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九百一十九章 过江

九百一十九章 过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谢芷第二天就将公司的事暂时丢在一旁,留在徐城,中午拉着谢棠陪她逛街,到下午四点钟接到他哥的电话。

    谢成江那边已经跟宋鸿军他们通过电话,约好晚上过江,到渚南见面吃饭。

    徐城的主城区在江北,渚南开发区这几年来在徐沛的推动发展势头很好,梅钢的渚南炼化基地等一批企业迁过去,又引进一批内外资企业,这两年对徐城的经济增涨支撑很大,但渚南的城区建设很落后,除了管委会所在的中央路外,连找个逛街的店都没有,有几家酒店跟宾馆,但水准都很一般。

    就算沈淮到徐城后,要抽空去渚南炼化视察生产状况,晚上吃饭什么的,总也该到江北来。

    “怎么约到渚南去吃饭?”谢芷奇怪的问道。

    “我是约他们去茶园吃饭,但他们说人都在渚南,要比较晚才能脱开身来,怕到时候路上会堵、过江不方便,就让我们过江到南岸去。”谢成江说道。

    谢成江所说的茶园,是金鼎在野柏山南坡投资的一座会所。

    野柏山是嵛岭西出的余脉,不高,最高海拔也就两百来米,位于华岗区跟西岭县交界上,离市中心约二十公里,算不上多远,是徐城有名的茶山。

    前两年市里在野柏山搞景区建设开发,谢成江就在那里拿下三四百亩山地建茶园,待正式组建地产公司后,又在茶园里建了一座会所,专门用于淮能及金鼎内部的招待。

    谢芷站在商场的穿衣镜前,拿手机敲了敲额头,想不明白宋鸿军、沈淮怎么要坚持过江见面吃饭,又问她哥:“你给苏恺闻打电话问过这事?”

    沈淮到徐城后,要仅仅是考察在渚南的炼化基地的生产状况,不需要耽搁太久的时间,心里暗想,难道梅钢后续的动作不在主城区,而在南岸?

    苏恺闻此时担任渚南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园区管委会副主任,要是沈淮有在渚地什么动作、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这边也只有苏恺闻最有可能先觉察到蛛丝马迹。

    谢成江显然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在电话里说道:“我跟苏恺闻刚通过电话,渚南党工委班子里的几个人,这两天的行踪都看不出异常……”

    谢芷琢磨着沈淮之前严守秘密,主要应该还是防备消息走漏出去叫融信那边提前知道,而他们都现在公开约这边过江到南岸见面吃饭,那就很可能说明他们准备开始有所动作了,消息可以对外公布了。

    从融信正式介入滨江项目,跟梅钢争夺滨江商圈建设的主导权算起,也就过去十天时间,再有十天时间就是春节,很难想象沈淮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为梅钢在徐城的后续动作找到新的锚点。

    不过,话说回来,梅钢从滨江商圈退出,虽然从炼油厂旧址转让中获得极大的收益,但此前在滨江商圈上也投入一些资源,除了邀请长青集团合作在滨江地块建五星级酒店、建大型综合自选、百货商场外,宋鸿军在香港也就滨江项目,跟许多投资商有过接触、在积极的招商意向。

    现在梅钢放弃滨江项目,但要是不想前期的工作白白浪费掉,同时要保证熊文斌到徐城后开局的势头不削弱,后续的动作跟进,也确实需要快。

    “且看且说吧;你把吃饭的地址发给我,我等会儿跟谢棠直接过去。”谢芷也只能先这么说,挂断跟她哥的电话。

    谢棠在换衣间里试了一身衣服出来,见谢芷秀眉轻蹙,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等会儿我们要开车过江去吃饭。”谢芷说道。

    “那么远。”谢棠此前还想着去茶园吃饭,倒颇为热切,毕竟不用跟什么陌生人打招呼,这会儿听说要过江去吃饭,就有些打退堂鼓。

    “又不用你开车;你一定要去啊,不然我就太无聊了。”谢芷拉着谢棠,要她陪自己一起过江去。

    谢芷有些愧于见沈淮,心里也忐忑,不知道沈淮会拿什么脸色对她,才想着拉谢棠一起过去只要想到那浑球以前对谢棠做的事,谢芷就觉得那一烟灰缸砸得沈淮不冤枉,那她就算在沈淮跟前,心理上也不会处于劣势。

    “好吧。”谢棠缠不住谢芷,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

    ***********************

    徐城市里过江只有一座大桥,还是七十年代初建的公路、铁路两用桥。

    公路桥也只有四车道,虽然今天是周末,但保不定傍晚时分交通高峰期会堵上,看到她哥发过来的地址,谢芷就拉着谢棠开车过江去。

    不巧的是,过桥时,正赶上有两辆车在桥中间发生碰擦,堵住当中的两条车道不能通行。

    无论是往南过江,还是往北到主城区,都只剩下一条车道供车辆通过。四公里的跨江大桥,整整开了近一个小时,等到天完全黑下来,谢芷与谢棠才慢腾腾的将车挪到南岸,堵得心闲意乱,又将把吃饭地点定在南岸的沈淮等人,腹诽了一番。

