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六十八章 留下来说话

第八百六十八章 留下来说话

    罗晓天刚给人搀扶着下楼,在楼梯里就吐了出来。虽然有工作人员很快的过来清理,沈淮他们在二楼也是能隐隐约约的闻到一些刺鼻的腥臭味。

    一直都谈笑风生的沂城市委书记江华,这时候脸sè也是禁不住有了变化,皱起眉头,将站在楼梯口看罗晓天下楼的秘书喊过来,低头吩咐了几句,又跟钟立岷检讨道:

    “晓天同志平时工作都很认真的,喝酒的事,我会严厉批评他。”

    钟立岷说道:“批评就算了;下回让他注意一下。陪同客人,要有热情,但热情也不是光喝酒。投资商过来谈投资,更关心的是投资环境建设得好不好。这个投资环境,包括基础及配套设施建设得好不好;包括地方上配套的招商引资政策到不到位,行政申批程序简不简化,又包括社会治安,包括能不能给投资商派遣的管理及技术人员,提高稳定安适的生活、工作条件;当然,热情接待也是需要的;沂城市委市zhèng fǔ,要好好的,全面的学习一下,做工作不要狭隘了。”

    钟立岷说着不批评,只是这一番话叫江华听了心里绝不轻松,甚至可以说钟立岷只是在客人面前,给他们留了一些面子没有厉声呵斥而已。

    高扬虽然熬住没有出丑,但听省委书记这番话,背脊也是冷汗直冒,转念又想他是给沈淮拉到省委秘书长身边而坐,没有办法脱身,只能苦苦熬撑,然而罗晓天坐在外围却没能离开去厕所吐一下,那多半是有其他人贴身缠住他,要他在省委钟书记面前出丑。

    高扬也不想去看沂城到底是谁想把罗晓天往死里坑,他又不是第一天混官场,怎么可能不知道官场的凶险?像罗晓天这样稍不谨慎就给坑得连骨头渣都不剩的人,他半辈子也不知道见过多少,只是轮到自己遇上,才额外兔死狐悲。

    但看胡林漠不关心的坐在那里,也没有要替罗晓天说句话的意思,高扬心里更是不好受。

    沈淮明知道坑在那里,还冷眼看着他跟罗晓天往里跳,绝对谈不上地道,但高扬从来都没有想过沈淮会对他们地道,而且事情总归是胡林斗气引起的。

    要是胡林这时候能站起来说一两句话,说罗晓天是在他的强劝之下、推辞不过才喝这么多的,整件事说不定就说说笑笑的过去了。

    钟立岷就算这时候以长辈的身份数落胡林几句,还能叫他伤筋断骨不成?

    胡林不吭声,那罗晓天留给省委钟书记的恶劣印象就不可能扭转,他们跟胡林不同,一旦给上级领导落下恶劣的印象不能逆转,就意味着后半辈子再怎么努力,都不可能有机会往上提拔。

    而且,钟立岷虽然没有严厉斥责,但明确要沂城市委重新学习招商引资的jīng神,这个叫江华脸sè微变的批评,分量绝不算轻,罗晓天不要说以后难得提拔重用,高扬都怀疑他沂城市常委的位子有没有可能保住。

    ********************

    叫罗晓天这事一闹腾,搞得大家也是兴趣阑珊;苏唯君看钟立岷眼睛似有乏意,稍倾过身子,看向钟立岷,征询的问道:“钟书记今天辛苦了一天,今天是不是该早些休息?”

    钟立岷虽然对苏唯君不信任,但苏唯君作为省委秘书长,钟立岷为表示他在淮海不拉帮结派的立场,很多重要工作都是让苏唯君协助。

    钟立岷看了看枯瘦手腕上戴的老式腕表,说道:“今天与余女士谈话,时间不长,但我所获良多。今天我就不再继续占用余女士你时间了,有机会我再当面跟你请教。”

    余薇自然知道钟立岷这么说只是客气话,刚要客气的回应两句,就见钟立岷的视线往沈淮那边看过去,听他朝沈淮开口说道:“沈淮,你跟文斌再留一下,淮电东送以及淮海湾经济区发展规划,我还有事情要问你们……”

    余薇整晚上都在想着怎么才有可能叫省委书记钟立岷能对她有好的印象,然后又叫罗晓天的事情打岔,差点把这事给忘了,眼下看来,钟立岷在沂城的rì程安排里,就有跟沈淮、熊文斌谈话这一项。

    虽然余薇还猜不到钟立岷找沈淮、熊文斌会谈什么事情,但看在座众人的反应,也绝对知道钟立岷找沈淮的这次谈话,绝不简单,她心里情不自禁的暗自感慨,幸亏刚才没有给胡林的施压打垮。

    戚靖瑶也难掩愕然的看了胡林一眼,看得出胡林眼里同样有着难抑的震惊。

    虽然此前有猜测,但有猜测是一回事,猜测得到证实又是一回事。

    没有人会轻视沈淮的地位,即使钟立岷在他的省委书记办公室里,甚至在视察东华时单独找沈淮谈话,都不会引起太大的惊讶。

    钟立岷偏偏选择在沂城视察期间,将沈淮喊到沂城来谈话,又让熊文斌参与谈话,这背后所蕴藏的故事或者说是想象,那就太耐人寻味了。

    钟立岷约沈淮到沂城来见面谈话、又让熊文斌参与,到底是为什么事情?

