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二十五章 渚南方案

第九百二十五章 渚南方案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在徐城市旧的规划方案里,徐城未来的定位只是四百万人口居住的区域中心城市。

    除了推动工业及新兴产业沿新京宁线布局外,城区的发展则主要以现有的主城区格局往周边延伸、扩张。这在强化跟巩固了新市街中心商圈的地位之外,在格局上没有新的视野,也限制了城市发展跟地产开发的想象力,也因此一个规划总面积仅两三平方公里的滨江商圈就搞得人声鼎沸、心血汹涌。

    而熊文斌提出的新城市发展建设规划方案,要在西岭县、华岗区交界,从徐东高速往南引进东绕城高速,跨江将渚南及燕湖县北部都圈在内,与新京宁线接驳后,就与新京宁线、徐东高速,围出徐城未来高达一千二百平方公里的新城市框架,推动徐城最终往六到八百万居住人口的超大型城市发展。

    除了西北角的旧主城区继续发展,渚江南岸及东片的渚南、南湾湖新区,将成为徐城未来城市建设的重心,这无法对市里,还是有志参与徐城发展跟建设的企业,都是极具想象力的事情。

    不过,赵沫石也清楚方案的提出,只能说明常务副市长熊文斌这人所具备的视野不叫人失望,但倘若阻力太大而夭折,或前景预高太高而没有实际的实施能力,最终都不过是纸上谈兵而已。

    纸上画就的饼看着再鲜美,都是没有办法叫人填饱肚皮的。

    故而赵沫石此时最关注的还是市委书记徐沛的态度,除此之外,更看重就是中轴大道、新跨江大桥以及渚南中心商务区的具体规划及实施方案。

    市长周任军已经散播对新规划方案不满的消息,但徐沛的态度才是决定新的规划方案能不能获得通过的关键。

    市里在计划外增加的财政收入,能不能通过淮海政府建设基金,重心投入到中轴大道、新跨江大桥的建设中去,梅钢会不会确实的以渚江建设为核心,组织实施渚南中心商务区、白雁矶景区的建设,都决定徐城发展新规划方案能不能迈出实质性建设的第一步。

    想象力一旦铺开,并且照进现实,不要说对徐城未来的城市格局跟经济发展有怎么样的推动作用了,能带给徐城市的企业发展机遇也将是巨大的。

    仅对有志进入地产行业的企业来说,渚南新区未来计划要形成近百万人口的居住规模,除了总规模达三五百亿的住宅建设市场外,以中心商务区为核心的商业、商务及办公建设用地的供给将高达数以万亩,是此时滨江商圈的数倍、十数倍。

    渚南此前是城郊区域,拆迁成本极低,为增加招商引资的吸收力,为了扩大将来的财税收入来源,拨给企业的建设用地几乎都是贴本转让出去。

    要是梅钢真的决定很快在南岸启动渚南中心商务区的建设,赵沫石就决定紧跟着进入,在渚南新区建设格局还没有展开来之前,就以极廉价的价格拿下大宗的建设用地。

    这样,除了能在建设之初控制成本之外,未来的利润空间也将巨大。

    而新规划方案要将南湾湖新区建成未来徐城的新城市中心,能提供给地产开发、城市建设的想象力更是巨大。

    “眼前主城区差不多有十三四万人在渚南工作,但由于渚南居住及商业、商务城区的建设落后,这些人在结束一天的工作之后,绝大多都会过江回到主城区的家里,”徐沛都明确表示会支持熊文斌的新规划方案,曹政江说话也就能放开来,“这么大、这么密集的人流、车流,早晚在大桥形成两个极尖锐的高峰,已经成为严重限制渚南进一步发展的瓶颈。解决的方案无非就是两点,一是加大渚南的城区建设,二是多建设衔接渚南产业园区与江北主城区的过江通道……”

    “我们也一直都想将新的研发基地建到渚南去,但就是交通的问题,集团内部的争议较大,谁都不想为了上个班,在路上堵一个小时、半个小时;同时,这对企业运营的管理也极其不利。我们也考虑在新研发基地配套建设宿舍生活区,但如果渚南开发区真能在南岸沿江启动中心商务区及居住区建设,那需要企业考虑的问题,就要简单得多……”赵沫石说道。

    曹政江、赵沫石是嫡系,徐沫不会在他们跟前太掩饰真正的态度,但在其他方面的姿态清晰之前,他还不便直接公开的表态,以免不必要的陷入被动。

    熊文斌此时交上来只是新方案的总稿,除了城东大道、新跨江大桥、渚南中心商务区、白雁矶景区之外,还缺乏更具体的细节性内容,徐沛也只能先跟今晚已经跟沈淮、熊文斌接触的曹政江了解。

