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九十八章 也算师兄弟

第八百九十八章 也算师兄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有黎文曾在场,熊文斌也不便与沈淮深聊什么,到新景天见过面,留朱立与渚江建设的人员在酒店草拟方案,他就先坐车回去休息;毕竟也是五十好几的人,工作忙碌,要保持充沛的精力不容易,没办法留下来陪在酒店里熬通宿。

    朱立在新景天大酒店里,包下带会议室的半层楼;沈淮与成怡也就在酒店住下。实际上,他们入住的顶层,就在张孜她们房间的楼上。

    张孜她们唱完歌,周文俊、蔡兰、王辉、陈莉娟等人见时间过了凌晨,都想要回房间睡觉去了,而从包厢出来后张孜的精神依旧亢奋、没有睡意,走在楼梯间里,搂着成怡的胳膊,要去她跟沈淮的房间里接着聊天;朱仪先一步给她爸拉过去当苦力了。

    朱仪读本科、读研以及留校工作都是资源管理及城乡规划方面的专业——朱立拉着渚江建设的员工,要草拟滨江地块的综合开发草案,朱仪正好能派得上用场。

    朱立这时候也管不上女儿辛不辛苦,总之能多拉一个兵用,就能分摊些任务出去。

    ktv跟大家住的房间就差三层楼,大家没有等电梯,走消防电梯上楼。

    在楼梯间里,张孜亮晶晶的大眼睛,带着俏皮的神色问沈淮:“你不会恨我跑上楼破坏你们小两口过夜生活呀?”俄而又带可怜哀求的语气,朝沈淮拜手,“你就大人有大量,我跟成怡实在是多年没见面了,她回燕京那段时间,我赶巧出国进修,也没有机会遇上,不然我也早就认识你了。”

    酒店过道、楼梯间也有暖气溢出来,不太冷,张孜从包厢里出来,将外套折在胳膊上,上身就穿一件黑色的丝质衬衫,踩着棕色长筒靴往上登台走动,紧绷绷的牛仔裤将她的臀、腿裹得成熟性感。

    张孜嘴巴子厉害,却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漂亮、皮肤白皙的女孩子,沈淮笑着说道:“那你可以在徐城多留两天,没有人会急着赶你回去。”

    “拉着成怡陪我们聊一晚上,都怕你有意见,我还敢在徐城多留几天啊?”张孜依着栏杆,转回身伶牙利齿的问道。

    陈曼丽、成怡这一干同学、校友,张孜与蔡兰、周文俊夫妇、陈莉娟、王辉夫妇,都在燕京工作,早就买好天亮回燕京的火车票;而其他两个女孩子,中午也要乘火车离开徐城。

    从徐城到燕京,普通火车要行驶二十多个小时,张孜就是想拉着成怡、陈曼丽玩一宿,待天亮后上火车再睡觉;倒是周文俊今天自找没趣得很,想着拉妻子蔡兰回房间休息,大家才从包厢出来。

    沈淮笑了笑,说道:“那你们就到楼上我们房间接着聊吧,宽敞些……”

    新景天大酒店虽然只是三星级酒店,但这年头其他物价不高,就星级酒店的房价岐高,程爱军给他及陈曼丽同学在这里开的房间,都是较为狭促的标间,聊天说话,或者肚子饿了点几碗夜宵上来吃,都不如顶层的套房舒服。

    张孜举臂轻呼沈淮英明,搂紧成怡的胳膊,又搂住陈曼丽的胳膊,问程爱军:“曼丽跟我们走,你没意见吧?”

