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九十七章 一夜漫长

第八百九十七章 一夜漫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沈淮与成怡再回包厢,程爱军才知道集团董事长刚刚离开。他与妻子陈曼丽追出去想送一下,但错过一趟电梯,待他们走出大堂,就看到谢成江、谢芷已经坐进车扬尘而去。

    陈曼丽出包厢,没有将外套穿上,这会儿就穿件毛衣站在外面,叫寒风吹得抱着胳膊瑟瑟发抖,见丈夫将外套脱过来给自己披上,就一起往大堂里走,感慨说道:“今天还真漫长啊。”

    程爱军看了妻子一眼,不知道是该点头好,还是说些安慰她的话。

    心头最大的那块石头算是暂时搬开了,虽然不清楚未来在金鼎会不会被孤立,但刘建国已经不在徐城,他至少不用担心婚假结束回公司就会被扫地出门。

    能有一些时间从长计议、安排,也总比新婚刚过、离过年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失业强得多。

    程爱军今晚是心力憔悴,也无意马上就回包厢,指着大堂一角的休息区,跟妻子说道:“要不你先回去陪成怡、张孜她们,我在这边歇一会儿,听音乐头疼。”

    陈曼丽也知道丈夫今天不容易,需要有个空隙缓一口气,安慰的揉了揉他的后背,说道:“你歇一会儿就过来。”

    看着妻子进了电梯,程爱军走到休息区的沙发旁坐下,掏出烟来点上,看着落地窗外的夜sè,心思混乱。

    他是真没有想到刘建国就这么叫沈淮连夜赶出徐城了,细思这些年来的种种。沈淮在省经院工作时,程爱军虽然当时已经在省经院读研,但彼此没有什么接触。他当时也没有在学校担当辅导员之类的兼职工作。

    还是在后来留校、跟陈曼丽谈恋爱之后,才知道一些事情,但也一直拖到三年前沈淮陪成怡到学校来找陈曼丽,叫陈曼丽拿酒泼脸的那一天,程爱军才算是正式的跟沈淮打上照面。

    也是经历那次事,程爱军才知道原来有些人是可以那样的风光。

    离开学校也有三年时间,程爱军自以为磨砺得成熟干练、眼光敏锐,就等着有眼光的人过来赏识他,然后今天所发生的种种事,叫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只井底之蛙、不知所谓的洋洋自鸣,落在别人眼里都是笑柄。

    有些话即使妻子没有说出口,但从她眼神里,程爱军也能读出什么来,也许如此,叫他更是羞愧难当,抽着烟都没有勇气再回包厢,实在是不清楚要以怎样的心态去迎接众人既有可怜又有鄙夷的眼神。

    程爱军的心给这种难以排抑的挫败感蹂躏,坐在沙发上闭起眼睛一根接一根抽着烟。

    有仈jiǔ人推开门走进来,一股寒风从门隙来窜进来,叫闭目养神的程爱军给吹得一阵哆嗦。

    时间已是凌晨,程爱军没想到这会儿还有人过来住宿,转回身蓦然看见朱仪他爸跟一个身材中等的中年人站在大堂zhōng yāng,叫好些人围着说话。

    程爱军这时候还是不知道朱仪他爸、渚江建设的老总叫什么名字,走过去打招呼道:“朱总……”

    朱立看到程爱军走过来,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他是今天的新郎官,笑着给熊文斌以及旁边的徐城市zhèng fǔ副秘书长黎文曾介绍道:“小程就是今天的新郎官,他爱人是成怡的同学,沈淮今天在这里就是喝他们的喜酒。”

    “你好,我是熊文斌。”熊文斌伸出宽厚的手掌,与程爱军握了握。

    “熊市长,你好,你好……”程爱军有些受宠若惊的双手握住熊文斌宽厚的手掌,公司不少高层都在谈熊文斌从沂城调到徐城担任常务副市长的事情,但程爱军今天是第一次有机会当面见到他的人,没想到近处看是个两鬓略染霜白的中年人。

    这会儿沈淮与成怡还有朱仪从电梯里走过来,看到程爱军在大堂里凑在朱立、熊文斌身边说话,走过来说道:“大家都说你躲那里去了呢,还想派个人出来找你呢,”又将程爱军给熊文斌、朱立、黎文曾介绍了一遍,说道,“小程的新婚妻子,跟成怡是大学同学,我跟成怡今天在这边喝喜酒……”

    沈淮与站在大堂里、随同朱立一起的渚江建设员工握手:“这么急让你们连夜赶过来,真是很对不住啊,这件事还只能拜托你们了,”他也没有跟程爱军多寒暄什么,就与朱立、熊文斌、黎文曾走到休息区那边说话。

