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七十二章 残酷真相

第八百七十二章 残酷真相

    从俱乐部出来,苏恺闻、谭晶晶夫妻俩的新居跟他们不在同一方向上,就开车先走了。

    谢芷不让喝了酒的鸿奇开车,又将喝得醉醺醺的他哥拉进她的车里,让他将车丢在停车场,也不要这么晚再把司机喊过来。

    开车拐上大街,两个男人就在狭窄的车厢也是点起烟来抽,谢芷皱着鼻头将车窗打开来。

    空气里弥散着一种烧煤后的烟火气,混和在晚风里吹进来,叫人感觉也不好受。谢芷看着车窗前的街灯,想起叶选峰在听到田家庚曾向钟立岷推荐熊文斌的事眼角轻轻抽搐的样子,心里轻叹,也听着鸿奇跟他哥坐在车后座说话。

    “当初田家庚将熊文斌、吴海峰从东华调出去,会不会是早就跟沈淮有的默契?”谢成江将烟灰弹出车窗,沙哑的声音在晚风吹荡的车厢里尤显沉闷,仿佛破了皮的旧鼓。

    “可能吧。”宋鸿奇轻应一声,又看向车窗外的街灯拖曳出来的光尾。

    谢芷从后视镜里看了鸿奇一眼,见他剑眉紧皱,心知:遮掩视野的迷雾散去,很多事情都露出本来的面目,只是有些事情的本来面目叫人难以接受罢了。

    田家庚与沈淮之间的默契,可能比田家庚将熊文斌、吴海峰调出东华还要更早些,甚至可能比省国投参股新浦炼化,梅钢与淮煤合作推动新浦煤炭交易中心成立还要早。

    细想下来,沈淮在霞浦推动新浦港的建设,提出并推动宋系在淮北海主导淮煤东出概念,与田家庚在省里提出沿渚江、沿淮海湾大框架发展淮海经济,两者之间不就是极契合的节拍吗?

    甚至更早在沈淮与谭启平矛盾激化之际,田家庚就对沈淮有所欣赏,仅管当时看起来就像是省里在新浦钢铁与谭启平之间被迫的选择了前者。

    这么想来,一切才能解释得更合理。

    梅钢三年前借徐城炼油厂的壳重组上市、推动渚南炼化、新浦炼化项目上马,也应该是田家庚都巧妙、又不叫人觉察的进行了推动。

    谁能想到,应该是宋系大敌的田家庚,这些年却是梅钢系最坚定的支持者。这样的真相,真是叫人苦涩啊。谢芷都不知道鸿奇他爸知道这事后,会有什么感受。

    “不知道是世界变化快,还是我看不明白,”谢成江郁闷的将抽进嘴的烟吐出来,费解的问道,“就说沈淮这种后脑勺长反骨、到处得罪人的家伙,怎么就会有这么多的人跳出来帮他?”

    在谢芷的心里,她哥一直都成熟稳重,这时候见他也说这种话,那真是给今晚的消息打蒙了,她见鸿奇没有吭声,心想他大概也有同样的想法吧?

    想到这里,谢芷心里轻轻一叹,打着方向盘,将车拐进家前的林荫小道,停在院门前,不想这么晚惊动保姆出来开门,她下车来去开院门。

    这时候才看到姑夫(四叔)宋炳生跟小姑谢佳惠还有谢棠在她家,正由她爸妈陪着从客厅里走出来,看样子是正打算要回去。

    谢芷走过去,招呼道:“小姑跟谢棠晚上过来,怎么都没有跟我说一声?”

    “我们晚上也是出去吃饭,回来的路上,看到你爸,就过来坐坐,还以为你们能早点回来呢。”谢佳惠说道。

    “鸿义硬拉着我们去喝歌来着,我早就想回来睡觉了。”谢芷说道。

    谢成江、宋鸿奇这时候也将车子丢在院门口,走过来打招呼。谢成江把钟立岷将推荐熊文斌担任徐城常务副市长的事,说给姑夫宋炳生及他爸谢海诚知道。

    宋炳生绷紧着脸,轻哼了一声,说道:“这不过叫那小子越发不可一世。”

    谢芷见四叔宋炳生听到这消息竟然这么说,心想他对沈淮的偏见,大概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头了,又见谢棠站在后面吐了吐舌头,她想笑但看到她爸绷紧的脸有苦涩的样子就又笑不出来了。

    宋炳生本打算与妻女坐车离开,但叫这事一岔,又折回客厅坐下来。

    谢海诚问鸿奇:“鸿奇,这事你有没有跟你爸打电话说一下?”