    程爱军举手告饶,他虽然也想找个机会,看能不能跟沈淮拉近一下距离,但觉得这么凑过去也显得生硬,心想着曼丽要是跟成怡的关系能和睦起来,他以后见沈淮面的机会多得是,也不差今晚,更不会介意今晚要算他跟陈曼丽的洞房花烛夜,只笑着跟陈曼丽说道:“我明天一早还要打起精神来,开车送大家去火车站,现在先回房间偷睡一会儿。”

    王辉跟还没有结婚的未婚妻陈莉娟说道:“我也回房间睡觉了,不打扰你们到楼上去叙旧。”他也有乏意,也无意打扰未婚妻跟宿舍同学亲密的聊天,看着他们的楼层要到,就打算与程爱军一起回房间睡觉去。

    周文俊暗自焦急,他站在王辉的身后,轻轻的扯了一下他的衣服,说道:“老程明天还要负责送人呢,你急着回房间干嘛啊?明天上了火车,能睡一天一夜,也不差这几个小时。”王辉要是回房间睡觉了,他也就没有理由跟着妻子蔡兰到楼上跟沈淮、成怡继续保持亲近接触,想劝王辉一起上楼接着聊天去。

    周文俊说这样的话,沈淮也能明白他刻意要亲近过来的用意,也笑着跟王辉说道:“要是明天上火车能睡觉,那也就不差这几个小时了。刚才听你说从管理学院读完硕士出来之后,要应聘信托投资、资产管理方面的工作,我倒忘了问你,现在有没有眉目呢?”

    “怎么,你不会想着说要把我们燕大高才生,拉到你们东华市去工作吧?”张孜眼睛看着沈淮,说道,“那样的话,等不及毕业后就要跟王辉结婚的陈莉娟,可就要跟你急了。”

    在包厢里,张孜她们总算是搞明白沈淮在东华市下面的县担任县委书记。

    霞浦县这两三年取得经济发展成就很惊人,但没有什么宣传,省里以及东华市都没有足够的动力替霞浦宣传,故而就全国范围来说,霞浦远还没有名震天下的地步。

    张孜、蔡兰她们都没有对霞浦县不熟悉,更不知道霞浦县正发生那么惊人的变化。

    在她们的印象,淮海省在沿海地区都要算发展很落后的省份,各方面的水平都要比毗邻的江闽等省差一大截。就她们此时所看到的徐城发展水平,跟国内的一线城市相比,也确实是存在着很大的差距,所以在她们的印象里,东华应该是一个发展水平更差的地方。

    陈莉娟早就工作,在一家外资企业里当会计师,与王辉恋爱多年,支持工作之后的王辉再考进燕大读博,她自然是希望王辉能留在燕京发展,燕京的机会毕竟多,而且她也不用放弃当下还算不错的工作。

    不过听着张孜这么说她,陈莉娟也笑着打她反击:“谁跟你似的,整天想着嫁人,”不过她从今晚种种事也能看出沈淮的不凡之处,心知真要有这样的人物相助,对王辉的事业发展会有极大的帮助,又假装撇清的说道,“王辉爱去哪去哪,我可不稀罕他;再说燕京风沙大,气候干躁,能走我也早走了。”

    周文俊在旁边听了却是满眼的羡慕。

    张孜、蔡兰、陈莉娟她们这些女孩子,即使学的是金融、经济,在有一份薪资不错的工作之后就图生活安稳,事业心不强,缺乏学习的动机,也就极大的限制了她们的视野,造成对霞浦的不熟悉。

    周文俊对新近崛起的梅钢、新浦港,还是有些了解。

    就算省市的宣传部门,都无意大肆的宣传沈淮在东华的成绩,但梅钢作为跻身全国第六的钢铁工业联合体,怎么可能会没有报社去报道?新浦港作为淮海湾沿海最大的深水海港,已经初成规模,又怎么可能一点都不引起业内人士的注意?

    只是没有广而泛之的宣传跟大量的正面报道,外界对沈淮是不熟悉的,对梅钢系是不熟悉,对沈淮与梅钢系以及梅溪新区、新浦港发展之间的联系,是不熟悉的。

    不过,周文俊至少知道沈淮年纪轻轻,就是在一个经济正蓬勃崛起的地方担任县委书记,而沈淮在今晚的表现,更说明他有着远超地方县委书记的影响力跟权力。

    这个时候,沈淮表示有为王辉应聘工作勾兑的意思,怎么叫周文俊不眼馋?

