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二十四章 夜宅热闹

第九百二十四章 夜宅热闹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苏恺闻虽然徐沛提名调到渚南开发区担任党工委副书记的,但徐沛更多是看重他老子苏唯君的地位。大家都知道这点,故而曹政江连夜过江赶到徐沛住所,也没有拉苏恺闻随行。

    不过,曹政江坐车到燕京路,看到苏恺闻就在他前面拐进一条小巷子。

    省委省zhèng fǔ的家属大院就在燕京路,这些小巷子看着不起眼,也是无数人挤破头都想住进来的上宅——曹政江知道苏恺闻的父母家即,省委秘书长苏唯君住处,还要再往前两条巷子,苏恺闻开车拐进的这条巷子里,应该有副省长宋炳生在徐城的宅子。

    小巷里街光昏黄,一眼看不到尽头。

    曹政江也没有到副省长宋炳生家里登门拜访过,只晓得是这条巷子,但也不知道副省长到底住哪里,但看到苏恺闻的车跟前面一辆黑sè的奔驰在巷子里第二户人家院门口停下来,猜想那边应该就是副省长宋炳生的住所。

    省里知道副省长宋炳生跟霞浦县委书记沈淮关系的人不多,但不包括曹政江。曹政江心里不禁会想,宋副省长会如何评价他儿子这段时间的作为?

    看到曹政江眼睛看小巷子里瞅,他坐在副驾驶位的秘书刘真转头来说道:“好像宋副省长也住这条巷子里?”

    车子一晃而过,曹政江坐正过来,含糊的说道:“好像是吧。”

    “有些人在议论,照沈准在梅溪、霞浦干出来的成绩,这时候上兼东华市委常委才是正常,”刘真也是知道宋炳生跟沈淮是父子关系的,说道,“不过听说宋副省长一直都很不满意沈淮在东华的作为……”

    曹政江微微一笑,没有跟秘书刘真多说什么。

    梅钢这些年来可以说是踏着刀锋起舞,开创出这样的局面,是叫相当多的人羡慕,但如此凶险的道路不是谁都能去走的,也不是谁都敢去走的?

    宋炳生调到淮海后,就分管农业等工作,xìng格保守,因循守旧,治政也是碌碌无为,看不出有什么能力,怎么可能会认同他儿子的这些做法?

    曹政江甚至很好奇,沈淮与宋炳生xìng格差异这么大,能力差异这么大,视野跟层次差异这么大,怎么就是父子俩呢?

    在曹政江看来,沈淮与宋炳生父子俩不能相融才是正常的,能相融才是不正常的。

    至于沈淮兼不兼东华市委常委的问题,曹政江也私下听到一些议论。

    虽然年轻干部提拔任命有年限跟年龄方面的规定,三十岁的实权副局级官员,在淮海省多少有些骇人听闻,但沈淮在淮海省有着特殊的地位跟贡献,显然不能拿常规去套。

    以沈淮在淮海省的特别贡献跟地位,不要说兼任东华市委常委了,就是直接从权进选省委委员,也很难叫人说不是。

    不过,提拔沈淮担任东华市委常委的话题,在省里一直都没有人提出来,除了省里有一些大佬,对xìng格这么强势的沈淮有所猜忌之外,曹政江心里还觉得,宋炳生不调走,对沈淮来说未必就不是一个障碍,毕竟在同一省市,父子俩都位居显赫,多少有些不好看,却是不知道宋副省长有无这样的觉悟。

    淮海省不是没有出过三十岁刚出头的副厅局级官员,但都是省团委这样的省直机关副职,还没有谁三十岁刚出头,就在能下面地方担任副厅局级的党政领导职务的。

    曹政江心里琢磨着,沈淮今年满打满算也才三十岁,甚至都还没有结婚,也好奇,沈淮到底有没有可能创造淮海官场新的记录。

    曹政江心里胡思乱想着,司机就已经将车开到徐沛家院子外。

    徐沛就站在院子里,拿着洒水壶摆弄院子里的花草——天气正寒,盆栽植物大多枝叶凋零,曹政江都不知道这时候院子里的盆栽有什么好浇水的,猜想此时站在院子里的徐沛书记心情大概很好吧,他就让秘书刘真跟司机留在车里,他朝徐沛书记走过去。

    看到曹政江从车里下来,徐沛隔着院门就问道:“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啊?”

