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一十五章 酒后施暴

第九百一十五章 酒后施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求月票)

    醒过来时天光大亮,窗帘没有遮严实,露出缝隙,一道明亮的阳光照进来,落在素色的被铺褥上。谢芷只觉得头痛欲裂、口干舌燥,意识模糊的欠起身子来想要找水喝,身上盖的薄棉被滑下小半,她才陡然发现身上只穿了一件不知道什么酒店的浴袍,浴袍下摆掀开一边,露出她光滑白洁的双腿,里面除了一条黑色蕾丝内裤外,**裸的不着丝缕。

    谢芷仿佛一条给踩住尾巴的猫,惊得从床上跳起来,浴室的门敞着,她的外套、套裙、内衣、衬衫乱糟糟的堆在浴缸前,上面还沾染着腥臭、叫人作呕的呕吐物。

    谢芷无力的蹲在浴室门口,双手盖住脸,想要嚎陶大哭一场,却怎么都没有眼泪,心里绞痛,无力的拿头撞着门框,只是一遍遍悔恨的问自己:为什么要上那个人渣的车,难道还没有识透他的人面兽心吗?为什么要上那个人渣的车啊?

    “我们等会儿怎么取笑谢芷?”

    听到沈淮的声音从过道里传来,谢芷仿佛给狗咬了一口似的惊悸的站起来,骨子里透着寒意,紧接着就见门把手在转动,想来是沈淮正拿门卡开门,谢芷恶从胆边生,拿起边框上摆着一只白瓷烟灰缸,赤脚窜跳过去,冲着推开门探头看进来的沈淮就砸过去。

    沈淮猝不及防,面门叫烟灰缸砸了个正中,痛得嗷嗷直叫,嘴里大骂着将谢芷推开:“你又犯哪门子病,你疯了是不是?”

    谢芷一屁股跌坐在地毯上,烟灰缸脱手滚到床底下,她找到趁手的东西,爬起来伸手就冲沈淮的脸抓去,脚下也不忘朝沈淮的裤裆踢过去,嘴里声嘶国竭的骂道:“你个人渣、你狗猪不如,你怎么对我,怎么对得起鸿奇,怎么对得起宋家?我杀你这人渣!”

    沈淮额头火辣辣的痛,只觉一股热流顺着额头就挂下来,伸手一抹满手是血,只是等不及他再叫痛,就见谢芷跟发疯似的扑过来要抓毁他的脸,而脚下更是阴柔,竟冲着他的子孙根踹过来——沈淮拿手护住脸,要害却没有闪开,大腿根子上叫谢芷踹了一个结实,亏得谢芷光着脚,白生生的脚丫子踹过来,没有坚硬的皮鞋或者其他硬件那么有力道,踹得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但也痛得沈淮蛋一抽一抽的。

    沈淮不敢跟这疯婆子纠缠,狼狈不堪的逃出房间;满脸是血的他,倒是叫旅馆过道里几名外出的游客吓得尖叫。

    跟沈淮一起过来的女伴见谢芷这样子,情知她误会沈淮了,见她半裸着身子还要拼命追出去打沈淮,忙将她拦腰抱住:“谢总,谢总,你冤枉沈书记了……”

    “他这个人渣,把他挫骨扬灰都不会冤枉他!”谢芷急得直跳脚,破口大骂,想着这畜生趁醉酒占她的身子,哪里会听别人劝,挣扎着要将她的助理冯玉芝推开。

    “你昨天夜里喝醉酒,在沈书记车上吐得到处都是,沈书记打电话给我,好不容易把你弄到杨小姐的酒店里,”冯玉芝给谢芷乱踢得生疼,但也不敢放手让她跑出去追打沈淮,要是在酒店搞得人所皆知,那笑话真就是闹大了,忍住给谢芷掐她的手,又急又快的将昨夜的情形说给谢芷听,“昨天你到酒店后,又吐得到处都是,是我给你脱了衣服,沈书记那时候都离开了……”

    谢芷停下来狐疑的盯着助理冯玉芝:“你说的都是真的?”

    “你真是误会沈书记了,”冯玉芝见谢芷停下来,知道她算是从激怒中恢复理智过来,哭笑不得的说道,“沈书记是拿谢总你的手机拿电话给我的,你可以看时间——我离开房间时,给你倒了一杯水,你当时还有些清醒的,嘴里骂沈书记是个王八蛋,看到你喝醉酒都不管你——谢总,你一点都不记得了?”

    谢芷意识还是恍惚着,坐在床边想努力拼凑昨夜的回忆,出酒吧上沈淮的车是记得的,之后的记忆就支离破碎,努力想也只隐约记得昨天夜里冯玉芝确是也在这家酒店里——她犹不放心,看到手机就摆在床边柜上,走过去拿起手机翻看昨夜的通话记录,确是有一条通话电录显示她昨天走出酒吧后不久,沈淮就拿她的手机给冯玉芝打电话。

    谢芷这时候坐在床边倒有些傻了,看着地毯有几滴鲜红的血迹,她这时候想想都能知道刚才那一下把沈淮砸得有狠。

    “沈书记昨天夜里都没有住这家酒店,”冯玉芝继续解释道,“只是你把沈书记的车吐得不像样子,他昨夜拿着你的车离开,刚才打电话给我,说是把你的车还回来;我也是早上出去帮你拿一身换洗的衣服过来,在大堂跟沈书记遇到,再过来看你有没有醒过来……”

    谢芷看房间门口散落着几只纸袋,想来里面装的就是冯玉芝帮她拿过来换洗衣服来,浴室里的那些衣物沾了呕吐物,闻着腥臭味就叫人作呕,自然没办法再穿。

    谢芷看看四周,这间房也不像是她到嵛山入住的酒店,嘴有些干涩的问冯玉芝:“这是哪里?”