    打电话过去,谢芷才知道她哥就比她们提前五分钟出发,就避开桥上的大塞车,很早就赶到约好的地点,跟沈淮他们碰上头了。

    约好的吃饭地点叫白雁矶,是徐城一处颇为著名的景点;只是位于南岸,偏离徐城的主城区,在徐城人的印象,是个乡下地方,人气不怎么足。

    谢芷未曾去过白雁矶,但谢棠曾与同学过去玩过,她指着道让谢芷将车从大桥下来,走沿江路往东开了三四公里,穿过一个市镇,在市镇的东首就能看白雁矶。

    一座孤零零突兀矗立在江滩上的小石山,不足百米高,但占地颇大,在黑黢黢的夜色里,夜林茂密,有条柏油路从山脚盘上去。

    也许是附近难得一见的景区的缘故,沿江路黑黢黢的没有路灯,进了山反而稀落落每隔几十米有一盏灯矗立在路牙边,沿路能看到几座祠堂、庵堂式样的旧建筑,山顶临涯的望江阁,在谢棠早前过来游玩时,还是景点,此时已经改成饭馆子。

    开车进院子,谢芷看到熊文斌的车也在。

    沈淮在霞浦打乱公务车的车牌排序,但熊文斌到徐城只是担任常务副市长,坐什么车都只能照着老规矩来,所以他的专车车牌很好记、很好认除了熊文斌的车外,还有两辆徐城市的公务车,谢芷就认不出来了。

    谢棠还是怕与陌生人接触,看到有三辆公务车停在院子里,心里就有些忤,下意识的抓紧谢芷的手。

    谢成江的秘书丁芹,是个戴眼镜的高挑女孩,穿着卡其色的外套,刚好遮住翘臀,黑色的紧身裤,裹得双腿纤长细直,肌肤白皙,是个漂亮且干练的年轻女孩,看到谢芷、谢棠下车来,迎过来热情的说道:“你们在路上给堵惨了吧?谢总、沈书记他们早就到了……”

    丁芹跟谢芷聘请的公司助理冯玉芝,是淮工大同届毕业的校友,两人的关系不错,是同批应聘进海丰集团工作;丁芹是后来跟她哥进了金鼎集团,年纪很轻,也算是金鼎的元老。

    照道理来说,冯玉芝嘴巴应该会守得很紧,不可能将她醉酒、又怒砸沈淮的事情拿出去乱说,但见丁芹提及“沈书记”时嘴角微微上翘,保不定冯玉芝有可能在她跟前说漏嘴想到这里,谢芷禁不住微微蹙起秀眉。

    谢芷知道丁芹这个女孩子颇有心计,她嫂子对丁芹就极有意见、甚至敌视,但拧不过她哥要用丁芹在身边工作谢芷对这女孩也没有什么好感,当下见了只是疏淡的点点头,与谢棠跟着她走进北面临的那座木楼。

    拾梯登上三楼,谢芷才发现今晚过来的人,比她想象中要多,不仅苏恺闻也在,而听介绍,在她们上楼时,热切跟熊文斌寒暄的中年胖子则是渚江开发区党工委书记曹政江。

    谢芷知道她哥给苏恺闻打过电话询问沈淮、宋鸿军等人在这几天在渚南的行踪,但也没有说苏恺闻夜里也会一起过来吃饭这个看来,苏恺闻应该是随曹政江一起过来的。

    而曹政江显然也不是凑巧遇上跑过来打声招呼,看样子像是叫熊文斌或沈淮特意约过来吃饭,只是苏恺闻事先给蒙在鼓里,不清楚状况。

    谢芷以前没有见过曹政江,但知道他与郭成泽都是徐沛到徐城后,提拔起来在渚南招商引资、发展实业的干将郭成泽后来担任徐城副市长,又调到东华担任市委副书记、市长,曹政江接替郭成泽的位子后,在渚南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的位置上也已经干了三年。

    要不是曹政江的资历稍浅,同时又是省委书记钟立岷推荐熊文斌徐城来,徐城市常务副市长的位子,很可能就是曹政江的。

    谢芷并不清楚曹政江到底是如何看待抢先将徐城常务副市长位子占去的熊文斌的,不过徐沛正值仕途的上升期,作为徐沛信任并重用的干净,曹政江的心胸跟视野应该不会太狭窄。

    看这情形,谢芷也更加肯定,梅钢从滨江商圈项目撤出后,后续在徐城的动作,极可能就落在渚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