    不知道徐沛的质问是真是假,但看徐沛脸sè颇霁,曹政江一边推开院门,一边说道:“周市长那边都沉不住气了啊,我只是想着过来找徐书记您汇报思想工作。”

    “有什么思想工作好汇报的?”徐沛笑着说,又将洒水壶放花坛边上,手插在腰上,似乎在猜想周任军、胡林等人此时的反应,轻叹道,“这次胡林他们输得不冤啊,格局、视野都差一截。市里可能有一些反复,但渚南有什么意见跟态度,这次可以不用藏着掖着,有什么说什么。不过,你也不用这么晚还跑过来打扰我。”

    曹政江知道很难去拒绝熊文斌副市长提出的新规划方案,但除了市长周任军已经散播不满消息之外,实际将这么多的市政建设资金都投在城东大道跟新的跨江大桥上,其他区县必然也会有些不同的声音——徐沛书记这边不会轻易的很快就表态,但曹政江现在听徐沛书记这么说,也算是彻底的放下心来,搓手笑道:“怎么也要跟徐书记您先汇报思想工作。”

    曹政江心里对徐沛对胡林及沈淮的评价也极是认同,但也知道徐书记虽然认可沈淮的格局跟视野,但对沈淮这个人颇有猜忌,他也不便额外多表示什么,免得惹徐沛书记心里不喜欢。

    “来都来了,到屋子里坐坐吧……”徐沛说道。

    徐沛话音未落,又有汽车的灯光扫进巷子里来,将院门照得雪亮,看着车子就在院门口停下来。

    徐沛也显得心情不错,就袖手站在院子看着院门口;曹政江也好奇谁谁又半夜闯徐沛书记的门。

    过了一会儿,就见是浦成电器集团的赵沫石探头看进来。

    见赵沫石探头探脑的,徐沛笑着说道:“大半夜里,什么事不能干,跑过来做贼?”

    “徐书记半夜在院子里的浇花呢,我就是想着过来偷些徐书记您的雅气回去,”赵沫石在外面是极有威势、不言苟笑的一个人,在徐沛跟前和善的就像是无害的小猫小狗,他见曹政江也在这边,笑盈盈的打招呼,“曹书记你在这里正好,我还想着找你汇报思想工作呢。”

    “我可不敢当,”曹政江笑着与赵沫石握了握手,说道,“我赶过来就是跟徐书记汇报思想工作的,你有什么思想工作,一块跟徐书记汇报了。”

    从赵沫石几句话里,曹政江也听得他是为熊文斌的新规划方案而来;赵沫石显然也无意遮掩他的意图。

    浦成电子集团作为徐城市最大的民营上市企业,也是徐城市经济发展的招牌之一。

    赵沫石作为浦成电子集团的大股东、实际控制人,也有着淮海首富之誉。在徐沛调任徐城之前,赵沫石就与他私交甚好;在徐沛调任徐城之后,两人的关系更是如鱼得水般的得到加强。

    曹政江作为徐沛到徐城后提拔起来的嫡系,与赵沫石自然也是走得极为亲近。

    浦成集团近年来也往多元化方向发展,房地产开发也是其多元化的一个重要方向。

    早在滨江商圈概念正式提出之前,赵沫石就对滨江地块情有所属。

    只是,市里为子将滨江地块收到手里,为大小几十家大小化工厂迁建以及后期的土地平整,投入了大量的财政资金,徐沛与赵沫石的私交再好,也不可能将这么大宗土地无偿交给浦成集团开发。

    在更早时期,市里并没有打算在滨江地块上赚什么钱,只能确保前期的投入能收回,并且确保滨江地块照市里的规划要求进行开发,那宗地是可以直接转给浦成集团。

    曹政江也知道徐沛曾找赵沫石谈过滨江地块的开发问题。

    然而,浦成集团号称淮海民企之首,但调动资金的能力远远不及梅钢,考虑到即使以市里的最低要求开发滨江地块,也需要投入六七十亿的资金,而徐城的商业及住宅市场前景并不是十分的明朗,浦成集团的综合招商能力又谈不上多强,赵沫石最终还是打了退堂鼓。

    等到熊文斌到徐城担任常务副市长,在徐棉事件之后,正式提出综合开发滨江地块,建设滨江商圈,梅钢与融信激烈竞争,直接将滨江地块的地价抬到三十亿,浦成集团即使有些后悔,也是无话可说,只是在周边拍下几小宗地块聊以慰籍。

    即使赵沫石进军房地产,即使没有梅钢、融信那么大的野心,但也不是几宗十几二十亩的小地块开发能满足,但最佳的时机已经错过,他也只能抱头嗟叹。

    但是,谁又能想到,仅仅过了十天,熊文斌抛出的新规划方案,能为徐城开拓那么大的城市发展视野跟空间?

    赵沫石这两天在燕京参加一个商务活动,坐夜班飞机回徐城,甚至在京南机场用餐时,都还不知道徐城这边掀起滔天巨浪。

    他到徐城,集团副总杨奇到机场接机,他才知道一些不大确定的内幕消息——赵沫石不是没有见识的人,大体了解到城东大道及新跨江大桥的筹建方案,就直接从机场往徐沛家里赶,与曹政江遇到一个正着。

    到徐沛书房里坐下来,在知道徐沛的态度之后,赵沫石也不得不感叹:“沈淮、熊副市长他们,真是很有想象力啊……”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