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一十一章 不放过

第九百一十一章 不放过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不想叫顾泽雄看到他阵脚大乱的样子,胡林即使有打开车窗将手机砸过去的冲动,他还是眼睛阴柔的从后视镜里盯着还冲这边挥手告别的沈淮。

    知道胡林心里不痛快,罗晓天上车后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眉头微蹙的从后视镜里看着沈淮与朱立。

    胡林有他的过人之处,罗晓天在醉酒出丑事件后,差点沦为沂城官场上的笑柄,胡林突然跑过来请他到融信组建融信的地产集团,给他的震憾感,他此时犹清晰记得。

    胡林不是没有干事的魄力,而更小巧的手段及专业能力,只要会用人就会具备,所缺的只是没有办法将胡家太子爷的架子放下来,才屡屡入沈淮的彀,而身边能用的人似乎匮缺了一些罗晓天也不知道胡林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的心态来应对此事。

    还有不到二十天就要过年,徐城也是到了一年中最寒冷的季节,车窗外的街面冻得发白,即使在车水马龙之中,叫昏黄的街灯照得也有几许荒寂之感。

    罗晓天也不知道前程会如何,沈淮断不可能只是为了逞小人之志而迫不及待的对胡林、顾泽雄追穷猛打。

    看着车窗外被寒风裹住、瑟瑟走路的行人,罗晓天身同感受,但他也知道,他不可能不趟这浑水,他的心没有休到淡泊宁静的境地,他能抓住的机会真是不多。

    *********************************

    胡林在徐城经常住的地方,是一座以天益集团名义在秦江区投资的私人会所。会所位于徐城鼎鼎有名的狮子楼前山坳里,几栋小楼掩映山树之间,风景清秀又不起眼。

    车子进园子停下来,能听到水涛拍岸的声音,进了小楼才会发现窗外崖下就是渚江。

    戚靖瑶、周益文都在徐城,但周益文跟今晚的事没有直接关系,不适合到省委副书记徐沛跟前露面;戚靖瑶作为霞浦县委副书记,照道理来说,离开东华都要打电话跟沈淮说一声,自然是更不方便露面他们都在会所等胡林他们与徐沛、与沈淮见面归来。

    看胡林、顾泽雄都铁青着脸,戚靖瑶心里咯噔一跳,心知胡林今晚此行不顺。

    戚靖瑶想不明白,她们都占尽先机,进退两便,应该拼命看姓沈的笑话才是,胡林、顾泽雄怎么会脸色这么难看?

    戚靖瑶按捺住性子,帮胡林脱下大衣挂衣架子上,帮他剪了雪茄点上,才找机会悄声问站在稍远跟周益文说话的罗晓天:“没谈成?”

    罗晓天苦涩一笑,什么叫谈成没谈成?

    罗晓天刚要跟戚靖瑶细说今晚的详细,站在窗前面对夜色渚江与顾泽雄一起抽雪茄的胡林,突然转回头来,说道:“不管姓沈的有意想把我们的思路拐到哪里去,我们还是要先把滨江商圈做起来……”

    听胡林这么说,罗晓天知道他在车上沉默不语,是思考了一些东西,没有叫怒火完全的把理智淹没掉。

    “宝和是香港最大的地产商,滨江商圈值不值得做,滨江地块值不值这个价,顾先生家传渊博,应该比我们更看得准,”罗晓天说道,“毕竟国内成规模的城市副中心商圈,还只是几个一线城市有,其他地方,包括我们,积累的经验都甚少。”

    宝和不能算香港最大的地产商,但旗下的地产开发、物业经营,确也能进入香港前三。

    听罗晓天如此抬举,顾泽雄颇感好受,说道:“罗总将徐城的资料拿给我后,我跟我手下的团队都有认真研究。徐城炼油厂大规模扩建于建国后,当时徐城市的城区人口只有五六十万,滨江地区就相当于徐城的工业新区,但随着徐城市城区人口的急剧增加,以徐城炼油厂为核心的滨江区域,就被密密麻麻的居民区包围。无论是在实际的地理位置上,还是在城市人口分布上,滨江地区都有发展成徐城市第二中心商圈的潜力跟空间花四十一亿将这块地拿下来,我觉得值。”

    顾泽雄也不想叫胡林、罗晓天看轻了,不会像老太婆似的反复念叨沈淮今晚嚣张跋扈的嘴脸。说再多都没有用,他既然无意退出,那就要从香港拉更多的资源,与融信合作,将滨江商圈做起来,才是正经以后自有给姓沈的跟余薇那婊子好看的机会。