    朱立在新浦接到沈淮的电话后,也不是孤身一人坐车赶到徐城来。

    渚江建设旗下有那么仈jiǔ个从事规划、设计及工程预算等工作的专业人员,叫朱立连夜召集起来,同时赶到徐城来。

    朱立在来徐城的路上,跟手下这些人就徐城滨江地块的综合开发,就讨论出一个大概的思路。朱立刚才去见徐沛、熊文斌,也是跟徐沛谈这个思路。

    徐沛现在认可这个思路,那朱立接下来就要找间宾馆住下来,让手下这班人赶在天亮之前,把草案拟出来,以便在明天上午在熊文斌跟徐城市其他市委常班子成员的见面会上,徐沛能拿来应对市长周任军的质疑。

    朱立、熊文斌赶到新景天大酒店来,随行人员都在新景天办理住宿,自然也是为了凑沈淮的方便。

    “临港新城西片区虽然还没有正式建设,但多次的规划建设方案推演,还是叫渚江建设在城市商业中心规划上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徐沛书记对老朱初步提出的综合开发思路很满意,接下来的草案就照这个思路拟,后期再完善……”熊文斌大体将刚才见面的情况说了一下。

    沈淮冲着朱立笑道:“西片区的建设方案,连着叫我推翻了好几次,公司上上下下的,是不是都在背后骂我?”

    “你想听真话,还是想听假话?”朱立笑着问。

    “得,我知道了,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沈淮笑道。

    黎文曾站在旁边,听了也是哈哈大笑,心里琢磨着别的事情。

    徐沛拉熊文斌去徐棉解决工人聚集请愿一事,黎文曾作为协助熊文斌工作的zhèng fǔ副秘书长,自然也是带着司机随同过去,今晚也是过得惊心动魄。

    从徐棉出来后,徐沛与熊文斌就到省迎宾馆,等朱立过来汇报滨江地块的综合开发思路,黎文曾自然也是在场旁听。

    由于没有现在的方案,朱立他们甚至还是在从东华出发之前,才拿到滨江地块的传真资料,准备的时间非常仓促。

    不过到徐沛那边之后,不论是朱立谈综合开发的思路,还是随朱立同行的员工参加讨论,思路都非常的清晰,而且在讨论间,都有相当不凡的见解,体现出渚江建设在专业上的极高水平。

    现在听着朱立与沈淮三言两语的说笑,看似轻松,黎文曾自然是能听到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渚江建设在城镇建设及综合开发上的经验,可以说是从梅溪新区、临港新城等项目上起步、积累的。

    梅溪新区在梅溪河以东区域部分已经建成,临港新城的东片区离建成还有一段距离,但都体现出相当高的城市综合建设水平——在这种情况下,渚江建设给出的临港新城西片区建设方案,还数次给沈淮推翻,也可见沈淮的苛刻跟挑剔。

    沈淮的这种苛刻跟挑剔,自然会叫相关工作人员叫苦不迭,甚至还不停有人会被淘汰出局,然而渚江建设成立的时间很短,甚至可以说是从乡镇建筑队发展起来,在三五年内能有这么高的专业素养,能形成这么一支有水准的专业团队,在刚才一个多小时的汇报里,让人几乎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大概也是跟沈淮的苛刻与挑剔,有着直接关系吧?

    黎文曾想到沈淮当初在省经院从事的应该是资源管理及城乡规划相关专业方面的教学,在省经院的风评很差,这想来有些传闻是完全作不了数的。

    黎文曾还不能叫人完全信任,但又不能叫他回避,熊文斌跟沈淮说话在措辞上都相对保守。

    熊文斌说道:

    “现在除了滨江地块的建设方案外,还要对滨江地块及周边地区,进行新的定位跟规划,要建设成徐城市的第二大商业、贸易及金融中心,这就需要市里以及秦江区的建设、规划部门积极引导、参与、配合。徐沛书记那边呢,也充分肯定整个项目的意义,跟对促进徐城市的商贸、服务业、城市发展、财税增长、就业的重大推进作用,同时预估整个项目推进的难度会很大,主张从东华交流一些在新城镇建设上有经验、能力强、作风好的官员过来。”

    不需要熊文斌把话说透,沈淮就能听出什么意思来。

    徐沛在中午见面时就说过干部交流的事情,提及重点区县人事任命权由省委直接掌握的问题。

    干部交流是双向的,沈淮无法阻止徐沛继续往唐闸、霞浦的重要位子上塞人,但双方接下来一段时间要紧密合作,徐沛也应该给唐闸、霞浦两地能力及成绩突出的官员一些发展机会跟空间。

    熊文斌到徐城市负责推动国企改制、城市建设、产业及经济发展等方面的工作,而这些领域涉及的利益极深,关联方盘根错节,熊文斌要没有三五个要信任的人去担当一些职务,任他一个人能力再强,也没有办法将工作推动下去。

    徐沛同意熊文斌以干部交流的方式,从东华调一些人,填到市城建、规划及秦江区委区zhèng fǔ,应该也是对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以及这边的密切配合满意。

    同样的,一些有能力的官员,从唐闸、霞浦调出来,到徐城来任职,唐闸、霞浦自然也就空出更多的位置出来让别人填进去。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