    戚靖瑶瞬间想到一个可能,但同时也给她的这个猜测吓住:难道省委书记钟立岷在赵秋华、徐沛之间的搞平衡从来都是伪装出来的?

    这么想,也绝对不是什么空穴来风。

    田家庚在淮海时,将熊文斌、吴海峰从东华调离,打散梅钢系在东华市一级的权力构架,大家心里都松了一口气,心想总算有人叫这么蛮横的家伙得了些教训。

    然而梅钢系在东华的根基到底有多深厚,戚靖瑶她到东华工作多年,更有深刻体会;梅钢这次联合淮煤、省供电总公司、江东省电力集团,意图推动淮电东送这么大规模的项目上马,亦是明证。

    更关键的,沈淮这人太会借势,搞到现在,无论是赵秋华还是徐沛,在省里都没有理由不大力支持淮电东送项目。

    钟立岷调任淮海省委书记,他空有省委书记的头衔,到淮海后手下无可用之人。

    省常委班子、省直机关以及地市都叫赵秋华、徐沛所代表的赵系、计经系所渗透把持,淮海地方上的中间派势力是不少,但都看到钟立岷即将到站,没有什么大的前途,即使不会去随意忤逆省委书记的权威,但也不可能一条道走到黑的跟着钟立岷走。在这种情况下,钟立岷也就不得不在赵秋华、徐沛之间搞平衡的关键原因,即使他想做什么事情,有什么决策,下面没有人帮着推动,搞个三五次半途而废,他即使作为省委书记,权威也会严重受损。

    现在要是钟立岷的什么决策,梅钢系在下面帮着推动、执行,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比如说,钟立岷要是这次能将淮电东送项目完全抓到自己的名下,也能顺着这根藤,手就能伸到淮西市、东华市、省电力、水利、交通、航运等体系的深处去,将他的权威竖立起来。

    要是下面能梅钢系这么强的执行力量支持,钟立岷又怎么可能甘原意继续在赵秋华、徐沛之间搞平衡?

    而对梅钢系而言,要是在省里有钟立岷的支持,陈兵在东华能进常委,而熊文斌在沂城就可能直接提拔党委副书记、市长,就能确保梅钢在淮海湾经济区的话语权能与赵系、计经系分庭抗礼,而不再仅仅是局限于东华一地;更进一步,宋文慧都有可能再回淮海。

    想到这里,戚靖瑶也是骇然sè变,胡林为余薇及宝和船业投资新浦港的事情,急冲冲的赶过来施压,却未曾想沈淮的视野早就远远超过新浦港,再想想刚才酒桌上的斗气,心想叫别人看在眼底大概是越发的可气?

    既然熊文斌都有可能提拔为沂城市委副书记、市委,如果说这笔投资注定是沂城的,沈淮、熊文斌他们怎么可能会一心将投资从沂城撬走呢?

    戚靖瑶往沈淮看去,沈淮正在点头回应钟立岷单独留他与熊文斌谈话的事情,似无意的看了她一眼。从沈淮从容淡静似敛笑意的眼睛里,戚靖瑶才陡然间明白过来:所谓亲自赶到沂城赔礼道歉、挽留余薇回新浦投资,从头到尾不过都是沈淮设的骗局而已。

    戚靖瑶莫名的一阵心虚,近乎慌乱的避开沈淮的眼神,但想到自己这几天跳前跳后的表演在沈淮却是一个小丑,她那张粉白的美脸也禁不住红烫起来。

    这时候,钟立岷站起身来,客气的要亲自再送余薇等人下楼,大家自然也是忙不迭的跟着站起身来——也许是为钟立岷单独留沈淮、熊文斌二人说话,太叫大家感到突兀了,戚靖瑶都能注意到江华、岳秋雄、苏唯君等人,起身之间都显得有些惘然跟错乱。

    戚靖瑶心知苏唯君等人一直都陪在钟立岷的身边,可以这时候都认为是钟立岷纯粹是心血来cháo,才将胡林、沈淮他们喊过来谈话,故而他们再老jiān巨滑,这时候也更显惊诧。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