    “这里是杨小姐开的旅馆,”冯玉芝将带来给谢芷换的衣服都捡起来,放到一旁的贵妃榻上,说道,“沈书记说你喝醉的样子,让其他人看到不好,就带你到杨小姐的酒店来……”

    谢芷是因为前夜看到鸿奇跟其他女人在一起还欺骗她,心里不痛快,才在工作之后独自到酒吧卖醉,这样的醉态要是叫公司里的下属看到,确是会传出许多的风言风语去——沈淮喊来冯玉芝,又将她安顿到杨丽丽的酒店,可以说替她考虑周详,她却不由分说的将他打在那样子,想想也是羞愧。

    夏天时杨丽丽的这家旅舍还没有建成,谢芷当时来过是帮忙安置受灾群众,这时候人在装潢一新的房间,自然认不出来。

    谢芷沉默着不吭声,拿起冯玉芝带给她的衣服进浴室,站在冲淋头喷下的热水里,仔细检查过身体确无异样,才知道这次是真把沈淮打惨了、得罪惨了,只能忍不住苦笑。

    谢芷洗过热水澡,人舒服了些,换了一身衣服出来,才看到杨丽丽不知道何时也在她房间里。

    她问杨丽丽:“沈淮呢?”又比划了额头一下,“他有没有事?”

    “沈书记去医院了,”杨丽丽撑着大腿站起来说道,回想沈淮满脸上血逃进她办公室的样子,看了谢芷一眼,心想这女人下手真狠,又说道,“沈书记上车之前,说要让我送件东西给谢小姐你。”

    “什么东西?”谢芷心怀愧疚,也不知道她把沈淮砸成什么样子,听得沈淮去医院之前还吩咐杨丽丽送件东西给她,实在想象不知道羞恼成怒的沈淮会有什么东西送给她。

    “沈书记说让我送面镜子给你。”杨丽丽抿了抿嘴说道。

    谢芷当下一张粉脸臊得通红,既有气恨又要羞愧,在杨丽丽跟前也觉得无地自容。

    只是她把沈淮砸得那么惨,受一两句羞辱,也是活该,见杨丽丽眼睛似也有敌意,谢芷当下也只是跟她道歉:“真是对不起,给你们添那么大的麻烦。”

    “谢小姐客气了,”杨丽丽疏淡的说道,“我们只是开门做生意,只要谢小姐走之前把账给了,我们不会多问客人的事情。”

    杨丽丽拒人千里之外的语气,谢芷也能听明白,心里羞愧难当,也只能让助理冯玉芝帮着她将吐得一塌糊涂的衣物乱糟糟的收拾到一只纸袋子里,她先从侧门走出酒店大堂,坐进车里等冯玉芝到前台结过账再出来汇合,狼狈不堪的赶往在嵛山的分公司。

    谢芷往后几天都没有见到沈淮,只听有人说沈淮夜里走路摔台阶上,摔成轻微脑振荡住了院里住了好几天,霞浦县电视台的新闻节目,也是一连好几天都看不到沈淮的踪迹——谢芷这才真正知道她那一下把沈淮砸得不轻。

    ***********************

    沈淮心里也是有苦说不出,他又不能四处嚷嚷给谢芷那婆娘酒后施暴、打成这样,对外只能慌称夜里走路不小心磕台阶上了,连着两天脑子都昏沉沉的。

    沈淮包扎过就要出院,但大家都怕轻微脑振荡也会有后遗症,摁住他在医院里多住了两天——沈淮没让人告诉成怡,但成怡也是很快知道消息,赶到霞浦来看他。

    成怡到年底手里也积压了一堆工作,开车过来也带着工作,拿着大包小包走进县人民医院专门给沈淮准备的套间,见沈淮精神不错的坐在阳台上的小桌上晒太阳,看着他的额头缝了两针,问道:“真是走夜路不小心摔的?”

    “我都没有脸说。”沈淮说道。

    见事情果然有隐情,成怡饶有兴致的问道:“是给哪个女人打的?”

    沈淮苦笑,拉成怡的手让她坐过来,将四天前谢芷撞见宋鸿奇跟其他女人在一起、却将怒火撒他头上的遭遇一五一十的说给成怡听,临了又说道:“我难道做回好人,就给人打成这样子,看来这好人真是做不得……”

    “你被打成这样,也是活该。”成怡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我怎么活该了?”沈淮问道。

    “我就是觉得谢芷帮我打得很大快人心。”成怡抿着嘴说道。

    沈淮知道成怡说的是什么意思,揽过她的腰,叫她站到自己的跟前来,抬头看着她,问道:“是不是觉得我这样的人很差劲?”

    成怡看着沈淮的眼睛,很认真的点点头,但又摸了摸沈淮额头上缝了两针、已经结疤的伤口,轻轻的吹了吹,问道:“还痛吗?”

    “还好,不怎么痛,就担心会被毁容,”沈淮说道,“以后我每见她一次,就送她一面镜子,让她照照自己的脸。”

    成怡见沈淮还有心情开玩笑,伸手掐了他一下。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