    要是沈淮愿意替他介绍新的工作,周文俊宁可将此时所在的那家外资会计事务所高薪工作辞掉,但看王辉不急不慢的样子,周文俊暗暗有些期待他能保持疏淡的性子,拂了沈淮的好意。

    “东华这两年的发展很迅速,要不是刚才说起你在霞浦工作,我都想不起来,我还读过你好几篇精彩文章呢,”王辉笑道,“我的性子有点懒散,工作留校还是进企业,还在摇摆不定。要是有机会,我其实很想跟你请教新城镇建设方面的问题。我的博士论文,还是看到你写的关于新城镇建设方面的文章受启动,才定题了。也是之前不知道,不然我写博士论文之前,死活也得求着成怡介绍,让我到东华做课题研究。”

    “东华还远不能说完全发展起来,新城镇建设,我也只是在理论上摸索一些东西,地方上的实践暂时还没有什么推进,你过来做课题也做不出什么东西来,有时间坐下来一起讨论却是可以的。”沈淮笑道。

    与急于结交关系、推销自己的周文俊不同,王辉的性子要沉稳得多,给人的感觉甚至有些淡泊,但今晚接触下来,他的谈吐、学识都相当的不错——不过,沈淮还真不知道王辉在燕京读博研究是新城镇建设方面的课题,不然刚才在包厢里坐着就可以聊起话题,而不用应付张孜这个女人的插科打诨。

    听沈淮与王辉两人这么说,周文俊心里更是羡慕。

    人际结交,趣味相投、意兴相合,永远都是最佳的契机跟台阶。

    周文俊进入社会这么多年,那么辛累,整天所期盼的不就是能得到沈淮这般强势人物的欣赏吗?

    周文俊怎么都没有想到,他那么小心翼翼的察颜观色却是种花不成,王辉性子疏淡反而能插柳成荫,当真是叫他没有脾气。

    周文俊也听出王辉这小子不笨,即使无意离开燕京到外地去发展,但也通过课题研究这事,勾住沈淮的兴趣,想必等会儿到楼上还会进一步讨论相关话题。他心里就在想,沈淮写什么文章,我怎么就没有读过呢?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在进入事务所后,就很难再看学术性的文章。

    而就沈淮写有经济类的专业文章发表、王辉在燕大读博都有深刻读过这事,引起张孜的极大举趣,饶有兴致的盯着沈淮看:“你还真是叫人刮目相看啊,我们王大才子读文章可是挑剔得很,我曾听他吹过牛,国内经济学家能入他眼的,没有几个,他们燕大也就一个谭石伟。我当时就后悔没有将他的话录下来,不然拿到他导师那边去放,那真是精彩了呢……”

    谭珺她爸谭石伟年过六十就从燕大退休,听张孜说王辉在燕京欣赏的经济学家就谭石伟一人,忍不住笑问道:“你的导师是谁?”

    “这可不能听张孜胡说八道,我要认了,不要说以后可能还要在燕大混了,博士论文都有可能过不了,”王辉笑道,“我的导师是顾亦平。”

    “那真是巧了呢,”沈淮跟成怡说道,“李谷八十年代在燕大读研究生,他的导师也是顾亦平呢……”

    “不会吧,那王辉不就是李谷的小师弟了?”成怡也觉得好凑巧。

    沈淮笑着跟王辉等人说道:“李谷是我们省的省长助理,省属国企工委书记,我晚上还跟他见面来着,真是不知道你是他的小师弟,不然就介绍你们认识了。”

    其实也不能算巧。

    淮海经济学院,在经济学领域,只能算二三类学院;国内有名的经济学者也就那么几个人,主要就集中燕大、静海大学等几所高校的经济学系里。当年他想跳出市钢厂那个不断拉人下滑的小圈子,首先想的也是报考燕大经济系读博,只是想不到会发生之后的事情。

    再细想想,王辉也是在工作多年之后,再回学校读博,沈淮暗道:难道他当年走上社会工作,也如自己那般经历过很大的波折?

