文斌,那就不可能安排在沂城见面谈话。

    虽说在田家庚离开淮海之前,提名熊文斌入选省委候补委员、调任沂城常务副市长,就是在做一些安排,但到底会不会得到重用,这还得看钟立岷他个人的意思。

    想想熊文斌半辈子的宦海沉浮,沈淮心想他在钟立岷身边,心情大概也难平静。

    沈淮拔熊文斌的电话还没有拔通,“咚咚咚”外面就有人敲门,王卫成走过去找开门,却是戚靖瑶敲门进来。

    “沈书记,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去拜访一下余总?”戚靖瑶探头看房间就王卫成、宋鸿军陪沈淮在一起,问道。

    沈淮跟熊文斌说什么话,自然不能叫戚靖瑶听到半句去,见电话还没有接通,顺手就挂掉,打算等会儿再说,跟戚靖瑶说道:“那行,我们先去余总那边……”

    没等沈淮说请,宋鸿军就站了起来,打定主意要跟着过去看好戏。

    沈淮这边刚出小楼,有辆出租车给jǐng戒人员堵在他们小楼前的林荫道上,不让再继续往东区开。沈淮还想谁今天会打车去迎宾馆的东区呢,就见叫牛仔裤衬出两条大长腿的熊黛玲从出租车下来。

    熊黛玲扎着马巴辫,不著粉黛的脸蛋嫩得跟新剥鸡蛋似的,白里透红,眼睛又大又亮。简简单单的T恤衬配牛仔裤,穿着一双凉鞋,白生生的脚趾头露出,十分的可爱。

    熊黛玲乍看到沈淮,也觉得很是诧异,盯着沈淮看了有那么两秒钟,才扬着手里一只笨重的黑壳手机,说道:“你怎么打我爸手机,没等我接通,你就挂了?”

    沈淮也不知道熊黛玲刚才看到是他打过去的电话怎么不先接一下,问道:“你爸的手机,怎么在你那里?”

    “我爸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做什么事都丢三落四的。他中午在家里吃饭,手机落家里了,又让我赶回来给他送手机,”熊黛玲说起来她打车赶到迎宾馆来的缘故,又奇怪的问道,“你怎么到沂城来了?我爸现在也在这边呢,你不知道吗?今天怎么感觉你们都有些怪怪的……”

    宋鸿军在那里挤眉弄眼而笑,他当然知道熊文斌今天为何魂不守舍了。

    沈淮不想叫戚靖瑶听出什么来,截住熊黛玲的话头,转了个话题,问她:“你还没有开学吗?怎么也还在沂城?”

    “我就是没有开学啊,”熊黛玲说道,“今天才九月四rì,我们学校要到九月八rì才开学;黛妮今天也还在家里呢!”

    沈淮当然知道熊黛妮在沂城,他前天就打电话跟她说过会到沂城见省委书记钟立岷的事,熊黛妮刚好有两天调休,昨天就回沂城了。

    熊黛玲给jǐng卫堵住不让往西区走,熊黛玲站在路边拿她爸手机联系她爸的秘书出来接,沈淮就与戚靖瑶、宋鸿军先进去见余薇。

    “都说熊副市长的两人女儿,长得很漂亮,我还是第一次见,”戚靖瑶走上台阶,还回头瞅了一眼站在路边打电话的熊黛玲,问沈淮,“她是熊副市长的小女儿吧?”

    熊黛玲刚才心直口快说了好些话,沈淮也不知道戚靖瑶从中听出什么蹊跷来,只是点点头,说道:“嗯,熊黛玲是熊副市长的小女儿……”

    戚靖瑶还想再问什么,余薇则从里面走出来。

    沈淮笑着说道:“上次不知道余总的行程怎么匆忙,县里也没有热情的接待一下,戚副书记就放余总你们离开,真是很怠慢啊。我已经严肃批评过戚副书记了,要她检讨招待工作上的失识——我这次过来,是专程为县里的怠慢,上门来跟余总你赔礼道歉的……”

    戚靖瑶刚才还想说什么,但没有想到沈淮见到余薇,睁着眼睛就将疏忽懈怠的帽子扣她头上来,她喉咙里的话硬是给堵在那里说不出来。

    余薇看了脸略有些僵硬的戚靖瑶一眼,她此前跟沈淮几次接触,都因为女儿寇萱的事情,情绪有些激动,处理方式比较僵硬,没有认真的去体会到沈淮yīn柔的一面。

    这时候见沈淮三言两语之间就将他怠慢的责任推到戚靖瑶的头上去,余薇也暗感沈淮这人他的暴躁脾气之外,yīn沉心机,实际也不在那些整天勾心斗角的官员之下。

    见沈淮都把疏忽懈怠的责任,完完全全的推戚靖瑶头上去,余薇自然也就不能再提这事,不然只会叫沈淮有借口假戏真装的继续敲打戚靖瑶,她笑着说道:“沈书记真是客气,我们实在是早就安排好行程,才不得不离开。说起来,我们离开,都没有跟沈书记打声招呼,还是我们疏忽、失礼了。”

    余薇心里也很是奇怪,以她跟戚靖瑶以往接触,戚靖瑶这么厉害的一个女人,不知道有多少人栽在她的美sè跟狠辣心机之下,怎么现在就叫沈淮捏扁捏圆,没有一点挣扎的余地?

    余薇这一年多来,跟东华这边保持联系还是不够,要是知道去年债务风波、选举风波,就知道戚靖瑶在背后可没有少折腾,只是折腾得没有效果,此时又人在屋檐下,才不得不低头。

    余薇热情的请沈淮、戚靖瑶、宋鸿军等人进小楼的会客厅坐下,介绍高新彥等身边人给沈淮认识。

    沈淮此时也听说过这个高新彥,但没有作正式的接触。

    宝和船业市值最高时达一百二十亿港元,即使跌到现在,市值也有近六十亿港元,余薇不能拉拢一批人,是没有可能维持宝和船业当前局面的。

    高新彥作为宝和船业经理室总经理,虽然连集团副总裁都不是,却是宝和船业中高层管理团队的核心人物,也是余薇掌握宝和船业最为依重的核心助手,也是宝和西城造船厂的主要负责人。

    不过沈淮此前跟高新彥也没有什么接触,看他四十岁左右,长相颇为儒雅,曾志荣等人对他的评价,还是相当不错。沈淮心里想:余薇这个女人,倒还是知道抓住些东西。

    余薇身边,这时候除了高新彥及随行秘书外,之前沈淮在北山鹏悦遇到、站在余薇身后对自己满脸不悦、姿态高傲的顾泽雄这时候却没有露面。

    沈淮跟余薇介绍起新浦港的一些情况,又跟余薇说了晚上安排酒宴的事情,心里正琢磨着顾泽雄跑哪里去时,就听见熊黛玲在楼下跟人说话:“你好,我找一个朋友,刚才我看到他走进去……”

    沈淮不知道熊黛玲珑将手机送给她爸后,有什么事情折回来找他,他不便丢下余薇下楼去问熊黛玲有什么事情找他,示意王卫成下楼去,只是王卫成的屁股刚从沙发上抬起来,就听到楼下“啪”的一声脆响传来,接着就听着熊黛玲在楼下厉声喝斥:“你想干什么,你手摸哪里?”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