    不然还能怎样,还能把江湖下三滥的手段用在姓沈的头上?顾泽雄也是气得无力。

    听顾泽雄这么说,罗晓天与周益文换了一个眼色,算是松了一口气。

    胡林他父亲刚刚从融信退出进人大任职,胡林他伯父还是班子成员之一,胡家声威正春秋鼎盛,这时候不用担心融信内部会有什么老臣敢公然造反。

    不过,融信地产刚刚成立,即使能得到融信银行近乎无限的资金支持,但也需要有这么一个大型项目,才能将地产集团真正的竖立起来,真正的形成叫胡林能如臀使指的嫡系力量不然地产集团永远都只会是一个空架子,没有办法迈入国内第一流的地产商行列。

    而围绕滨江地块综合开发,上下游的供应商、合作方都不会是什么低层次的中小企业,他们都将与融信地产打通联系,形成交互密切的关系网络,能叫胡林在融信之外,不依赖胡家形成自己的影响力。

    这样才算是完成胡家在融信内部权力传递的第一步。

    只要能达成这个目标,滨江地块的综合开发哪怕亏上十亿八亿,都是无所谓的顾泽雄能坚定信心帮着将顾家在地产开发、物业经营上的资源拉到徐城来,跟融信合作,无疑会有更大的裨益。

    这一切都是他们这边早就想定的目标,罗晓天也没有想到胡林会叫沈淮三言两语撩拨成那样不过见胡林恢复了理智,罗晓天也稍稍放心了些。

    见顾泽雄似乎给沈淮撩拨得斗志更旺,胡林心情也稍舒坦些。

    这时候顾泽雄这趟带来的一个香港小明星从外面购物回来,进来跟大家打招呼,又跟顾泽雄娇声抱怨徐城市中心连个能下脚的高级馆子都没有,还只能跑到会所来用餐。

    顾泽雄还没有将这个小明星拿下来,正是献殷勤的时候,看着她美脸娇怨,骨头就轻了二两,让胡林先休息一下,他陪着小明星去餐厅吃些东西再回来聊天。

    顾泽雄刚走开,胡林又阴悒着脸吩咐罗晓天:“你去查谁跟姓沈的有勾结,操他妈巴子的,不要饶了他。”

    罗晓天还以为胡林想开了,但听他掩露凶残的言语,心知今晚给他留下的阴影远非一时半会能消除,只能点头答应下来。

    ************************************

    淮海迎宾馆是省委省政府招待处,熊文斌作为徐城市里的领导,在这边也没有随意使用常委小楼的权力,而虽然他们在迎宾馆的主楼开有房间,但也没有让大家坐下来能舒舒服服说话的隐蔽空间。

    从西菊阁出来,沈淮他们就直接坐车赶往东华大酒店。

    东华大酒店名义上是东华市驻徐办所在,但内部都差不多给下面的区县驻徐办分割掉,大家到那里无论是下榻,还是谈话、吃饭,都方便,更能避开一些有心人的视野。

    车子直接开到霞浦驻徐办的小楼前,市政府副秘书长黎文曾下车后,找个借口跟熊文斌说道:“刚刚经过酒店宴会楼前,我看到有个朋友的车停在那里,我这会儿过去打声招呼,过会儿再过来。”

    黎文曾这边插不上,自然要找借口离开,好让沈淮、熊文斌他们谈话方便以往这样的场合,黎文曾也会找借口离开,但会直接回家去,留司机与张拓留下来等熊文斌即可;今天有所区别,他也不知道熊文斌跟沈淮能不能感受出来。

    熊文斌也不知道黎文曾说话真假,暂时也不想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深想什么,点点头同意他先离开一下。

    大家进了驻徐办二楼的会客厅,里面打了暖气,沈淮将呢子外套脱下来,丢在沙发扶手,将毛衣的袖管捋了捋,舒服的坐下来,跟朱立说道:“你记得过两天给圣晷一个大单。”

    朱立点点头,表示会记得这事。

    朱立现在也只知道是圣晷那边出了问题,不知道具体是谁跟融信接触泄漏这边的资料,但也有耐性没有追着沈淮细问。

    沈淮吩咐他过两天给圣晷一个设计大单,用意是明确的,就是要诱导胡林相信圣晷某人泄漏机密给他们知道实际是这边用的反间计;而故意以大单的形式支付反间计的回报,就是要诱导胡林相信圣晷不是梅钢的嫡系才会有如此赤|裸裸的利益交换,胡林想要有什么报复动作,尽管来吧。

    胡林未必会全信,但胡林这样的人物,才不会在小人物上费什么心思,只要能避免跟梅钢再起激烈的冲突,随便搞点小动作,还不把小人物整得生不如死到时候,到底是谁在背后出卖梅钢,也就水落石出了。

    不过朱立此时也能知道是圣晷三名合伙人中间谁出了问题,想想张华、王明达、徐至合伙成立圣晷之后,作为资质有所欠缺的建企设计企业,他也是很照顾他们了,真是也没有想到他们中有谁会给融信拉拢过去,想在背后帮着融信捅梅钢一刀。

    这样的人,换了他也不会有丝毫的手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