    宋鸿奇说道:“还没,已经这么晚了,我明天再打电话。”

    谢海诚点点头,事情都这样子,早一天、迟一天再说这事,意义不是很大,又何苦这时候打电话过去,叫宋乔生一宵都睡不着。

    他跟宋炳生说道:“沈淮这些年做出这些成绩,我们倒不是见得他的好,只是他过于偏执的xìng格,叫别人很难跟他合作。这样,道路只会越走越窄。钟立岷想利用他、利用梅钢在淮海抓紧权,树立他作为省委书记的权威,这个不难理解,沈淮大概也会很享受得到省委书记提携的感觉。这个暂时说来还不是特别有害,钟立岷还有两三年就要到站退休了,单是钟立岷想利用梅钢,也就两三年的时间,沈淮跟梅钢的道路不至于走得太偏,叫人想不到是田家庚都离开淮海了,还对淮海yīn魂不散,这个才是真正的麻烦啊。”

    “这小子要有些大局意识,事情也就不会闹成这样了,”宋炳生忿恨的说道,“我们宋家跟田家庚是什么关系,他又不是不清楚,鸿奇他爸好好的省委书记就是给田家庚搅黄掉的。这小子可好,宁可叫人卖了帮着数钱,也硬是将胳膊肘往外拐,那真是没救了。宋家怎么就养了这么个白眼狼!”

    听了她爸跟四叔的谈话,谢芷心里像是给什么东西堵在那里,借口胸口有些闷,就先回房间休息。

    谢芷刚到房间打开窗户透一口气,谢棠就从后面推门走进来,鬼笑了一下,问道:“我爸的话,你不爱听吧?”

    谢芷一笑,实在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谢棠这个问题。

    她爸的话,明明是摆着坑让四叔往里跳,四叔却带着无法逆转的偏见,一头往坑里跳都不带回头的,叫她很是无语,心里想,大概也是听到田家庚在背后支持沈淮这事,叫他们太震惊了吧?叫他们更难以接受吧?

    谢芷心里轻叹,钟立岷年龄即将到线,淮海是他的最后一站,这点几乎是确定无疑的,沈淮要是得钟立岷的支持,算不上什么特别叫人震惊的事情,但是田家庚就不同了。

    田家庚的政治生涯往少说还能干十年,往多里说,还能干十三四年,他此时就已经就换地干第二任省委书记,虽然去年没能进政治局,但到下届进政治局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田家庚下届甚至都有可能进国务院担任副总理,成为计经系站在台面上最核心的人物之一。

    虽然他没有公开表态,但有些话从钟立岷口里说出来,意义一样,田家庚支持梅钢,比钟立岷支持的分量确是要更重一些。

    大家刚听到说钟立岷推荐熊文斌担任徐城常务副市长之时,还觉得赵秋华有可能会跟徐沛联合起来抵触,但听到田家庚也有参与这事,什么念头都散了:淮海省前后两任省委书记,几乎都公开站出来支持梅钢,他们还能折腾啥啊?

    赵秋华、徐沛、戴乐生、苏唯君等省常委大佬,还要选择立场的余地吗?

    然而更叫这边难以接受的,田家庚是鸿奇他爸的大对头,无论是田家庚支持梅钢,还是沈淮选择跟田家庚合作,都会叫这边面临难堪的局面。

    这种种纠葛,谢芷也无意说给谢棠听,知道她身体弱,这时候晚风吹来有些凉,就将窗户关上,说道:“去唱歌,满屋子人抽烟,我憋了好几个小时,是有些不舒服了。”

    谢棠做了鬼脸,挨近过来,神秘兮兮的说道:“前两天我们回燕京,我爸给老爷子拉过去教训,我躲到隔壁偷听,老爷子很不客气的说我爸那水平,当个副县长都够呛,要他在淮海安分些,又说些让他不要再找沈淮麻烦之类的话,我爸他这两天的脾气就特别大;男人也有更年期的,你懂的。”谢棠很不客气的,将她继父宋炳生被老爷子私下拉过去教训的事卖了干净。

    谢芷听了也是震惊,没顾得上回应谢棠后面的俏皮话。

    老爷子这些年来很少表态什么,虽然这些话是将四叔拉到燕京私下教训的,但也能看得出老爷子对他们这边已经是相当不满了,只是有时候不得不装聋装哑罢了。

    现在她四叔的意见已不再重要,关键还是看叶选峰跟沈淮谈话会有怎样的结果;谈到什么程度,也代表他们暂时会和解到什么程度。

    这时候谢棠又走过去,将房间打开一条缝,这样就能听到楼下客厅里的谈话。谢芷坐在地板上,背靠着床沿,听着她爸、她哥、鸿奇以及四叔还坐在那里抱怨、责怪沈淮这些年忘恩负义,折腾谭启平后,又把宋家折腾得够呛,搞这边散了人心。

    “我哥还真是遭人恨呢?”谢棠悄声问谢芷,“他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难道比他在国外还混蛋?”

    “他倒没有变得更混蛋,他回国内还算做得不错,就是为人太蛮横了一些。”谢芷苦涩一笑,要说偏见,她至今对沈淮犹谈不上有什么好感,但她总不至于跟四叔、宋鸿义、刘建国他们一样,连面对现实的勇气都没有,他们要没有一点拿得起放得起的担当,最终就会跟谭启平被赶出东华一样,他们极有可能会叫沈淮从淮海赶出去。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