    程爱军在徐城学习、工作多年,当然清楚李谷是淮海省实权派人物,心里幻想着自己要是能攀上李谷这样的人物,这些年来何至于这么辛苦?

    工作之后,连学校的导师都未必记得,所谓的同门师兄弟,关系更是浅薄。

    不过,要是有沈淮这样的人物居中勾兑,王辉要想攀上李谷这层关系,也不能算有多难。

    程爱军这么想着,也不想回房间睡觉去了,但他的话已经出口,这时候再跟着上楼去就显得太刻意,走到他所住的楼层,就有些恋恋不舍的推开防火门进去。

    ***************************

    沈淮住套房,主要也是要有一个会客厅方便随时谈工作上的事情,不过朱立给他安排的套房,略奢华了一些。

    会客厅倒有正常的客厅那么,除了落地窗前有一圈真皮沙发外,玄关进来还有一个吧台。徐城目前都没有五星级酒店,几家四星级之外,也就新景天算是高档了。

    大家就在坐在会客厅里谈话,女孩子们坐在窗前,沈淮与王辉、周文俊坐在吧台边的聊天。

    周文俊这一类的人,沈淮不会特别的欣赏,但也不会因为周文俊跟程爱军都有些趋炎附势就心生厌恨。

    很多人说到底都是普通人,并没有一双火眼睛睛的眼睛,趋炎附势不过都在向现实低头,卑微的活着。

    想想自己当年在市钢厂,给打发到锅炉房,挂个公用科副科长的职务,一耗三五年,要不是还有读博跳离东华这条路可选,他那点“铮铮铁骨”也支撑不了多少时候,或许早就向周大嘴这些人屈服,学得圆滑而趋炎附势了;毕竟有太多的现实需要面对。

    要是撇开这些困素不谈,即使周文俊在专业水平要比此时在燕京读博的王辉略差一些,但从名校毕业的他,出社会后就进入国际有名的会计事务所工作,能力及阅历,其实都不能算差。

    沈淮与王辉谈资产管理、新城镇建设,周文俊也都有能力插上话来。

    而成怡希望他能跟她的同学圈子有好的交融,其实圆滑世故的周文俊与外向开朗、善于营造气氛的张孜,都是有用处的;沈淮也不会说要将他们排斥在外、不予理会。

    不过真正说到欣赏,或者在学识及视野上,能让沈淮有所意外的,还是王辉。

    “如果一定要我说啊,我不建议你留学校工作,”沈淮跟王辉说道,“虽然你读博之前,工作过三四年,但真正说到做学问,你三四年的工作经历还没有办法给你太多的沉淀。国内现在有很多做市场经济、金融体系研究的,很多人你都看不上眼,这没有什么,也有很多我看不上眼的。他们从欧美学习理论,回到国内则罕有接地气的。国内很多领域都是空白,所以他们能有一些权威跟话语权,但主要还是起传递跟翻译传播作用。而真正有更深见解的,我认识的,在国内财经体系内有那么一些人,你的师兄,也就是我们省的省属国企书记李谷,要算一个;高校里确是罕见。你要能在徐城多留两天,我倒是介绍你跟他认识啊;还有业信银行淮海省行的行长姚荣华,要过两天才回徐城。你就算要做研究工作,我还是可以推荐你进业信银行的研究部门……”

    沈淮没有直接说“计经系”,毕竟王辉、周文俊都不是官场上人,但王辉工作多年,对总理王源为首的计经系始末也早就有听闻,听沈淮的话语,也清楚李谷应该是计经系极有潜力的少壮派官员。