    徐沛不急不徐的拿出烟来点上,又将烟跟火机放在桌角,让赵沫石、曹政江自取,说道:“渚南形成一定的产业规模后,是需要建设新的过江通道、扩大居住生活区建设,打开限制发展的瓶颈。不过,城东大道及新跨江大桥建设的同时,渚江建设就投入巨资启动渚南中心商务区的建设,未来三五年内在白雁矶一带居住、生活的人群规模,显然还不能将这个中心商务区撑起来,熊副市长那边,应该还有更具体的计划……”

    跟滨江商圈建设地周边都是成熟的居住社区不同,白雁矶一带几乎可以说是荒郊野岭。此时,渚南此前的产业发展偏于西侧新京宁线两侧,东片还是未开发状态。

    “所以渚江建设跟我们提的条件还是相当的严格,”曹政江说道,“中心商务区、白雁矶景区以及商务区、景区之间及南侧高达五万人居住规模的住宅建设用地总计六千亩地,渚江建设说是打算出十亿,但这个十亿也要我们同意由他们支配在中心商务区的南侧,建设渚南新区新的政务中心及行政办公集中区……”

    赵沫石知道沈淮今晚带着渚江建设、鸿基投资的一干人,跟曹政江接触,会谈及一些具体的细节,但想到渚江建设从渚南拿六千亩地,只打算掏十亿,折合每亩地价不过十六七万,是融信拿下滨江地块的十二分之一,也暗自感慨地价不可谓不便宜;甚至掏出的十个亿都不会直接交出去,而是由渚江建设负责在在中心商务区南昌侧建设渚南新区新的政务中心跟行政办公集中区。这是为了在促进人气聚集的同时,也确保渚南新区未来的中心就固定在新跨江大桥的南端,确保渚南方面未来以中心商务区、新行政办公集中区为核心,重新规划部署新的产业、城区发展格局。

    这样的条件叫赵沫石听了也砰然心动,就算其他不谈,以十亿元的代价将未来徐城区核心区这么一大块临江地段圈起来,也是极诱人的。

    徐沛则是很平静的听曹政江听过这一切,又看向赵沫石,问道:“你火急火燎的跑过来,听到熊副市长跟渚江建设这么宏大的计划之后,有什么想法?”

    赵沫石听徐沛这么说,当下心里也是猛的一动,但随即冷静下来,徐沛不可能简单的支持浦成集团去跟梅钢抢下这六千亩地。要是不想在融信地产之后沦为徐城第二大笑柄,他就要老老实实的权衡浦成集团在融资、招商、组织实施能力等各方面跟梅钢存在的巨大差距。

    徐沛显然也不会仅仅是为压制梅钢或者支持浦成集团,断送自己在仕途上良好的发展势头。

    想到这里,赵沫石放平心态,笑道:“我现在是心潮澎湃,只想着要为徐城的发展跟建设,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

    “太谦虚也不行啊,”徐沛哈哈笑道,又与曹政江说道,“沈淮、熊文斌在梅溪、新浦实施的是产业化带动城市区发展的思路,他们此前也就是发表过好几篇有水准的文章,我推荐你们读一读……”

    曹政江点点头,熊文斌、沈淮的文章他有读过,但听徐沛书记此时专门提及,徐沛书记应该是说梅钢应该在推动渚南中心商务区建设及发展方面,应该还有后续的手段跟底牌,他们不能愚蠢的去蹈融信之覆辙。

    徐沛又说道:“南湖湾新区以及新规划方案的全面实施,是一个更宏大的设想,需要省里,甚至需要国务院的支持,但眼下要在一到两件重大工程上集中力量,渚南方面团结渚江建设的同时,也应该要发挥出更大的主动性跟创造性。渚南的城区及产业发展规划调整过来,能开创一个新的格局,政江你就有条件直接进市常委班子了。”

    听了徐沛这话,曹政江是喜不胜喜。

    曹政江的城府不至于这么浅,但徐沛难得有如此明确的承诺,他自然要把喜色跟感激欢欣鼓舞的表露出来:“我绝对不会辜负徐书记您的期待。”

    徐城未来的城市及经济真要发展新的格局,引起高层更多人的关注,那徐城市常委班子每个空位都有可能会成为争夺的焦点。

    曹政江仅仅是作为徐沛提拔起来的嫡系,上面没有更强的背景,这次不能超常提拔进常委,以后也会变得更艰巨。

    不过徐城未来照新格局的发展,必然要先以渚南为重心。

    渚南迅速启动,在现有的基础之上才有突飞猛进的发展,只要能在全市城市、产业、经济、财税发展占到相当的比例,曹政江以渚南新区党工委书记的职务,直接进常委班子,则是他此时能看到的最佳捷径。

    徐沛没有将话说得太白,但曹政江也能听明白,渚南新区,包括中心商务区、白雁矶甚至早期大规模的住宅区,可以交给梅钢主导建设,也不应该压制梅钢在渚南及徐城建设及发展中发挥应有的能力跟影响力,但同时也要集中他们这边的嫡系力量,介入渚南新区的发展,从中同步获得壮大发展。

    既然是谈判,适当减少梅钢圈地的规模、提高梅钢拿地的代价,也是合情合情的。RT