    业信银行在国内只能算中等规模的商业银行,但就算如此,在国内也是第八大商业银行。

    业信银行的省级分行不会设经济金融研究部门,要是经沈淮推荐进业信银行总部的研究部门工作,对王辉说来都是难能可贵的高起点。

    虽说燕大的博士生,可以算得上这个社会精英知识分子,但国内十二多亿人口,算得精英知识分子也是一抓一大把,他们也许会成为支撑这个社会往前发展的中坚力量,真正能登上事业巅峰的,也只有时运造就的寥寥数人。

    周文俊对王辉是羡慕不得了,但也知道此时不能操之太急,要是在沈淮这样的人眼前,心怀忌恨,只会错失最后的机会,即使心里酸涩,也作出替王辉高兴的样子,推波助澜的劝他在徐城多留两天:“你反正在学校里,早回去两天、晚回去两天没啥区别,让陈莉娟她跟单位多请两天假就是——大不了,我跟蔡兰也留下来陪你,徐城我们以前也没有过来过,匆匆而来、匆匆而走,也是可惜,”又怕王辉不够积极,周文俊冲陈莉娟,说道,“陈莉娟,沈淮说着要多留我们两天,你跟王辉可不能当逃兵啊。”

    陈莉娟怎么会吝啬跟单位多请两天假?坐在窗台沙发那边,忙说好。

    这会儿熊文斌又打电话说干部交流的事情——沈淮看了看手表,从熊文斌离开酒店已经过去两个小时,知道熊文斌离开又去忙别的工作,这时候才回到家里。

    这还没有跟徐城市的其他常委班子成员见面呢,熊文斌就忙成这样子,沈淮也有些担心他的身子能不能扛得住。

    由省委组织部主导的全省跨地市干部交流,主要是县处、市厅一级官员。

    仕途发展,需要年岁沉淀,即使是沈淮他的升迁,也需要符合干部任职提拔年限的相关规定。梅钢系崛起的时间还短,党政口的县处级以上、能力过人又干出实绩的官员,实在是寥寥。

    吴海峰、杨玉权、陶继兴皆退二线,即使复出,也只能从事一些辅助性工作,比如说吴海峰进淮海湾经济区发展领导工作小组,负责淮海政府建设基金的工作;徐沛也不可能大方到破格提拔已经是副市长的陈兵,让梅钢系再多一员正厅级的大将;何清社、李锋视野较窄,虽然还有往上发展的空间,但跳出东华到徐城来,能力又略显不足;此时梅钢系能过来协调熊文斌打开局面的,级别又合适的,也就黄新良、赵天明、宋晓军等人……

    听着熊文斌忙累一天,已经有些沙哑的嗓音,沈淮走到会客厅一角,拿出烟来抽,在电话跟熊文斌说道:“老熊,你希望谁过来,你直管说。他们本人要是不愿意,我帮你去做工作。”

    “赵天明、黄新良两个人,你让出一个来,王卫成跟张拓,你再让一个出来;徐建跟郭全,你再放一个人过来……”熊文斌也不客气的说道。

    “唉、唉,停,”沈淮忙说道,“你再说,我可要收回刚才那句话了。人都让你拉走了,我那边就成空架子了。”

    “……”熊文斌在电话那边哈哈而笑。

    沈淮思吟片刻,说道:“王卫成跟张拓都缺乏基层经验,不过张拓对徐城熟悉,方便你掌握情况。郭全还要留在梅钢,需要他出做很多的协调工作,徐建需要拓展视野,调到徐城来合适,只是新浦开发集团那边,我还得补充人手,是个头痛事。说到黄新良跟赵天明,我是真舍不得啊。不过霞浦县的政府工作,只怕要让郭成泽推荐贤明主持了,黄新良、赵天明两个人都没有办法安排上这个位子。我想啊,赵天明可以调到唐闸任区长,那就让黄新良到徐城来吧。”

    不要看此时唐闸区在党政体系内的地位要高过霞浦,但未来三五年肯定会颠过来。虽然沈淮更属意赵天明担任霞浦县县长,但情况未必总会如他的意。

    如果一定要有进行利益交换,还不如现在狠狠将这个位子让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